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七章 吐日吞霞,幽魂俱付松风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仙路烟尘》章节!


    一见寇雪宜迎风拈出那把冰光烁烁的萼杖,那位在台下一直不动声色静眼旁观的上清掌门,蓦然神色大讶,脱口说道:

    “圣碧璇灵杖?”

    立在一旁的清溟,见掌门如此惊讶,便也问道:

    “敢问师尊,这圣碧璇灵杖是……”

    “唔,师侄有所不知,这圣碧璇灵杖来历可非同小可。我曾读过一本古经,内里记载不少奇谭怪说。有一篇,说道在那亘古不化的万仞冰峰上,如有能生长冰崖的清梅,则天地间至冷极寒的冰气,与天地间至清至灵的梅魂交相感应,数千年后便可生成这样的绝世仙兵,篇内称之为‘圣碧璇灵杖’。这灵杖又有一奇处,便是形态威力与持之者修为相互交应;看那寇仙子手中灵杖才具萼形,恐怕……”

    说至此处,灵虚微微眯眼,朝台上飘击之人凝目一望,续道:

    “想来她得这灵杖,也不过八百余年?”

    “不错,真人眼力果佳!而据我所知,这样至阴至寒的冰魄与天地间生机最为盎然的梅魂,交感凝成的兵刃,又有个别名:‘阴阳生死杀’。”

    说这话的,却是旁边那位天师宗教主张盛张天师。他看着台上流步若仙的女子,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死以阳击之,阴以生击之……灵虚老道,可否告诉我,为何你也似刚刚瞧见门下弟子施出这把不世仙兵?”

    “咳咳!”

    被老友这么一问,灵虚这才想起,自己光见着神物出世而只顾摆弄典故,却忘了旁边这位心思通透的天师老道。不过,也只微一沉吟,灵虚便微笑答道:

    “这事儿,恐怕真是天机不可泄露。不过看在多年老友份上,我便泄漏四字——”

    “水国波臣。”

    说罢便即噤口,再也不肯多说一字。不过,天师闻听后倒似恍然:

    “呣,这还差不多……想来,也只有那样地方,才能搜集到这样的奇宝神兵?”

    后人有赋赞雪宜灵杖出世,曰:

    亘古玄冰,元始上精,开天张地,圣碧通灵。五色流焕,七曜神兵,璇真辅翼,出幽入冥。招天天恭,摄地地迎,指鬼鬼灭,妖魔束形。神杵灵兵,威制百溟,与我俱灭,与我俱生,万劫之后,以代我形!

    却说就在灵虚、天师二人议论灵杖之时,忽又有一位道姑急走过来,稽首道:

    “灵虚真人,张天师,这台上田师侄,恐怕有些古怪。我们是不是——”

    这过来说话之人,正是妙华宫长老玉善师太。玉善刚才见着碧华师侄跌落台后的凄辱情状,正是又气又急。开始时囿于比斗规矩,还不好如何发作。过了一阵,见到台上两女娃儿追打的异状,这位妙华长老也瞧出不对之处,便熄了一腔恚怒,过来请示上清宫主灵虚真人,是不是派出得力长老,上台去将那田仁宝擒下。

    听玉善急问,灵虚真人却是微微一笑,道:

    “玉善道友请宽心,我教早有安排——现下我上清宫四海堂高手尽出,当保万事无忧!”

    “……”

    就在心有不甘的玉善师太还要谏言时,忽见旁边转出一人,一揖禀道:

    “灵虚师尊,各位长老,请允我上台察明情况。”

    灵虚子见得此人请缨,当即大喜,应诺一声,便转脸朝玉善笑道:

    “玉善道友,你看现下又有四海堂主亲自出阵,更是万事无虞!”

    于是,就在玉善师太目瞪口呆、灵虚天师信心满满的目光中,那位十八未到的少年,一振玄黑道袍,离地飘然飞去。

    这位破空而去之人,正是上清四海堂主张醒言。

    开始时,醒言还好生惶惶,说道这自己门下弟子上台胡闹,至不济也得给他安上一个管饬不严之罪。只是,自寇雪宜拈出灵杖闪身飘击之后,醒言才觉着事情有些古怪起来。

    当时,雪宜二指轻拈灵杖,如行云流水般挥击;杖头花萼,纷纭出数朵金霞烁烁的碧色花朵,围绕着田仁宝上下飞舞。与此同时,小琼肜的朱雀神刃,也脱手飞出,如两只燃灼的火鸟,流光纷华,残影翩翩,只在田仁宝要害处飘飞——这至性通灵的小丫头,已得了雪宜姊的告诫,晓得今日只要将这怪人逼得束手就擒便可。

    可这番情形落在醒言眼中,古怪就古怪在,饶是雪宜琼肜二人的合击似乎无孔不入,但那位崇德殿弟子田仁宝,却偏偏始终不肯就范,在一片火影花光中,反倒似闲庭信步一般,身躯转折自如,穿梭往来,竟始终毫发无损!

    就在这当中,这位往日整天沉迷找宝之人,还留有余暇朝台下师尊断续呼叫,让他们赶紧把这两个捣乱者轰下台去。

    而醒言便是在灵杖神刃逼得最急之时,偶然瞧见那位“田仁宝”微胖的圆脸上,竟突然闪现出一道似曾相识的红光——就是这道转瞬即逝的光影,让他心中一动,蓦然想到一事,便再也坐不住,赶紧跑来跟掌门请命。

    待得到掌门允许后,醒言便运转太华道力,朝高台上纵去——觉着御剑飞行练得不咋的的少年,此时还不知自己这太华纵跃,正是那“御气飞行”的雏形!

    而在醒言离开后,那位法力高强的清溟道长,不待掌门示意,便已持剑立到一脸担忧的居盈少女之前。

    再说醒言,在万众瞩目中跳到台上,便一挥手,让二女止住攻击。而那一直奔逃的田仁宝,见狠追的二人停住,便也立定身形,面不改色的朝这边笑着打招呼:

    “张堂主你来得正好!”

    “快将你门下这俩胡闹的女娃儿带下台去,以免误了掌门对我颁授灵丹!”

    听他这么一说,小琼肜当即便要反驳,却被醒言摆手止住。只听他并未理睬田仁宝的请求,只沉声问道:

    “初次相见,阁下可否告知姓名?”

    “……”

    对面之人,闻言只微微一怔,便放松面容憨憨笑道:

    “呵~张堂主,我是田仁宝啊!虽然咱俩以前从没见过,但这次师侄已从嘉元斗法中胜出,名姓你也总该知道?”

    田仁宝说这话时,无比自然,眉目语态,正与往日没有丝毫分别。

    “你就是那个整日寻宝的田仁宝?”

    “是啊!原来你也有听说过。不瞒堂主说,近日终于让我在山中寻着宝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日我在……”

    田仁宝刚想滔滔不绝说下去,却被少年从中打断:

    “那个不急,以后再聊。对了,我却想知道,罗浮山中像你这样的冒牌道魂,倒底还有几只?”

    一听此言,那位一直嬉笑如常的田仁宝,勃然变色。怔愣半晌,他那张原本亲和圆团的胖脸上,已换成一副狰狞的神色。之后,靠得高台较近的道众,便听得一个不类人声的阴恻恻声音,正从台上不知从何处飘来:

    “真是可惜啊……如果那枚九转固元雪灵丹早些到手,也不至被你门中老家伙看出端倪……”

    “只是,就派你这小子上来擒我,你们这些所谓名门大派,也未免太过托大了?”

    “也许。”

    乍睹诡异情状,这少年竟似丝毫不为所动,语调不咸不淡的回道:

    “你能否告诉我,田仁宝他还在吗?”

    见眼前这少年,到这时居然还能和他对答如常,这位不知名的幽灵,还真有几分诧异。只微一思索,便见他狂笑起来:

    “田仁宝?就是我啊!”

    “你!”

    一听此言,原本镇定的少年勃然大怒,仓啷一声将腰间佩剑拔在手中,高声怒喝:

    “无耻邪魔,今日别想走下这高台!”

    “哈,终于忍不住了?果然还是年轻小辈啊。”

    “田仁宝”阴阴一笑,张狂道:

    “走下高台?我又何必要走下这破台。既然行藏已被你们看破,那今日我九婴神就大显威灵,将你们这些上品魂魄通通噬炼,增上几千年神力,再破空飞去,重归神王大人麾下!”

    “啧啧,已经很久没再用过噬魂神法;今日正得机会好好练练!”

    说到这儿,这个占据了田仁宝身体的“九婴神”,伸舔着舌头,似乎正回味着久未尝过的美味,垂涎欲滴。

    听得神怪这番话,那位一直在台下戒备的玉善师太,立时一声招呼,门中得力弟子立即奔拢围圆,结阵待变。

    而那位九婴怪,忽又瞥见醒言手中提着的那把剑器,便不由放肆的大笑起来:

    “其实刚才本神只是逗你一下。你那位田师侄,魂魄犹在;你若要来砍,便快动手,哈哈!”

    见少年身形微动,又自止住,这幽灵不由更加得意,刺耳笑道:

    “凭你、就想将我降服?!”

    “也未可知。”

    面对狷狂的神怪,醒言又恢复了之前的淡定如常。

    但他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却让那位沉寂千年、憋到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展现神威的老魔,顿时勃然大怒,怪叫道:

    “无知小辈!若是你早生几百年,听到本尊威名,恐怕早就尿裤子了!”

    刚说到这儿,忽又想起一事,便桀桀怪笑道:

    “莫不是你想倚多为胜?以为那样就——”

    刚要嘲笑,却嘎然顿住。原是这只千年老魅,忽想起刚才那两把神出鬼没的火刃,还有那支盛气逼人的灵杖,便立时只觉着背后冒起一股寒气,生生止住狂言。眼珠一转,便换了个口吻,激将道:

    “其实也难怪。虽然是名门正派,但毕竟是年轻小辈,没甚真本事,也只好仗着人多了!”

    “前辈说得极有道理!”

    “呃?!”

    九婴怪闻言大惊,心说:

    “这些拘泥不化的所谓正教道徒,何时也变得这般狡猾?唉,可惜八丈神最近不知跑哪儿去,否则本神又何须惧他!”

    正自懊恼,却又听那少年续道:

    “不过,今日却有些不同。我面前这位,只不过是个只会大话唬人的寻常妖鬼而已。这样小鬼,我一人足矣!”

    一听这话,九婴神自是喜怒交加,而在台下不远处正约勒门人结阵的玉善师太,听后却在心中叹道:

    “倒底还是个没经历大场面的年轻后生。只被言语一挤兑,便失了分寸!”

    而那位离得稍远的灵庭道人,因为向来并不修习道法,听不太清台上说辞,便着急问身旁掌门师兄:

    “师兄,看样子仁宝师侄是中了邪魔,怎地醒言还敢在那儿和他闲话?我们是不是早些派人将那邪魔降服?”

    见他着急,灵虚笑着安慰道:

    “师弟且莫着急。我想那邪魔,恐怕是憋了很久,就让他再多扯会儿闲篇。”

    不过,尽管嘴上说得云淡风清,灵虚还是跟张天师、玉玄大师招呼一声,聚集起门下得力弟子,与玉善一道,将正中高台团团围住,以防变起突然,让无辜道友遭了不测。

    且不提台下一阵骚动;再说台上,那位少年堂主还在大咧咧的招呼着:

    “琼肜雪宜,你等都站在原处不得妄动!今日这捉鬼功劳,我就老实不客气,一人独包了!”

    “嗯,想我当这四海堂主时日不久,也没立上什么功劳,今日正是良机!就让我拿手中这把神剑,一下劈了这占人躯壳的无耻鬼徒!”

    说罢,玄裳飘飘的少年便跨前一步,双手举剑,两眼直往“田仁宝”身上乱瞄,似乎正在寻找合适的下手处。

    醒言这一番做作,直把眼前这位重见天日不久的幽灵气得浑身颤抖,脸上筋肉不住抖动。随着一阵有如嚎哭的尖笑,这位受气的鬼尊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还敢来把本神当功劳算计!”

    “今日这世上,除了神王天尊,还有谁能治我?不过你这无耻小厮不顾同门之谊,我却不能让你坏了这副好皮囊!”

    说到这儿,气急败坏的九婴魔一阵怪啸,双目圆睁道:

    “好!我算你有志气!那本神就让你来砍上一剑,看看你这‘神剑’有多厉害!”

    话音刚落,正在台下或戒备、或恐惧、或观望的道客,便突见台上那位上清田仁宝,背后忽然蒸腾起一阵黑雾,乌烟渐聚渐凝,眨眼间便有百来只可怖的鬼面骷髅结聚成形,在黑云中动荡挣扎,不停发出凄厉渗人的嚎叫。

    霎时间,这飞云峰上方原本清朗的天空,骤然阴沉下来,乌云蔽日,阴风阵阵,眨眼间这天下道门圣地,便回荡起千百声怨恨深结的鬼哭神号!

    见眼前九婴幽鬼现出这般惨厉模样,醒言也不敢怠慢,赶紧运起防身的旭耀煊华诀,让身上氤氲起一层淡淡的黄光。摆手止住正跃跃欲试的小琼肜,醒言便朝那位已经立定等他来砍的鬼灵威严喝道:

    “好个老鬼,也有这般胆气!居然敢生受我这把修炼半月有余的神剑,佩服佩服!”

    一听少年这威势十足的场面话,那魔灵头后上方千百道气势喧天的鬼面魔焰,倒似突然一窒。正自全神戒备的九婴鬼灵,闻言不禁又怒又好笑,心说好歹上清也算千古名门,怎么就容得这么个少不经事的蠢材上来胡闹!他心中又想到,自己用这招“怨灵格御”全心戒备,是不是太过抬举眼前这小娃?

    “嗯,吓唬吓唬眼前这些无知小辈也好!”

    魂有旁骛的魔神并不知道,眼前这位言行粗莽的少年,心中正想道:

    “呼~这厮终于立定下来了啊……正好来用那一招!”

    于是,台下众人便见这位上清堂主,全身黄光流动,双手高举铁剑,踏前一步,便似要用力朝下砍去——当此时也,见少年举剑要劈,最紧张之人反倒不是那位要挨剑的魔神,而是田仁宝的掌殿师尊灵庭子。见醒言真的要劈,灵庭立时大惊失色,便要大声呼喊让他不可鲁莽——而话还没出口,却见到那座阴风惨淡的高台上,突然闪耀起冲天的光华!

    台下灵虚等人看得分明,就在少年上前一步,靠近邪魔作势欲劈时,他身上那层柔柔的护身法光,蓦然光华大盛,柔淡的黄芒瞬间化成激荡的紫焰金霞!

    目不及交睫之间,灿若霞霓的紫气金泉,已凝如虎豹龙蛇之形,如脱缰野马般朝那夺人神舍的恶灵奔踊扑去!

    “……”

    冥风阵阵、鬼气森森的老魔,还未曾回过味来,便被一片恐怖的金霞流光盖顶淹没!无数头扭动乱舞的阴魂怨灵,一触到这阵灿若金阳的明烂光焰,便如雪遇沸汤般澌然消灭。而用邪法炼化它们的恶主人,也在这大江海潮般的太清阳和之气中,转眼便要遭灭顶之灾!

    这炫耀辉煌的灭魔,正是上次差点被夺魄送命的少年,暗自回思演练过不知多少回的炼化鬼魅妖魂之术。现在这声势滔天的龙虎焰形,正是原本无形无色的太华道力,流卷飞腾,突出身外,借旭耀煊华之光而杂糅生成的灭魔之焰。原本,这法儿只是醒言以防万一傍身用,却没成想,今日在这本应平安无事的嘉元会上,竟会大派用场!

    而与那次火云山不同,现在这位少年堂主,自炼化过一只千年老魅之后,便如突破瓶颈,那轮源自天地本原的太华道力,与当日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与此相映衬,他那原本即使不加掩饰也只能现出黄光的大光明盾,现在竟流荡激耀着千万道细若蛇蚓的紫色电芒!

    于是,只不过眨眼功夫,那位猖狂的老魔,便已经烟消云灭;原本挺身伫立的田仁宝,终于“咚”一身重重栽倒在地。横天而降的祸患,也就这样消弭于无形。

    再说醒言,一见田仁宝倒地,赶紧收起噬灭乱魂之光,强压下四筋八骸中正翻腾不已的新入道力,探步飞身上前,将臃倒之人一把提起。

    就在他便要飞身下台之前,这位上清堂主忽又似想起什么,便立定脚步,站在高台之中向四方朗声说道:

    “各位道友,想必刚才都已看得分明,我上清门下这名弟子,不幸被邪魔附身,迷失神志。不过方才在我上清太玄真法、‘金焰神牢镇魂光’之下,这鬼魅恶灵已经冰消云散!”

    他这句话中的‘金焰神牢镇魂光’七字,说得真可谓一字一顿,吐字清晰无比。原来,正是醒言生怕众目睽睽之下,刚才那障眼法儿效果不好,让台下这些有识之士将其往九婴魔刚提过的“噬魂”邪术上联想。于是便运用急智,现编出个说辞,让他们只来得及细细咀嚼每个字儿的涵义,便再也无暇去往啥邪恶的“噬魂”上联想!

    其实,少年倒是多虑了;看到方才那一番宛若神唱的绚烂法术,又有谁的想象力,能大胆丰富到少年担心的那种程度?

    于是,在众人仰望中,那位奇兵突出的少年堂主,袍袖一拂,提着沉迷不醒的上清弟子,凌空跃下台来。

    在他身后,两位宛若仙童神姬的女孩儿,也秀发飘飘,凌风飘下台来——原本她俩都挽着发髻,但她们堂主节俭,往日并未给买什么额外的奢华头饰,于是在自己发簪都做了手中武器之后,这两位四海堂女弟子,便只好任自己青丝流散如瀑,在半空中浮风飘舞。

    这一次,台下众人终于瞧得清楚:先前两次都是倏然闪现的娇小女娃儿足下,现在竟似缭绕着阵阵迷蒙的云雾!

    且不提雪宜琼肜二人回返凉棚,用朱雀簪、绿木簪重又整理好发髻;再说醒言将田仁宝拽到掌门面前,三教德高望重的长老便都聚集过来,看这中邪弟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再去看时,这个躺在地上的田姓弟子,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手足不能动,周身便似痿痹一般,浑没有丝毫知觉。

    见此情形,灵虚叹息一声,右掌微伸,一道柔白光华自手中射出,笼照在田仁宝身上。又过了片刻,灵虚收回白光,朝周围道友说道:

    “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可能那老魅要用仁宝心魂比拟平常音容笑貌,因此并未噬去魂魄。只不过,现下他三魂六魄俱已稀淡,不过得一年两载,是不能再苏醒过来了……”

    听得此言,众皆黯然;灵庭闻听,更是怃然而悲。

    安顿好田仁宝的身躯,上清掌门灵庭真人便飞身上台,朝四下正自窃窃私语的各方道友慨然说道:

    “今日这事,是我门中弟子不循正途,痴迷寻宝,幻想仙路道途一蹴而就,才致得妖魔夺舍附身,蒙得今日这场大祸。不过,刚才幸有我教四海堂堂主张醒言,施我上清太玄正法,才将这大干天和的千年鬼灵一举剿灭。”

    “上清门徒田仁宝之劫,当值贫道与各位道友一同为戒!”

    此后,灵虚子便宣布本次嘉元斗法,妙华宫弟子卓碧华胜出。又因她身受邪法中伤,一时不得上台,“九转固元雪灵丹”便由她大师兄南宫秋雨代为领受。在颁授之时,灵虚真人倒隐约发现,这位代为上台的妙华公子,对答间竟也似有些魂不守舍。睹此情状,灵虚子在心中喟然叹道:

    “唉,谁又能预想今日尽会出了此事。看来,以后我上清门中,也需要多方整饬一下。”

    与灵虚等人有些兴致缺缺不同,台下那些前来观礼的四方道友,却又有不同的想法。

    对那些第一次前来参加嘉元会的道友来说,这几天里,虽然盛典热闹隆重,斗法也似眼花缭乱,但总觉着这举办嘉元会的罗浮山上清宫,也属平常,并不如往日传说中的那般神奇。不少人心中,不免生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想法。

    直到刚才,目睹上清宫四海堂那几位神仙般的少年男女斩妖除魔,才让这些即将兴尽而返的道客悚然动容,立时改变了原先有些冒渎的想法:

    “原来,还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于是这上清宫在道门中首屈一指的地位,又在各教道友中得到加强;四海堂主张醒言这个陌生的名字,也牢牢刻到不少有心人心上。而那些上清宫本门年轻弟子,更是在心中忖道:

    “原本便听得些风声,说是上次南海郡剿匪战事,全赖我教这位少年堂主方得取胜。今日看来,这传言恐怕也有几分真实。”

    待南宫秋雨领过丹丸玉盒下得台来,那位一直就有些神思不属的张盛张天师,此刻突然便似恍然大悟:

    “难怪那名字听起来这般耳熟!原来,是我教中也有个法阵叫作‘冰焰天牢缚魔阵’,倒和这少年刚说的法术名字很是类同!”

    …………

    且不提飞云顶上接下来的散典仪程。就在飞云峰背阴之处,一株生长于半空崖缝之间的盘曲虬松上,有两位道服老者,正擎着陶杯在那儿喝酒。

    饮到酣处,只见其中一位老道,将口中之酒咽下肚后,咂了咂嘴,意犹未尽道:

    “唉,其实那个老魅,我已注意多时;只一时酒忙,孰料却被人先下手。”

    “否则我那积云鼎,又省得我几月气力……”

    瞧着万般后悔的老头,对面侧卧松干之人翻着醉眼,笑嘲道:

    “老飞阳,不是我清河说你,你那炉子,也忒费柴!”

    原来,这两位放着压轴盛会不参加,只在这僻静处躲着喝酒之人,正是积云谷的老汉飞阳,还有那个醒言的旧相识老道清河!

    被清河这么一说,那飞阳一时语塞;又闷了一口酒,便跟眼前酒友挤眉弄眼道:

    “嘿,方才你那个饶州小徒使出的法术,也就和‘噬魂’差不多?威力还真是不小啊。”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醉眼惺忪的老道清河,却一翻身坐了起来,跟眼前嬉皮笑脸的老汉一本正经的说道:

    “飞阳前辈,刚才你没听清?张堂主用的法术,叫‘金焰神牢镇魂光’。”

    “……”

    飞阳停住口边酒盅,朝跟前这位一本正经的老道注目半晌,然后忽的笑了起来:

    “呵,我终于明白,为何上清屹立千年不倒,门下弟子袍服都比别派光鲜——原来,都是掌门选得好啊!”

    “上清掌门,永远都是些喝不醉的酒徒……”

    喃喃语毕,飞阳将手一招,便有一只在松间嬉玩的猴子,跳荡过来,捧起挂在老头身旁松枝上的锡酒壶,给两人陶杯中满满斟上。然后飞阳把手一挥,又将它发还,于是这只敬酒野猴,重又归回群中嬉戏。

    “喝酒喝酒。”

    二人同时举杯。

    于是盘曲如虬的高崖青松间,又是一阵觥觞交错。而山间不知何时又升起白茫茫的岚雾,便将这俩兴致盎然的酒徒团团隐住……

    ...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七章 吐日吞霞,幽魂俱付松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