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十二章 吾谁与归?春山一路鸟空啼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仙路烟尘》章节!


    “陈兄且稍停一下!”

    “呣?噫!”

    虽然,这位刚刚还在大谈“越美越妖异、也就越危险”的上清弟子,现在待瞧见这小女娃那怯生生的神色,却也不再多言,只是微微叹了一声,便抬腿滑下驴来,立在一旁,听着醒言与她的对答。

    “小妹妹……你为啥要阻住俺的行程?是不是有啥事找我?”

    “大哥哥,你带我一起走!”

    这是她的回答。神态有几分惶然,但语气却很坚决。

    “咦?为什么呀?昨日我不是……咳咳!~”

    听得这小女娃劈头便是这么一句,不仅那陈子平大讶,醒言心里也是颇为惊奇。这两人都不知道这古怪小丫头,说这话倒底是何用意。

    见醒言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这位异兽化成的小小少女,便用她那还略嫌稚嫩的声音,向少年解释了一番。叙说之间,这小女孩儿似乎对那遣词用句之法,并不是很明晰,说到某些复杂的地方,不免便有些夹缠不清。不过,好在醒言心思也算通达,从这女娃儿一番讲述之中,也大概了解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小女娃自己,也并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从小,她便是孤身一人,也没有什么“父母”。她只知道,自她能够记事开始,便是在这罗阳的山野竹林之中。待过得一些年月,偶然窥见那来往的行人,便羡慕他们的样子;心念转动之间,便自然化成了现在这模样。自此以后,也常常去混迹于罗阳市集之中。

    只是,不少她起初觉得很自然的事情,后来却渐渐发觉,在其他人眼里,却是那么得奇怪。听多了旁人的指指点点,她终于知道,原来,她与他们是不同的;他们是“人”,而她只是个“妖怪”。好在,这当地的民众,对这些个人、妖之分,也并不是十分在意。但即使这样,小女娃还是觉得,自己与市镇上这些正常人的生活,却是大相径庭,其他人都对自己,也都是敬而远之

    ——虽然,这小小少女,不谙世情,但醒言看得出来,以这小女娃如此活泼跳脱的孩童脾性,这些自是让她感到格外的孤独。

    直到昨天,被这卖符的少年,生平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被逼出自己的原形。虽然,小女娃这这小小心眼里,最忌讳在众人面前,显露出自己的这种与众不同;但她却是在这少年道士的一举一动、一笑一语之中,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真诚善意——

    说到这儿时,那位立在一旁一直听着的上清弟子陈子平,竟也听出这小小少女语气中的一丝羞涩。只听她对醒言说道:

    “昨天大哭出来,却不是心里难过!”

    “这么奇怪的感觉,想了一天,最后晓得,大哥哥与其他人都不一样,是真对我好——第一次这么感觉,所以才哭。”

    “以前其他人,要么叫我小妖怪,就不和我认真说话。”

    说到这儿,这小女娃将她那一双明若秋水的眸子,却是不由自主瞅了那陈子平一眼。

    ——“呃~”见这小女娃如此反应,这位上清宫弟子,觉得甚是尴尬,便将头偏向一边,只装没看见。

    “我和他一样,一起跟着你,好吗?”

    说完这句并不甚通顺的话语,便见小女孩这一双夕霞映水般的淡金眼眸中,正满含着对眼前这位“大哥哥”的热切期望。

    “这……”

    听完小姑娘这一席话,醒言心中也甚是感动,当下便要顺口答应——

    只是,此时身旁突然传来陈子平那不徐不疾的声音:

    “张道兄,无论其他如何,此事是万万不可的。”

    “……”

    听得身旁这位上清弟子的提醒,醒言才猛然惊觉过来,嘴角不禁挂上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此事不可为;若是换在平时,如果听得这无依无靠、又是这般纯真可的小女孩,竟是如此信任自己,那对她这求恳同行的要求,自是一万个愿意!

    只是现在这时机,却着实有些尴尬——陈子平提醒得不是没有道理;想到自己此行的去处,醒言实在不好答应得。毕竟,他此番前去的,是那天下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教上清宫;若带上这异兽化成的小女娃,却实在是有点骇人听闻。遑论其他,便看同行的这位上清弟子,对“妖怪”二字如何的深恶痛绝,便知此事决不可行。

    瞧着这惯常被当作“异类”的女孩儿,现在那一双明眸之中,正充满着对自己的孺慕之情,又想起陈子平方才那话语潜在的涵义,醒言心中便觉着颇是痛楚:

    “小妹妹,谢谢对在下如此信任!——只是,哥哥此行要去的,却是一个非常不方便处,实在不能带你同去。”

    ——听得醒言对上清宫如此形容,现在这位耿直的上清弟子陈子平,却是没有丝毫不满,反而还放下那原本有些悬起的忧心:

    “唔!却是我多虑了——张道兄于这大是大非上,果然还是不会糊涂的。”

    而那小女娃,听得醒言这话,却是有些惶急,连忙说道:

    “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不会拖累你的!”

    “唉……小妹妹很懂事,我知道——是这样的,哥哥我此行要去的那个地方,对你来说,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危险!所以,即使你很乖,也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走。”

    “呜~大哥哥是不是因为人家是只小狐狸,讨厌人家,才不想带着一起走的么?”

    “呃……”

    听得小女娃这话,醒言倒有点哭笑不得:

    “却是谁告诉你是只小狐狸的呀?”

    “好多人都这么说!”

    “咳咳,他们都不明白的——小妹妹你绝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嗯!我也常常觉着自己和其他狐狸不太一样——我是一只比较特别的狐狸,是狐‘妖’哦!”

    听了稚龄少女这番可的话语,醒言在那哭笑不得之余,却是有一丝高兴——终于成功的将她注意力引开。

    “相信哥哥的话!小妹妹你其实并不是狐狸——虽然狐狸也没啥不好的,但昨天哥哥看到小妹妹你真正的模样,却是那么的好看——虽然我说不出是啥,但相信你原来一定是个非常特别、非常了不起的精灵!”

    “精灵又是什么?就是妖怪吗?”

    “……”

    “做妖怪不开心,我却想做人。”

    小女娃神色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波澜不惊的话语,却是让醒言心中生出一丝莫名的痛楚。定了定神,少年强露出一丝笑颜:

    “呵~你还小啦,不知道做妖的好处!其实,想不想听哥哥的一个大秘密?”

    “咦?是什么呀?”

    “你哥哥我,其实也是一只妖怪啦!”

    “真的吗?!”

    “是啊!所以我觉得,我们做妖怪的,也没什么不好啦!”

    “呀!那大哥哥你原来是什么?是只小狐狸,还是大狗狗?”

    “呃……说来惭愧,哥哥我到现在都还没本事现出原形!”

    “用你最厉害的纸符都不行吗?”

    “是啊!我每天早中晚吃饭之前,都要往自己身上贴一次道符,每次道符都不一样哦!可是试了好几百道,到今天却还没能现出原形,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唉,真是惭愧!”

    “呀~那好可怜哦——以前人家都还知道自己是只小狐狸,虽然现在晓得不是了~”

    “咳咳,是啊是啊!”

    “嘻~谢谢哥哥哄我开心——知道哥哥不会真正骗我啦;不能带人家走,就一定有不能带人家走的道理。我不会不懂事,再缠着哥哥啦!”

    “呃!”

    醒言突然觉得自己脸上一阵发烧。

    “嗯!那我就不耽误哥哥的行程啦;我还要去那竹林里,找昨天那只小狐狸玩呢!”

    “是吗?那……去!”

    看着小女孩看似轻快转去的背影,醒言却觉得心里竟似乎很是难过;十数日前离开自己生活了那么多年的饶州城,却还不似现在这般难舍。

    正要转身骑驴继续赶路,醒言却见那已然走出好远的小姑娘,却突然回身,一路颠跑着过来。

    “小妹妹,我……”

    “不是啦,我很乖的!只是人家突然想问问,能不能另外帮个忙。”

    “……你说,只要哥哥能做到,一定帮!”

    “嗯!——既然人家不是小狐狸,那原来别人替我取的那‘小狐妖’的名字,现在也要改掉啦。可是,好像看他们都不能自己给自己改名字,所以想请哥哥帮我取一个!”

    “哦,这个没问题!且待我好好想想,替你想个厉害的!”

    “嗯~太好啦!”

    ……

    面对着眼前这翠竹万竿的春山秀色,醒言神色凝重的反复推敲了许久,才回过头来,对这安静等在一旁的女孩儿,说道:

    “想好了——就叫‘琼肜’!”

    “琼容?”

    “嗯!你的心地纯真可,便似那纯洁无暇的琼琚美玉一般;这琼玉是很有名的玉哦——有本很了不起的书上就说,‘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虽然,这眼前的小女娃,显然听不懂他这引经据典的话儿;但少年还是郑重其事的将这告诉她。

    说到这儿,少年心中倒是一动:

    “这小女孩对我,又何尝不是‘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呢?唉!”

    “那‘容’呢?”

    “嗯,肜,欢欣鼓舞状也——也就是高兴的样子;哥哥为你取这个字,便是希望你能一直过得快快乐乐的!”

    “嗯!我很喜欢!”

    说罢,这小女娃便在道旁踮脚折下一根细小竹枝,递给醒言,说道:

    “人家不识字,哥哥你在地上画给我看!”

    “好的!”

    醒言便接过那段竹枝,寻了一块泥地,运足了气力,一点一画、一丿一捺,将这“琼肜”二字,端端正正的写了出来。

    “嗯!这名字很好看!我记住了,谢谢哥哥!”

    “对了,刚才琼肜有句话忘了跟大哥哥说了:哥哥身上,有一样很亲切、很喜欢的味道。嗯,说过了,我就走啦!”

    说罢,这个已看不出任何不开心的小女娃,便这样蹦蹦跳跳着离去。

    片刻间,这琼肜的身姿,便消失在这满目新翠的婆娑竹影中。

    ——空山寂寥,悄无人语;唯有风吹竹叶,瑟瑟作响。

    愣了片刻,这位已目送女孩离去的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抽出别在腰间的那只“神雪”玉笛,对着眼前这茫茫的空谷,大声说道:

    “琼肜,这个曲儿,是哥哥送给你的!”

    然后,在这片竹影扶疏的山道旁,便有一缕婉转悠扬的笛声,如唱如诉,悠然回荡在这满目苍翠的群山之中……

    待这缕柔爽清籁的余音,终于消失在春山之中,这位吹笛的少年,也收起笛儿,回身跨上毛驴,对那位还沉浸在婉转笛歌之中的上清弟子,说了声:

    “我们走。”

    “呃……”

    听得醒言招呼,陈子平方似如梦初醒,急急翻身骑上毛驴。

    这位陈道兄,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便对醒言说道:

    “没想到,张道兄这笛儿,吹得如此之好——早知你有这番造诣,昨日便不用卖那符箓了……”

    说到这儿,陈子平却似乎觉得自己这话有些失礼,便赶紧止住不言。

    不过,醒言听了他这话,倒没啥感觉:

    “呵~多谢夸赞!还不错?我原本便是靠这笛儿混口饭吃的呀!”

    说到这儿,醒言却突然变得有些消沉:

    “唉,陈道兄,我骗人了。觉得好对不住这女娃儿——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是这么一个面目可憎之人!”

    “这……这话却是从何说起?道兄不必过于自责——这却不是在骗人;她只是一妖而已!”

    ——少年却是神思不属,似乎并没听见陈子平这排解之辞。一时间,这山道上又陷入了寂静,耳边只听得身下驴蹄,在这石道上敲击出“踢”“哒”的声音。

    过了一阵,忽听得一个突兀的话语,打破了这样的沉寂:

    “我会回来找她的!”

    铿锵有力的话语,久久回荡在这空山翠谷之中……

    ...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十二章 吾谁与归?春山一路鸟空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