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62节-移交
    “是我!警察先生,有人进了我房间,偷走了东西。”

    李白虽然听不懂对方所说的法语,但还是能够大致猜到一些。

    另一位警察用汉语说道:“请出示证件,再复述一遍!”

    曾经是欧陆老大的法国继承了波旁王朝的骄傲,对其他语种不屑一顾,想当年欧洲各国是以说法语为荣。

    所以除了服务行业,没有多少法国人会说英语,能够找到会说汉语的警官已经是额外照顾报警的李白,毕竟位于塞纳河畔的第13区是巴黎有名的唐人街之一。

    拿出护照后,李白复述了一遍自己的报警内容。

    “那么瑟琳娜女士,你这边的情况呢?”

    两位警察用登记表格和录音笔记下李白的报案信息后,双双望向老板娘。

    李白向一直在抓耳挠腮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的老板娘眨了眨眼睛。

    “这个黄皮猪……”

    气得七窍生烟的老板娘指着李白,她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

    下半句还没有说完,随即一脸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和喉咙,试探着继续说道:“我,我又能说话了?”

    “警官,请记一下,我要告她种族歧视,还有怀疑她和小偷是一伙的,有监守自盗的嫌疑。”

    撞到李白手上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真的以为华夏人都是好欺负的吗?

    在13区做生意却听不懂汉语,但是吉普赛女郎旅馆的老板娘依然能够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上猜到一些,多半不是什么有利于自己的话。

    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一眼,叽里咕噜交流了一句,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古怪。

    近三分之一的法国人认为反华不是种族歧视,但是当着警察的面骂别人“黄皮猪”,被逮了个现行,人家不告你种族歧视才是活见鬼了。

    更要命的是,录音笔还开着,当场就录了进去。

    哪怕不是喜欢挥舞人权大棒的美国,种族歧视在法国也同样是要判刑的。

    “好的,先生!”

    会汉语的警察在登记表上又记了一笔。

    “你们在说什么?”

    这回轮到老板娘一脸茫然,意识到不太对劲的她气急败坏的嘶吼道:“是他!他是个骗子,是个杀人犯,该死的华夏人,你们不要相信他,快把他抓起来,赶出法国。”

    为了逃避责任,老板娘已经开始口不择言。

    “好的,女士,我们会调查的!”

    两个警察倒是心平气和,究竟是不是骗子或者是杀人犯,也不能只听一家之言。

    “……”

    看到警察两不相帮,老板娘瞪着眼睛,失了声。

    登记完以后,两个警察就开始到李白的房间做初步勘察,拍照片,取样,然后给门口贴了易碎封条,等到白天接手的警察过来进行更加细致的检查。

    如果这一次封条再遭到破坏,那么旅馆老板娘也逃脱不了责任。

    做完这一切后,会说汉语的法国警察才对李白说道:“先生,您最好换个旅馆,有什么进展,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联系您,要是有什么不方便,您也可以向华夏大使馆寻求帮助。”

    虽然没有敷衍了事,但是如此官方的套路却让人感觉希望渺茫。

    “好吧!我等候你们的消息。”

    李白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吉普赛女郎旅馆,就听到老板娘提着一支大扫把站在门口,气焰十分嚣张的叫嚣道:“滚吧!黄皮猪,永远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我一定会扒了你的猪皮!”

    大魔头头也没回的打了个响指。

    啪!

    “嗯啊!嗯啊!嗯啊……”

    小旅馆老板娘的咆哮变成了驴叫,在深夜中格外刺耳。

    人生在世,不作死就不会死。

    李大魔头不会跟这种蝼蚁一般见识,不过以这头肥婆的精神意志,起码得叫上一个月才会停。

    在巴黎第7区,邻近香榭丽舍大街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单人套房,临时安顿了下来。

    点了一份羊角面包,一份牛排和一杯雷司令干白当作夜宵,李白坐在客房的阳台上远眺灯火通明的香榭丽舍大街及其尽头的凯旋门,顺便将酒店名称,地址和房号发给了大小妖女。

    免得这两个妖女在外面玩疯了,不知道回来。

    手欠的小偷虽然偷走了璃珠,但是大魔头却并不担心,需要担心的不是他,也不是两个妖女,而是小偷自己,希望他(她)自求多福吧!

    -

    早上十点钟,位于第七区木樨街一家咖啡馆露天座位上,李白点了一杯龙井茶,坐在一堆咖啡杯里面鹤立鸡群般慢条斯理的喝着。

    咖啡馆里喝绿茶,这在追崇上流社会文化的法国绝对没毛病!

    茶叶就是上等人的饮料。

    配茶的还有一份马卡龙,这是必点的。

    赤橙红绿青蓝紫,刚好七种颜色,还可以选择醮蜂蜜。

    冬日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绿茶,品着点心,别提有多惬意,咖啡馆老板还别出心裁的用电热暖风机吹出热乎乎的风墙,将露天座位区围起来,尽管是寒冬的露天,却丝毫感觉不到半点儿寒意。

    龙井绿茶还没有喝到一半,一个西装革履的亚裔年轻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在咖啡馆的露天座位区巡视着,当看到捧着茶杯的李白时,眼睛立刻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

    “您好,请问您是李白先生吗?”

    “我是李白,请坐吧,想喝点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李白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对方从木樨街20号的大使馆出来,距离咖啡馆不到50米,远远的就能看到。

    “不用了,谢谢!”

    年轻人坐了下来,接着说道:“我叫洪昌开,大使馆助理,您可以叫我小洪,请问事情办成了吗?”

    关于李白的任务,大使馆里面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洪昌开却知道,因为他是李白在法国的主要联络人。

    “完成了一部分,董道明的,都在这里了。”

    李白拿出一只手提箱,放在圆桌上。

    “昨晚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您的动作果然够快。”

    洪昌开搓了搓手,对李白这么快就追回了一部分外流的损失,他十分佩服。

    “为人民群众追回血汗钱,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白拍了拍箱子,他也是费了点儿心思,有杜力卜那个石油佬当挡箭牌,倒是没什么手尾。

    “董道明是个疯子,看到你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

    洪昌开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怎么了?”

    李白有些奇怪,他听出对方话中有话。

    “你不知道?”

    洪昌开上下打量了李白几眼,这才说道:“昨晚董道明杀了人,死者叫杜力卜,阿联酋的人,你是不是也报警了,我以为你在现场,还正担心呢!”

    “……”

    李白确实报警了,大使馆居然也能查到,只不过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谁能想到输到倾家荡产的董道明会如此冲动,竟然杀了那个白袍子石油佬。

    同样身无分文的杜力卜死得可真冤啊!

    这下可好,一拍两散,死无对证。

    董道明也难道法国的法律制裁。

    法国虽然在1981年废除了死刑,杀人不用偿命,但是他也难逃洗干净屁股把牢底坐穿。

    而且同性恋在法国是合法的,估计在牢里少不了要捡肥皂。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

    看到李白的反应,洪昌开心里更加明白了。

    “我昨晚报警是因为有小偷偷了我放在旅馆客房里的东西。”

    李白无可奈何地解释,这真的是两码事。

    “没被偷走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洪昌开立刻有些紧张起来,别不是从董道明那里“拿”回的东西。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李白倒是无所谓,旅行箱里基本上是一些散碎的零钱,要不就是换洗的衣物。

    至于失窃的璃珠,作为妖族本命法器,完全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那就好!能看一下里面的东西吗?”

    洪昌开望向李白的手提箱,里面应该装的是董道明的全部身家。

    他已经听说了昨晚的豪赌,董道明不仅倾家荡产,还欠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屁股债,如果要还的话,恐怕一辈子都还不完。

    “可以!”

    李白拨开密码轮,就听到咔嚓一声,手提箱被打开了,将里面的文件一一拿出来。

    除了各种资产文件以外,还有一张支票,基本上是董道明的全部现金了。

    “都这些?”

    洪昌开有些目瞪口呆,又是房产,又是股票债券,居然还有一家洗衣房。

    现金的话,只有那张支票上的几百万欧,而且还是李白自己开的,算是做个过手。

    “就这些,你们得自己想办法折现了。”

    李白将资产文件和支票全部放回手提箱,重新加锁,推给了对方。

    然后拿出手机,连人带手提箱拍了一张照片。

    “你昨天在赌场赢了那么多钱,应该都是现金吧?”

    洪昌开的表情有些僵硬,处理这些资产可不太容易,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李白淡淡一笑。

    “呵呵,你想多了!”

    居然打起了赌资的主意,也不知道究竟是失言呢?还是有什么其他心思。

    洪昌开的脸色难看起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