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东方的教皇
    爱戴,人民对咱那绝对是百分百的爱戴!

    魏公公表情愉悦,瞧人西洋人说话,就是让人通体舒畅啊。

    老话怎么说的?

    对,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

    赞美魏公公的这个传教士名史泰隆,很典型的中国名字,他是葡萄牙人,和金尼阁一起从葡萄牙的里斯本启程来到东方。不过遗憾的是,因为在澳门有所耽误,所以史泰隆赶到北京时,利玛窦神父已经去世。

    继任在华耶稣会会长的是意大利人龙华民,这是一个西西里贵族出身,且骨子里十分看不起中国的传教士。

    比如利玛窦认为中国人祭孔祭祖是优良习俗,所以教会应当允许教徒参与,而龙华民则把祀孔祭祖视为迷信,不准教徒参加,为此在传教士和教徒间引起激烈的讨论,导致在华传教士分成了两派。

    一派主张亲明,入乡随俗,将天主教义与中国的传统习俗相结合,从而有利于中国人接受天主教。

    另一派用中国人的话说,可能就是“保皇派”,或者说保守派,不愿意改变天主教义,想要保持“原汁原味”的天主教。

    利玛窦那一派显然属前者,龙华民这一派便是后者。

    随着龙华民成为在华耶稣会的会长,利玛窦生前的一些政策自然而然被改变,使得郭居静、金尼阁、史泰隆等人十分不满。

    这一次史泰隆随金尼阁他们一起南下,便是想从澳门返回罗马,向教皇请求允许中国的教士用中国的文字主持宗教仪式,并允许当地人担任神职,同时恳请教皇同意用中文翻译《圣经》。

    这些,也是利玛窦生前最大的愿望,如果教皇能够同意,无疑将极大促进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并且能更好的得到中国人的认同。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举措会极大打击龙华民那一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即便是传教士,也是有权势斗争的。

    哪怕是教皇,也是在众多主教中竞争而出。

    原本,金尼阁是准备自己回罗马的,但收到苏杭织造太监孙隆的邀请后,他转而改变了想法,希望能由史泰隆代替自己前往罗马。

    虽说才来中国没有多久,但金尼阁却清楚的知道太监是中国官府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着特殊的影响力。

    而这个影响力是能够直接触动到明帝国最高统治者的!

    一直以来,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就是走的上层路线,发展的教徒也主要是以当地的官绅为主。

    如,一起南下的明帝国高官李之藻就接受了洗礼,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

    也正是在许许多多个李之藻的帮助下,天主教在中国才没有被禁,并且得到了皇帝陛下的接见。

    现在,一个地位很高的太监主动邀请金尼阁到杭州传教,意义和诱惑之大,是金尼阁无法抗拒的。

    如果他能在杭州将天主教事业发扬光大,将来未必不能成为在华耶稣会的会长。

    史泰隆的心思就单纯的多了,这其实是位厚道人。

    他愿意无条件的返回罗马,请求教皇能够颁下福音,拯救东方的迷途羔羊。

    个人名利,他从来没有想过。

    他是真心想让东方的亿万中国人能够成为天主教徒,他也始终关心着贫苦和疾病的中国人。

    而那些真正关心治下子民疾苦的官员,也是史泰隆最敬重的所在。

    可惜,他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人,或者说,他见过太多虚伪的官员。

    所以,在获救之后,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感激和激动之情,真心实意的赞美了眼前这位年轻的明朝官员。

    那句“先救百姓,再救洋人”的吩咐,对同样也危在旦夕的传教士们可不是福音,甚至可以说是噩梦,但在中国人耳中,难道不是上帝的福音么。

    史泰隆一点也没有恨意,反而坚信,一个能将自己国家子民的生命看的比外人要重的官员,一定是这个国家最好最好的官员。

    如果这种官员能够接受天主教,那无疑是天主教最大的幸运。

    哪怕,他很有可能会因为对方的命令而丧身河底。

    不过,他会宽恕这位年轻的官员,上帝也一定会宽恕他的!

    尽管,史泰隆并不能代表所有的教士,但自己的生命是这位官员所救,因而郭居静、金尼阁连同那些洋商也纷纷走了过来,对魏公公的救命之恩表达心中的感激。

    魏公公对上帝十分了解,对眼前这帮传教士更是了解,在大致了解这些人的身份后,他有了点想法。

    所以,他让小田去给他准备下道具。

    西洋人也很快得知救他们的是明帝国的宦官,而非这里的地方官员。

    在惊讶之余,他们看向年轻的明帝国宦官目光中更多的是好奇。

    李之藻也想起了随利玛窦神父觐见皇帝陛下,献上万国图的那一幕,目光有些复杂。

    魏公公没空理会李之藻怎么看他,他缓缓的抬起手,向着一众西洋教士道:“其实,你们不必感激我,因为我并没有下令先救你们。”

    “正因如此,您才深受子民爱戴,也值得我们尊敬!”

    史泰隆再次弯下腰,然后拿手指在额头上划了一划。

    郭居静等人见状,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活下来了。

    活下来,就够了。

    “人人都是上帝的赤子,上帝面前也是人人平等,不管是我中国的子民,还是你们这些异域之人,于危难之际咱都是要救的。只是,咱无法说服自己先救你们,因为,咱是人民的官,咱无法做到放下咱的子民先救你们…”

    魏公公的神情有些悲伤,也有些凝重,“如果你们当中任何一人出了事,咱想,上帝可能不会原谅我。”

    郭居静他们惊呆了,这位年轻的明帝国宦官竟然也是信上帝的?!

    金尼阁想也不想,上前一步高声道:“上帝一定会原谅您的!”

    “但愿,上帝会原谅我。”

    魏公公将手放在了胸口,缓缓扫视众教士,铿锵有力道:“天下凡间,分言之则有万国,统言之则实一家。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咱只愿这天下兄弟姊妹,相与作中流之砥柱,努力奋斗,以实现强不犯弱、众不暴寡、智不诈愚、勇不苦怯之世,真正天下一家,共享太平,永沐浴在上帝福音之中!…阿门!”

    火堆熊熊燃烧着,将公公的脸映的通红,也将他身后小田用临时用竹竿拼起来的十字架映的无比高大。

    圣火啊,在我心中熊熊燃烧!

    天父啊天兄,请祝福我吧!

    让我替你们拯救这世间的迷途羔羊吧!

    咱知道你们太忙,没空降世下凡尘,但不要紧,你们能做的事咱都能做,只要你们替咱加冕为皇就行…

    东方的教皇陛下。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善哉善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