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卡尔玛
    “是素马长老!”

    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画面上出现的人影。

    这个人正是前一任大长老素马,只是因为某件事情,他已经身亡了。

    和众人的震惊不一样,锐雯在看到画面上的那道身影后,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同时嘴中不停地低语着,“我求他把它打碎……”

    锐雯的嘴唇冰冷,脸颊燥热。

    她脑海中的鬼魂,她深埋起来的记忆,现在全都喷涌而出,历历在目。

    他们是艾欧尼亚农民,男女老少,不愿向诺克萨斯屈尊下跪的村民,他们全都看着她,侵扰着她,他们知道她的罪行。

    他们也是她手下的战士,她的兄弟姐妹,他们甘愿为了帝国的荣耀牺牲自己,然而她却害了所有人。

    她用诺克萨斯的旗帜带领将士们,这面旗帜曾向他们承诺过家园和意义,但到了最后,他们全都遭到了背叛和遗弃。所有人都被战争残害殆尽。

    在众人震惊于画面中出现的人物时,画面动起来了,一把比鸢盾还宽的剑和剑鞘,剑鞘外面刻着厄-诺克萨斯语的粗糙笔画,坚韧厚重的巨剑映入众人眼帘之中。

    “是那把剑!”,一个武士祭祀看到画面中出现的剑后就惊呼一声,因为他在不久前见过这把剑。

    “我求求你帮我打碎它,打碎我……”

    画面还在继续,同时一道满是哀求与绝望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是锐雯的声音。

    “孩子,你的均衡已经被打破。”,盘坐于房间之中的素马长老用宁静平和的声音说道,丝毫没有在意锐雯的身份,没有评判她,也没有评判她的负担。

    “求求你……”,锐雯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宽大的符文巨剑被其丢在地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同时画面不停地上下,可以看得出锐雯正在磕头。

    “我答应你。”,听着锐雯的哀求声,素马长老站了起来,同时拿起放在旁边的长刀道:“举剑。”

    锐雯不为所动,依旧在不停的磕头。

    “孩子,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心因其而乱,那就由此而解,来吧,用你的心达到均衡。”,素马长老依旧用他那平和的声音说道。

    画面一顿,一双满是伤痕的手抓住了地上的符文巨剑,锐雯拿起了符文巨剑,准备与素马长老进行战斗。

    宽厚的剑刃带着粗糙的能量,耀眼的光芒在墙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肆虐的强风,璀璨的剑光,锐雯和素马长老战斗在一起。

    看着眼前的画面,锐雯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因为这是她的记忆,他已经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同时这也是她的梦魇。

    战斗还在继续,双方的利刃不停的的碰撞在一起,战斗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每一次碰撞,那宽厚的符文巨剑就会出现了一丝裂纹,并且在刀身上快速蔓延。

    “啪!”

    不知道多少次对碰,诺克萨斯魔法开始颤抖,破碎的剑身刹那间分散,顶端的那一小块碎片也游离出来,急速的向着素马长老的喉咙飞去。

    符文巨剑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极其恐怖,再加上爆炸得十分之突然,即使是素马长老这名钻石级别的存在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

    鲜血飞溅,素马长老得到脖子就被巨剑碎片击穿。

    “不!”

    悲怆的声音响起,锐雯重重的跪在地上,她原本是想要找素马长老解决自己,并没有伤害甚至杀害素马长老的意思,这忽如其来的变化让她的心情悲怆。

    随着锐雯的哀嚎声,画面消失了。

    虽然画面消失了,但众人内心的激动却久久不能平息,看着锐雯的眼神极其复杂,恨意,怜悯等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孩子,你没有错。”,老者的声音传来,即使是精通均衡之道的他在看到刚刚的画面后心中也不由得为之震动。

    因为当年冥想室中残留了大量的风元素,所以导致许多人都以为素马长老的死与他的徒弟亚索有关系,而现在却出现这种事情,这表示了他们当初错怪了亚索。

    而且素马长老可以说是锐雯杀死,又可以说是被他自己杀死,并不是锐雯有意为之。

    “对不起……对不起……”,跪倒在地上的锐雯不停地低语着。

    “素马长老的确试着摧毁了你的剑,但是,锐雯,过往已经铸成,我们无法改变。”,老者平复一下震惊的内心后走到锐雯面前柔和道。

    “都是我……都是我……是我杀了他……”,锐雯依旧沉浸在过往的错误之中。

    “负起责任是赎罪的第一步,锐雯。”,老者继续道。

    “第二步呢?”,锐雯闻言猛地抬起头看着老者问道,声音中充满了绝望。

    老者静静地看着锐雯那满是绝望与愧疚之色的双眸说道:“原谅自己。”

    锐雯沉默不语,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一旁看着这场景的叶思雨摇了摇头。

    要知道锐雯之前可是杀害了他们不少人,这些人中包括了他们的亲人与朋友,而他们却选择放过锐雯。

    无论多少次,他都不知道该说艾欧尼亚的这些家伙是善良还是傻。

    如果是他,即使对方有悔恨之意,叶思雨也不会放过对方。

    不过他并没有多做细想,而是开口说道:“好了,她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接下来该做正事了。”

    老者一听,身子一顿,他还真的差点忘记了叶思雨的事情,旋即对着锐雯旁边的那些武士说道:“先带她下去关押起来,等我处理完叶先生的事情后再做处理。”

    随后老者再次道出艾欧里亚流传最广的远古意志,“均衡由我重现!”

    旁边那些武士与骑兵也立即齐声附和。

    在锐雯被押下去后,老者一脸歉意的来到叶思雨身前说道:“叶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如果没有叶思雨,他们不会那么快的调查清楚锐雯的来历已经知道素马长老是怎么死的,可以说叶思雨帮助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互惠互利而已。”,叶思雨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老者见此点了点头,他也看得出叶思雨不怎么耐烦,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带着叶思雨进入庙宇之中。

    “先生,风符文在……”,一进去,老者就准备亲自拿出风符文给叶思雨。

    然而说着说着他就顿住了,因为叶思雨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刀刃上满是缺口的破旧长刀。

    只见叶思雨右手一震,破旧长刀的刀身化作粉末,刀柄裂开,一枚散发着青色光芒的世界符文出现在叶思雨手中,这就是风符文。

    随着风符文出现,一阵轻风在庙宇中流动。

    脸上一笑,叶思雨直接将风符文放入口袋之中,然后说道:“好了,风符文我已经拿到了,我也不在这里多逗留。”

    说完也不管老者要说什么,直接使用空间能力离开庙宇之中。

    他非常清楚如果不立刻走,这家伙绝对会问东问西,想要从自己开口中试探出自己的情报。

    叶思雨可没时间浪费在这些家长里短上面,与其和他们说废话,还不如花心思捕捉艾欧尼亚的特有生物。

    看到叶思雨离开,嘴巴刚张开的老者闭上了嘴,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一声。

    ……

    离开峰山村的叶思雨继续自己的的收集之旅,不停的将自己路上遇到的那些动物以及特殊的植物全都收到小世界之中。

    叶思雨仿佛蝗虫过境一般,所过之处用寸草不生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且这还是叶思雨不能用分身之术又或者直接将艾欧尼亚拖进自己小世界之中,免得打草惊蛇,要不然早就将整个艾欧尼亚都可能要被叶思雨搬进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当然,叶思雨的收集癖并不严重,不会执着于一定要将整个艾欧尼亚的生物收集起来,更倾向于顺其自然。

    几天过去,叶思雨穿过了丛林,来到了一座高山之下,这座高山就是他接下来的目标,精神符文所在的地方。

    顺着山间小道往上走,路上有不少僧侣,他们对于叶思雨这个陌生人并没有像峰山村那么警惕,对其行礼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很快,叶思雨就到了山顶处,可以看到一座古朴的建筑建立在悬崖边上,这里就是精神符文保存的地方,艾欧尼亚顶尖势力的长存之殿,同时也是卡尔玛建立的势力。

    和上山一样,并没有僧侣阻止叶思雨,每个人祈祷的祈祷,静思的静思,并没有因为叶思雨这个外人的到来而有什么改变。

    “这位先生,这是圣师的冥想室,你不能进去。”

    当叶思雨来到长存之殿深处某件房间外面的时候,原本不怎么管他的那些僧侣走了过来,阻止叶思雨进入。

    “让他进来。”,这时候,长存之殿中传来一道年幼但极其沧桑的声音出来。

    僧侣闻言,纷纷让开身子。

    叶思雨越过僧侣,进入到房间之中。

    可以看到一个身穿艾欧尼亚特色长裙,背后有着代表艾欧尼亚奇怪装饰的女子正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这个人就是长存之殿的首领卡尔玛。

    卡尔玛的双眼睁开,那双明亮的眼睛中有着与她年轻外表完全不相符的沧桑与睿智。

    卡尔玛是一个古老艾欧尼亚人的灵魂在现世的化身,作为精神领域的灯塔,引领一代代后人,每当她逝去时,她的灵魂就会进行转生,就像叶思雨原本世界传说中的西藏活佛一般。

    外表看似年轻,可心里年龄却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

    “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叶思雨看着卡尔玛说道。

    虽然卡尔玛是一个老怪物,可叶思雨丝毫不惧怕她。

    卡尔玛点了点头,伸手在身后那奇怪装饰一模,一枚散发着浅绿色光芒的世界符文出现在卡尔玛手上,这枚符文就是代表精神的精神符文。

    卡尔玛也正是靠着这枚符文创造出长存之殿,并且创造出转世之术。

    “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了我这个问题,那我就将它交给你。”,卡尔玛淡淡的问道,好像要交出去的东西不是世界符文,而是一件普通的石头一般。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的答案是我不会。”,重生了那么多次,叶思雨非常清楚卡尔玛要问自己的问题是什么。

    那就是叶思雨会不会利用世界符文来改变这个世界。

    如果叶思雨回答会,那么卡尔玛就会消耗自己的灵魂将精神符文传送到异空间,如果叶思雨回答不会,那么她就会将精神符文交出来。

    叶思雨的回答让卡尔玛愣住了,不过拥有诸多转世记忆的她很快就冷静过来道:“先生果然是一个奇人。”

    说完,右手轻推,精神符文就被其用精神念力推到叶思雨手中。

    叶思雨笑着接过精神符文,随后对着卡尔玛行了一个僧侣之间的礼拜,紧接着转身离开冥想室。

    “圣师,你为什么要将圣石交给那个人?”,在叶思雨离开后,卡尔玛旁边的屏风后面走出来了几个僧侣,他们每个人脸上充满了疑惑,他们非常不明白叶思雨为何要将精神符文交出去。

    他们这些僧侣不是普通的僧侣,而是上代卡尔玛的弟子,知道许多长存之殿的秘密,其中就包括精神符文这造就了卡尔玛的世界符文。

    “和平,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卡尔玛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在不久前,她收到了峰山村大长老的来信,知道了叶思雨这个持有数枚世界符文的奇人正在收集世界符文这个世界的禁忌之物。

    于是她利用秘术进行推演,她发现推演的结果只有两种,第一种是拼死抵抗,导致长存之殿被叶思雨摧毁,精神符文被叶思雨夺去,第二种则是她交出精神符文,长存之殿继续存在。

    如果是前任卡尔玛,她绝对会选择第一种,拼死抵抗,可她不是前任卡尔玛,她有着自己的想法,知道取舍之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