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新邻居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农家药女》章节!


    最终,田光明没有答应两人的请求。

    招弟本以为两人会立马撕破脸,哪知,直到离开,两人都是挂着一张笑脸。

    对此,连刘氏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笑道:“他们今日竟这么温和,还真是想不到啊!”说话的时候,头微微摇动。

    而招弟则是对着田光明竖起大拇指,“爹,您真厉害。”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招弟就被隔壁搬东西的声音给吵醒了,等她下床穿好衣服出门刚好看见冯辉云与肖氏两人把家里的东西往外面搬动,累得满头大汗。

    农村家庭搬家,就算屋子里真没什么东西,可这一搬动,什么椅子、柜子,甚至是锄头、铁锹……总之一腾出来,也能放置很大一堆!

    对于这,不时的,有人在地坝外面“路过”,就如看滑稽表演一样,乐得嘴巴微微翘起。

    “这才搬家多久,又在搬家了,还真是不怕麻烦……对了,他们这搬出来住哪儿?”

    “这谁知道啊!听说那会儿卖房子的时候,村长还好心提醒了一下,可惜被当成了驴肝肺……”

    “可不是……她们原先的房子也卖了,村里暂时也没什么住处,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搬出村啊?”

    议论纷纷。

    这不,两人还没有来得及搬完,那周远就已经驾着一辆马车来了。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

    从车上下来的,有一三十左右的女子,身着妆花褙子,外套一件粉红小袄,下着浅绿罗裙。她挽着一个流云鬓,露出高高的额头,肌肤白皙,倒不像一农妇,更像是养尊处优的夫人。

    女子牵着一个粉嫩的小男娃,也就四五岁左右,瞪着灵动的双眼,乌黑的眼珠像是会说话一般,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也是这个时候,招弟才打量起这个周远的服饰来,湛蓝的圆领窄袖长袍,袖端绣着牡丹缠枝纹,整个人隐隐的透着一些富贵!

    招弟睁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难不成这年头也兴什么返璞归真,这等人竟搬到清溪村来了……

    她也终于知道这冯辉云一家为什么会乖乖的搬家了……

    眼看着人都来了,东西还没有搬完,冯辉伦陪笑道:“我们马上就完了,你们再等等。”

    周远眉头蹙了蹙,舒展开来道:“动作稍微快一点。”

    冯辉云与肖氏又忙了起来。

    而周远则是带着那女子与小男孩上来与田招弟一家见了礼,打了招呼才知这女子是周远的妻子陆氏,而小男孩则是两人的孩子,姓名周博。

    可能小孩子之间容易接近,来弟已经与周博熟悉了起来。不过来弟与周博一动一静,性子完全相反,大多数都是来弟在那欢天喜地的说着,周博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听。

    周远笑了笑,“这孩子,在镇上的时候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看书,性子闷的很……”

    田光明笑道:“男孩子,性子沉稳一点也好。哪像我家这三丫头,整日里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一点闺女的样子都没有。”

    两人虽是在“数落”自个儿的孩子,但说话时,那眼里却是浓浓的爱意。

    而一旁谈的投机的刘氏与陆氏听了这话,眼睛都纷纷的看向自家的男人。

    刘氏更是道:“嫌你闺女没闺女样,你自个儿教啊!”

    陆氏笑着点头附和,“对对对,男人就只知道说什么相夫教子是女人的职责……明明是自个儿没本事教好,偏偏推脱到我们女子身上。”

    “这……”田光明与周远无奈一笑,纷纷摇头。

    这边正说着笑,那边的冯辉云一家也把东西搬完了。

    遂,周远与陆氏去收拾房间了。

    招弟看了一眼那马车,除了简单的几个包袱之外,竟全部是书籍!

    等回屋的时候,招弟才好奇的问这周远是怎样的人。

    田光明简单的解说了一番。

    原来这周远小时候出生没两年爹娘就早逝了,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寄居在叔伯家,农村家庭本就贫困,自个儿的孩子都吃不饱,就更别说周远了……所以才十来岁周远就进镇去做事,干着干着,竟是在镇上娶了媳妇……至于他们为什么回来却是没人知的,不过田光明倒是猜测了一下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搬到清溪村来。

    招弟问:“为什么?”

    田光明苦笑道:“家家有本难练的经呐!如若他们是住在下河村里,他那些个堂兄堂妹……”话没说完倒是摇头晃脑起来了。

    招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时,来弟兴奋的跑了进来,“爹,周博弟弟他家好多好多的书啊!”张开胳膊比划了一下。

    招弟揉了揉来弟的头,笑着道:“三妹喜欢书?”看那兴奋样,肯定是喜欢书的了。

    田光明也一双眼睛看着来弟。

    来弟却说了一句令人大跌眼镜的话来,她眼里泛着笑意,“我不是喜欢书,我喜欢周博弟弟,他长得好好看……”

    招弟听着这话,有些无力,难道她三妹是外貌协会的?

    田光明刚想开口叫来弟不能乱说时,就听见敲门声。

    门没有关,看去,原来是周远带着周博过来了,而且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招弟看了一眼那来弟口中好好看的周博,只见他小脸阴沉沉的,黑得像锅底,想来是听见了来弟方才的那话!

    不过可惜的是来弟却还什么都不知一样,上前就拽着周博的手进屋来,还不停的说着,“周博弟弟,你坐这儿。”

    周博弟弟……只见周博的脸色是越发的不好看,而来弟依旧没脸色的紧盯着周博的脸,竟发出惊呼,“真好看,皮肤比我都还白皙细嫩。”

    说话间,她竟想动手去掐周博可爱的小脸,只是被周博黑着脸拂掉了。

    来弟撇撇嘴,“人家就摸摸而已,又不少块肉。”神色颇有些不甘,“哼,不摸就不摸。”

    “我自个儿出去玩了。”丢下这句话,就跑了,也不顾那黑着脸的周博。

    瞧着两孩子这样,田光明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丫头还真不懂事……”

    “孩子活泼一点的好,多热闹啊!”周远笑笑,把手里的盒子递了上来,“这才搬来也没带什么礼物,就一点小点心,田大哥你们尝尝。”

    田光明愣愣,十分不好意思的道:“这怎么好意思,你们都是才搬来,本该……”

    “可别推脱,也不值钱,田大哥要不收下,我们兄弟可生分了。”周远笑着道。

    要是再推脱倒是显得有些矫情了,田光明这才收下,递给一旁的招弟,“赶快谢谢周叔。”

    招弟弯了弯身,朗声道:“谢谢周叔。”

    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周远才带着周博回家去了。

    招弟打开那盒子一看,只见里面的点心样式精美,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竟与现代见着不想上下了。就连那点心上的花样也是别出心裁!

    招弟咂舌,这还叫不值钱?虽说不知道这盒点心的市场价,但也知道,怕是要好多斤猪肉才能换回来的。

    她抬头迎上田光明那略显深沉的眸子,道:“爹,这点心不便宜呢!”她爹虽是个村长,但像周远这等有钱人来说,倒是不用巴结这根本就没什么权利的村长……他们是真心诚意的拜访。

    田光明微微颔首,“等问了你娘,看我们回什么礼才适合。”

    人情来往!有来就有往。

    招弟暗忖,或许,她又学到了一课。

    刘氏与得弟摘菜回来过后看见这盒子点心也是微微怔了怔。不过随即刘氏就犯起愁来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回什么礼才适合。

    “娘,我们能不能先尝尝这点心?”招弟的馋虫已经被勾出来了,却又忙得解释道:“我可不是好吃……毕竟这东西就这样搁着要是放坏就不好了。”

    刘氏笑着点头,“好好好,吃吃吃,不过要先拿几块出来给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他们。”一盒子点心本就没有多少,因为精致的原因,也就装了十来块左右,这样就拿出去了四块,“也跟富贵和庆有那两孩子一人拿块去。”

    本就没多少,这样一分,就还只剩下四块了。

    刘氏笑着道:“我和你爹合着吃一块就行,尝尝鲜……”

    其实许多时候,好东西并不在乎有多么的美味,而是在乎于家人分享时候的快乐。

    这个道理对于招弟来说,是有些不懂的。但她还是照着刘氏说的办法去做了。

    等她送东西时,看见大家脸上的发至内心的笑,她才恍惚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样做的道理。

    回到家,她拿起方才已经咬了一口的点心再次咬下去时,心中又多了一份甜蜜。

    晚些时候,来弟才回了家。

    招弟笑着道:“再不回家好东西都被我们吃光了哦!”

    一听好东西,来弟几步就跑了过来,“什么好东西啊?”

    招弟把留下的那个点心拿了出来,“这是周叔他们刚才送过来的,你尝尝,很好吃的。”

    来弟一听是周博家送来的东西时,撇撇嘴,但还是没有忍住,把点心接过去咬了一口,松软酥嫩,吃后,口腔里有股浓郁醇厚的香气。

    “还有没有,我还要吃啦!”来弟三两下就把手里的饼子给解决干净了,又道。

    招弟瞪瞪眼,“还有一个可是给爹娘留着的。”

    “那二姐你不早说,害得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味,早知道我就吃慢点了。”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不餍足的表情。

    招弟笑道:“我刚才可说了,是一个。”驱赶来弟道:“好了好了,别站这儿,二姐要做饭了。”

    正是因为那天的一句玩笑话,招弟每天也没闲着了,中饭晚饭她就算不是单独做也要在一旁帮忙……她虽然想学做饭,可也不是这时候啊!这冬天,洗菜洗米,那水冻得满手通红,可一点都不好受。

    可惜的是她反抗也没用,依旧被“奴役”!

    不过她倒是没那么笨,第二次做饭时就先把水温热了再洗,这样手倒是好受了许多。

    看着招弟那忙碌的身影,来弟也觉得没趣就退出了厨房,这会儿快是晚饭点了,伙伴们也都回家去了……

    忽地,她有些好奇那周博在做什么。

    轻脚轻手的往旁边的屋子走去。

    路过原先况氏住着的那间窗户时,她听见了里面好像在整理什么东西。

    陆氏道:“也不知这被子会不会薄了点,要是得了伤寒可怎么办。”声音里充满了母亲对儿子的担忧。

    周博看了一眼棉被,道:“娘,不会薄的,没事。”

    陆氏摸了摸那被子的厚度,不放心的道:“不行,我得去把我们屋子里那棉被给你拿床过来。”说着就转身出去,还嘀咕道:“赶明儿得添置几床才行。”

    仍周博怎么说,陆氏都没有停住脚步。

    屋子里,就只剩下周博一人了。

    来弟四处看了一眼,发现一条板凳,忙是把板凳端过来,然后才站到板凳上,勉强可以看见屋子里的周博正整理着书籍。她恶作心起,冲着周博招了招手,“周博弟弟,你过来,我有事给你说。”

    其实来弟一爬上窗台,周博就已经知道了,他只是懒得理会,这会儿来弟又喊他弟弟,他更是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来弟看他不理会自个儿,有些着急的跺了跺脚,却忘了自个儿是站在板凳上面的,“哎哟”一声,差点就摔在了地上,等她好不容易站稳,才发现周博已经占到了窗台前,只是那个子有些矮,所以是仰视着来弟。

    来弟对于这个高度十分满意,却故意阴阳怪气的道:“可别怪我这做姐姐的没告诉你哦!这屋里今年开始住着的可是一老太婆,才没死一两个月呢!”特别强调道:“就是死在这屋里的,你可没看见,她死的时候,那样子好好恐怖……”

    来弟讲的眉飞色舞,却见周博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双眼睛直视冷冷的盯着自个儿的背后……忽地,她觉得一股冷风吹过,背脊骨有些发凉,再加上周博那慢慢有些恐惧的眼神,她连忙的就跳下板凳往屋里跑。

    等站到屋子里时,她还有些惊魂未定……

    招弟皱眉问:“这么急,干什么去了?”

    “没,什么都没……”

    周远一家搬进新家,而那冯辉云与肖氏两人则是在外面露宿三夜过后才终于搬进了一个勉强能够放得下一间床的茅草棚里。至于做饭这些,暂时性的都还是在露天里行事。

    中午做饭还好一点,特别是一早一晚时风有些大,光是点火就成了问题……就更别提做饭了。

    而这日,刘氏也是专门去集市上采买了一点菜,还破天荒的割了两斤猪肉,一回到家就开始做饭,准备晚些时候招待周远一家算是回礼……当然,最后坐到饭桌上的还有招弟的爷爷奶奶和二叔一家。而招弟舅舅一家也是去请了的,最后除了外出没回来的刘明与不想来的代氏以外,到底是都到齐了。

    农村家庭没什么讲究,即使有客人在场,大家吃饭时仍旧说说笑笑,一副平和的画卷。

    吃完了饭,大人们坐在一起唠嗑,来弟就坐在周博一旁,轻声的问道:“周博弟弟,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帮忙挠痒痒?”阴森的语气,故作玄虚。

    见来弟一副鬼脸,周博神色仍旧淡淡,却是道:“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弟弟!”最后两个字足足是拔高了好几个调。

    来弟见一点都没有吓着周博,难免又有些失望,这又听见周博的提议,当即是义正言辞的否决道:“你岁数本就比我小,你不是弟弟,难道还想当哥哥?”

    周博气得牙痒痒,“我只比你小十几天。”

    “十几天怎么了,反正你比我晚出娘胎。”来弟甚是不在意十几天的差距,这平白的多了一个人叫姐姐,她怎么会不乐意,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好看的弟弟……

    来弟竟跑到陆氏的面前,伸手摇了摇陆氏的衣袖,可怜兮兮的道:“婶婶……”

    陆氏瞧着来弟那惹人怜爱的模样,心中高兴不已,她可是念叨了好久说想有个闺女的,可惜的是自个儿的肚子不争气……

    她笑道:“三妹怎么了?”

    “周博弟弟欺负我,说我长十几天不能当姐姐。”来弟使劲儿眨巴了几下大眼,盈盈水目,看上去更加可爱了。

    陆氏眼里流露出喜爱之色,把来弟抱起来放在大腿上,笑道:“没关系,婶婶帮你做主,你以后还是可以叫博儿弟弟的。”

    来弟垂着的头微微一偏,冲着一旁站着的周博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才猛地抬起头在陆氏的脸上唧的亲了一下,“我就知道婶婶疼我啦!”

    那怕马匹的模样看得招弟是一愣一愣的,她一直都知道这三妹是个鬼精灵,倒是不知道……不过她看向来弟的眼神则有些心疼,因为她可知道这周博也不是一省油的灯!

    要招弟说,就周博这么沉得住的性子,要么闷骚,要么绝对腹黑!两样都不是正常人该有的!

    来弟仍旧一口一个“弟弟”的叫着周博,时不时的,还会把整日里关在房里看书的周博拉出来一起出去找小伙伴儿玩。

    当然,更多的时候都是他在一旁安静的站着,来弟在那里玩的比谁都高兴。

    这不,来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他,“你站这儿干什么,快,我们一起躲猫猫去。”

    周博淡淡的道:“你们玩就行了。”

    来弟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旁的小胖,也就是肖老大家的大孙子站出来嘲笑道:“来弟,你理会这种乖乖孩子做什么?他那衣服要是弄脏了,回家指定会被打屁股……哈哈哈,”他脑中自动画出一副周博被打的场景,大笑不已。

    来弟回头狠狠地瞪了小胖一眼,斥道:“你懂什么。”

    小胖冷哼一声,“我不懂?你看看他,那几根手指比女娃子的都还要细腻白嫩,又不是要养着做针线活的,养那么好做什么?要我说……啊……”话没有完,疼的惊呼一声。

    小胖不可置信的看着来弟,“你敢打我?”

    来弟双手插腰,神气的道:“打的就是你,谁叫你一张嘴乱说话,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扬了扬手中的拳头。

    小胖还没受过这气,一下子愤怒不已,喝道:“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你还真不知道哥的厉害了。”说着,就准备动手。

    周博的眸光暗了暗,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地握紧。他刚准备动手,来弟就已经先给小胖来了一个横踢……

    当来弟把小胖踩在地上的时候,即使再过冷静,周博的嘴角也忍不住的抽了抽,他这是遇见了什么样的女孩子,竟然这么彪悍。

    只见来弟依旧潇洒的双手插腰,俯视着地上的小胖道:“怎么样,还收拾我不?”

    小胖连连摇头,“不敢了。”

    来弟冷哼一声,“想打我,也不看看我是谁,知道我二姐不,连大几岁的蔡卓越都敢惹……我姐我都不怕,我还怕你?”

    小胖连连求饶。

    来弟这才满意的放开那只踩在小胖背上的脚,“你们给我急着,这周博以后就是我来弟的弟弟了,你们谁要是敢骂他,就是跟我作对,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一群小孩连忙摇头保证说不敢之类的话来。

    来弟特神奇的站到周博面前,微微抬着尖尖的下巴,道:“看,做我的弟弟不差!”十分大姐风范的拍了拍周博的肩膀,“你放心,以后有姐罩着,没人敢惹你。”

    来弟本以为周博会佩服的五体投地,然后特崇拜的叫一声“姐姐”,哪知道周博淡淡的哼了一声过后就转身离开了。

    气得来弟又直跺脚,大喝道:“周博,我给你说,你早晚会有一天心甘情愿叫我一声‘姐姐’的。”

    留给她的,仍旧只是一抹淡淡的背影。

    不过来弟好像有些倒霉了,因为晚些时候她一回家就被叫到田光明面前跪着不许起来。

    她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田光明那十分生气的模样把她吓了一跳过后连忙低头……

    田光明有些头疼,原来本以为就这二闺女捣蛋一些,哪知道这三闺女现在竟然还成了一群孩子中的孩子王,竟连男孩子都敢打了……下午那小胖的惨样他都有些不忍心看,却不知道这三闺女是怎么下手的。

    “你说说,你今日什么地方做错了?”要是再不约束,这孩子的就真是野马了。

    莫名其妙的被叫来跪着,来弟哪知道自个儿错在什么地方,她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站着招弟。

    招弟刚张了张嘴型,就被田光明喝道:“谁要是敢帮忙,今天就给我一起跪着。”

    招弟不说话有些同情的看着得弟,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子小小的三妹竟是连男孩子都敢打!

    还是一旁的刘氏劝道:“孩子还小,好好的说,动这么大的怒做什么?”

    田光明气道:“那日你不是说我不管教吗?”

    刘氏哼了一声,嘀咕一句,“一大男子,小气的很。”

    来弟知道今儿这情况是谁也救不了她的了,哭丧着一张脸道:“爹爹,我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啊!”

    田光明阴沉着一张脸道:“还不知道,难道要我去把小胖带给你看看,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

    小胖?好你个小胖,竟敢给大人告状,看我明儿不好好的收拾你。来弟低垂着的目光里闪过一抹锐色,气愤不已。

    “还不认错?”

    来弟道:“既然爹爹都看见了,要罚便罚就是了。”

    田光明气得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还嘴硬了不是?”

    招弟连忙出声劝道:“爹,别动气,三妹还小……”

    一旁的刘氏与得弟也连忙出声相劝。

    而来弟则是跪在地上微垂着头,什么都没有说。

    好不容易,这田光明的怒气才稍微的平息了一下,道:“半个月不准出家门,给我呆在家里好好的反省一下。”

    一听半个月这么恐怖的数字,来弟就像张嘴辩驳,招弟已经过来拉着来弟往屋里走,边走还边道:“爹,您放心啦!三妹已经知道错了,这半个月她会好好的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的。”

    说着就已经撩开帘子进了里面的卧房。

    来弟甩开招弟拉着的手,要往外面闯,“凭什么关我一个月,我不愿意!”

    瞧着要往外冲的来弟,招弟淡淡道:“你这要是冲出去,被关的日子只会更多。”

    来弟这才顿住了脚步,想到爹那愤怒的模样,她确实有些胆怯了。她转头问:“那现在怎么办?”

    招弟把来弟拉到床沿坐下,“爹之所以要把你关在屋里还不是不想你出去惹事!再说了,平日里如厕什么的,难道就不出门?”见来弟仍旧一副迷茫,才解释道:“只要可以出这门,你不就可以找你周博弟弟玩了吗?”

    “只要你不到处跑,爹不会真管你的。”

    来弟一想着还可以与周博玩,心中的不甘倒是消了一大半。接着招弟又劝说了几句,到了最后,不甘竟是完全消失殆尽。

    不过来弟怒气一消,她就开始讲今天打小胖的事情,等讲完了过后才道:“怎么样,我没有给你丢脸?”

    招弟心想,这管她什么事?

    接着几日,来弟倒是安分了一些,每日吃了饭就往周博家里跑,还特正经的说想读书。为此,田光明还特地给周远说了一声,周远直说没事,他倒是希望有个孩子能多陪周博玩玩什么的……

    知晓是客气话……

    招弟掰着手指数了数,离过年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

    不知不觉中,一年的时间这么快的就过去了。

    她只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家里的条件能更好一些才是。

    在猪圈里喂养野鹿时,她看见了那只雄鹿的头顶已经冒出了鹿角来……刚发现那会儿,她可是兴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家里现在不仅是喂养了野鹿,地里还培育着忍冬和药菊的幼苗,等来年开春过后种下,肯定会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而且这事不允许出什么差错!因为家里现今的所有一切都赌到了这上面,要是出什么差错,那不仅仅是一年收入的问题了,说不定会让整个家受到重创,那样,好不容易才经营好的生活或许就被毁之……

    招弟坐在窗边有些出神的看着天际,那里依旧是乌云暗沉,但她相信,拨开那层云雾的时间要不了多久了……而且拨开云雾看见的景色只会更加的绚丽。

    “二妹,想什么呢?”得弟忽地出声把招弟叫回了神。

    招弟笑笑,“我能想什么?”故意揶揄道:“倒是大姐这两天在想什么,我可瞧见你时不时的就会偷着乐。”

    招弟用胳膊肘拐了拐得弟,暧昧的笑着。

    “好你个二妹,竟揶揄大姐来了,岂不是讨打?”两姐妹扭在一起。

    这会儿来弟跑了进来,把手里的一张纸扬的很高,兴奋道:“大姐二姐,你们猜我学到什么了?”

    来弟最开始找周博是想找麻烦去了,可没两天,竟真是认真学起字来了。而且还学的很认真。

    招弟看了看那张纸,皱皱眉,“三妹,这纸很贵,以后可不许再乱用了,那可是周博用来读书写字用的。”

    来弟撇嘴,“又不是我自个儿要用的,是周博他给我用的。”

    “瞧瞧,你这二姐倒像是个大姐的模样来了。”得弟劝着,“来,读我们听听,今日是学了什么?”

    来弟挺直了小腰杆,神气的道:“今日我可学会了一首诗。”

    “什么诗?”

    “《静夜思》。”

    招弟差点没笑喷。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40/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4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新邻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