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38章 ‘天’师府【上】
    隔着老远,孙绍宗就瞧见那回廊里,站了三个对比鲜明的身影。

    居中的娇小玲珑,左侧的高挑丰腴,右侧的修长精致。

    恍惚间,孙绍宗仿佛又回到了初次登门时,在回廊里撞见尤家三姐妹的场景。

    不过右侧那修长的身影,却并不是尤三姐,而是贾蓉的续弦胡氏。

    要说这胡氏同婆婆尤氏,倒真有些相似之处,同样是续弦,同样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又同样嫁了个不着调的丈夫。

    不过贾珍虽是无耻之尤,却比儿子多了些独占欲,远没有贾蓉那等‘宽广胸襟’。

    闲话少提。

    却说等离得近了,反倒是胡氏头一个发现了孙绍宗——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三人之中,只有她是站着的。

    胡氏毕恭毕敬的提醒了一声,尤氏姐妹才急忙起身相迎。

    孙绍宗也懒得与她们客套,径自把手一摊:“圣旨的内容,可曾抄录下来?快拿来我看!”

    尤二姐立刻从秀囊里,取出一方绢帕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抄了足有两百多字。

    孙绍宗接过来逐字逐行的看完,心下顿时松了口气:“陛下仁善,这场祸事算是过去了。”

    顿了顿,他又问:“露布呢?可曾按照陛下旨意,张贴在大门外?”

    尤氏忙道:“刚刚写好,已经派人去张贴了!”

    “除了张贴之外,最好再安排人在门前诵读,好让前来吊唁的人,都能听个清楚明白。”

    尤氏点头应了,又目视一旁的胡氏,胡氏立刻躬身道:“太太放心,我这就交代下去。”

    说着,朝孙绍宗怯怯的一躬身,这才顺着回廊往前院去了。

    廊下三人一齐目送她远去,眼见那身影刚消失在转角处,一身孝服的尤氏,立刻扑入了孙绍宗怀里,腻声道:“我的爷,方才可把奴家吓死了!”

    旁边尤二姐则是轻车熟路的,起身倚在柱子上,一面替二人遮掩身形,一面警惕的四下张望着。

    只是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孙绍宗也敢做的太过火,只把那宽松的孝服,一寸寸的抚弄成紧身状,却并未顺势深入。

    可这隔衣撩拨,又如何能消解尤氏心中的饥渴?

    她不依不饶的痴缠着,又迷乱的许诺,说要同孙绍宗在灵堂上双宿双飞,给那贾敬一个大大的惊喜。

    虽说这种剧情,在岛国小电影里经常见,但孙绍宗毕竟还是有底线的——虽然近些年越来越低,但总归还是有的。

    叮嘱她先集中精力,把眼前这道坎迈过去,日后有的是机会一慰相思。

    好说歹说安抚好尤氏之后,没多久胡氏便回来禀报,说是外面前来吊祭的文官们,看到那露布上的内容,又听说贾敬得了追封,竟不约而同的做了鸟兽散。

    而约莫时因为他们散的突兀,有不少单纯前来吊祭的人,也疑神疑鬼的离开了。

    于是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宁国府大丧,转眼就只剩下了一地鸡毛。

    …………

    在宁国府吃罢午饭,孙绍宗就同尤二姐一起,去了客房歇息——荣国府的客房。

    虽说他和贾珍勉强也算是连襟,但宁国府眼下只有女眷,到底不如荣国府这边儿住着方便。

    其实按照原本的计划,孙家众人这时就该打道回府了。

    怎奈贾赦那老流氓,不知被谁咬掉了耳朵,贾迎春身为儿女,自然不好立刻抽身而去。

    连带的,孙绍宗下午也只得继续留再这里,说不得晚上都未必能走。

    对此,尤二姐是举双手双脚支持,近来因为阮蓉情绪不稳,她可是有日子没同孙绍宗亲近了。

    又赶上这几天正是受孕的好时候。

    一听说要留下来,她就悄悄向尤氏借了装备,要在荣国府客房里演一出‘喜丧’。

    谁成想人算不如天算,两人反锁了院门,刚没羞没臊的滚在一处,外面就有人把大门拍的山响。

    孙绍宗提起裤子,隔着院墙一问,却竟是大理寺接了钦命差事,要查一桩无头命案。

    魏益觉得兹事体大,所以特地命人请他去衙门议事。

    这兜兜转转,好容易才找到荣国府来。

    既然是钦命差事,自然没有推脱的余地,孙绍宗也只能败兴的穿好了衣服又命尤二姐把那借来的‘战袍’赶紧还回去——也免得她一时发痴,把这不吉利的玩意儿带回家去。

    一通忙乱之后,孙绍宗衣冠楚楚的出了荣国府,就见陈敬德早在外面等的团团乱转。

    “少卿大人,您可算是出来了!快快快,快把大人的马车牵过来!”

    陈敬德一见孙绍宗,就跟断奶的孩子见了娘似的,先急不可待的往前迎了几步,又越俎代庖的招呼张成,赶紧上前接驾。

    这猴急的模样,让孙绍宗不由大是诧异,心说难道涉案的受害人里,还有他的亲朋好友不成?

    于是随口问道:“究竟是什么案子,竟然还惊动了陛下?”

    以朝廷名义安排下来的案子,每年倒还有那么十几件,但能惊动皇帝,定位钦命大案的,却是两三年里也未必又一桩。

    当然,这单指大理寺一家,人家督察院办的案子,可是有不少都能直达天听的;至于北镇抚司督办的案子,更是件件都能贴上钦命的标签。

    陈敬德侧着身子,一边陪着孙绍宗迎向马车,一边反问道:“大人,您可听说过天师府?”

    “江西龙虎山那个?”

    “不!是京城正在修建的新天师府,听说内库拨了足足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就在夫子庙左近,比夫子庙大了足足一倍有余!”

    啧~

    怪不得今儿那些文人,一个个痛心疾首,像是被刨了祖坟似的。

    “这案子和新盖的天师府有关?”

    “可不!今儿一早……哎呦~!”

    陈敬德正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冷不丁后背就靠在软中带硬的物件上,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却正与拉车的黑马四目相对。

    他吓了个激灵,连连后退着,等到重新镇定下来的时候,孙绍宗早已经到了马车上,正挑着帘子望向这边儿。

    陈敬德大为感动,忙颠颠到了车前,手足并用的往上爬。

    “谁让你上来了?”

    孙绍宗却是一瞪眼:“我是让你把话说清楚!”

    陈敬德尴尬的下了车,讪讪道:“今儿一早的时候,有人在天师府的正殿外,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那尸体被吊在悬挂匾额的地方,用铁钉钉成了个大大的‘天’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