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赖在地上不起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对手》章节!


    一开始徐正想要刘康帮他在北京找这种人,可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种念头,刘康到来海川之前,他的一切都是可控制的,是刘康捣乱了这一切,先是吴雯偷拍两人在一起的录像,接着又是吴雯被杀,这让他一再要面对难以控制的局面,这个刘康还真是害人精啊。(热门小说ciqingbook.com) 让这种害人精帮自己做事,徐正现在实在没这种勇气。

    再是徐正也信不过刘康,刘康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如果在这期间他设计个什么圈套,让他找到的人要徐正自己去钻,那徐正很难判断自己该怎么做。

    徐正就想到了磊实药业的陈磊,陈磊在北京打拼多年,应该对北京很熟悉,如果真有这样的人,陈磊应该知道。

    最关键的是,陈磊身在北京,远离海川市,有利于徐正对这件事情保密,毕竟他是一名政府官员,如果传出去他找人为自己驱鬼,那对他来说更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徐正就拨通了陈磊的电话,他跟陈磊一直有联系,对陈磊在海川的一些亲戚也有所关照,因此关系算是不错的。

    陈磊接了电话很高兴,笑着问了徐正好,然后问徐正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徐正有些不好说出口,东拉西扯了半天,最后才问陈磊在北京认不认识一些有着某种神通的人?

    起初,陈磊还以为徐正让他找官场上有神通的人,就说自己跟北京官场上的人并无什么交往。徐正见他误会了,这才说想要找一个懂易经的高手跟自己交流一下。

    陈磊恍然大悟,说:“是这样啊,我倒是认识一个大师,我生意上的事情常请教的,很灵验,倒是可以帮忙联系一下。”

    徐正很高兴,说:“那好,你帮我请大师到海川来一趟,所有的费用我来承担。”

    陈磊有些为难,说:“徐市长,不行啊,以前还行,但今年开始这个大师很少出京了,他已经有些年纪了,家人不放心他的身体,怕鞍马劳顿会损害大师的健康,所以对有要求出京的,一向都是婉言谢绝的。我跟他们家不是太熟,怕是约请不出来。”

    徐正现在是每天都在煎熬,对这种可能救他于水火的人自然是很渴望马上就见到,既然不肯出京,那他也就只好去北京了。

    徐正说:“那只有去北京了?”

    陈磊说:“对啊,你过来吧,这边我来安排。”

    一个市长的行动并不是很自由的,徐正要去北京,必须要告知相关部门他去的理由,正好海川在北京要举行土特产品推介和招商会,徐正就决定这次推介会的级别,自己带队出席。

    陈磊就帮徐正跟大师约了时间,由于大师精力有限,只在上午见客,迫使徐正不得不在北京多呆一天,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并没有事先就跟驻京办讲好他要多呆一天,而是后来更改了行程,似乎是临时起意才有的这种安排。同时,为了不让傅华知道自己去北京的真实目的,徐正只让陈磊来安排行程,甚至不让秘书刘超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在陈磊的车上,徐正问陈磊:“这个大师不是骗人的吧?”

    陈磊说:“当然不是啦,这个大师真的很厉害,好多京外的人士都知道他,慕名上门求他的人很多,今天上午还是我好不容易才约到的,我跟大师的儿子好一顿地讲,说徐市长您只能在北京呆这一天,他才把一名约好的人推到了明天去。”

    徐正说:“但愿这位大师真的很灵光。不知道他怎么称呼?”

    陈磊说:“这位大师的名字叫王畚。”

    徐正笑笑说:“这名字好怪的。”

    车子停在了京郊一户四合院门前,进去之后,徐正就看到了一位年岁很大,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的老人,徐正心中对老人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看在眼中就很舒服,看来这就是王畚了,他此刻便对王畚有了几分信任。

    王畚看到徐正和陈磊进来,站起来双手合什,道了一句幸会,然后就请陈磊和徐正坐了下来,王畚的儿子送了茶进来。

    陈磊说:“大师啊,这位是我的朋友徐正徐先生,慕名而来,想向大师请教的。”

    王畚笑笑,说:“一点虚名,当不得真的。”

    徐正说:“大师啊,我是从外地专程赴京的,诚心一片,还望不吝赐教。”

    王畚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正,徐正被王畚锐利的眼神刺了一下,心虚的低下了头,心说这老家伙的眼睛好毒啊。

    王畚说:“赐教就不敢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谈出来,相互探讨一下。”

    徐正说:“好的,先谢谢大师了。”

    王畚笑笑说:“不要这么客气,还不知道能不能帮到您呢。什么事情啊?”

    徐正就看了看身旁的陈磊,笑笑说:“我想单独跟大师谈一谈,是不是请你回避一下。”

    陈磊笑笑说:“应该的,你们谈。”

    陈磊就出去了,徐正说:“大师啊,我最近时常做噩梦,梦中总有一个恶鬼纠缠我,闹得我不得安生,大师可有办法救我?”

    王畚又看了徐正一眼,徐正再次碰到了他锐利的眼神,赶忙躲开了。

    王畚笑笑,说:“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夫子这种圣人都不敢确定是否有鬼,你有怎么能确定这世界上就有鬼呢?”

    徐正说:“我做过全面的身体检查的,确定我身体本身没什么问题,我现在的状况找不出别的解释来的。”

    王畚笑了笑,说:“鬼神这种东西是信就有,不信就没有的。徐先生,你可以确认你相信这一门道吗?”

    徐正说:“这个……”

    确实直到现在,徐正对鬼神和眼前这位大师都是半信半疑的,他一方面想从王畚这里寻求解脱之道,另一方面心中对王畚的能力不无怀疑的,虽然王畚有一种仙风道骨在,可终究也是人,他真能帮自己解脱灾难吗?

    王畚见徐正语塞了,笑了笑说:“宗教界有一句话,信则灵,也就是说你要相信你所祷告的神灵,如果你自己心中不相信,那你也无从你所求告的神灵那里得到救赎。徐先生,我看得出来,你对来我这里心里是矛盾的,又想从我这里寻求解脱灾难的办法,又在怀疑我是否有这种能力。好吧,我告诉你,我没这种能力,你回去吧,今天就当你没见过我。”

    徐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大师啊,你别对我有意见,我不是不信你,而是我现在脑子全乱了,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这个状况究竟是什么原因啊?”

    王畚笑了笑,说:“你要知道原因我可以告诉你,你说的鬼不在别处,而是在你心中。至于为什么你会鬼在心中,我想你自己是知道原因的,就不用我说出来了吧?”

    徐正此刻真是可以用震惊来表述,他腿一软,差一点从坐的椅子上滑到地上,心说这个王畚还真是神了,他跟自己坐到一起还不到五分钟,便对自己做噩梦的原因洞若观火,内心中他是认为自己被吴雯的鬼魂纠缠上了,而这个原因他没对任何一个人讲过,而这个白胡子的老头却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没有别的解释了,肯定是他推算出来的。

    王畚说完,闭上了眼睛,说:“徐先生,原因你也知道了,就请离开吧。”

    徐正说:“不要啊,大师,你说的原因真是太对了,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了,还请大师想办法救救我吧。”

    王畚摇了摇头,说:“有些时候一个人做的事情太过分,会伤阴德的,徐先生,你做的事情就是太过了,甚至都过分都不足以形容,我怕也是很难帮你什么了。”

    徐正听到这里,心里吓坏了,扑通一下就跪倒在了王畚面前,说:“大师,你真是太神了,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王畚连忙去搀扶徐正,说:“徐先生,你别这样,快起来。”

    徐正说:“大师,求求你了,你就救救我吧,再这样下去我就完蛋了。”

    王畚说:“我不是不想救你,可是这件事情你做的确实太不应该了,我也无能无力啊。”

    徐正不肯起来,说:“大师,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就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王畚一再搀扶徐正,徐正就是不肯起来,无奈的说:“好吧,我勉为其难的试一试,你先起来。”

    徐正看了看王畚,说:“大师,你想到办法了?”

    王畚说:“办法倒是有一个,是我师傅教给我的,他当初跟我说,这个办法需要两方面的配合,一旦配合不好,反而会伤了施法人自身,所以不可轻易使用。”

    徐正说:“那大师,需要什么配合啊?你跟我说,我一定想办法达到。”

    王畚说:“你先起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徐正听说有了方法,就不再赖在地上不起来,他站了起来,做到了椅子上,说:“请大师指点。”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2009/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200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赖在地上不起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