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5 艾伦殡葬和祖们事务所
    最寒酸的庆祝仪式出现了,扎克一左一右的拉起了罗伊和伊芙,手从下到上,“呜呼~吸血鬼赢了,吸血鬼要统治世界~现在~让我们各自回归原本的日程……”然后松手,正式的再见都没有,离开通天塔。

    罗伊自然是要跟着扎克的,“中部的家族巫师已经全灭,我们现在还是去南区找丝贝拉?”

    “南区该找的都会找,但顺序有变化,我们先去艾伦殡葬。”

    艾伦殡葬。

    有哈密顿的存在,一切情况说明变的无比轻松,扎克只是把萤火先生的血给了哈密顿,五分钟,魔宴在巴顿的所有吸血鬼,都知道了吸血鬼对中部巫师的第一仗,赢了。

    “所有人,十分钟和自己在西部的氏族说明情况,瑞文奇之前说的中部狼人,魔宴必须拿下。我等着你们打完电话。”以及,“罗伊,你给尼克·乔凡尼打电话,你有我两百年限别墅的电话。”

    “为什么是我?”

    “让他知道你现在是我最亲密的‘同志’,一点点小嫉妒,会有激励效果,四个世纪前他没有跟紧我的脚步,这次,他不能再落下了~”

    “谁他妈是你的亲密同志!”

    “你更喜欢贬低地位的跟班这种称呼么?”

    “*!”

    扎克开始等待所有人打完电话,这等待只持续了半分钟,哈密顿已经一脸平静的挂掉了电话,回到扎克身边,“父亲挂了我的电话。”

    完全在预料中的事情。安慰是多余的,扎克,“我倒是有个建议给你,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什么。”哈密顿的平静有了点儿波动。

    “越过你父亲,你直接找勒森布拉氏祖。”

    哈密顿张了下嘴,但很快闭上,摇头,“父亲会惩罚我的。”

    “惩罚什么,让你换血成为卡帕多西亚么。”扎克一耸肩,“或者按照现在的魔宴吸血鬼氏族地位排序,成为茨密希。”

    这话的搞笑的地方是,这两个惩罚选项,按如今的局势来说都挺好的。

    一些坚挺了四个世纪的绝对霸权,在瓦解。

    哈密顿的嘴又张开了,不对,是一张一合,重复几次后,朝扎克一点头,又去打电话了。

    罗伊过来了,和尼克·乔凡尼的电话已经结束。也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尼克连为什么都没有问!”罗伊在生气,如果站在罗伊的角度感受一下,就能知道这是挺幼稚的生气,不用理会。

    扎克只是笑着拍拍罗伊,“只是尼克没有问问题吗?你的父亲和克雷格呢?”

    大家别忘了,茨密希氏祖鲍伯和克雷格在魔宴,是在扎克的要求下,由尼克·乔凡尼接待的。扎克让罗伊给尼克电话,不止是为了一点恶趣味的激励效果,还有信息的传递——乔凡尼获得的信息能自然的进入鲍伯和克雷格耳中。而传递这消息的,是罗伊·茨密希。罗伊作为茨密希在艾伦殡葬的吸血鬼都在给自己的氏族通报第一消息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应该自己所处的转态和自己的氏族脱离,还不尴尬,不是么~扎克多体贴啊。

    罗伊也算是开始适应扎克的节奏了,斜撇着扎克,没用多长时间就意识到扎克在说什么,“他们要回北国,对联邦吸血鬼的命运危机有什么好问的。”

    罗伊的回答没什么问题,扎克重点也不在于关心鲍伯和克雷格对魔宴吸血鬼对巫师家族的看法,重点,是用这种方法告知可能对罗伊有什么糟糕打算的克雷格——你别害罗伊·茨密希,我(扎克)要用他。

    没忘吧,扎克和罗伊去通天塔的路上,扎克推测的克雷格想要拉拢罗伊的原因。扎克对罗伊说的是比较美好的猜测,还有一个彻底毁掉魔宴茨密希的糟糕推测没说。

    扎克希望在意识到扎克要用罗伊的情况下,克雷格在魔宴调整一下他的打算。

    第三个结束电话的是雷夫罗。

    这其实有些出乎扎克的意料了——卡帕多西亚怎么会最慢?

    先不管,希德·雷夫罗来到扎克身边,已经注意到了这艾伦殡葬的名义上领队——哈密顿在用敬语和勒森布拉的氏祖通话。脸色稍有变化,对扎克,“西部的雷夫罗已经在行动了,要感谢之前在你的建议下,雷夫罗放弃血液交易的市场,往中部铺监控网络的事。乔凡尼用的工业市场帮我们雷夫罗完成了基础铺垫,我们已经定位了那些狼人的身份、位置。”

    所以真不需要用罗伊去激励什么,乔凡尼一直都紧跟着扎克的步骤。挺好的。

    扎克点头,没说什么,继续等奈纳德。

    奈纳德打满了十分钟,过来后,也撇了眼还在那边和氏祖交谈的哈密顿,话是对扎克,仿佛不想被比下去的,“我也有和我们卡帕多西亚氏祖对话,氏祖很支持你的建议。”

    其实扎克是听得到所有电话进程的,特别是奈纳德落后时扎克还有特意去听,呃,大家都听得到。奈纳德在撒谎——卡帕多西亚氏祖根本没到‘很支持’的地步,卡帕多西亚根本不知道奈纳德在电话描述的现在吸血鬼和巫师家族的关系,问了一堆在这个世界中活了四个世纪的吸血鬼都已经当做常识的事情。

    比如,为什么巫师需要重新笼络狼人,他们不本来就是一家人吗?比如,为什么巫师变成家族了,原来不是部落吗?比如,为什么巫师要和吸血鬼重新发动战争的话不去找帕帕午夜,上一次巫师找帕帕午夜不是把吸血鬼打残了吗,这次反而是帕帕午夜要帮吸血鬼截获要制造阿尔法的狼人??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不算常识,毕竟现在还没人知道为什么帕帕午夜会帮吸血鬼。

    奈纳德在电话里尽力的解释了,但对面的卡帕多西亚氏祖依然用着一口男童的声音,“哦,这样啊。那,我们该做什么?”

    “我们应该支持托瑞多!”奈纳德没忘敬语,“氏祖!”

    “哦,那我们支持托瑞多。”

    这才结束电话。

    所以,在奈纳德对扎克汇报电话结果的时候,大家都保持了沉默,安静的等待哈密顿。也是必然的,大家都在听。

    听筒里的弗兰德:“我都听明白了,那,解释一下为什么是你来告诉我这些,孩子。”

    哈密顿回头了,看着所有的眼睛都在他身上,表情无法在维持平静的对听筒“我刚说出扎克瑞·托瑞多,父亲就挂了我的电话。”

    “恩,我知道了。那我……”听筒那边的弗兰克似乎在思考,其实懂的人都知道,这是演戏,“似乎错过了挂段的‘正确’时机。”刻意加重、转折的语气,表现出了弗兰克演技的层次感~“现在,应该也不晚,但我会给你有打这个电话勇气的奖励,哈密顿·勒森布拉。”然后就挂了。

    在现在艾伦殡葬之家里,懂的有奈纳德和罗伊,知道扎克和弗兰克关系的两人看着哈密顿调整了情绪后,安静走过来,都没有说话。都在想弗兰克变化的语气代表了什么。

    扎克也没做评论,看人齐了,“现在,我们去祖们事务所,见阿尔法本杰明。”

    祖们事务所。

    时间关系,赛瑞斯都已经下班回家了,看着扎克带着一众吸血过来吓了一跳,“扎,扎克?”

    “别紧张赛瑞斯,我们找本杰明。”对自己的员工,扎克当然贴心,不该赛瑞斯操心的东西不会麻烦他,“我和罗伊离开的时间里,格兰德里有什么事吗?”

    “恩,有一个。”看本杰明已经在二楼看着拥挤了自己户外装备店面的吸血鬼众人了,赛瑞斯的语速加快,“露易丝打了个电话回来,说她找到固定的居所了,联系方式也已经弄好,汉克给你收好了放在你的办公桌上。”

    扎克点了下头,带着吸血鬼们上楼了。

    祖们事务所里,异族方面工作员工似乎都也已经下班回家,这里指的是冈格罗、尤里家的共和修士弥勒,塔姆的数字跟班:四代托瑞多乔纳森(‘将军’后裔。)。

    正和扎克的意愿,没那些弯绕的人情顾虑,“本杰明,你被利用了。”扎克直接,“中部狼人用阿尔法的制造试图将你绑上狼人的阵营,和吸血鬼对立。”大家应该还记得本杰明曾试图和扎克绝交吧,理由是扎克在吸血鬼中起飞了,从一个被悬赏的吸血鬼成为了魔宴的‘大人物’,本杰明也要起飞,在狼人族群中。

    扎克当时配合了本杰明,非自愿的,现在,既然已经有了本杰明被利用的证据,还配合个屁,“一切都是中部巫师家族的圈套,是他们在暗中给狼人信息和技术,包括使用吸血鬼的血制造阿尔法。”扎克示意哈密顿上前,在哈密顿稍有疑惑的时候,扎克直接把哈密顿的手臂划拉出一条血口,送到本杰明面前,“萤火和怒涛家族利用了巴顿的环境,已经被我们清理掉了,你自己看。”

    送上门的吸血鬼血,本杰明接了。拿了个小杯,一边看着不自在的哈密顿,一边平静自然的,“说吧,你想干什么。”是对扎克说的。本杰明自知和扎克对话不可能有什么优势,不如直接省掉扎克的麻烦,直接让这位‘哥哥’说结果。

    扎克却没那么急切,示意本杰明先‘看’事实。格兰德的兄弟之间的尊重,在现在吸血鬼和狼人之间,是非常重要的……桥梁。

    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扎克和本杰明的关系无法复制么。现在不是能不能复制的事情了,是这份关系,能不能发挥什么作用的时候了。

    四个世纪前的对立,真的不能再发生了!大家觉得通天塔里的胜利理所当然么,毕竟是在巴顿的主场,扎克处处是‘朋友’。那等到狼人被巫师笼络的时候,大家也要接受,四个世纪前扎克的‘朋友’们一个个死在战场上是理所当然的!

    本杰明清掉了哈密顿的血,不忘挑一下眉,“这就是勒森布拉的血么,一切信息好清晰啊。”这是用来嘲讽扎克的,无伤大雅,兄弟日常,“比你的血好太多。”然后本杰明开始专心的接受血中信息。

    扎克在确认本杰明的眼神清楚后,拿过了本杰明用过的杯子,递给哈密顿,“再一杯,留给莫卡维。”哦,提一下吧,莫卡维不在,而扎克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问莫卡维在哪里。但虽然所有吸血鬼都把莫卡维当做麻烦,扎克依然觉得莫卡维是联邦吸血鬼的一员,如今的事,需要莫卡维的参与——毕竟,莫卡维已经证明过自己了不是么,在那让人无法理解的疯迷风格下,是莫卡维拦住了本杰明直接把冈格罗送给中部狼人的行为。

    在哈密顿遵从的放血时,扎克对本杰明,“魔宴即将行动,捕获帕帕午夜让瑞文奇给哈密顿他们往魔宴送的消息的狼人。我需要对比,验证这些被帕帕午夜挑出来的狼人,是不是从你这里购买冈格罗血液的狼人。”记得吧,瑞文奇给哈密顿他们说的时候,有特意强调这是中部边界,靠近西部魔宴的狼人。事到如今,大家应该可以想象,这是巫师家族对魔宴动手计划中布置的前哨。

    本杰明没有一丝废话,“是,但不是你全部。你要交易明细么。”已经在翻抽屉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要。”扎克看了眼身后的吸血鬼,“我们应该想的到巫师家族不止在笼络靠近魔宴的狼人,整个中部应该都有试图制造阿尔法的狼人。”在扎克的示意下,希德·雷夫罗上前,接了本杰明翻出的交易记录。

    看着交易文件的量,希德以一个情报工作者的本能,脸色变的难看——巫师家族动作的网,比他们想象的要大;狼人在中部的势力,也比长期在西部主宰的吸血鬼们想的,要多。

    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希德对本杰明说了“谢谢。”

    扎克有注意到希德的神色,“我会让长期在中部保持隐秘的阿萨迈特氏族给雷夫罗提供帮助。”

    希德看着扎克了,这是绝对的真心,“谢谢,托瑞多。”

    扎克看回了本杰明,“但显然不够。”看本杰明的原因是,“我比你年长。”突然把‘兄弟’日常发挥到极致了?不,“我参与过殖民战争,吸血鬼和狼人之间的战斗。我们可以在掌握先机的情况下小规模的奇袭,控制几个狼人。”说的是被帕帕午夜‘卖’掉的那批靠近魔宴的狼人,“但不管我们准备,都不可能面对整个中部的狼人。到做选择的时候了,本杰明,作为阿尔法,你想看到吸血鬼和狼人相互争斗到只有一族存在的时刻么。”

    这就是扎克和本杰明之间的桥,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吸血鬼和狼人必然面对相互的损耗,让我们相互在桥的两边伸出手,拉住一些不想斗争的同胞,站在一起。

    本杰明安静了很长时间,一撇嘴,“巴顿领主,这位置我不让。”

    “一直都是你的。”扎克说完后回身,“最后一站,疗养院,丝贝拉。”一拨人再次上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