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95章 我怕宋衍生
    早餐之后,宋衍生和时暖出门上班,路上,宋衍生道:“今天我有点事,可能不能接你下班,我会让老张去接你,可以吗?”

    时暖眼眸闪了闪,果然如余瑶所说,宋衍生今天有事。

    她点点头,说:“可以。”

    “今天晚上我可能会回来的很晚,我会让吴叔吴婶在楼下住,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们!”

    时暖再次点点头,说:“好的!”

    宋衍生看了时暖一眼,问:“暖暖怎么不问我有什么事?”

    时暖顿了下,说:“二叔可能……可能是有应酬吧!”

    宋衍生笑:“就算是应酬,暖暖未免对我太放心了一点!”

    时暖转眸看他:“怎么?我应该对二叔不放心吗?”

    宋衍生伸手在时暖头上揉了下,“恩,暖暖应该对我放心!”

    时暖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宋衍生将时暖送到公司,自己又去了TK,离开时,他在时暖脸颊亲吻了下,说:“记得想我!”

    时暖脸红,说:“我还要工作……”

    意思是,要认真工作,没法去想你!

    宋衍生笑:“那暖暖空闲的时候,记得想我!”

    顿了下,又说:“当然,我也会想暖暖的。”

    时暖看着宋衍生的漆黑的眸子,心口微微的一热,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倾身,在宋衍生的唇上亲了一口。

    宋衍生还在发怔,时暖已经迅速推开车门下车,对着宋衍生轻轻说了句:“二叔再见!”

    说完,就转身走了。

    宋衍生坐在车里,看着时暖的身影眉眼带笑,眼里都是温柔色泽。

    他并不知晓,时暖在转身的刹那,眼圈已经微微的发红。

    ……

    这天的阳光很好,但是风吹在脸上还是会冷。

    时暖抬头看天,努力将眼里的涩意压下去。

    她给了自己一个月时间去离开宋衍生,但是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宋衍生。

    她想起十岁那年,第一次对爱情这个词产生好奇,她去问母亲,什么是爱情。

    母亲当时正在看书,她合上书本,目光淡淡的望向窗外,许久之后,才说:“爱情,就是你开始依赖一个人,跟他在一起你会觉得很幸福,离开他,你会觉得很难过,见不到想见,见不到就念,你会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踏实,很温暖,你会觉得,你的人生,有了他就有了圆满……”

    她不是没有过感情经历,但能将这所有情绪全部感知的人,唯有宋衍生,唯有宋衍生一个。

    ……

    中午十分,时暖接到何美穗的电话,何美穗说请她吃饭。

    时暖答应了,何美穗亲自开车来接的她。

    本来以为殴小宁也会一道来,但事实上却没有。

    何美穗说,想单独请她吃饭。

    去的地方是一家拉面馆,何美穗说这是她最近刚发现的拉面馆,里面的拉面很好吃,上次跟殴小宁来吃过,这次就带时暖过来。

    时暖尝了,这里的面的确特别好吃,她也挺喜欢的。

    何美穗说:“喜欢的话,你下次可以带宋先生过来尝尝,也许他也会喜欢呢!”

    时暖笑了下,说:“有机会吧!”

    何美穗抿了下唇,又说:“暖暖,你最近跟宋先生……还好吗?”

    时暖眼眸颤了颤,点头:“挺好的!”

    何美穗笑:“很好就好,很好就好,这段时间一直都很担心你们!”

    时暖说了一声:“谢谢!”

    何美穗道:“我们之间什么关系,跟我你需要谢么?”

    时暖笑:“恩,我说错了,我道歉!”

    何美穗看着时暖吃面,犹豫了下,还是道:“其实暖暖,我第一次来这家店吃面,是……是楠楠带我来的,是在楠楠离开T市之前!”

    时暖怔了下,抬眸看向何美穗,问:“楠楠……楠楠离开T市了吗?”

    “你不知道吗?楠楠似乎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就是……关于你跟沈醉的事情,让宋先生很生气,所以她才被迫从时氏辞职的。之后她也试图找过别的工作,但是……你也知道宋先生不是一般人,她应聘了好几家公司,几乎没人敢要她,被逼无奈,她才离开T市的!”

    时暖皱眉,吕楠楠离开时氏,她知晓,但是离开T市,她是真的不知道。

    而且,就算吕楠楠说了关于沈醉的事情,那毕竟是她的室友,宋衍生也没必要如此赶尽杀绝!

    还是,吕楠楠还说了一些别的?

    何美穗说:“暖暖,我知道跟你说这些会让你很温暖,可楠楠毕竟跟我呢同一个屋檐下相处四年的姐妹,而且你也知道,她家庭条件不好,一直想留在T市发展的,现在因为说错了几句话,就打乱了自己的人生计划,也未免太可怜了,所以,你能不能……能不能去帮楠楠求个情?”

    为吕楠楠求情,时暖不是不能做。

    但她还是觉得宋衍生不是个如此冲动的人,能够让他如此动怒,吕楠楠必定是做了什么。

    时暖想起上次在饭店的事情,轻微皱眉,难不成宋衍生查出那件事情跟吕楠楠有关?

    “怎么了?暖暖,不……可以吗?”

    时暖抬起头,看了何美穗一眼,她笑了一下,说:“好,我记下了!”

    何美穗松口气,忙说:“那暖暖,我代替楠楠谢谢你!”

    时暖说:“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的确该解决,不需要谢的!”

    何美穗笑了下,说:“对了,那边还有羊肉串和烤肠,要不要我去买几串回来,搭配着面吃?”

    时暖摇头想说不用,何美穗已经站起身,说:“你是没尝过这里的烤肠和羊肉串,你尝了,就不会说不用了……你等着,我马上去买!”

    说完,人已经去了。

    跟何美穗吃了饭后,何美穗将时暖送回公司,还说下次有空将殴小宁一起叫上吃火锅,天气冷了吃火锅最有感觉了。

    时暖应下,说:“等楠楠回来大家可以一起吃!”

    何美穗愣了下,然后上前拥抱了下时暖,再次跟她说了声,谢谢。

    何美穗离开,时暖一直目送着她的车子走远。

    何美穗是她们宿舍年纪稍长点的,也是他们的宿舍长,大学四年,给他们的帮助和关心也算最多的。

    知道了吕楠楠的事情,何美穗不可能不管。

    不过要怎么跟宋衍生说情,她其实还没想好。

    下午的工作,时暖多少有点心不在焉,除了想念宋衍生,就是为今天跟沈醉的见面忧心。

    余瑶说,希望她可以跟沈醉好好聊聊,将没有说开的事情说开。

    若是以前,她或许会觉得余瑶是希望她跟沈醉做个了断,但是现在,余瑶让她离开宋衍生,那她安排这个饭局,难不成是想让她跟沈醉重归于好吗?

    不管是什么,余瑶安排了,她不能不去。

    下午下班,时暖出来时,果然看见老张的车子,老张眉头紧锁的跟时暖打招呼。

    时暖上车后,老张启动车子,车子一路前行,时暖坐在那儿,望着车窗外面的街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张好几次从后视镜里看时暖,似乎想说什么。

    前方红灯,老张停下车子,看着指示灯数字一点点倒数,最终没忍住开了口。

    他说:“太太,您若不想去赴约,我可以马上送您回暖居!”

    时暖眸子颤了下,说:“张叔,谢谢您!”

    老张皱着眉,继续说:“太太,先生是让我接您回暖居的!”

    “老太太让我去赴约!”

    时暖的声音淡淡的,说:“张叔,二叔和老太太因为我,闹得够僵了!”

    老张如何不明白时暖的意思,前面红灯过了,他无奈叹了口气,到底是启动了车子。

    选择了直行。

    很快到了一家酒店门口。

    时暖推开车门下车,直直往里面走。

    老张看着她的背影,到底又是没忍住喊了一声:“太太!”

    时暖转眸,看向他。

    老张道:“太太,我就在外面等着您,您随时可以出来,我送您回暖居!”

    时暖却摇了摇头,说:“张叔,不用的,您先回去休息,等我这边好了,我会打电话给您的!”

    说完,时暖再次道了声谢,继续往酒店里面走。

    包厢是余瑶此前就告诉她的,在工作人员的带路下,她很快到了包厢门口。

    房门打开,时暖抬脚走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休息沙发上等待的沈醉。

    沈醉今天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西装类型的风衣,看着很正式。

    这还是时暖第一次看他穿的这般正式。

    二十六岁的沈醉,到底是和二十一岁时,不一样了。

    当然,不变的是依旧身姿笔挺,英俊帅气。

    沈醉看到时暖,连忙站起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说了声:“你……你过来坐!”

    时暖笑了下,说:“不要那么拘谨,我又不是领导!”

    沈醉也笑:“我也觉得不该拘谨,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吧,没有想到我还能在离开之前,再跟你吃一顿饭!”

    时暖抬脚走过去,顺便在包厢四周看了一眼,很大,很豪华,环境也很典雅。

    服务生站在门口问道:“请问先生,小姐,是现在上菜,还是待会?”

    沈醉没回答,看向时暖。

    时暖道:“现在才五点半,过会儿吧!”

    服务员应声离去,恭敬的退出房间。

    沈醉再次道:“暖暖,你坐下休息一下吧!”

    时暖点头,拉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沈醉看着时暖,一段时间不见,他觉得时暖变了一些。

    以前他的眼里时暖是小女孩,现在,居然多出那么一丝的女人味。

    但他知晓,时暖的这些改变,是因为宋衍生,是宋衍生,将时暖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沈醉给时暖倒了一杯茶水,说:“我刚才尝了,是好茶,你喝喝看!”

    时暖端起来,喝了一口,是铁观音,很香,的确好茶!

    沈醉的目光一直看着时暖,一分一秒都不想移开。

    直到现在,他还是无限的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要了那么好的时暖。

    缓了口气,他问时暖:“暖暖,你这段时间,还好吗?”

    时暖点点头,说:“挺好的!”

    沈醉笑:“恩,我也觉得,他应该可以将你照顾的很好!”

    时暖没有说话,沈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后,沈醉说:“暖暖,我最近写了一首新歌,你想听听吗?”

    时暖眸子轻闪,笑:“可以啊!”

    沈醉准备唱,可想了想又后悔了,他说:“我离开前的演唱会,你会来对吧,我还是想在那天唱给你!”

    时暖点头:“也可以的!”

    沈醉笑:“可能是我嘴笨了,见到你,我本来有许多话要说,但是一激动,好像全部都忘了!”

    时暖说:“没事,你可以慢慢说!”

    “其实关于你我之间的话,我已经对你说过了,但是有一些话,我一直想说,却也一直不敢说……”沈醉抿了下唇,道:“是关于宋衍生的……”

    时暖看他,沈醉微微顿声,继续道:“你信么?我打算回国前,小川……还没有离开,但我依旧决定回来,而我会老,就是想从小川手里,将你夺回来的!”

    时暖看着他,没说话。

    沈醉继续道:“但我没想到小川居然就那么去了,我有犹豫过,我这个时候回来,深陷在悲痛中的你,还会不会接受我?我不惧怕成为你未婚夫的小川,但我怕成为你回忆中人的小川?可我没想到,我犹豫不过短短一个月,你已经被别人抢走了,而且那个人,还是让我惧怕的宋衍生……

    是的,我惧怕宋衍生,真的,除了宋衍生,你身边有任何一个男人我都不惧怕,可我就是莫名的怕宋衍生。不是这个男人有多优秀,多有钱,多有权,而是因为,他身为小川的二叔,居然不顾所有,那么义无反顾的要了你……

    不,不只是要了你,他是直接娶了你,让你成为他宋衍生的妻子,那么执着,那么勇敢,那么天不怕地不怕……我真的怕,特别特别的怕……可我就是不敢承认,固执的迎上去,结果你也看到了,一路碰壁,还给你们带来了许多困扰,真的,暖暖,我很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宋衍生……”

    ————本章4046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