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弓矢新韬士马残(中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刺青书屋www.biqitxt.com ,最快更新《唐残》章节!


    江陵城中,作为使者前来的朱珍,也在街市上一边晃悠着,一边啧啧称奇起来。在习惯了北地常见的荒芜与凋敝,还有地方百姓的逃亡与躲避之后,一下子身处在新春格外繁华、人流如织的闹市区中,竟然让他很有些不适应。

    不仅仅是因为市面上人声鼎沸的繁华,与眼花缭乱的充沛货物,遍地可见投枚、射团、猜花的玩乐手段、杂耍和演艺活动;还有那种本地士民百姓根本不避巡逻士卒和游哨,而寻以为常或是熟视无睹一般的轻松和肆意态度。

    要知道就算是黄王所在的长安城中,巡道的义军将士们也是努力保持着新朝的威严和体面。而从不轻易让那些满身污脏、破旧的士庶百姓靠近身来,就会威风八面的用眼神和表情,将他们驱赶到远远去。

    而号称是百国千邦万藩来朝的东西两市,更是空有其名的只剩下一些充作门面的店铺和行市,在勉强维持着基本的营生。更让人觉得可笑的是,其中大部分的货物来源都是出自太平军治下,而由各色义军将领的干系人等在经营着。

    要说起来,他是徐州丰城(今江苏丰县)人,在记忆中见到类似的热闹场面还是十多年前的上元灯会中,节度使薛能在理所彭城所举办的专场马球赛时。那时候不知道裁掉多少只鞋履、挤掉多少条汗巾和璞头。

    那些轻浮无状的浪荡子又是如何的竞相出没在人群之中,竭尽全力的从那些家人陪伴的女眷当中挤来挤去的占便宜,然后搅扰起一阵又一阵惊呼娇叫,或又是叫骂连连的情景,让来自乡里的他不由叹为观止。

    但在这里,只有大街小巷中轻松快活的氛围,和秩序井然之下左右交错分行的人流;虽然多数人称不上体面和光鲜,

    然后,他的记忆里就剩下没完没了的连年灾荒和兵火,饥饿难耐又疲惫不堪的刻骨铭心感觉,以及蝗虫一般下乡催收的官府胥吏和大户家丁;在某次交不出催粮的反抗当中,失手打死了吏员之后,他也就成为遍地蜂起的盗贼中的一员了。

    颠沛流离的辗转了许多岁月,直到近些年才算是随着那位朱三将军,在河南都畿的附近粗粗落脚下来。但是相比一片残破的河南、都畿地方乡里;自出鲁阳关这一路过来的太平军治下的生息繁茂,却是让他大开眼界了。

    虽然山南之地同样也是太平军,这个太平军上虞治理和经营的传说,果真是名不虚传。

    相较之下,虽然三将军努力的改变过往到处流动罗括和就食的作风,而在新收地方上推行休养生息之道,又招徕流亡和鼓励屯垦,但是短时之内可以说是收效甚微,而一直在坐吃山空。

    所以他这次过来固然有扩大互通往来的贸易,以持续补充不足的打算;同样也才买和置办大批在开春之后,用恢复生产的农具、牲畜和良种任务。

    出于同样的道理,在此之前已经有一批数十人的军中子弟,被派在太平军的大讲习所中就学和修习,农事、货殖和吏务的学问,以获得类似太平军治理和经营地方的部分本事。

    因为,这些年转战下来的际遇,已然让义军中的一些有识之士和明白人晓得,还是要有一块用来休养生息的地盘,才是长久存续的根本。这一点上,在两岭、湖南、荆南一路做大起来的太平军,就是最好的例证。

    可以说,他们已经打破了过往义军大部,难以在一地长久落脚和立足,就要另寻就食他处的弊端和问题;可以说,如今的大齐朝廷之中,虽然人人口中都不说,但是未尝没有在暗中效法和照搬其部分作法的行为。

    当然了,三将军这部人马因为朱大兄的过往渊源,和那位大都督的格外看重,无疑更加要近水楼台多得一些好处和便利;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根本拿捏不起身段来,而只能卑言谦辞的努力为自己谋取到最大的条件了。

    “朱兄弟,你可是教我好等一阵子了啊”

    他如此思虑着一边观览走过了好几处城防之后,才见到有人上前来招呼起来。与他有约的,乃是昔日义军中的旧识和同袍,如今却是跟了朱阿大在太平军中效命的旅副许唐。

    “却是我找路多费了些功夫,还请见谅。。”

    朱珍连忙拱手歉声道。因为他这才发觉自己因为贪看路上各种风物和人情,赫然多饶了一大圈的路程。

    在寒暄了几句之后,许唐就将朱珍引到了附近一座酒楼之中。只是在这座格局颇大的酒楼中,却是充斥着许多带头巾、穿襕衫的士子之流;他们一行人穿堂而过,甚至未曾印的多少人注意。

    而哪怕是登上了三楼位置靠着街面栏杆,而视野甚好的一处专属包间之中,也依旧可以隐隐听到楼下传来的喧哗声。而就在其中对门上首的一张茵席和案子上,赫然是作为宴请主人的朱大兄,也是大都督府中屈指可数的军将高层之一。

    “见过左郎将。。唯请金安。。”

    朱珍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安道,这位就是他此行受了嘱托的专程拜访对象了。却见这位和颜悦色而形容阔达的朱大兄,对他微微一笑而摆手示意他坐下,没有继续开口却是正在侧耳经听着什么。

    而在楼下高谈阔论的喧哗人群中,貌不起眼的采风员韦庄,再次发现了足以让他感兴趣的话题。

    “这位大都督已经在宣讲会上说的十分明白了,他想要的可不是一心只想要升官发财就好的幸进之辈,而要的是能沉得下身子和心思,去底层百姓中做事得吏干之才。。”

    “也唯有在底下的苛繁琐碎庶务中,能够耐得住性子做出相应的实绩来,才会考虑给予前程和待遇之选呢。。”

    “如今大都督府之下既有文法亦得制度,更有顺应天时人心的义理和章程,凡城邑与户口,兵马、官府、赋税、科选几乎无一所缺,真正差的也不过是一个实至名归的尊号而已。”

    “至少相比那位丢下都城百万臣民避走蜀中的大唐天子,或又是正当在两京之中沐猴而冠的大齐皇上,难道世间还有其他更加的卓识远见,或是气量格局足以鼎新革故的良选么。。”

    “现在也许做的职事区区吏务之实,但是一旦鲸吞天下的大势既起。。又何止是牧民州县或是治理一地的起始和根基呢。。若是能够顺应时势乘风而上,就算是方伯府道、具列朝堂也未可得知呢。。”

    而在江陵内城的督府公厅中,周淮安也接到了一个意外的报告:

    “河阳诸葛爽派来了的信使?还送来五百匹健马、八百领铁铠以为见面礼,只求面见呈请的机会?”

    这位可是奇人啊。或者说是这个礼乐崩坏、上下压抑到极点的灰暗时代当中,以草根逆袭得以荣华富贵,权柄彪著的一代励志典范了。

    根据周淮安所知部分,他早年做过衙役,也曾经流落街头挨门卖唱为生,更是投奔过庞勋的麾下,又作为反正朝廷献出泗州的首义,一路节节攀升到实权的节度使。

    因此,作为晚唐此起彼伏造反大潮中的后起之秀和晚辈,无论是补天大将军王仙芝,还是冲天大将军黄巢,乃至义军上下许多人都一度把他引为偶像,而人人几欲效法之。

    更别说是那位缔造了后梁的活曹操,也是他一手为朝廷给招揽回来的。可以说没有他的话,五代很多大事件和人物的命运,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

    更神奇的是他这一个几不靠夹缝中的人物,居然还能在唐末群雄纷争当中,始终左右逢源的把守和维持住自己的地盘,而最终以病死军中的难得善终结果。

    当然了,后世的评价是他“善吏治,法令澄壹”。为人眼光很不错,总能及时把式时势和机会用,又善于治军的笼络部下,因此手下虽然有不少后来的五代强梁和野心家,但他世时几乎没有人背离。

    当然了,周淮安没有想到的是在正历史线上,原本是靠追击和围剿占据长安的黄巢,而得以功成名就的诸葛爽。会在这个时空中断然投降了过境的黄巢大军,而成为第一个降服大齐朝廷的藩镇。

    在黄巢登基建元后,更是把儿子诸葛仲方派到长安去为官(人质),又派大将刘经率领一部人马从征于大齐军中。可谓是果断之极的换取来了名义之外很大的自主权。

    而他手下的李罕之,更是太平军某种意义上的熟人。在潭州一战被打的全军尽墨仅以身逃之后,重新得到他这个老上司的收留和任用。

    这次,据说他在河北刚刚大败了魏博节度使韩简所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派出个人的使者,籍着朱老三方面的关系和渊源,给捎带过来。

    “见,为什么不见呢。。”

    周淮安当机立断道。

    “不过先顺延上几天,把人带去特定场所参观一轮回来再接见他把。。”

    ——我是分割线——

    长安城中的一处酒楼上。刚刚恢复了部分职事的关内都转运使刘塘,也借着酒意在太平军特派代表高郁面前,半真半假大声的抱怨着。

    “这些人都做的是什么事情。。我背了天大的干系和骂名辛苦辗转奔波往来,难道还不是为了各路人马的衣食供给么”

    “偏生就有的是那些喜欢眼红之辈,变着法子来挑我的错处和不是;现下到是好了,原本的局面给人弄得一团污滥,就粮皇上面前都维持不下去了。。”

    “那些领兵的也是贱骨头,我受人责难的时候可没有多少念好和帮腔的,非要等麾下饿死冻死了不少人之后,才会想起来我的好处。。”

    “可我凭什么给这些没良心又没本事的家伙,接手和收拾这烂摊子啊。。”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8623/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txt.com/book/2862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记录本次(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弓矢新韬士马残(中)阅读记录,下次打开我的书架即可看到!

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