刺青书屋

正文 662 顾佟番外篇157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章节!


    ♂!

    尚阮有点愣愣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睫毛上还沾着隐隐的泪水。

    “你,说什么?”她有点呐呐的问。

    不强迫她?

    这好像是结婚这么多年,沈覃凉第一次这么认真和摊开的跟她谈论关于孩子这个问题。

    以前,在生星星的时候,无论他怎么宠着她顺着她,可对于孩子这件事都没有任何的妥协,无论尚阮怎么闹结果最后都会是一样了。

    可是……

    “怎么,不相信我说我的话?”沈覃凉淡淡的反问,说着只见他抬手摸了摸女人的头发,嗓音柔和的道,“以为我只是为了让你乖乖吃饭的缓和计?”

    尚阮,“……”

    还别说,他不说,她都没有想到这上面来。

    可下一刻,就见她摇了摇头,道,“不会,你不会骗我。”

    对上女人眼底带着泪水的认真,还有那圆圆的小脸上紧绷着的一抹还没有消的怒气,沈覃凉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不会,你不会骗我。

    心里的怒气在瞬间的时间因为女人这短短的一句话忽然消失的烟消云散。

    沈覃凉忽然有点无力的想,无论什么事,她还真是总有办法对付他。

    想着,他放在女人腰间的手臂忽然一紧,下一刻,就见他低头吻住了尚阮还带着泪水的唇。

    这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吻,温柔的好像在这一缕缕的缠绵中,男人心里之前的怒气已经逐渐都转化成了丝丝缕缕的柔情。

    到底,还是败在了她的手里了啊!

    既然从一开始就败了,那就是永远都不可能再会改变了。

    沈覃凉,你难道还没有认清这个事实吗?

    一个吻,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久远,最后,不知尚阮怎么突然反应了过来,快速抬手把沈覃凉给推开。

    “沈覃凉,你不要脸,谁让你亲我了?”

    说着,她抬手就去擦自己的嘴。

    见她幼稚的动作,沈覃凉即不可见的笑了笑,道,“在你的面前,我什么时候有过脸?”

    听着男人带着微许无奈的话,尚阮“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把头专向了别处。

    “好了,先喝点汤,喝完我们就去找医生,嗯?”沈覃凉说着再次把汤碗端了起来,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唇边。

    喝完就去找医生!

    尚阮的思绪忽然有点迷茫,脸上的表情也怔怔的。

    沈覃凉趁机把汤送到了她的嘴里。

    感受着嘴里的鲜味,尚阮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沈覃凉,我们都还没有和好,你别以为你现在对我这么好我就原谅你了。”

    她到现在可都还记得之前男人是怎么凶她的呢!

    这笔仇她可是在心里清清楚楚的记着,才不会忘呢!

    “嗯,知道。”沈覃凉点头,“我的阮阮可是很记仇的,我不会忘记。”

    尚阮,“……”

    为什么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感觉怪怪的呢,什么叫她很记仇?她什么时候记仇了?

    正想着,第二勺汤已经送到了尚阮的嘴里。

    一碗汤很快就见了底,尚阮都喝出了汗来,可是沈覃凉却再次盛了第二碗。

    尚阮不肯喝,可最后还是被某人给强行灌了下去,至于这个强行的办法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

    沈覃凉说到坐到,在尚阮喝完汤之后当即就让人叫来了医生,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别怪尚阮疑惑,就连一旁的小护士听到尚阮的话之后都是一脸的懵逼。

    可是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务事,所以他们也没权干涉。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拼关系和拼身份的年代。

    所以,沈覃凉的话刚说出去,医院方面就立刻让人安排了手术,然后把尚阮推了过去,快的不能再快。

    沈覃凉是跟尚阮一起过去的,只不过在尚阮被推进去的时候他站在外面等着。

    手术室内,尚阮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视线内是一片刺眼的白光,照的人心里发麻。

    “沈太太,放轻松,我们要给你注射麻药了。”一旁响起护士低低的嗓音,尚阮整个人一激灵,快速从出手术台上坐了起来。

    护士惊讶的看着她,“沈太太,你……”

    尚阮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看向对面正戴好手套的医生。

    下一刻,只听她忽然问,“医生,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危险?

    医生一愣,随后道,“没有,沈太太你放心,这只是个简单的小手术,不会有事的。”

    听着护士的话,尚阮的脸色不仅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更白了。

    “可我还是有点怕,你可不可以把我的老公叫来?”尚阮问。

    医生,“……”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流产老公进手术室陪同的。

    “医生……””尚阮再欲说话却被医生打断,“你等等。”

    说着只见她看向一旁的护士,道,“你去外面把沈先生喊进来。”

    护士闻言看了一眼一旁脸色煞白的女人,没有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尚阮低头,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面容上忽然一闪而过的黯然。

    一旁的医生见到她的动作,忍不住道,“沈太太,要不是你的烧一直不退,这个孩子其实不用打掉的,可惜了。”

    其实医生也只是突然的感叹一句,可是下一刻,就听尚阮忽然问,“如果我不做手术,那这个孩子……能保得住吗?”

    “沈太太你……”医生有点讶然的看着她。

    要知道,在这之前,尚阮因为擅作主张的想要把孩子打掉不让沈覃凉知道,差点连累了他们整个医院。

    可是现在……

    正在这时,一旁刚才出去的小护士走了进来,道,“主任,沈先生不在外面,找不到人。”

    不在!

    尚润一愣,下一刻,就见她快速从手术台上跳了下来,在所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的跑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门外的确没人,空荡荡,本来答应要会在外面等她的男人却不在。

    “沈覃凉。”尚阮低低的呢喃着,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沈太太,你怎么在这里?”身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嗓音,尚阮转头看去,只见之前给她看过她的那个医生正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

    看着女人苍白的面容,随后目光落在尚阮那放在小腹上的手掌上,眼里一闪而过的了然。

    “沈太太,是舍不得吗?”他忽然问。

    尚阮看着他没有说话,医生见状顿了顿,忽然道,“沈太太,你知道沈先生为什么会忽然同意打掉孩子了吗?”

    “……为什么?”尚阮下意识的问。

    她话落,医生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小腹上,低低的道,“因为你。”

    因为她?

    “因为你现在一直高烧不退,沈先生为了你好所以同意打掉孩子,没了孩子就可以给你用药,这样烧才能退下去。”

    听着医生的话,尚阮站在原地,心尖狠狠的在颤抖。

    之前死活都不肯答应的男人,原来是因为她。

    因为她,所以他才同意打掉孩子。

    沈覃凉,原来是因为这个,为什么你都不跟我说?

    “沈太太,其实也只能怪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你也别太伤心……”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的女人忽然快速朝着一旁跑了过去,脚上都没有穿鞋。

    尚阮是想去找沈覃凉的,可在她路过一旁的楼梯的门口的时候忽然顿住,随后后退几步转头看去,只见那门微微的虚掩着,里面传来隐隐的烟味。

    烟味!

    女人秀眉微颦,下一刻就见她快速推门走了进去。

    楼道里的光线很暗,尚阮刚推门进去,迎面飘来的一阵呛鼻的烟味让她捂着鼻子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而抬眼看去,只见那楼梯的扶手旁,身型所挺拔的男人正背对着这边站着。

    听到身后的声音,沈覃凉快速掐灭手中的香烟转身,目光落在身后站着的尚阮的身上,瞳孔微微一缩。

    “你怎么出来了?”他一边问着一边把手里的香烟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朝着尚阮走了过来。

    闻着鼻尖呛人的烟味,尚阮眼眶一红,忽然上前几步抬手紧紧的搂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

    感受着女人扑过来的力道,男人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后停在了原地。

    空气中有短暂的安静,下一刻就见沈覃凉抬手回抱住她,嗓音低柔的问,“怎么了?”

    尚阮却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可是抱着他的手臂却再次紧了紧。

    鼻尖全是刺鼻的烟味,这要是换做以前的尚阮,肯定二话不说要把沈覃凉给狠狠的教育一顿,可是现在,尚阮的心里却只剩下那一片无尽的心疼和自责。

    他是不想打掉孩子的吧,可是因为她,他答应了。

    虽然这样,到底是自己的骨肉,所以心里不好受,然后躲在这里一个人默默的抽着烟吗?

    想到这里,尚阮忽然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问,“沈覃凉,你为什么没有在外面等我?”

    看着女人眼底的那一抹还没散尽的委屈和害怕,沈覃凉抬手拍了拍她的头,安稳道,“刚才临时接了个电话。”

    说着他顿了顿,道,“没事了,我陪你一起去,嗯?”

    说着,他拥着尚阮就要朝着外面走去,可是却被尚阮一把拉住。

    “我没事。”尚阮眸光认真的看着他,“沈覃凉,我可以喝姜汤,可以喝很多,然后我的感冒就会好了。”

    听着尚阮这突然的话语,沈覃凉站在原地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见沈覃凉不说话,尚阮顿了顿,再次道,“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可以喝姜汤。”

    沈覃凉压住心底那抹升起来的猜测,反问,“所以呢?”

    看着男人脸上的的淡然,尚阮有点恼怒的道,“喂,沈覃凉!”

    “嗯?”

    “谁让你抽烟的,你不是跟我说已经戒了吗?”

    尚阮有点恶狠狠的说,随后不等沈覃凉反应,她低头抚向自己的小腹,一脸认真的道,“你难道不知道孕妇不能闻烟味吗?长时间下来可是慢性中毒,要是我的女儿以后少了一根汗毛我一定惟你是问。”

    刚才明明是一副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样子,可是此时,转瞬就变成了一副凶的不能再凶的样子。

    尚阮的意思已经说的不能再明显,沈覃凉不可能听不出来。

    可是正因为听得出来,他脸上不仅没有任何的欣喜,反而一脸凝重的问,“阮阮,你可要想清楚了?”

    “想清楚什么?”尚阮眨了眨眼睛看他,“想清楚怎么把我们的孩子给打掉吗?”

    封易,“……”

    她好像忘记了一开始是谁要死要活的要打掉孩子的!

    正在沈覃凉沉默的时候,耳边再次响起女人清丽的嗓音,“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没得商量。”

    说着只见她皱起细软的眉毛,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嫌弃的道,“沈覃凉,你身上好臭。”

    说着她就要后退,身子却被沈覃凉一把拉住。

    “你怎么没穿鞋?”沈覃凉的目光落在女人光着的玉足上,眉宇在瞬间就沉了下来。

    “我……我忘记……”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出口,尚阮忽然整个人被人腾空抱了起来。

    尚阮忙惊慌的搂住他的脖子,同时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忽然惊喜的道,“老公,我好像退烧了。”

    话落,沈覃凉微愣了一秒,下一刻就见他低头用额头低着女人的额头感受了一下,果然见女人肌肤上的体温好像比之前低了很多。

    “嘿嘿,看来还是我出汗有用,比喝姜汤好多了。”尚阮得意的笑了几声,再次道,“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不用喝姜汤了?”

    她说着竟然在男人的怀里晃动着双腿“呵呵”的笑了起来,那还带着隐隐的泪水的面容上转瞬一扫之前的委屈和伤心。

    果然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沈覃凉低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道,“谁说不喝,不是想要女儿吗?当然要喝。”

    对上男人一丝不苟的俊颜,尚阮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她怎么感觉,她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而且还不用别人推然后她自己就跳了下去呢!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1/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662 顾佟番外篇157)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