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771章 无助的女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都市最强仙医》章节!


    (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三天后。

    燕京城。

    秦朗在四环自己蓝润公司的办事处内,见到了办事处的员工。

    结束了青山镇之行后,秦朗在云海市继续呆了三天,处理了一些事情,才离开。

    唐雪和江心忠会坐镇云海市,蓝润公司的本部,帮助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而唐雪、蒋盈盈和柳真真的安全,省城有柳家以及北唐门负责照应,不可能再出事。

    毕竟,如今秦朗自己得罪的,也只是一个东河家族而已,东河家族在燕京城,还不是核心势力,他们如果派人要对付唐雪等人,来到云海市,可占不到任何优势。

    秦朗选择来到燕京,开始自己又一段新生活,并非没有原因。

    首先,蓝润公司向全国扩张,首战便是在燕京站稳脚跟,他来到燕京,就可以更方便地负责管理。

    其次,燕京城是武者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各种宝物现身最多的地方,秦朗需要提升实力,需要炼丹,来这儿是不错的选择。

    再者,身世之谜,很可能只有在燕京城,才能找得到答案。

    跟办事处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后,秦朗就离开了。

    这一次他是开着奔驰车来京城的,没有▽,选择兰博基尼,那样太招摇,在还没有了解燕京城这个大地方之前,秦朗觉得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开来了奔驰车,总算是有了代步工具,以后要来办事处也方便。

    秦朗在离办事处十几公里的二环,找了个高档公寓楼,租下了一间面积一百个平方米的公寓,住了下来。

    京城土地寸土寸金,这套公寓每个月光是租金,就超过了五万块,不过对于秦朗而言,这点钱却算不上什么,他看中的是这儿的私密环境,可以不受人打扰地进行修炼。

    秦朗先没有去联系纳兰家族,也没有要马上对付东河家族的想法,而是决定通过自己,去了解燕京城。

    燕京城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繁华。

    这儿的繁华程度,超过了云海市不少。生活节奏还要更快一些。

    在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权和钱,成为了人能纵横驰骋的最有利的利器。

    秦朗自己的资产不算少,但这儿的隐形富豪太多了,这让秦朗看到了更优越的生活在钱的支撑下,真的会更过得更舒服。

    当然,秦朗不是沉迷于享受的人。

    在公寓内住了两天,秦朗基本上都是在修炼。

    极品灵石还只使用了很少的一部分,但秦朗在练气九层的修为上,却变得更加稳固了。

    至于何时才能突破,达到筑基期,秦朗估计这整块极品灵石都需要用完才可以。

    晚饭时分,秦朗下楼,到了外面餐馆,吃了一顿简单的饭菜后,买了点水果,朝公寓回来。

    “小蕊,这几天也是在进行义诊吗?”

    叶小蕊去了非洲进行医疗援助,已经有一个星期了,秦朗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给叶小蕊打电话。

    叶小蕊得空的时候,也会通过电话、qq等,跟他联系。

    当然,多的时候还是电话,毕竟叶小蕊去的是非洲北部,那儿最落后的地方还是原始部落,叶小蕊他们的医疗队,驻扎地在一座城市,但经常会下到村镇等地方进行医疗服务,很多地方都无法登陆qq也正常。

    “嗯,今天到了一个以淘金旷工后代为主的村落,这儿的村民缺医少药,我们刚刚忙完。”

    叶小蕊的声音有些疲累,但语气却十分轻快,显然那种高强度的医疗援助工作,让叶小蕊身体疲累的同时,感觉很有价值。

    秦朗又和叶小蕊聊了几句,很快叶小蕊就被医疗援助小组的人拉去了,没时间再跟他聊。

    秦朗笑了笑。叶小蕊现在可是大忙人。

    不过能够为非洲那边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秦朗也为叶小蕊的工作自豪。

    昨天,由叶小蕊和蒋盈盈分别代言的蓝润公司的广告,同时上线,在辽沈卫视先播出了。

    秦朗将广告的正片保存到电脑上,发送给了叶小蕊。刚才忘记问叶小蕊的感受了。

    广告拍摄的很精美,秦朗很满意。

    叶小蕊的广告,突出了叶小蕊的清纯,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这支广告主要用来吸引学生群体,以及对学生时代怀有美好记忆的人。

    而蒋盈盈的广告,也是成功吸引到了女白领的注意。

    广告播出后,受到的反馈很不错。

    第一天播放后,蓝润公司受到的来自全省的订单,就一下子多出了将近八分之一!

    秦朗的后续计划,是保留这两只广告,等到公司利润更多了,就会考虑将广告投放到影响力更广的电视媒体上。

    例如,央视。

    这也是为了配合蓝润公司走向全国,而采取的一种可以预见非常有用的营销手段。

    当然,登陆央视,或者像芒果台黄金八点的黄金广告位,花费的广告费可以天文数字,秦朗并不急于一时,等到公司可以支撑这笔资金支出,就会马上启动这样的广告投放。

    提着水果,秦朗乘电梯到了十层,走出了电梯间。

    路过安全通道时,秦朗听到黑乎乎的安全通道,似乎是上一层的地方,有一个男子的骂声。

    “要钱,又要钱,以为老子有钱啊!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下学期别读了!”

    这男子说话,狂暴,似乎喝醉了一样。

    秦朗听力何等敏锐,听到靠近自己这一层的安全通道,有一个女孩子在嘤嘤地哭泣。

    秦朗不禁皱眉。

    看这样子,是一个醉鬼父亲,在拿女儿发酒疯?

    “哭,哭什么哭,你爹还没死呢!”

    那男人又嚷上了:“过来,去给老子买瓶二锅头!”

    男人催促道。

    女孩仍然哭泣不停。

    喝醉了酒的父亲,对她不是骂就是打,就算是没喝醉的时候,也会时不时拿她撒气,这种日子她过惯了,屈辱地承受着,可刚才,对方竟然要她辍学!

    她才十七岁,还读高二,不想辍学啊!

    “养个女儿就是没用!聋了么,快点给老子买酒去,要不然晚上你别进门!”

    砰。

    秦朗听到重重关门的声音。

    能够住得进这样高档公寓的人,不管这公寓是早期买下来的,还是现在租的,这样的人都应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才对,但秦朗发现,那骂人的男子,有钱买酒喝,却没钱给女儿上学。

    秦朗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女孩无助的啜泣声,让他心一疼。

    秦朗走进了安全通道,感应灯自动开启,秦朗发现台阶上,靠墙的位置,蜷缩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头发蓬松着,正埋头在膝盖间,低声哭泣着。

    “小妹妹。”

    秦朗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只希望自己的这道称呼,不会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大灰狼。

    尽管,他没有其他想法,只是单纯想帮一帮这可怜的女孩。

    低着头哭泣的女孩,抬起头发现是一个陌生人,睁大眼睛看着秦朗,没有说话。

    女孩到底是学生,还缺少社会阅历,如果是成人,被陌生人喊住,表情中一定会露出戒备的神色。

    当然,女孩肯定也有戒备。

    只是上一层就是她的家,不,是她父亲的家,她还没有惊慌。

    “刚才那个人是你父亲吗?”

    秦朗询问道。

    女孩机械地点点头。

    “他喝酒了?”秦朗继续问道。

    既然要帮女孩,就得先弄清楚事情。

    女孩小声说道:“喝了,他经常喝。”

    秦朗看得出来,女孩对那个父亲的无奈,多过恐惧。

    这并是什么好事,意味着在女孩眼里,她的父亲无可救药,她生活在有父亲在的这个家庭里,也意味着看不到希望。

    怪不得女孩眼睛都有些无神。

    任由有这种家庭遭遇,也高兴不起来吧?

    “他经常喝酒,不管喝醉没喝醉,总喜欢拿你出气,对吗?”秦朗询问道。

    女孩又点了点头,不过看秦朗的眼神,多了一丝惊奇。

    她生长在这样的家庭,最渴望别人能够理解,但她又没法将遭遇说给同学朋友听,一个陌生人却一下子知道了她的难处,有如十分了解她,让她对秦朗,不自觉地就产生了一丝认同感。

    然而秦朗,也只是猜出来的。

    像女孩这种家庭状况,并非个例。他以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不少。

    “能跟我说说,你父亲为什么会这样?他以前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秦朗继续问道。

    大概是秦朗打消了自己的顾虑,加上她其实又渴望能有人倾诉,女孩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女孩原本生长在幸福的家庭,一家三口居住在这买来的公寓里面,日子过得不说特别富有,但也美满。

    可是,当她读初一的时候,父母却经常吵架,她隐约知道,父亲在怀疑母亲出轨,母亲不认,认为是父亲疑心病太重,但无济于事,父母的争吵渐渐伴随着打架而在升级。

    后来,母亲提出了离婚,说是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

    其实她是知道的,母亲可能是真出轨了。

    离婚过后,她被判给了父亲,父亲受到母亲出轨、离婚的打击,脾气愈发古怪。

    父亲认为母亲离婚都是策划好,就是为了跟那个奸夫厮混在一起,越来越愤怒母亲的这种选择,父亲心境愈发不平起来。

    父亲认为,凭什么母亲撇开她,就去过潇洒的日子,而让父亲拉扯着她?

    这之后,她在父亲眼里,变得越来越不顺眼。

    尽管,她懂事,没有做错任何什么。

    她也知道父亲性情大变,跟母亲有关,所以从不怨恨父亲。

    只是发展到现在,父亲连班都不上,被单位除名,就整日里瞎混,酗酒。一喝醉就拿她出气,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还会动手打她。

    即使是酒醒了,或者没喝醉的时候,父亲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听到这儿,秦朗算明白了。

    这个遭遇感情背叛的男人,心理扭曲了,将怨恨,都撒到了亲身女儿的身上。

    虽然这个男人的遭遇让人同情,但秦朗也十分鄙视这男人。

    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就应该自己扛着,怎么能够拿无辜的人出气,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女儿!

    正在这时候,楼上那道房门又被人重重推开,骂人的那男子走到了楼梯口,大骂道:“我让你去买酒,你聋了吗?快去!”

    砰。

    男人直接将酒瓶砸了下来!

    幸亏秦朗在,及时拉走了女孩。

    酒瓶在女孩上方几级台阶上落下,玻璃碎屑四溅,如果没有躲开,女孩势必会被玻璃渣扎伤。

    女孩又痛哭起来,对这种日子倍感伤心和痛苦!

    秦朗有了火气。

    这父亲,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12/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1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771章 无助的女孩)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