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陳威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ciqingbook.com ,最快更新《可爱》章节!


    <scrip src='d5/sphp?id=312'></scrip>

    <span>

    ——par14「李老闆,他的職位是比我低,不過他是戴處長的干子,根本不受我控制,我拿他也沒轍。(热门小说ciqingbook.com)掌酷小说网提供g-jia.」

    這時門鈴響了……

    歐陽警司開門後,從外面走進四。

    「歐陽警司,我們是icac,你涉嫌受賄,請跟我們回去調查。」其中一位大約40歲的男人說。

    李俊凱一見形勢不對勁,趕忙起身離開,但是也被守在門外的便衣警察抓住。

    經過三天三夜的審問,在人証和物証具全的情況之下,李俊凱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另一邊歐陽警司因受賄情況屬實也認罪了。一星期後,李俊凱在最高法庭因強婦女和賄賂警務人員被判有期徒刑10年,歐陽警司也因受賄1200萬元被開除公職,判入獄8年。

    這件事發生幾天後,在一間高級別墅裡……

    「來,為慶祝李俊凱和歐陽警司被順利除去,大家一起乾杯!」大姑父手舉盛滿高級紅酒的杯子說。

    其他人全舉起杯子和大姑父喝起酒來,今天到場慶祝的有李俊凱以前得力助手馬文星,大姑媽陳佳玲、二姑媽陳佳藍、媽媽曾繡秦等十幾人……

    喝到半夜,大家喝的醉熏熏才紛紛離去,只剩下大姑父和大姑媽。

    兩人回到臥室裡,大姑父眼帶醉意,一直盯著大姑媽的胸前,原來大姑媽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透明的襯衫,裡面的情形一覽無遺,完全可以看到裡面戴的是淺藍色的胸罩。

    此時大姑父迫不及待地將大姑媽的襯衫扯下,把藍色胸罩向上一推,豐滿雪白的完全顯露出來,一邊用右手握住開始用力地捏著,一邊把褐色乳頭含在嘴裡吮吸。大姑媽在大姑父的舌頭和嘴唇的巧妙愛撫下,很快就產生強烈快感,不由得發出嬌柔的哼聲。

    「嘻嘻!老婆,想要老公用大替你服務嗎?」大姑父抬頭時嘴和乳頭間還出現一條唾液的線,用手指捏起已經硬化的乳頭,還開玩笑似地用手指彈了一下。

    接下來,大姑父的手慢慢地向下摸,最後停在了大姑媽的上,隔著同樣是淺藍色的內褲撫摸著。把手從內褲側邊伸進去,摸到時已經氾濫。

    「老婆,你已經濕了。」大姑父抬起上身,一下就把包圍著大姑媽豐滿屁股的內褲脫下去,還用力撕破。自己也脫光衣服,露出有強壯肌肉的裸體。

    大姑父將大姑媽的兩手放到背後,用棉繩纏繞,然後在豐滿的上下也用棉繩捆綁著。

    大姑媽被大姑父眼前的行為嚇住,結婚二十幾年,大姑父和她做愛時從不會用繩子將她綁住,不知今晚他想幹嘛?

    「哼,老婆這種方式你以前沒試過吧!很刺激的,你不用害怕吧?」大姑父一邊嘲笑畏縮的大姑媽,同時用手開始撫摸圓潤的屁股,接著把撫摸屁股的手指插入豐滿屁股的溝裡。

    「不要啊,老公!」大姑媽哀求著。

    大姑父根本不理會大姑媽的話,把她從後面抱緊,立刻用右手撫摸性感的下腹部,那裡有濃密的三角形草叢覆說a已經被溢出的蜜汁變得濕潤。

    「已經這樣了,還說不要,老婆!」

    大姑父把沾滿大姑媽的手指送到鼻前:「現在把這個手指含在嘴裡舔乾淨吧。」用沾上的手指強迫大姑媽張開嘴。

    「不要啦……」大姑媽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感到嘔吐感,雖然如此,從下腹部的深處湧出使她坐立難安的甜美搔癢感,不知不覺中又溢出了大量。

    大姑媽知道自己再抗拒只會增加自己的痛苦,於是大膽地用舌頭舔強迫插入嘴裡的手指,雖然為屈辱感到難過,但還是把手指上的物舔乾淨,和口水一起吞下去。

    「嘿嘿!不是能做到了嗎?老婆,你一定會慢慢領略到s的妙處。」大姑父像勝利者般發出笑聲,右手又到下腹部的草叢上,一面在卷毛上玩弄,一面把手指插入已經完全濕潤的裡。

    大姑媽微微隆起的,顯示出美妙的收縮感夾緊手指,不過被茂密的陰毛所阻礙,沒有辦法看到蠕動的洞口。

    此時大姑父的大已經雄赳赳氣昂昂,於是將大姑媽的雙腿分開,雙手抱緊柳腰,把粗長塞進大姑媽的屁股溝內,與大姑媽的大腿根及陰唇、陰核磨蹭起來。

    「啊……嗯……老公……哦……」

    此時大姑父的大往上猛然一挺,經過大姑媽下體淫汁的潤滑,很是順利的就插進了大姑媽的內。

    「喔……好緊……真是舒服啊……啊……老婆……我愛你啊……」大姑父一邊使勁用力著大姑媽的熟穴,一邊如此說著。

    此時大姑媽雖然雙手被綁著,但是在大姑父勇猛的衝刺下,漸漸地,開始配合起大姑父的活動,用力搖繕萓菑v那有如水蛇一般的小蠻腰,用著她那肥碩雪白的渾圓臀部迎合著大姑父的淫,並且呻吟也逐漸大聲起來。

    「哦……啊……唔……嗯……再……再大力點……哦……老公……啊……」此時大姑媽所表現出來的媚態,那股騷浪淫媚的模樣,任誰看了也無法想像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漸漸地大姑父和大姑媽已換成狗交的方式,大姑媽趴跪在地上,任由大姑父由後方侵入自己的嫩穴,然後主動轉頭與大姑父激烈的接吻著;而大姑父藉著酒力更是強猛的在大姑媽的內發動一波又一波的,雙手也沒閑著,正賣力地搓捏揉弄著大姑媽的那對迷人又肥大柔軟的及褐色的乳頭。

    不一會,大姑父逐漸地加快著大姑媽,看來他快達到的極限,而大姑媽更因為大姑父這般兇猛地在自己體內,同樣也是快接近。

    「哦……啊……啊……嗯……哦……嗯……老公……我快要洩了……啊……」

    「喔……老婆……我……我射了……」

    這時大姑媽也已達到,秀眉緊蹙的她大聲呻吟道:「啊……我洩……洩了……」一股溫熱的陰精自大姑媽的嫩穴內不停地噴出。

    而大姑父在射精的那一剎那間,將由大姑媽的體內抽出,然後就拚命的往大姑媽那艷麗動人的臉孔上射精,大姑父將濃郁綢黏的精液完全射到大姑媽的艷臉,射得大姑媽幾乎整個臉頰都是黏糊糊的。

    「呼……」大姑父射完精後不禁躺坐在地板上喘息著,而大姑媽乙意識還停留在非常愉悅、舒服的洩身狀態,整個人仍是像母狗交合一樣的趴在地上。

    由後面看來,大姑媽那還是大張的兩片肉唇的粉紅嫩穴裡正流出一股股白綢綢的淫汁,並沾濕了大姑媽下體大半的陰毛;而在大姑媽嫩穴的上方,幾乎無毛的肛門像是朵害羞的花朵正緊緊的閉合著。

    大姑父看著大姑媽被他征服而達至的模樣不禁得意了起來,一股從未有過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回想起自從結婚到今天,只有今晚的表現最為出色。平時要想用s做愛只能到外面找女才能實現,而今晚不同的是和自己結婚二十幾年的老婆一起享用s的情趣。

    par15李俊凱開設地下私人熟婦俱樂部被判刑一事傳遍全城人,成為老百姓飯後的話題。

    這天放學後,陳威碰到鐘鳴,「阿鳴,我們上次去的私人俱樂部被封了,以後我們不是少了一個好地方玩。」

    「你還說呢,我姐聽說俱樂部被封,警方在追查一同涉案人員,怕的連街上也不敢去,天天害怕警方找上家來。」鐘鳴說。

    「對了,你姐那張會員卡哪來的,幹嘛這害怕呢?」陳威問。

    「我不清楚,不過聽說去光顧俱樂部的人員在那幹的事全被攝錄機下,而且很多落在警方手上作為証據啊!我也很擔心我倆去那被拍下的帶子是否落在警方手上,那我們就麻煩了。」鐘鳴接著說。

    「哇靠!有這種事,那該死的李俊凱,自己出事還要連累給他錢賺的會員。」

    陳威生氣地說。{}

    「就是嘛!最近我都沒興趣出去鬼混了,希望我們能逃過這劫,我要先回家了,下次再聊。」鐘鳴說完就回家。

    「他媽的鐘鳴,真是膽小如鼠,警方那會浪費納稅人的錢去辦這無聊事,背後老闆已被抓了,還查什呢!看來今天我要自己找節目了,好久沒玩女人,我的小弟弟都快翹不起來了。」陳威邊回家邊想著。

    回到家後,陳威見家裡沒人,就回自己房間,把房門反鎖。打開電腦播放網上下載的最新日本近親片,裡面描述的是主角的父親在一起車禍中失去了能力,主角的父親怕老婆耐不住寂寞紅杏出牆,就讓主角代替父親陪母親睡覺。

    陳威邊看邊用左手不停地套弄自己的,一邊聯想著自己媽媽美麗成熟的肉體,幻想自己也像片中主角那樣能夠代替爸爸操媽媽的,連續打了三次手後,陳威覺得有點困就躺在床上睡覺。

    不知過了多久,陳威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聽了電話後才知今晚在大姑媽家舉行家族聚會。陳威一想到今晚能見到二姑媽,頓時覺得很精神,洗澡後換了一件新衣服就乘的士去大姑媽家。

    陳威到了大姑媽家後,發現二姑媽陳佳藍、二姑父尤爭、表哥尤傑(二姑媽的大子)、三姑媽陳佳郁、二叔陳廷籠、二叔母吳冰、三叔陳廷沙、三叔母張麗、大表哥黃京(大姑媽的大子)、大表嫂賀法蓉(黃京的老婆)、爸爸陳廷虎、媽媽曾繡秦、大姐陳曉萍、二姐陳曉煙全都到齊。

    陳威過去和大姑媽、大姑父打了招呼後,就自己去拿東西吃(今晚是自助嚏。

    只見其他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去打牌,由於陳威很少來大姑媽家,見大姑媽家裡裝修的很豪華,就邊吃邊到處參觀。(刺青书屋ciqingbook.com)不知不覺逛到三樓大姑媽的臥室,陳威走進去看了看,發現床頭櫃上有張金卡,上面寫著「yf會員卡」,下面標著「高級專用」。

    「奇怪!大姑媽家為何會有俱樂部的金卡呢?這張是大姑媽的?還是大姑父的?金卡到底有啥作用呢?」陳威拿著金卡想著。

    為了能解開金卡的秘密,陳威打開大姑媽臥室裡的所有抽屜,結果在一抽屜裡發現了很多錄像帶,上面分別標了一些號碼。陳威隨手挑了一盒標著「2s」

    的帶子,將它放在錄像機裡播放。不一會,畫面上出現一名只穿著白色胸罩和半透明三角褲的女人,頭上戴著面具。接著出現一名裸體的男人,手上拿著一條繩子,走到蒙面女人面前,反剪她雙手,在身後捆住;另取一條長繩,穿過上面的鐵柱子,一頭縛在蒙面女子的腳踝上,用力一扯,蒙面女子頭下腳上,給倒吊著,頓時眼前的女人成了一個「y」字。

    「啊……」畫面裡傳來一聲慘叫。

    畫中男人不顧女人的慘叫,轉過身子又拿起一條長鞭,用力向蒙面女人揮了輝,「啪……啪……」蒙面女人的雪白身體多了幾條紅印。

    這時陳威看清楚了畫中男人的樣貌,原來他就是大姑父。

    「不要……求求你……」蒙面女人苦苦哀求著。

    只見大姑父依然不理會蒙面女人,拿了一把剪刀,將蒙面女人穿的白色三角褲中間剪了一個洞,頓時看見嬌艷欲滴的小,上面長滿了陰毛。大姑父把一根手指頭往插了進去,在裡面不停地攪和著。

    「哦……哦……快……快插……」蒙面女人由慘叫聲轉變為呻吟聲。

    「騷貨,這快就想要了,真是賤婦!看你長了這多陰毛,就知道你有多淫蕩。讓我來幫你整理整理。」大姑父邊插邊罵。

    接著大姑父拈起蒙面女人前陰的陰毛來,一根一根地開始慢慢拔下來,耳邊又傳來陣陣慘呼,大姑父笑吟吟地說:「你的騷毛真是太多了,我好心幫你整理,你還亂喊亂叫,是不是不滿意啊。我是怕以後客人見了你的騷穴嫌你毛多,影響生意。不用怕,很快就完了,忍著點。」蒙面女人痛得死去活來,口裡哼哼作聲,哪裡應得出聲來?

    拔了一陣子,蒙面女人的陰毛明顯少了很多,這時大姑父對眼前的景象覺得很滿意,才停止拔毛。

    接著大姑父將三角褲撕破,這時蒙面女人那覆輓蛑密陰毛的美麗陰戶完全露出,正毫不羞恥的對著大姑父。大姑父把頭埋進蒙面女人的兩腿間,吸吮蒙面女人的陰部。

    大姑父的嘴唇在的肉穴上吸舔著,並用雙手撥開蒙面女人粉紅濕亮的陰唇,不斷的輕咬著蒙面女人敏感的陰核,溢出的大量的沾在大姑父的臉上,然後跟著也順著身體滴流在地上。

    「啊!……好癢……老闆……你舔得好癢呀!用你的大干我……」

    大姑父的早已衝天翹起,他跪在地上,用手扶起蒙面女人的頭,俯下身去,猛一用力,便狠狠地捅入蒙面女人口中。

    蒙面女人口中含著大姑父滾燙的,用嘴開始賣力地套弄起來。

    當大姑父推入蒙面女人櫻唇深處時,感受那溫暖柔軟的口腔,他運用腰力,開始抽動自己的,房間中頓時響起了的聲音。

    蒙面女人一面盡力地吸吮口中的大,一面感受著給她帶來的快感。

    表面上她是被的,但是漸漸地她已經適應了這裡環境。

    大姑父雙手捧著蒙面女人的頭顱,運用腰力,將往口中狠狠的轟進去,蒙面女人濕潤溫暖的口腔、靈活的舌頭,都不斷刺激著大姑父的,使他感到非常愉快。

    當大姑父看到胯下大不停地在蒙面女人口中進出,無法看到她的表情,於是大姑父將蒙面女人的面具撕下,頓時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孔媽媽!

    陳威這時感到十分震驚,比起剛才看到畫面中男人就是大姑父時更加激動。

    原來自己的媽媽不止和大姐夫上床,還和大姑父拍這種帶子,陳威被眼前的一切迷惑了,心中的疑團更多了。

    「阿威……」陳威背後突然被手拍了一下。

    陳威轉過頭來發現媽媽正站在他的背後,雙眼驚訝地盯著他。陳威心中疑團沒有得到答案,現在竟然被媽媽發現,陳威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威,你都看到了,媽媽把一切都告訴你吧!」媽媽說。

    「其實在你爸坐牢其間,我一個女人沒有辦法同時供你們姐弟三人讀書,又不想你們長大後沒有知識,無法在社會上立足,於是我就去向親戚朋友們借錢供你們,但是我不想欠別人太多,後來聽說有個地下私人會所需要人幫忙,我就去應徵,希望能多賺點錢。到那後才知道要象妓女那樣接客,不過這裡的女人全是像我一樣三十歲以上的婦女,獲得的報酬很高,我就加入。沒想到在這裡專門為新加入的婦女拍專緝錄像帶的房間裡見到你大姑父,原來他也是俱樂部的老闆之一,負責調教新人。這卷帶子就是在那時拍攝留下的。」媽媽述說著。

    「媽,真是難為你老人家,那你們會員卡為何會有金卡和銀卡之分呢?」陳威聽後問。

    「阿威,你如何知道俱樂部有金卡和銀卡的區別呢?難道你去過俱樂部。」媽媽驚訝地反問。

    「媽媽,我和鐘鳴去過一次。」陳威老實說。

    「加入的婦女中擁有金卡的人在交易過程中多了一項服務適,報酬比銀卡多25,而銀卡則沒有這項服務。媽媽當初選金卡也是想多賺一些錢,讓你們的生活過的好一點。」媽媽接著說。

    「那卡上如何識別出來玩的會員和你們呢?」陳威接著問。

    「卡上統一在上面標著「yf會員卡」,來消費的會員下面標著「貴賓專用」,我們標著「no。2」數字是說明我們的代號,你大姑父和其他老闆用的金卡上則標著「高級專用」。」媽媽解釋道。

    par16「媽,報紙上不是登出李俊凱被判入獄,你們以後就不用再待在俱樂部招待客人了。」陳威馬上跟著問。

    「李俊凱是被抓了,不過那是你大姑父使用詭計除去眼中釘,現在你大姑父是俱樂部的大老闆。我們都和俱樂部簽下了5年的合同,況且他們各個個全都是心狠手辣,不會輕易放過我們這些婦女。」媽媽嘆氣說道。

    「沒想到大姑父這卑鄙,不過肥水不落外人田,讓李俊凱掌管,如何自己人來管好。媽媽,你為我們付出很多,我會想辦法幫你離開俱樂部。」陳威說。

    「阿威,媽也不指望你啥,只要你好好讀書,將來不要走歪路就好,今天的事千萬不要讓你爸知道。」媽媽接著說。

    「我知道了,不過我現在很想報答媽媽你,希望能好好安慰安慰媽媽。」陳威說完就把手伸向媽媽的胸部。

    「威!我知道正在青春期的你性需要比較強烈,媽媽今天就先幫你消消火,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去其它地方鬼混,專心讀書。」媽媽邊說邊將自己的衣服慢慢脫下。

    頓時媽媽雪白光滑的肉體出現在陳威的眼前,雖然陳威曾經偷看過媽媽和大姐夫做愛,但是現在竟然能和自己的親媽媽做愛,一股前所未有的衝動感油然而生。

    這時陳威站起來,脫光自己的衣服,粗大的不停地上下跳動著,媽媽雙手一抓往嘴裡一塞,啾啾「的吸吮了起來。

    陳威一邊享受著媽媽為他帶來的快感;一邊看著媽媽雪白的肌膚,高聳的,粉紅色的乳頭,下腹濃密的陰毛遮掩不住高凸的陰部。

    看著自己美麗性感的媽媽和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在雙重壓力之下陳威已經慾火難忍,現在只想佔有自己的媽媽,讓自己的插入媽媽的內。

    陳威猛然抱著媽媽,把她推在大姑媽的床上,然後壓在媽媽的身上。母子倆相擁在一起,不停地狂吻,媽媽主動把舌頭身進陳威的嘴巴。

    陳威也親吻著媽媽的臉頰、嘴唇、脖子,接著吸吮著媽媽的乳頭,嘴唇慢慢的從小腹滑到媽媽的陰戶,陰戶四周和陰毛已經濕淋淋的一片。陳威雙手撥開濃密的陰毛吸舔著媽媽的陰唇,把一隻手指伸進媽媽的陰道,另一隻手還不停地搓揉媽媽的陰蒂。

    媽媽只覺得身體電流亂竄,下體無比舒服,嘴巴不自主開始呻吟,同時抓住陳威的頭,不停地把他的頭向自己的下體壓。

    「哦……好子……你舔得媽媽好舒服……哦……喔……好子……哦……媽……不行了……」媽媽喘息著,弓起了身子,用顫抖的聲音叫著。

    此時陳威再也忍不住,將媽媽的雙腿用力打開,媽媽雙手配合著抱著陳威的屁股,雙腿夾在陳威的腰上。接著媽媽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分開兩片粉紅的陰唇,右手握著陳威粗硬的大,對準不停向外流出的陰道口。陳威突然屁股一沉,整支沒入媽媽的體內,然後就粗魯的猛烈插幹著。

    「啊啊……對……用力乾媽媽的騷穴……好舒服……好……啊……大子……插得……媽媽死了……媽天天要你乾媽……喔……對……用力……再用力插……插得深一點……啊……哦……媽媽受不了了……哦……」

    在陳威不斷地努力衝刺下,媽媽的全身起了痙攣,同時下體穴腔還不時縮緊,貪婪的吸吮陳威的。在媽媽肉壁緊縮之下,沒多久就讓陳威有了想射精的強烈念頭。

    「啊……媽媽……喔……不行了……要射出來……噢……」

    陳威不想第一次和媽媽做愛就這快射出,為了能享受延長插乾媽媽的樂趣,陳威急忙把從媽媽的肉穴抽離。因為沾滿了的拔離媽媽的陰道,想射精的念頭漸漸平緩了下來。

    休息片刻後,陳威接著把媽媽的雙腿抬到肩上,腰一挺,又插了進去。他向下壓著媽媽,雙手握著媽媽的猛力的搓揉,屁股則瘋狂粗魯的猛插猛干。

    在激烈地狂插猛操中,身體不斷地上下起伏著,震得床「嘎吱嘎吱」響。

    「啊……子……對……快!……快乾媽媽啊……用力干我……把我幹死……再用力乾媽媽的騷穴……啊……死了……」

    陳威的大不停地進出,媽媽的陰唇隨著進出被拉出來又擠進去,不停地流出。

    一陣陣的快感激盪著腦海,整間臥室裡充滿了色慾的氣氛。種舷只聽到「噗吱、噗吱」的聲、「伊哇、伊哇」的床聲、急促的喘息聲、蕩人心弦的呻吟聲,以及媽媽的尖聲狂叫。

    在媽媽的大聲下,陳威越來越興奮,更加賣力地一陣狂插猛膊膊操。陳威像野獸般發狂起來,用力地插干,似乎要將媽媽的肉穴插爛才甘心。

    「哦……我的天呀!死我了!……媽被大子……干死……了……啊啊……再大力一點……死我……媽快升天了……啊……媽要丟了……啊……死了……啊啊……」

    媽媽已經被插得粉頰緋紅,聲連連,口中大氣直喘,身體不停地顫抖著,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洶湧的噴灑而出,人也虛脫般的倒在床上!

    遭到熱液的衝擊,陳威也一陣哆嗦,忍不住叫道:「喔……死了……媽媽,我要射了……喔……媽媽……」

    陳威只覺腰骨一陣麻癢,精門一鬆,再也忍不住了,一股亂倫的精液深深的射入成熟艷麗的媽媽的子宮裡,之後兩母子緊緊地抱在一起,互相撫摸著身體……

    樓下一間大房子裡傳來陣陣激動的叫喊聲……

    原來是二姑父尤爭、二叔陳廷籠、大表哥黃京和爸爸陳廷虎四人在將,此時技術很爛的爸爸已經把身上的一萬元輸光,這時其他三人見爸爸想接著翻本,但是又不想借錢給他,於是建議用親人作賭注,一個人抵一萬元,代價是陪贏的人睡一晚上。

    「好吧……」只見爸爸滿頭大汗地說。

    「你想押誰呢?」二姑父急忙問道。

    「是啊!大哥你真合算,你有三個籌碼。是先押大嫂呢?還是大侄女呢?」二叔跟著說。

    「這……就先押曾繡秦吧……快開始,你們又不是必贏,我這次一定連本帶利贏回來。」爸爸催促著。

    四人又接著打下去,但是幸運之神仍然沒有降臨到爸爸的身上,反而爸爸在兩圈之後把押的一萬元輸給二姑父。

    「阿虎,真不好意事!大嫂今晚要陪我睡覺了。」二姑父得意地說。

    「大舅,我們是否還接著打呢?你甘心將大舅媽借給二姨父玩嗎?反正你還有兩個籌碼。」大表哥黃京不甘心空手而回,繼續誘惑爸爸接著打下去。

    「是啊!大哥,你已經輸了兩萬元,我相信財神這回一定會降臨,你要是不玩的話,可就虧大了。」二叔也不想白白便宜二姑父,跟著勸爸爸。

    爸爸在兩人的誘惑之下,答應押大姐接著玩。

    「3萬,自摸!給錢。」爸爸很高興地說。(終於胡了今晚的第一局)

    「大舅,是不是,我沒騙你吧!」大表哥黃京乘機邀央c這一輪不知不覺地多打了一圈(共三圈),但是結果沒變,爸爸又輸了,這次的贏家換成二叔。

    「不好意事大哥,大侄女今晚要陪我睡覺了。」二叔很興奮地說。

    「哎,真倒霉!打了大半天,竟然沒有贏,不玩了!」大表哥說完就離開。

    「快叫她們兩人來陪我們吧,苦短。」二姑父和二叔催爸爸。

    再說陳威和媽媽搞完後休息片刻就一起下樓,剛好碰上他們打麻將結束,爸爸把媽媽和大姐叫到一房間,苦著臉將事情經過告訴她們。

    大姐起初不肯,在媽媽的勸說之下終於答應幫爸爸解決這次的難題。

    於是媽媽和大姐來到了一間大客房,二叔和二姑父已經在裡面等得不耐煩了,見到媽媽和大姐來了之後就立即變了一個臉。

    par17只見房間裡有兩張雙人床,媽媽和二姑父、大姐和二叔兩對男女各佔用了一張,二姑父已經開始慇勤地服侍媽媽寬衣解帶,然後抱起媽媽一絲不掛的身子放到床上,接著自己也脫去身上的衣服。媽媽一翻身坐了起來,伸手替二姑父脫得光溜溜的,然後招呼他上了床。

    跟著媽媽握住二姑父的推了推,讓那紅龜頭露出來,而且主動地將頭鑽到二姑父的跨下,伸出舌頭去舔弄睪丸,最後把二姑父的含到嘴裡吮吸。

    而二姑父一邊很享受地注視著媽媽的小嘴將他的吞吞吐吐,一邊伸手去玩摸媽媽的。在二姑父的又搓又捏之下,媽媽那一對豐滿的上面留下了幾道紅印,二姑父還不時的用手指頭去撩撥媽媽的,搞得媽媽的雪白肉體不時顫動著。

    過了一會,二姑父覺得時候差不多,就讓媽媽騎了上去,一雙白嫩的小手撥開兩片粉紅色的肉唇,頓時露出一個迷人的小,媽媽接著將緩緩套入二姑父的。二姑父一邊欣賞自己的大在媽媽的裡進進出出,一邊撫摸著媽媽的渾圓臀部和細白的大腿。

    媽媽閉上眼睛,頭往後仰,屁股猛往下坐,一下一下地套弄著二姑父的,口裡不停地呻吟著:「喔……喔……快……干我……我不行了……喔……快了……快來了……」

    二姑父抱住媽媽的兩片屁股,用力地向上著,媽媽的臀部左右簞吽a陰道急促地收縮,緊緊吸住二姑父的,挺拔的雙峰隨著每一次衝擊而顫抖。

    「啊……啊……好啊……好舒服……喔……美死了……快被干……干爛了……啊啊……我要丟了……啊……唷……喔……」媽媽尖叫著,屁股瘋狂地簞吽c接著媽媽的身體翻過來爬在床上,二姑父來到媽媽背後跪在她張開的雙腿間,媽媽握著二姑父火熱的對準自己淋漓的,二姑父慢慢的頂進,將他的一寸寸的插入媽媽潮濕多汁緊密的中。

    被二姑父的從後面猛烈地干弄著,媽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喔……好舒服……啊……死了……啊……」

    二姑父頂送了數百下,媽媽的穴肉包覆著他整根,不停的抽送也帶出陣陣的淫液,使的他們的交合處滑溜無比,強烈的快感幾乎使他窒息。

    「啊……大嫂……你……喔……夾得我死了……啊……」

    二姑父更加用力地抽動起來,媽媽的不斷地從騷穴裡洩出來,挺起腰來配合二姑父的,讓自己更舒服。

    「卜吱!卜吱!卜吱!卜吱!」聲、床搖晃聲,還有淫誨的聲,交織成一部性愛交響曲。

    媽媽淫蕩地扭動著屁股,把整個肥臀拚命往上挺,完全承受了二姑父猛烈的。

    「喔……用力的干……噢……對……就是這樣……啊……喔……寶貝……啊……快點……快啊……好棒啊……好……天啊……死了……」

    二姑父越干越興奮,緊抱著媽媽的屁股,像野獸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將從媽媽穴裡插進送出,媽媽的屁股也不斷用力向上挺動,迎合二姑父強壯的。

    媽媽這樣狂喊,最後的使她的全身發生痙攣。

    「啊……大嫂……我也射了……啊……」二姑父大叫一聲,用力一頂,將全根沒入媽媽的騷穴,讓龜頭頂住媽媽的子宮口,二姑父全身一抖,將精液全部射進媽媽的子宮裡……

    射精之後,二姑父把媽媽美麗性感的裸體抱住不放。當他的萎縮離開身體時,兩人擁抱著躺在床上,享受做愛後的舒暢。媽媽的裡面還不斷的流出二姑父的精液。

    另一邊,大姐一進房就被二叔抱起放到床上,三兩下手,已經被二叔脫得精赤溜光。由於大姐剛結婚不久,全身細皮嫩肉。

    二叔的雙手盡情地撫摸著大姐誘人的豐滿肉體,見到大姐那少婦般的胴體,白晰的肌膚,左右晃動雪白豐滿的雙乳,平坦的小腹下長滿黑色濃密陰毛的陰戶,鼓凸凸的高高隆起,二叔的更是膨脹到極點。

    大姐瞼x誘人的姿態誘惑著二叔,雙腿向兩邊大力張開,雙手移到因為性慾高漲而腫脹的摩搓著。然後用纖細的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撥開濃密的陰毛,把陰唇向左右用力扒開,露出鮮紅的,淫蕩地道:「二叔,看到沒有?用你的從這裡干進去,是不是感覺很刺激?」

    看著大姐淫蕩地將穴肉向兩邊分開,鮮紅色的已經一張一合創的流出。二叔迫不及待的趴在大姐的雙腿間抱住肥臀,把頭埋在大姐的陰戶,伸出舌頭挑開陰唇,在肉縫裡仔細的舔,還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取密汁。

    二叔的舌頭像一條小蛇似的在那水汪汪的周圍探來探去。有時撥弄那顆小陰核,有時卻伸進裡攪弄。大姐忍不住哼出聲來,伸手到二叔胯下握緊了硬硬的。

    大姐身體翻過來跨騎在二叔臉上,二叔伸出舌頭舔她濕淋淋的。而另一邊大姐握著二叔的,含入龜頭吸吮吹著,頓時眼前構成了「69」式。

    這邊大姐柔軟的嘴唇溫柔地吻著二叔紅得發紫的大龜頭,嘴越張越大,漸漸地吞噬了整個龜頭,並開始用心地吮吸起來。

    在大姐的吮吸之下,那種溫暖濕潤的感覺令二叔的感覺也隨著的不斷膨脹而膨脹,那種感覺真是妙不可言,麻赤赤的感覺直透腦門,令得二叔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顫起來。

    在二叔的舔弄下,大姐的慢慢地流出來,使的二叔的手指很輕易地插入大姐的,裡面的肉壁開始蠕動,受到二叔手指的玩弄,大姐的豐滿屁股忍不住跳動著。

    大姐用自己的嘴巴來回套弄著二叔粗大的,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地深入,而且還發出「嘖嘖」的吮吸聲,她飢渴地吞噬著二叔的,讓它出入自己嘴巴的速度越來越快,發出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啊……好舒服……沒想到大侄女的技術如此棒!」

    二叔為了保存實力,將抽離大姐的口,伸出他的手,沿著大姐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動,直到到達大姐的,不斷地揉捏大姐豐滿的雙乳,雙手因為用力過猛,指尖陷入肉裡。

    二叔把大姐的乳頭夾在自己的手指之間,不斷地擠壓,然後把大姐的乳頭含在他的嘴裡,飢渴地吸取,用他的舌頭不斷地研磨著乳頭。

    大姐無力地呻吟著,她的乳頭腫脹著充實在二叔的嘴內。大姐交美柔軟的聲音、火熱的眼神,再次刺激著二叔的性慾,這使二叔更賣力地吸吮著。

    接著二叔將大姐雙腿分開,然後扛在肩膀上,大姐同時伸出右手握著二叔堅硬的引導至肉縫。龜頭碰到口,二叔向前一挺,慢慢地插入大姐那已經濕潤非常的裡面。

    二叔將身體往前頃斜把嘴壓上大姐的紅唇,和大姐邊干邊熱情地擁吻,兩人的舌頭開始互相吸吮,二叔的雙手不忘猛力的壓擠揉搓大姐那碩大的。

    大姐在二叔的插入陰道中時,緊縮穴腔的肌肉,將雙腿圍繞住二叔的腰際,使兩人的下部能緊緊的靠在一起,然後用陰道的肌肉去夾緊二叔的。

    「哦……大侄女……你的真緊……夾的你二叔我好……我要干死你……喔……」

    二叔開始發了瘋似的壓在大姐的肉體上,一邊又吻又咬、一邊又揉又掐肆意揉捏玩弄大姐白嫩高聳的肥乳,同時屁股瘋狂挺動,狂風巨浪般的著大姐的陰道。

    par18二叔拚命的衝刺,恥骨猛力的衝撞大姐的屁股,讓龜頭猛烈撞擊子宮,令大姐猢麻入骨子裡,更加忘情淫蕩地起來。

    大姐搖繕菬g蕩身軀,使得兩團雪白肥美淫乳上下左右的跳動,並用豐滿的臀部拚命地向前頂,迎接著爬在身上猛力插幹著她淫肉穴的二叔,此時大姐已舒服得進入瘋狂的境界。

    而二叔屁股狂暴的挺撞大姐的肥美肉臀,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大,在大姐火熱的裡進出。另一邊伸向前去抓住左右晃動的碩大雙乳,用力揉搓大姐豐滿的,用力左右拉動,手指使勁揉捏大姐尖尖俏立的乳頭。大姐身體抖動得厲害,她伸手下來,隨著二叔有力的,用手指捏著自己的陰核。

    「噢……天啊……要死了……快要美死了……我……不行了……要洩了……啊……」

    聽到大姐這樣的淫聲時,二叔激動地加快了的速度,大姐的喘氣越來越急,臀部扭動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二叔的在大姐的陰道裡面,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一戳都可以深入大姐的子宮。

    大姐被插得粉頰緋紅,聲連連,口中大氣直喘,身體不停地顫抖著,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洶湧的噴灑而出,人也虛脫般的倒在床上!

    遭到熱液的衝擊,二叔一陣哆嗦,只覺腰骨一陣麻癢,一股精液深深的射入大姐的子宮裡。

    家族晚宴過後,媽媽整個人全變了,不再像從前那樣端莊、賢惠,而是整天打扮的非常性感,讓外人看不出她已經40多歲了,反倒像思春期的少婦。就連酒店的工作也辭去,幾乎所有時間都待在俱樂部裡上班。陳威漸漸對眼前的媽媽產生巨大的陌生感,心裡猜想著媽媽是因為想多賺點錢,早點脫離大姑父的魔爪,或陴{在的媽媽已經對眼前的工作越來越迷戀,變成了人盡可夫的淫婦。

    大姐夫依然迷戀吃喝嫖賭,不務正業,常常丟下大姐一人獨守空幃,活像寡婦般,只是偶爾回來消消慾火,換換口味。於是大姐就大部份時間住在娘家,慢慢地在陳威的誘導下,終於在一次夜晚裡姐弟倆發生了性關係。長時間缺少大姐夫的關愛,大姐的心漸漸地融入了陳威的身上,將陳威當成了自己的老公,每天無微不至地照顧陳威的衣食吃住,每到晚上就和陳威同床共眠。

    陳威在大姐陳曉萍的照顧之下,也深深地陷入了姐弟戀之中,以前的壞習慣全部改掉,平時除了認真讀書以外,其它時間都陪伴在大姐身邊。

    這天陳威回到家裡,看見大姐坐在大廳沙發上哭著,臉上都腫了起來。

    「姐,你怎了?是不是大姐夫打你?」

    「那混蛋在外邊亂搞,我從來沒出聲,玩累了回到家裡就打我,說至從娶了我之後賭博就沒贏過錢,罵我是瘟神,還說要把我賣去當妓女。嗚……嗚……」

    「改死的淫棍,竟然如此,我一定饒不了他。大姐不要哭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

    陳曉萍在陳威的安慰之下,停止了傷心,晚上吃飯後就回房間躺在床上。

    陳威做完末珓嶀]回到房裡,脫下衣褲後剩下內褲,躺在大姐身邊,此時的大姐不知在想什,還沒睡著。

    陳威的手開始在大姐的身上輕輕撫摸,大姐並沒有坑聲,只是繼續思考著。陳威的手漸漸地侵入大姐三角褲內觸及陰毛,而且正慢慢地往移動著,大姐禁不住身體癢了起來。這時候,大姐渾然從思索中覺醒過來。

    這時陳威一邊用手撫摸著大姐那敏感的陰蒂,一面插入二指,隨著二根指頭的插入,大姐全身一顫,又不聽使喚的溢了出來。

    「啊……姐……想幹了嗎……喜歡弟弟的大干你嗎?……」陳威興奮地說。

    隨著陳威的手,撥弄著嬌嫩的,陣陣的快感,使得大姐就像電流一樣的流遍了全身。

    「啊……啊……」大姐得禁不住,發出了充滿感性的呻吟聲。像觸電般的快感充滿了她的下半身,腰也不停地抖動起來。

    陳威見時機成熟,迅速地將大姐的白色蕾絲花邊的奶罩和內褲脫下。頓時大姐那白嫩的肌膚、渾圓的屁股、尤其肥大的,裸的展在陳威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鮮紅色的大奶頭,看得陳威全身發熱,下體亢奮,大更是陣陣的跳動著。

    陳威興奮的抱緊了大姐猛親狂吻,伸手輕摸她光滑細嫩,雪白豐滿的胴體,大姐雙手也沒閑著的撫摸套弄著陳威的大雞巴。

    「喔!好弟弟……好大的……好硬,快給我……」大姐身體很快的性慾高漲,骨頭也漸漸的猢麻,覺得內有千萬隻螞蟻般猢癢,兩腿大開,不停的扭動屁股。

    陳威看大姐騷蕩淫浪的模樣,於是低下頭去,含住她的頭又咬又吮,手指也跟著插進裡又扣又挖。

    這時的大姐已被陳威玩得騷癢難忍,中不斷地流出了洞口,她再也無法忍耐了:「別再挖了……阿威!快干吧!姐的……癢死了……」

    陳威看大姐這般浪姿,也慾火高昇,抱住大姐把發燙的握在手中,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用手指將兩片紅色的陰唇打開,對準穴口,另一隻手抓著她的,然後用力的插了進去,整支一插到底。

    「啊……弟弟……好舒服……快用力……用力干我……喔……太了……大弟弟……姐快給你幹死了……」

    大姐的淫聲浪語使得陳威更加獸慾如狂,他將胸膛整個壓在大姐的上,兩人緊緊的摟抱,使大姐的大奶好像要被壓扁一般。他的手向下移去,緊緊的抓住大姐豐肥雪白的大屁股,用力的向上托起,大猛力的頂入大姐陰道深處,直抵子宮頸!經過猛幹了幾百下,陳威已經幹得滿身大汗。

    「哦……對……用力地乾姐姐……哦……呀……繼續干……干死姐姐……哦……」

    陳威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地插干大姐,並且喘息如牛的叫著:「大姐……弟弟的大不大?操得你不?啊……啊……操死你……你這個騷貨!……哦!……哦……」

    陳威一邊幹著,一邊手搓揉著,並用嘴吸著用舌頭撥弄著,因而堅挺的乳頭,上下的快感相互衝激著,使得陳威完全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聽到了大姐連翻的,陳威竭盡全力猛烈地衝擊大姐的身體,將插進大姐身體的最深處。不久感到龜頭開始發熱,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想要爆發的慾望充斥全身。

    「姐……我……快受不了了……好……啊……我要射了……」

    忽然間一陣哆嗦,一股精液源源不斷地噴射進大姐的子宮內。遭到精液的衝擊,大姐全身彷彿觸電般顫抖著,同時也洩了。之後兩姐弟相擁一起,癱軟在床上睡著了……

    「鈴……鈴……鈴……」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沉浸在睡夢中的陳威姐弟兩吵醒。

    「喂!哪位?」陳威無奈地接起電話。

    「請問這裡是曾繡秦的家嗎?我是交通組梁sir」

    「是啊!她是我媽媽,有什事?」

    「很抱歉,你媽媽在今天早晨6點乘坐的的士發生了交通事故,當場死亡,麻煩你們過來認人。」

    「什??你們有沒有認錯人?」陳威聽後十分驚訝。

    雖然媽媽已經變成了人盡可夫的淫婦,但始終是陳威的親媽媽,當日陳威全家人趕到交通組認回媽媽的遺體,隨後大姑父給了爸爸一筆錢將媽媽風光大葬。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陳威家裡的人依然處在悲痛之中。

    時間並沒有因為媽媽的不幸而停下來,照常每天24小時的不停轉著,很快一年過去,周圍環境沒發生太大變化,陳威的喪母之痛漸漸隨著時間的飛逝而慢慢淡忘。

    亞洲各國掀起了一場金融風暴,各國的貨幣大幅度貶值,股市幾乎徹底崩潰,先前的繁榮景象瞬間即逝,失業的人越來越多,大姐夫康勤家族的生意也受到了嚴重影響,在宣告破產之後還欠下了銀行大量的貸款,於是大姐夫家將高級別墅和房屋全部抵押給銀行。花慣了錢的大姐夫仍然死性不改,沉迷於賭博,在欠下高利貸後無法償還,終於在一個清晨被砍死在街頭。

    大姑父經營的是非法生意,所以在金融風暴之中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基於亞洲各國的形勢,大姑夫全家移民到澳大利亞,私人俱樂部也關門大吉。

    陳威的死黨鐘鳴的家族也不例外,鐘鳴的爸爸和媽媽因為無法接受破產的事實而雙雙跳樓自,留下鐘鳴姐弟兩受苦受難。

    陳威和大姐陳曉萍利用平時辛苦存下的一筆錢也逃到國外去,爸爸陳廷虎和二姐陳曉煙因不願背井離鄉而繼續留下。家族其他成員有能力的就移民,沒辦法的就繼續留下來靜靜地等待金融風暴的過去……

    </span>


本书手机阅读:http://m.ciqingbook.com/book/171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陳威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