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二章 天网恢恢,掀一角以漏鱼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仙路烟尘》章节!


    听到这声惨厉的马嘶,原本就有些踌躇不前的少年,立即飞剑出鞘,如一道闪电般御剑飞回来处。

    刚到那处山关,便看到先前的快马已经摔在道旁,压倒一大片灌木;四只蹄足,不停淌血。而那两个原本懒洋洋的劫匪,现在却变得勇悍无比,各舞钢刀朝那个落马官兵凶猛杀去。

    一看眼前的战局,醒言便知双方胜负。那个灰头土脸的传令兵,虽然动作灵活,但手底功夫显然没他骑术那么好,现在靠着一条哨棍拼命招架,已是左支右绌,眼看就要丧命在那两个发狠的山贼刀下。

    见到这情景,原本就疑窦重重的少年,立即挥剑飞身上前,加入战团。

    此时醒言的功力,又岂是寻常江湖好手可比。那两个眼看就要得手的山贼,才瞥到一个人影欺身逼近,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觉得手底一阵痛麻,然后“当当”两声响,手中钢刀已被磕得脱手飞去。

    还没等这两位花面好汉顾得上吃惊,便已觉着脖项一阵寒凉——转眼功夫,先前那个不起眼的过路少年,已将那把长铁剑恰到好处的逼在自己二人脖项:

    “说,是谁让你们这么做?”

    再去看时,发现那个原本面容平和的少年,现在已是一副凌厉神色,显得无比威严。见了这仗阵,又是性命攸关,那为首之人立即软下来,摆出一脸可怜相拼命讨饶:

    “小侠饶命!小侠饶命!我兄弟俩也是被生活所迫,才做这样无本生意!”

    他的兄弟赶紧附和:

    “我大哥所说句句属实!小英雄这回就放过我兄弟俩,我们保证今后改邪归正,都回家老老实实种田过活!”

    看着他俩突然变成这熊包样,四海堂主冷冷乜斜着他俩,口中吐出两字:

    “真的?”

    一听这话不善,这俩好汉着了忙,赶紧又是忙不迭的一连声求饶。

    正在这时,那个得救的郡兵却突然大叫起来:

    “原来、原来都是你们!先前那些兄弟,原来都是你们害了!”

    一听这话,醒言赶紧问他怎么回事。这时琼肜和雪宜两人也赶上来,各出兵刃替下堂主,将这两人治住。看到二女将发簪化为绚丽兵刃的手段,这俩山贼顿时一脸死灰。

    不提他们心中惊异,再说这郡兵,听醒言相问,便一脸悲愤的将前因后果说给他听。

    原来,就在半个多月前,原本风调雨顺的郁林郡,境内九县竟全都遭了一场蝗灾。飞蝗所到之处,遮天蔽日,将田地里正待收割的庄稼祸害得一片狼藉,颗粒无存。雪上加霜的是,因为去年光景好,粮商又出了不错的价格,大多数庄户人家就都将粮米卖给米店,各户家中存粮都不多,堪堪只够吃到新米收获时。

    于是,这一场不早不晚的蝗灾,顿时把郁林郡的老百姓拖入深渊。虽然郡守白世俊白大人下令郡中各县开官仓赈济灾民,但因库中存粮不多,又要保证军粮供应,因此对于全郡灾民来说,这些救济只是杯水车薪。最后大多数灾民,为了活命,还得向粮商高价买回自己年前售出的米粮。

    面对这样窘况,白太守便命郡都尉派出兵丁向相邻县郡求援,以图缓解当前困局。谁知,前后等了十数日,分几路派出好几批递文官兵,竟全都是杳无音信。

    说到此处,醒言眼前这个逃过一劫的郡兵,便盯着这俩山贼咬牙切齿道:

    “现在我老刘知道,先前那些兄弟,怕都是被这些贼子给害了!”

    说罢,满腔怒火的郡兵举起哨棍就要向眼前贼人砸下。见他如此举动,醒言赶紧挥剑将他挡下,劝道:

    “刘大哥不必焦急;这事我总觉得有些古怪,还是先问清楚为好。”

    听他这么一说,这位姓刘的郡兵也冷静下来,收棍施礼道:

    “全凭少侠吩咐!”

    见他平静,醒言便转向那两个贼人,摆出一副凶狠模样,虎着脸喝道:

    “你这俩贼徒,犯下杀官之事,还敢跟小爷打马虎眼?!”

    “快说!倒底是谁主使你等干这样伤天害理之事。——若是还敢装糊涂,休怪你家小爷铁剑无情!”

    装出恶相喝斥完,一瞧他俩反应,醒言才知这俩不法之徒,绝非善茬。就在这样兵刃临身之际,听他一番恐吓,这两人竟还敢作出一副苦相,满嘴只顾求饶,前后不曾说得一句真话。

    见这俩贼人死硬,醒言心中忖道:

    “此事事关重大,定有隐情,我可不能心慈手软。”

    打定主意,继续恐吓几句仍无效果,他便施出龙宫密咒“冰心结”,拿捏着法力火候,意图将这二人慢慢冻僵,到那身体不能承受之时,差不多就该口吐实言。

    说起来,少年他这主意打得不错。谁知,这俩武功了得的贼汉,竟是出奇的硬气。身受彻骨剧寒,他二人已知今日自己在这三个少年男女面前,绝对逃不过去。当即,两人相视一眼,不待眼前凶恶少年反应过来,那为首的汉子蓦然出手,全力打出一掌,重重拍在他兄弟胸口上,立时将身旁之人打得口喷鲜血,眼见已是不活;紧接着,他一低头,狠力一头撞向小琼肜高举的那把朱雀神刃——

    在自己脖项被浴火神兵洞穿之时,已被少年法术冻得脸色铁青的汉子,牙关上下相击着颤声说了句:

    “暖和、暖和!”

    然后便一头栽倒在地,当场陨命。

    见此异变,在场几人顿时目瞪口呆。看到眼前两具倒地的尸体,醒言也禁不住佩服他们的硬气。只是这么一来,便再也不知道他们隐藏在心底的秘密。

    叹了口气,醒言连尸体也懒得去搜,便请那个仍不清楚发生何事的小女娃,凭空生出一个熊熊火场,将这两人的尸体当场火化。想来,这两人做事如此决绝,身上便绝不会带上任何泄漏身份的物件。

    等两个凶狠贼徒灰飞烟灭,那个报信的官兵才如梦方醒。又怔怔愣了半晌,他才憋出一句话来:

    “他、他们倒底是什么人?会起坏心害我们一郡军民……”

    听他这么一说,醒言倒忽然想起一事,便问道:

    “刘大哥,小子却有一事不明——为何一定要等你们输送公文,邻郡才肯相救?不信这半个多月间,就无灾民流落到邻县。”

    听他疑问,刘姓郡兵苦笑一声,答道:

    “小英雄有所不知。虽然已有许多灾民流落邻县,但如果没有正式公文,没有我家郡守威名压着,那些相邻郡县官府绝不肯救济灾粮。”

    “这是为何?”

    “这是因为这回我们郡的蝗灾来得实在突然,那些邻县的老爷们,个个害怕,都要囤粮防着自家郡县也遭天灾。这样一来,如果没有我家郡守正式公文,那些大老爷们绝不肯救援。”

    许是这理儿在郁林郡已有共识,送信郡丁说这话时,没有一丝义愤,只是一脸的苦笑。见得如此,醒言也就不再多问,只让他早些上路去往邻郡求助。见他马匹受伤,醒言便跟雪宜琼肜交待两句,然后拽住报信军差的腰带,御剑而起,将他送到最近镇上的驿站。见他如此手段,到得驿站后这位官差自然又惊又喜,没口子的称谢。临别之时,醒言又顺道问了一下他家威名远播的郡守大人倒底是谁;听他恭敬的回答后,才知郁林郡太守原来就是几天前对他曾有赠银之恩的无双公子。

    告别千恩万谢的郡兵,于御剑之道一直没啥突破的四海堂主,便一路半御剑半奔跑,过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回到那个险要山关处,与二女汇合。

    这日傍晚,他们三人来到郁林郡的一处县治郁平县。刚进了县城,还没等看清城中面貌,天就已经黑了。

    本来,若在往日路途,哪怕是小小的集镇,入夜街边也会灯火明亮。谁知今日身边这偌大一座郁平县城,竟几乎没有一丝灯光。沿街走了好远,都不见街边民户有哪家点起灯火。他们三人,就在晦暗的街边借着星光前行,一路上几乎遇不到什么行人。宽阔的街道中,一片寂静,朦胧的月辉中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音。

    整个郁平城的房舍街道,都沉浸在一种不寻常的静谧中。

    而身边街景,如此死气沉沉,竟惹得小琼肜认真的分析,说这地方可能又在闹鬼。

    听了这天真的话语,再看看小妹妹左顾右盼警惕的模样,醒言却叹了口气。他知道,这般死一样的沉寂,正是地方上遭灾的征兆。郁平大部分居民,已经连灯油钱都要节省了。

    借着朦胧的星月之光,醒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住下。到了房中,这几位住客被旅店伙计告知,因为店中要节省开支,两间客房只能发一支蜡烛。虽然这规矩不近人情,但看看店掌柜那愁云惨淡的面容,醒言也并不跟他计较。

    于是,闲着无事的三人,在睡意来临之前,便全都挤在醒言屋里,围桌而坐,盯着桌中那支火苗跳动的蜡烛出神。

    清夜寂寥,不闻人语;烛影摇曳时,将三人在四壁上投下动荡的暗影。

    就这样呆呆愣了一会儿,正在百无聊赖之时,小琼肜忽然开口,说她想念那个喜欢捏她脸蛋儿的龙女姐姐。于是,也有着同样想法的少年,便爽快的接受了她的建议,取出珍藏怀中的玉莲荷,让它在一盆清水中冉冉开放。

    ……当再次见到这位梦牵魂引的龙族少女,醒言却发现自己那颗自认为坚固的道心,一下子便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烛光中的小龙女,又与往日尊贵中略带俏黠不同。此刻浣水而出的灵漪,云鬓分梳,薄如蝉翅;娥眉约秀,淡如春山。立于室中,軃袖垂髫,风华流丽,宛如浴水而出的粉莲花。待见到面前人痴痴看着自己,俏公主又粉靥生涡,将笑未笑;樱唇微绽,似语非语,正是说不出的柔美静穆,神光离合。

    也难怪见惯美貌佳人的少年现在看呆;此刻立在醒言面前的这位龙族公主,一改往日俏皮模样,竟打扮得端庄贤婉,举止娴雅,倒有几分雪宜的味道。

    “这、这还是当年那个和自己一起在鄱阳酒楼中喝酒谈诗的小姑娘?”真个是:

    青丝绕指,曾记携樽,相邀横笛水步。

    鸥乡长忆,更是温柔,梦里水云红湿……

    见眼前少年还在呆看,四渎龙女终于再也顾不得保持形象,“噗嗤”一笑,过来伸手在这只呆头鹅眼前摇晃,一边口中说道:

    “你这呆子,这回还算有些良心,没等隔上几年再来唤我。”

    听着这似赞非赞的嗔语,发呆的少年终于缓过神来,发现眼前打扮端庄的龙公主,却还是自己心目中那个活泼爽朗的俏神女。

    有了灵漪的加入,这屋子里顿时就热闹起来。久别重逢,醒言自然要跟她讲述前日在镇阴庄那场惊心动魄的斗鬼之事。在他绘声绘色的讲述下,眼界广博如灵漪,也被说得如同身临其境,为醒言患得患失。每到紧要关头,听得少年遇险,便都忍不住掩口惊呼。等整个故事讲完、醒言给她看指间那只鬼气缭绕的幽冥戒指时,四渎龙女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呼~好险!”

    而在这场精彩的故事讲演开始后,却有一人闷闷不乐。此人正是琼肜。这丫头正有些郁闷,因为好看的灵漪姐姐,今天竟忘了来捏她可的脸蛋儿;而她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提醒。

    当然,对于琼肜来说,这样的不开心并不能持续多久;过不多会儿,她便被哥哥正在讲述的故事完全吸引住。琼肜这时,已忘了那事是自己亲身经历;当醒言说到危险处,她也跟着灵漪姐姐一起惊呼,急切想知道自己和哥哥后来倒底有没有被恶鬼吃掉!

    待醒言把鬼事讲完,屋中便又暂时陷入沉默。刚说完一场胜事的少年,清俊的脸上神采飞扬,在烛光映照下正泛着几分奇特的光彩。看到惯见的少年此刻这样儒雅逍遥的模样,素来大方的龙族少女竟没来由一阵心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正在芳心羞怯之时,灵漪儿却忽然于空明之中,听到一丝异样的声响;又侧耳倾听一阵,她便不再偷瞧少年,而是转向那个正巴巴望着自己的小少女,展颜笑道:

    “琼肜小妹妹,要不要看姐姐给你变个戏法儿?”

    “要啊要啊!”

    喜欢玩闹的小女娃自然拍手赞成。而那个正闲得无聊的少年也不会反对,便和琼肜雪宜一道,好奇的盯着灵漪,看她如何变戏法。

    在四海堂三人关注的目光中,只见灵漪取过三支竹筹,平行着摆在桌上。又轻抬素手,在眼前微微嘘了口气,便见在一片烛光红影里,灵漪玉手中已凭空幻出一个晶莹闪亮之物,五官四肢俱全,看得出是个人形模样。

    这个冰光闪烁的小人,一待生成,不等召唤,便从灵漪手中跳到桌上,立在一支竹筹前,开始努力往前蹦跳,转眼便跳过三支竹筹。只是,等它跳过第三支竹筹时,灵漪儿又顺次将它之前跳过的竹筹不停的重新摆在前面,周而复始,竟引得这倔强的小冰人,顺着永无止境的障碍,在桌上绕着跳过四五圈!

    看着眼前这可小冰人笨拙的跳过竹筹,小琼肜不禁乐得跳了起来,拍手嘻笑,替那个有灵性的冰人不停的加油。见她如此,灵漪儿也笑得如春花绽放,问道:

    “好玩吗?”

    “好玩!”

    琼肜拍手欢笑。

    “还有更好玩的呢!”

    在小丫头期待的目光中,龙族公主眼眸里神光一瞬,然后便起身走到门边,“呼”一下拉开屋门。

    见她突然这样,醒言不明所以。正要问她时,却听得院中“嗵”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重物倒地。

    听见这样异响,醒言也赶紧走到门边。等他朝院中一望后,却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二章 天网恢恢,掀一角以漏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