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叛逆的儿子(七)
    “嫂子,你咋自己出来了?”阿吉见寇溪一个人上了车,立即紧张起来:“你就把他一个人丢在上头了?那可是.......”

    寇溪不以为然:“他不会害怕的,那里*肃穆怎么可能会去吓唬一个孩子。”

    “别说了,别说了,越说我越觉得瘆得慌。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墓地啊!”阿吉缩着脖子看向外面的天:“哪有快天黑了才过来扫墓的,真是吓死人了。”

    “他的毛病只有他自己能想明白,这个孩子从小就是心事重。”寇溪看向窗外,喃喃自语道:“我估摸着,不一定是为了我跟顾沉结婚的事儿。当年已经反对过一次了,这次闹毛病应该不是他。而且,在他惹祸的第一时间联系的是顾沉,这件事儿就不难看出来孩子已经接受了他。”

    阿吉却道:“那还不是因为担心你的身子,怕你动了胎气。”

    寇溪并没有吭声,她觉得牛牛如果不接受顾沉哪怕就是干挺着不说也不会自己主动给顾沉打电话的。

    在车子里面等到了天都黑了,寇溪才看见一个淡淡的影子由远及近朝着车子这边走过来。牛牛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寇溪吩咐一声:“咱们去吃饭!”

    阿吉一脚油门像是火箭似的蹿出去很远,一路狂飙车速就像是后面有狼追似的。终于开了四十分钟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市区,他苦着一张脸:“我可得好好找个人气儿旺的地方,这刚才把我吓得。”

    他将车子停在了一家门面很大的火锅店前,寇溪拎着包下了车抬眼看着那火锅店的名字叫‘王子火锅’。不由得咧嘴一笑:“这家店原来现在就有了。”

    “啥?”阿吉好奇问道:“嫂子,你说啥?”

    寇溪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牛牛:“走吧,先吃饭,再说别的。”

    到了大堂,果然里面人声鼎沸。服务员指引着三个人来到了一张桌子前,落座之后服务员拿来菜单。阿吉端着菜单给寇溪,寇溪摆摆手:“你们点,我吃不了多少。”

    她抬起头看着那服务员:“给我来一个鸳鸯锅底,我先点我自己爱吃的东西。地瓜片、苕粉、菜拼、菌拼、鸭肠、午餐肉!”

    服务员拿着小本子认真地写下菜单,这边阿吉也不跟寇溪客气:“两盘羊肉片,两盘牛肉片。牛牛,你要啥?”说着将菜单递给了牛牛,牛牛接过菜单翻了半天:“我要虾丸,还要大虾,鸭血也要,这个毛肚也给我来一盘。”

    那服务员看了一眼这三个人,忍不住提醒道:“客人,我们家菜码很大的,而且价格比较贵。你们点太多了!”

    阿吉挑眉:“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还能吃不了吗?赶紧的!”

    寇溪看了一眼那不敢动弹的服务员,知道她担心这三个人跑单。便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先结账。”

    那服务员见寇溪穿戴像是个有钱人,打量着她的容貌不像是有那个少年那么大儿子的样子。品她的谈吐跟刚才跟自己叫嚣的南方人不像是两口子,点了点头笑道:“行,我们马上上菜。”

    很快火锅汤底就上来了,寇溪三个人去调了蘸料回来。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寇溪喊了一声服务员:“先上三瓶饮料,然后结账!”

    一直在旁边盯着这三个人的服务员立即松了一口气,乐颠颠的去拿了三瓶健力宝。然后告诉寇溪:“您好,顾客,本次消费二百三十一块钱。”

    三口人吃一顿火锅二百多,这已经是很高的消费了,人均八十块钱一般家庭可是消费不起的。寇溪从包里抽出三百块钱递给那服务员,笑眯眯的又问了一句牛牛:“要不要再来一份火锅面?”

    “不要了,吃饱了!”牛牛打了个饱嗝,单手打开健力宝仰着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服务员找了零钱回来,递给寇溪笑着说道:“大小伙子就是能吃啊,这一个人的饭量顶我两天了。”

    寇溪接过零钱笑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吃饱喝足了,阿吉开着车先回家去,寇溪领着牛牛往家溜达。

    “妈!”牛牛踌躇着不知道跟寇溪怎么开口。

    “有话直说,你我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但是你要清楚,你自己做的决定后果就要自己承担。我们尊重你的决定,当然了,不管你今后决定怎么走,遇到了困难我们做父母的都会竭尽全力的去帮助你。”

    牛牛低着声:“我们,我们队友经常会有一些活动。出去玩,聚餐什么的。大家在一起平时训练都挺辛苦的,想要放松一下也不好不去。要是每次都不去,会被人说的。你不是跟我说,光靠训练也不行,人际关系还是要搞的。”

    寇溪立即明白过来,牛牛这是想要留在省队里面。这个决定一点都不意外,她很清楚牛牛是真心热爱这项的运动。而且他能够发挥自己的所长,确实也是一件好事儿。

    “你的意思我明白,同学之间队友之间这些集体活动是要参加的。而且比赛的时候讲究团队合作,讲究策略。尤其是我们国家,一直都不提倡个人主义看重的是集体主义精神。出去比赛首先代表的是你所在的这个团队而不是你个人,人家会说这次拿走金牌的是哪个省但不会去说是哪个人。跟队友们搞好关系,私底下一起玩耍是应该的。”

    寇溪站定回身看着已经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牛牛,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开始让自己仰视了。

    她看着牛牛轻声道:“这件事让我生气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你对待这件事的回避态度。我从来不认为,你会被坏孩子带坏,我是难过你远离这个家。”

    牛牛低着头不吭声,沉默了半天之后闷闷的说道:“我们在一起出去玩,也就是打台球、滑旱冰、去舞厅、去练歌房,但是我跟喜欢去游戏厅玩。”

    “聚餐吃饭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喝酒,绝对不可以喝酒。你要知道,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旦沾染酒精,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你们热血、冲动而且很爱打架,打架的后果一旦很严重那就是影响了一辈子。这件事你必须跟我做保证!”寇溪轻柔的声音,让牛牛慢慢的安定下来:“我保证,滴酒不沾!”

    寇溪浅笑,转过身挎着牛牛的胳膊慢慢的往家走:“一会儿我跟你顾叔商量一下,我们自己家开一个游戏厅。就让阿吉哥当店长好了,你们如果想玩就去玩,自己家的店我也放心。”

    牛牛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寇溪:“妈?”

    寇溪轻笑:“这几天啊,我跟你顾叔因为某些观点产生了分歧。但是有一样他说的很清楚,自身的能力越大其实对家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我总是担心他的生意会给家里人带来危险,但实际上,带给你们的方便更多。”

    如果没有顾沉身后的势力,就单凭她寇溪一个人。如何能够干脆利落的将牛牛给解救出来,如果没有阿吉在身边保护着她又如何放心牛牛一个人在这边。

    如果没有钱,如果没有顾沉培植的那些手下,寇溪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就决定开一家游戏厅。买几个机器对她来说不难,关键是得如何经营下去,这才是问题所在。

    寇溪跟顾沉一说,顾沉便笑道:“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既然这是孩子喜欢玩的。干脆就在那边开一家娱乐城好了,我早就有这个想法。”

    寇溪愕然:“就是一个小小的游戏厅而已,开什么娱乐城啊。孩子才几岁,你别弄的乌烟瘴气的把他教坏了。”

    顾沉哈哈大笑:“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开个大一点的地方。”

    寇溪想到了后世几乎每个商场顶层都会有的电玩店,便说道:“那就开一个大型的电玩店,把市面上有意思的游戏机都买回来。什么拳王的,什么抓小鱼的,什么开摩托车的,什么开小汽车的,还有那些个大头贴的机器都放在里头。也不用整啥门店的,你看看哪个商场,就是楼下卖衣服的那种咱们就租那样的场子。这样的话,也没有人敢公然闹事儿了。”

    确实如此,商场的门店虽然贵但是没有小混混过去砸场子。

    顾沉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本意是开一家综合性的娱乐会所。包含KTV包间、客房、游泳健身、电竞游戏这一类的东西。不过这一类的会比较贵,一般老百姓肯定不会去玩的。而且有一些隐性的服务,肯定也是寇溪所不愿意的。

    只不过他没想到寇溪还有另外一个主意,两口子谁也没想到就牛牛出了这么一个小状况。随便一谈,还真的就成就了寇溪的另外一个连锁生意。

    那些多年蝇营狗苟的‘大哥’们永远都想不到,这商业两位大佬每一次决定都是从这种毫不起眼的随口聊天决定的。

    而牛牛也从来没想过,顾沉与寇溪夫妇二人能真的为了他的安全,专门开了一家电玩城给他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