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四章 幻影凋形,松外清我吟魂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仙路烟尘》章节!


    千万年洞天福地绝顶高峰汇聚的水灵,即便因某种缘故法力大打折扣,但此刻挟风带雪而来,声势仍是威不可挡。

    虽然现在苏水若身边的雪花轻盈飞舞,缓步而来的足音微不可闻,但就是这样无声的寂静里,任谁面对着她,都会觉得仿佛眼前整个的天地乾坤,都在瞬间冰冻收缩成一把巨大的冰锥,裹挟着极冷极寒的冰浪汹涌而至。在这样酷寒面前,若换了常人,早就被即刻冻僵,撕裂散碎成无数细小的冰块;莫说是对敌,就是那千万年至阴至寒的水灵望你一眼,也恐怕早就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面对着这样凶险的五行精魂,同样是清幽洞天中天地生成的至清灵物,寇雪宜夷然不惧。

    感受到巨大的水寒之力压来,冰崖上天生凝结的灵魄再无迟疑,仰面一声清吟,身上衣物碎裂成片;再低喝一声,粉洁的胴躯上立即亲耀起璀璨的光华。

    在这阵纷萦缭乱的瑞气霓光中,在她身后的少年还是头一回看到,面前这位朝夕相处的女子身上,已罩起天生的战甲。

    定了定被宝气花光眩晕的眼神,从雪宜背后望去,醒言只见那圆润丰隆的雪股上已罩住华光流动的羽甲,一片片细密的甲片金银交辉,明丽修长;从后望去,有如神鸟尾羽,又好似托起花瓣的梅萼。除此之外。雪宜纤腰上不着一物。只有背后缠绕几条嫩黄甲片,纤如草叶,将欺霜赛雪的肌肤紧紧贴住。等之后醒言从她头顶越过。才见到她胸前那两峰圆柔挺拔的,早已被两朵盛开的五瓣香梅紧紧罩住。

    在被水精击来的寒飙中激发出天生的冰梅战甲之后,现在寇雪宜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蓝色冰光中,身畔不时有寒芒闪现,激展吞吐,有如冰蛇紫电。

    身上有灵甲护体,清冷梅灵再无迟疑,一振手中圣碧璇灵杖,娇叱一声,义无反顾的涌身奔入眼前无尽的寒流,如行云流水般朝那水精击去。

    见雪宜破开凝滞的冰寒,原本眼神空洞的水精。也不禁现出些许惊讶之意;待她破空而入,一朵朵追魂夺魄的碧朵灵苞纷至沓来,水精识得厉害,手底丝毫不敢怠慢,素手轻扬,随手指点,立即在向前坚起一堵坚韧透明的水墙。转眼这水墙之上,又澎湃起滔天的水浪,其中飞出冰凌无数。尽皆作刀斧之形,呼啸着朝那梅雪仙灵攻去。

    转眼间,这处方圆不大的白石山顶,已成了寒浪翻飞冰刀乱舞的修罗地狱。

    只是,虽然水精催发的冰刀霜剑汹涌如潮。但寇雪宜却仍自意态恬闲。面对冰凌飞来,左右闪避,上下翩跹,在冰浪潮头飘舞往还,似乎浑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又过得片刻,那奋力激发冰刀雪箭的水精发觉,对面那女子越是神态轻闲,自己便越是不妙。

    望一望眼前,自己催发的那些冰刀看起来就像飞蝗一样密集,但大部分还没等逼到她近前,便已被她碧华绚耀的灵杖飞花撞得粉碎。余下一些冰刃,即使能飞到她面前,却已伤不到她分毫——因为那女子娇娜挺拔的身躯,似乎永远出乎想象的软绵,总能在那些坚硬锐利的冰刀及身之前,转折闪避,连半点衣甲也挨不着!

    就这样,即使水精不住作法,却无可奈何的看着那女子一点点逼近,丝毫没有办法。

    且不说这二女僵持,再说醒言,见雪宜抵挡住水精毫不落败,便再无迟疑,呼一声飞到半空中,朝那位正躲在白石山后的老树妖杀去。

    按理说,醒言此刻完全可以击出久未曾使用的飞月流光斩,隔空朝那千年老树妖飞击,但不知怎么,经过先前那斗室中一番乒乒乓乓的拼杀,醒言直觉着,自己若奔到那老妖近前跟他贴身相搏,更能将他早些擒杀。因此他现在便身剑合一,化为流光一道,朝那老树妖奋勇扑去。

    而见他喊打喊杀的奔来,那个一向以三千年智谋自负、不把这几个小娃放在眼里的犬面老树精,不知何故却猛打了个寒战,想也不想便转身而逃。

    于是这一老一少,一个在前面仓惶逃窜,一个在后面紧追不放,越过重峦叠嶂,如两道流星般朝远处群山中越追越远。

    在木灵老妖奔逃途中,倒也不忘施放种种法术,不时在自己后路上凭空生出一丛竹木,又或从天外招来无数沉重的圆木。只是,这些凭空生出的竹林圆木,还不到那追兵方圆一丈之处,便尽数被他身周缭绕的护身光气给绞得粉碎。

    见得如此,原本还不可一世的千年老树妖,此刻已噤若寒蝉。他心中原本那满腔的仇恨轻视,此刻却只化成一个“怕”字。

    “罢了,今日我是真走眼了!”

    百忙中老树妖回头看看,发现自己那松柏老巢已是烟火四起,而那白石山顶瑞气千条,斗得正忙。身后的少年,又如影随形,怎么逃也甩不掉。见得这样,老树精凋寒心中正是懊恼不已:

    “唉!可笑!原以为这几个只不过是路过的无知小辈,略施小计便将他们囫囵害了,吸了精气襄助修行;谁知到最后,自己却仓惶而逃!”

    偶尔又回头看看远处的情景,木灵老妖便更是气急:

    “罢了,这回自己真是自寻死路了!瞧那个女子,原本多瞧两眼便羞得不敢抬头,还以为真实里不过是个丫鬟婢女——谁想,竟是个索命的仙将!她那个唤作‘妹妹’。只会嘻笑顽皮的小女娃。分明便是个屠戮如割草的杀神!而身后这个气势汹汹的少年,一出手便打伤自己灵根,那修为更是——”

    想到这儿。正忙着不住逃窜的木灵老妖,心中蓦然一动,忖道:

    “呀!我真是白活了三千年,真是老糊涂了!我早该看出,他们几人不是凡人!”

    原本此刻他想到,自己先前看出这几个小男女身负法术。骨骼又清秀非常,显然灵气内蕴,神光照人,便不免动了歪念,想用法术炼了他们精血,增进这么几十年的修行。当时,有了那水精因破身怀孕而法力大损的前车之鉴。他便想故伎重演,设计想让这三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男女一样破身,然后自己便能轻而易举的控制降服。

    现在想来,也是自己该遭此劫,弄巧成拙了。为什么自己先前没想到,这几个青春小男女,竟能在自己撮合下拜堂洞房之后,仍是一副处子的模样——试想,若换了寻常人。不用说自己安排的那些香,怀春草,只要见到相互的容貌,又到得暗室之中,早就贪得一时欢愉男欢女去了。这般看来。这几个看似简单的小儿女,铁定是哪处仙兵神将蓄意装扮,变着法儿要来击杀自己!

    想至此处,那树灵老妖便似一盆冰水从头浇下,霎时如堕三九冰窟之中!

    不过,毕竟这老树妖有三千多年的寿纪,这期间为尽快增加自己修行,残害生灵无数,可谓穷凶极恶;见自己大限将至,又如何肯束手就摛?见醒言在后面追得急了,他那满腔的凶心倒反被激起。

    于是定了定心神,这犬面老树妖便看到前面山谷间有一处平坦的河谷,顿时心生一计,按下云头,朝那河谷中飘然落去。见他朝山谷中逃窜,醒言自然不舍,也跟着朝下追去。

    暂略过老树妖如何作法害人不提,再说小琼肜。这身量短小的小女娃,自告奋勇挡住那满山遍野而来的山精木怪,过得这许多时,不仅毫不落败,反而还越战越勇,竟将那满山面目奇诡的草木魍魉,追杀得木断枝折,四下奔逃!

    起初时,这四海堂主座下“张琼肜”,率领着她那两只听话的火鸟,抵挡住铺天盖地射来的松针木刃飞砂走石,得了些空当,便奋起反击,竟仿着哥哥在火云山剿匪最后的派头,呼喝着仅有的两名部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复向那些山魈木怪杀去!

    而她们人数虽少,却恰是那些山精木怪的克星。这两只失雀火鸟烈焰扇腾,所到之处自然烧得山林中神哭鬼嚎,山精树怪四下奔逃,不敢阻拦,而偶有穷凶极恶的山魈,逃过朱雀喷吐的火焰,死命朝这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冲来,却不料这小女娃凶猛程度竟不亚于自己,还未等自己靠到近前,便已扑过来一阵拳打脚踢,其间又是金木水火土五花八门的小法术一齐出笼,总叫自己讨不到好处。

    在这场奋不顾身的打斗中,不知何时琼肜背后的衣袄已“嘶啦”一声撑破,从中生出两只洁白的肉翅,不停扑扇,向外一圈圈圣洁的光辉。而在那斗得兴起之时,这面如粉鼓圣灵一般的小女娃,见有那面目可憎的山魈木怪攻来,竟猛扑上去一把抱住,嘴开满嘴雪亮的小虎牙,朝它们脖项一口咬下!瞧她那凶狠神情,就好像一头急着想试牙的小虎!

    ——若是此时让醒言看到这样情景,则任他如何想象也想象不出,平日在他面前那般乖巧可的小女娃,竟还有这样勇猛凌厉的一面!

    于是在琼肜小妹妹勇敢的冲杀下,原本在木灵老树妖千年经营下阴秽四塞的山场,早已是黑烟四起,一火而空。那些残存的山魈树灵,在这场杀伐中早已被吓破了胆,四下仓惶逃窜,往别处山川溪谷逃生养命去了。而在这场风卷残云般烧过的山火之后,原本松柏掩盖的山场中又露出雪白的骸骨,层层叠叠,触目惊心,想来,这些就是被占山为恶的山魈树妖吸尽精血的生灵了。

    不过此时,琼肜并来不及去计较这些妖怪究竟害了多少人;见这些坏蛋妖怪四下奔逃,没一个敢再来和她打过,她倒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愣了愣,忽然想起自己堂主哥哥雪宜姊去追那个老妖怪,琼肜立即奋起身形,跨在其中一只火羽飞扬的朱雀身上,口中呼喝着自己也不知道含意的音节,朝那个正和雪宜姊斗得难解难分的水精大姐姐扑去。

    等琼肜飞到白石山顶近前,刚要上前攻杀,却听雪宜姊朝她喊了一声,让她先去帮堂主。听得她提醒,小女娃这才如梦初醒,赶紧竖起耳朵在空中听了一下,然后便立即朝刚才醒言和树妖相互追下的方向飞去。

    再说醒言。见那老妖堕下山谷,他便也赶紧急追下去。

    “咦?这是什么地方?风景倒好。”

    刚一落地,醒言便惊讶的发现,自己忽然已置身于一片绿茵草坪。稍抬眼朝前望望,竟见得草坪上生着一片果林,林间枝头结满火红的柿子,一看便让人觉得馋涎欲滴。

    在这芳草如茵的草坪上转了几个圈,赏了会儿野花,醒言便觉口渴,不觉自言自语的说道:

    “呣,追得这许多时,口也渴了,便去那柿林中歇歇,摘些柿果吃。”

    说罢,他便信步走入果林,抬手朝那树间的果实摘去——

    “哈哈,看来先前还是本仙高估了!”

    此时在那数十丈开外,立在绝对安全距离之外的木灵老妖,见得少年步入自己匆匆设下的幻境,竟丝毫不疑,便乐得哈哈大笑。得意之余,见少年已走到自己陷阱幻阵的阵眼垓心,老妖心中说道:

    “好个不知事的短命后生,看来没经历过这样高深的幻境?今日本仙我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到得这时,只要那少年伸手摘下那实为石砾的柿果,自己这毒棘幻阵便会全部发动,转眼这可恶的生灵,便会被千万根剧毒的荆条贯穿而死!

    “快摘!快摘!”

    到得这节骨眼儿上,饶是老树妖数千年的修为,也禁不住心急气躁起来。

    而就在这时,这千年老妖木灵公凋寒,忽听得远处有呼呼破空之声;抬头一看,正是那小丫头在阴暗云空下飞天而来。

    “此时赶来,怕也晚了!”

    见琼肜来迟,老树妖忍不住阴恻恻脱口嘲笑。正在这时,却听得前方远处有声音说道:

    “琼肜,泼水!”

    “是!”

    正紧张无比的急待少年触动阵眼时,这老树妖忽听得远处这两声轻快迅疾的对答。

    “哈~泼水?就是泼冰也救不得你!”

    虽然不能触动阵眼,但现在少年已步入幻阵中央,自己稍一操纵便能让他骨消肉化,尸骨无存!只是这样,他死得便不那么痛苦罢了。只是……

    正当木灵老树妖撑开枯树般的手臂,急赶着在空中划圈作法,也眼看到那一道道荆棘从地底钻出,毒牙一般朝幻阵中央的少年身影咬去——但老妖此刻心中却悚然一惊:

    “不对!刚才少年那声音位置虽远,但好生不对!”

    这念头刚起,他便再没想下去。只不过转瞬之后,他便忽听得自己已咫尺之旁,忽有人冷冷哼了一声。一听到这满含嘲弄的冷哼声,这位正疑神疑鬼的老妖精,顿时便惊得魂飞魄散!

    只是,还没等木灵凋寒来得及向后急避,便只觉得颈前一寒,然后便高高飞起,翻转着看到了自己眼前所有真实的情景。原本那瞬水而来的少年,早已如旋风般横剑掠过,奔到自己身后数尺!可叹这千年老树妖木灵公,害人害已,正如后人赋中所云:

    “幻影凋寒,一千年而作盖。

    流形入梦,三千载而为公。

    负栋梁兮时不知,未学春开之桃李。

    冒霜雪兮空自奇,遂如秋堕之梧桐!”

    ...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7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四章 幻影凋形,松外清我吟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