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二十章 边功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ciqingbook.com ,最快更新《司礼监》章节!


    额福是魏公公特意从义州发掘的人材,说起来这个额福还算是他魏公公的叔丈人呢。

    洛洛儿就是瓜尔佳氏的,额福和她的父亲索尔和是同一个翁库玛法(曾祖),所以按汉人的说法,额福就是洛洛儿的堂叔父。

    瓜尔佳氏是女真大姓,相当于汉人的张姓、李姓。

    奴尔哈赤的五大臣之一费英东,后来的石廷柱、鳌拜,末期的胜保、荣禄等都是这个姓出来的,魏公公前世娱乐圈的女星如之琳、海媚、晓彤什么的,也是这个大姓的后人。

    基因上来讲,倒还是出美女的。

    洛洛儿这一支汉化程度较高,曾祖以来就和汉人交道,到她父亲父索尔和这一代,其家族分散辽东各地,如索尔和在铁岭,叔伯兄弟额福在义州。

    因为和汉人交道,额福、索尔和他们说得汉话写得汉字,对女真各部的关系也清楚,所以有时候就充当了明朝官府和女真各部的通事或中间人,其子女也大多和汉人通婚。

    洛洛儿曾告诉过魏公公,如果不是嫁给舒尔哈齐做侧福晋,她的父亲便想将她嫁给一个汉人秀才。

    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对女真的亲善之心,魏公公是特意让义州参将贺世义帮他找一些“熟女真”来的,结果不想把自己的叔丈人找来了。

    对这个叔丈人,公公还是很满意的。

    一句话,事办的不错。

    在额福卖力的感召下,长奠堡残余的一百多女真兵连同几百汉民在目睹了佐领老爷的惨状后,纷纷抱着脑袋从堡子里列队走出。

    额福的努力当场得到了回报,魏公公重赏其一百两银,并允其以半价购买长奠堡内的屯货。

    这让额福感激涕零,忙按女真人的习俗给这位从京师来的贵人磕头谢恩。

    魏公公估摸着这几个头差不多得折他三五天的寿。

    他不认为额福这种人是女真带路党,而是认为他们是民族融合的模范和先锋。

    事实上,不但辽东各卫有大量女真人生活居住,明军内部也有相当部分的女真官兵(非建州二卫),这些人大部分已经完全汉化,如果不是刻意去问去查,恐怕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女真人。

    本来,这些归化女真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必然百分百的融合成为汉人,为汉人的身份自豪而骄傲,为汉人的土地流血战斗。

    可惜,随着李成梁的养虎为患,使得本来根本不可能形成向心力和凝聚力的女真各部竟然由奴尔哈赤统一起来,并且建立了实际政权。

    这个政权的出现对于散居在辽东各地,已和汉人实际融合的大量归化女真人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随着建州的势力越来越庞大,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辽东官府一方面十分忌惮建州,另一方面却又想尽办法对女真人示好,甚至通过抬高女真人的地位来显示他们对女真的安抚力度。

    李成梁、杨镐这种枭雄之辈在时,这个现象表现的还不是那么明显,但随着这二人离任,后继者不是迂腐就是愚蠢,直接让这一现象呈倍数扩大,最终酿成大祸——凡后金兵攻城,城中必有内应。

    这些内应就是如额福这种从前视明朝为母国,视自己已为汉人的归化女真人。而大量在明军中任职的女真将领也纷纷反戈,倒向奴尔哈赤。如有名的石廷柱本为广宁守备,后投奴尔哈赤得授游击,成为后金有名战将。

    要阻止这种现象扩大,防止逆向融合,则势必就要成为李成梁这种在辽东说一不二的存在,这种存在连杨镐都有些不如。

    显然,魏公公没这个实力。他现在也就是拿皇爷的牌子诓一诓如贺世贤这种前沿武将,内地如沈阳、广宁、辽阳那边根本不可能搭理他。

    但勿以善小而不为,魏公公最擅长的就是挖墙角。

    皇帝太子的墙角他都挖得,一个小小的龙虎将军的墙角有什么挖不得的!

    扫荡宽甸六堡,使之存地却不存人,倒要看看奴尔哈赤是否吃得消。

    一日一文,千日千文,判斩。

    一日一人,千日亦千人,况首战就得了几百人。魏公公相信,随着皇军的深入“扫荡”,不用一个月,他就能把六堡变成建州的累赘。

    六堡的重要性不是为建州提供了直面辽东平原的机会,也不是为建州提供了大量可耕作土地,而是提供了数万人口!

    汉人,女真人,蒙古人,朝鲜人,活人死人……

    魏公公不要六堡再有人。

    如果一切顺利,成功拔除六堡所有建州驻军,将区域人丁全部掳走,至少能削弱建州两成实力。

    这两成实力但是能稍稍延缓下奴尔哈赤反叛的时间,便足矣。

    和军事行动同时进行的必然是政治行动。

    额福这种归化先锋不仅仅是阵前喊话这么简单,他们还要担负四出劝降、招揽的任务。

    为此,魏公公特开“人饷”,于义州城内名榜贴文,号召军民士绅勇敢组织队伍北出六堡,积极配合大明皇军的军事行动,将被建州掳去的同胞、亲友们救回来。

    “忠义挺进队”是公公给这些民间队伍的编制,属大明皇军特别行动队,领双饷,拨特款。

    为此,蒋方印受命在义州安泰门立“赎回台”,挺进队只要把人带来台下,俱按人头给付实银。

    对此,贺世义等义州将领深为担心,认为此举定会遭到建州都督的疯狂报复。

    魏公公却不以为然,只要诸将听令行事。

    诸将不敢违他这大内来的“阉贼”,一方面配合大明皇军北上宽甸,另一方面则是偷偷往辽阳巡抚衙门和沈阳都司报讯。

    这些小动作自是瞒不过魏公公的火眼金睛,他手下可是有田刚带着的锦衣卫的,而锦衣卫在辽东是眼线密布,隔江的朝鲜都有锦衣卫的密探,义州将领的举动岂能瞒过他。

    然,不放在心上。

    他与左右只言四字,曰:“陛下喜边功。”

    截至目前,忠义挺进队只有两百多义州百姓参加,这些大多是胆大之辈,不乏土匪强人。人数及实力都较弱小,难以承担某一方面的进攻,因而魏公公只让他们随在大军后面搜缴。

    而他则率主力在夺取长奠堡后的次日就向下一个目标小奠堡发起奔袭。


本书手机阅读:http://m.ciqingbook.com/book/2510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二十章 边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