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1652章 太阳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诡三国》章节!


    “天下大势”这四个字,向来就是清淡要点,不管是谁似乎都可以说两句,就像是后世天子脚下的出租车司机,若是不能说两句天下大势,恐怕立马憋死当场。

    因此,这也是汉代士族子弟的必修课,刘备当时之所以在隆中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其中未必完全是因为诸葛亮的大势言谈,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否则后面刘备入川前后的扭捏,就难免有些说不通了。

    刘备一方面听了隆中对,感觉“如鱼得水”,便要按照此策而行,然后等真的要进川的时候,又表示不忍夺人基业,那么是表示刘备出尔反尔,还是说刘备妇人之仁?抑或是遮羞布?还是当时称赞诸葛亮的时候根本就是随口一说,也没想过这个策略真的能够实现?

    从这一点看,当时刘备求诸葛,并非完全是求贤才,而是在求着由诸葛牵头出来的荆州势力,至于川蜀,刘备当时根本没想那么远,只想着如何在荆州能够立足下来,然后怎么挖老表家的墙根……

    长安议事厅之内,光线略有些暗淡,或许是浮云遮住了太阳,堂中的三人都没有太在意……

    斐潜其实起初的想法也是和刘备差不多,反正就是表一个态度,然后顺着梯子下楼,封诸葛瑾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然后看看诸葛瑾适合那个方面的工作,放置到适合的位置上去,所以不管是诸葛瑾说的平淡无奇,又或是指点江山,斐潜都可以接受。

    “天下大势,人常言,在于人心也……”诸葛瑾微微看了斐潜一眼,忽然转折说道,“然某窃以为,天下大势,在于骠骑也……”

    “啊?”斐潜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诸葛瑾居然会说出这个答案,“子瑜谬赞,潜何能为天下之势也……”

    诸葛瑾笑笑,说道:“天下者,乃民所居。如今冀豫凋敝,兖青残破,唯有关中得安稳,四方民聚于此,居于此,乐于此,此乃民趋也,天下之势亦是如此……”

    斐潜有些听明白了,便说道:“子瑜之意,天下民为重乎?”

    民重君轻,这在汉代并非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语,就连皇帝陛下也会时常自己念叨这样的句子,毕竟这个观念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是流传乐下来,代表人物就是孟子。

    在孟子看来,民贵君轻,国家才能长治久安,意味着得民心者得天下。反之,就会像桀纣那样,失民心者失天下。在孟子看来,民贵君轻,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诸葛瑾微微颌首,说道:“如今民汇于此,乃势也,贤汇于此,亦势也,骠骑自可因势而为,故而瑾言天下之势于骠骑也……”

    斐潜哈哈笑了笑,摆了摆手,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堂下有人惊呼:“天狗食日!天狗食日!”

    三人都是一愣。

    斐潜旋即起身,几步走出了厅堂,眯着眼仰头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太阳已经明显黑了一块,似乎是一次日偏食。

    若是放在后世,日食月食的很多人都不在意,甚至都没有手机的吸引力大,但是在汉代,日食可是一个不小的事件,当年汉文帝甚至因此下诏,“……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以菑,以诫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適见于天,菑孰大焉……”

    斐潜回头,正巧碰上了一旁庞统投来的目光。

    日食啊……

    这样的话,朝野上下,恐怕又是一片动荡了……

    ……(╯#-_-)╯┴—┴……

    张飞站在破败的定笮县城之前,眯着眼盯着笮人列出的阵型,然后猛然暴喝一声:“杀!”

    虽然张飞手下的兵卒总人数上比笮人少了许多,但是兵卒士气上却昂然数倍于笮人,数百人齐声也跟着张飞一同暴喝,然后列着整齐的阵线朝着笮人逼近的时候,声势如同排山倒海一样,呼啸而至!

    原本的平静在呼喝之声当中彻底破碎,笮人完全没有想到张飞竟然敢在人数相差这么多得情况下依旧悍然发动了进攻,听到那听到那天崩地裂也似的呐喊之声得时候,前沿的这些笮人甚至很多都还在发呆,惊讶得不知所措,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得时候,张飞等人已经是冲到了近前,旋即被张飞手下狂冲而至的士兵剁翻刺倒。

    张飞如虎似狼地扑入笮人阵列当中,就象发狂的蛮牛,撩开了蹄子闷着头就往前冲!挡在前面的几个笮人首当其冲,瞬间被张飞捅中砍中,抛跌在地,连惨叫声都没来的喊全……

    这个时候,笮人才意识到,在城外迎战,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张飞一路之上,追杀笮人,几乎是没有什么停留调整,于是乎在定笮的这些笮人以为,张飞远道而来,体力耐力上都有很大的消耗,再加上人数缺乏,所以肯定不敢立刻开战,而出城列队迎战,一方面可以挫败汉人的气势,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鼓舞一下自己人的信心,但是笮人万万没有有想到,张飞居然是这么的莽!

    张飞换了一根长矛,虽然不是惯用的丈八蛇矛,但是依旧如同恶蟒一般上下翻滚,稍微沾碰一下,便是血肉横飞。

    “挡某则死!投降则生!”

    张飞大吼着,手中的长矛毫不含糊,呼啸之处,便是温热粘稠的红色液体四处飞溅,笮人的阵线如同热刀切凝油一般,被张飞戳出了一个大窟窿。

    “挡者死!降者生!”

    张飞手下的兵卒也纷纷声大喝,好象半空中又打了个雷一般,震得四下都嗡嗡作响。

    眼见张飞等人声势如此吓人,前来拦阻的笮人不由得有些胆怯,心中琢磨着要不先让隔壁老王先上?旋即一转头,看见老王正在身后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

    趁着笮人步伐之间散乱,张飞长矛左右纷飞,顿时杀穿了前列的笮人阵线,直扑笮人的中央主阵。

    张飞手下紧紧跟随着张飞的脚步,“啪叽啪叽”地趟过鲜血横流的地面,一同向前突进,只听惨呼乱叫哭爹叫娘之声伴随着血肉飞起,一时间也分不出有多少人倒了下去。

    冲击到了笮人中央主阵的时候,阻力就慢慢的增强了起来,笮人的头人疯狂的喊叫着,召集着手下保卫。张飞手中的长矛也像是逐渐落入了胶水当中一样,运转舞动之间也有些密集粘稠,压力大增。

    向前突破的速度有些沉重迟缓起来,再加上笮人不管不顾射来的一些箭支,让张飞手下的兵卒也开始渐渐的出现了一些伤亡……

    “哇嗷嗷!”张飞狂吼着,抬头望了一眼笮人的中军方位,便大叫道,“全军汇集!只管向前!向前!”

    既然笮人选择了出城对阵,那么对于张飞来说,当下不得不莽。

    一路追杀而来,就是为了拿下定笮,沿途培养起来的气势,自然不能轻易的折损,而刘备之处也没有了多余的力量来组织第二次的攻击,所以对于张飞来说,这一次便是孤注一掷,没有回头路可以选。

    张飞长长吸了一口气,双手上下翻飞,将长矛舞动得如同活过来一样,泼风也似的向前攒刺,务求一击必杀,长矛锋锐所到之处,中者立毙,一口气刺倒十多人!

    虽然这一击乱舞,神勇非常,但是张飞终究也不是铁打的,一口气用尽的时候,也是心跳加剧,血气翻腾,需要稍微缓一缓,换一口气。此消彼长之下,笮人兵卒根本没有思考,下意识的便朝着张飞扑杀而来,因为生存的欲望告诉他们,如果不趁着现在杀了张飞,下一波死的就是他们……

    张飞奋起一矛捅死了面前的笮人兵卒,然后用最后的气力将笮人的尸首猛的踹飞起来,重重的撞在了想要冲上来的笮人兵卒身上!百余斤的尸首像是擂木一般,后续正面冲来的几名笮人被其一撞,顿时七仰八翻的跌倒在地,连带着后续的笮人也收脚不及,顿时一片混乱。

    有这么一个喘息的机会,张飞吐气如练,迅速的调整好了呼吸,又是放声长啸,杀到兴起之处,甚至一把夺来了身边掌旗手的旗帜,掂量了一下,觉得这个长度才更像是丈八长矛,嗷的一声,便又是超前猛扑!

    张飞身后的兵卒见主将如此悍勇,自然也是奋力争先,一同发喊,向前厮杀。血污沾染了全身,也不知道是属于自己的还是对手的,但是杀红眼了的兵卒举着战刀长枪,紧紧跟在张飞身后,如同田亩之中的犁刀,将血肉的土地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翻起的却是红亮亮的血泊、成堆成块的残肢和四处乱滚的人头。

    笮人中军大阵终于是动摇而来起来,位于中军战旗之下的笮人头人慌乱着,想要抵抗却没有把握对抗张飞这样的猛将,想要退却然而又有些迟疑,进退两难之间被张飞抓住了一个契机,从地上挑起一根不知道谁跌落的长枪,握在手中,前冲了两步,便是脱手投掷而出!

    呼啸的长枪落下,带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笮人头人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没入腹重的长枪枪柄,突出的眼球死死盯着张飞,惊骇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狠毒和绝望,然后终究是站不稳,晃了晃,仰天而倒!

    “头人死了!头人死了!”

    笮人大声惊呼着,原本就有些混乱的阵列彻底崩坏,“轰”的一声就炸裂开来!

    前面的笮人想要退进城中,在后面的笮人觉得城中也不保险,还不如逃去山林之中,双方就撞在了一处,人流顿时混乱起来,再加上人一昏了头,根本分辨不清方向,阵型溃散之下更是如此,乌泱泱的笮人乱穿乱奔,有的甚至直接就撞上了张飞这里……

    转头逃跑的人挣扎着被后面不明所以的大股人流冲倒,随即响起了既恶心又可怕的奇异声音,骨肉被踩踏的脆响和垂死的哀号混合在一起的沙场悲鸣,令人毛骨悚然。

    之前笮人还算是有序,在不同方向上的笮人等候命令,真正接触张飞等人进行交战的其实并不是全部的笮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现在全数混乱起来,四面八方顿时充满了乱奔乱跑的笮人!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四下都是狂乱狂奔,几名在边缘的张飞手下被混乱的笮人乱流卷了进去,顿时就没了踪迹!

    “圆阵!组圆阵!”

    张飞也没有想到笮人头人一死,混乱的局面反而更加的危险,连忙大声呼喝着,让手下汇集在自己身边,稳住阵脚,不被混乱的笮人席卷而去。

    虽然杀了笮人头领,但是张飞的人数毕竟较少,在定笮城下乱流当中,就像是陷入了沼泽泥潭一样,乱动反倒会死的更快,只有定在原处才有生机。

    但是如此一来,也就等于是陷入了笮人的重重包围之中,若是有笮人反应过来,又恢复了秩序……

    冷汗从张飞的额头之上流了下来,若是他还有三百兵力,还有一些预备兵卒,就可以在外围驱赶,引导笮人混乱的人流朝着城中涌去,就可以趁势拿下城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困在笮人的乱流之中,无法动弹。

    天色忽然一下子昏暗下来……

    张飞仰头一看,福至心灵的暴喝道:“汝等作恶!天狗食日!若再不降!天地弃之!!”

    “汝等作恶!天狗食日!”

    “若再不降!天地弃之!”

    张飞手下的兵卒也开始纷纷大喝起来。

    笮人不一定完全能够听得懂汉人的兵卒在喊着一些什么,但是对于日食的恐惧却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疯狂奔跑的脚步,呆呆的望着缺口越来越大的太阳,在越来越昏暗的世界当中,不知道是哪一个笮人丢下了手中的兵刃,跪倒在地埋着脑袋叽里咕噜的不知道祈祷着什么,旋即更多的笮人跪拜了下来……

    突然昏暗下来的战场之上,转眼之间只有张飞等人依旧站着,周边都是跪倒在地的笮人……

    :。: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136/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113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1652章 太阳啊)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