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06章 已埋你七次
    周言词见到周负的一瞬间,才知道自己有些东西搞错了。

    地宫是周负建的,紧靠着残存的记忆。

    只不过如今一心认定了迟筱婧,她便留着他们相爱相杀。

    但拔了她的氧气管,却是那少年。跟周负同胞千年的那人。

    他们一直以来都是两个人。

    周言词一边给谢岱齐说,一边气嘟嘟的使劲跺脚,似乎很懊恼。那少年明明她都不认识,也没招惹他,为什么要拔她氧气管?

    谢岱齐却有些心虚。

    他还是找来了。就如同前面七世一样,每次都有他都有他!

    “你说我穿越是为了代天巡视,将一切错误的人生驳回原来的轨迹,那我现在完成了,为什么没有奖励啊?”周言词不解。

    “你说我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有没有做过这种事?”周言词看着谢岱齐。

    谢岱齐眼神一闪,大兄弟,你看来知道些东西嘛……

    “大大概吧,哈,这往事如过眼云烟,过去就过去了。咱们过好现在就行了。”谢岱齐还劝着她,咱就不想以前了好吧?

    你的十八般死法,总不能我还给你演示一遍?

    谢岱齐想想就内心发颤,得了吧小祖宗,光给你挖坟,光埋你这种事,我就干了七次了。

    其实,他现在心里也有些发憷,以前言言都是独来独往,完成任务就以各种死法全剧终。

    这次与他结婚生子还有了孩子牵扯,言言会如何,谢岱齐都有点摸不清。

    将老天爷放下来的巡视闺女睡了,还成功生了孩子,谢岱齐怎么都有点丑女婿见公婆,不敢直视的感觉。

    以前的言言懵懵懂懂,对情爱一事犹如一张白纸,现在早已被他涂满了颜色,这样的言言,更像个人。

    当晚,谢岱齐不知如何解释,又只得拉着老婆大战三百回合。

    一言不发就滚床单,唉,想都没想过的美事儿。

    以前,做梦也想不到啊。

    当晚,谢岱齐就做梦了。

    梦里,他是个和尚。

    自幼生活在山中,不谙世事,每日跟着师傅吃斋念佛,直到一日师傅将他赶下了山。

    “你尘缘未了,下山破了尘缘,方可得大道。下山吧。”老师傅站在山头,一脸意味深长的将他赶下了山。

    “一切随心走。”老师傅看着他的背影,只说了一句,便回了。

    小和尚下了山,身上只有个化缘的碗,和一根打狗的棒。

    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些无措,现在乃是盛世,一没战乱二没天灾人祸,现今皇帝仁义又孝顺,治国有方,他实在不知去处。

    就这么站在大街上,竟有几分脱俗的感觉。

    来来往往的小姑娘们都爱看他。饶是他那张脸太好看了,只是都见到他那一头光秃秃的脑袋,失望透顶。

    “哈哈,小和尚,你要是有头发,估计得被她们连皮带头啃干净了。”

    “看看你,长得细皮嫩肉又一脸单纯,你说你这小白羊不入虎口才怪呢。”

    身后,穿着杏黄色裙子的少女站在阳光下,此时的太阳好像有些刺眼,让他睁不开眼。她身旁跟着个气鼓鼓的白衣少年,白衣少年还嗤笑了一声。

    “不知羞,年纪小小便当众调戏男人,你这荡妇,我总有一日要叫父皇退了亲事!”白衣少年看着她便满脸厌恶,当初是她喜爱他这张脸,求着位高权重的父亲找父皇指了婚事。

    自己又是不受宠的皇子,父皇当然乐意了。

    但他不乐意啊!

    但这姓尘的偏生脸皮极厚,他走到哪儿,她便跟到哪儿。

    大夏天他口味刁钻,吃不下。她便去学厨艺,苦练厨艺每日做饭菜送到府上,让他多吃两口。他一口没吃,直接在大门口喂了狗。

    冬日,她知晓自己喜欢腊梅,爬上雪山摘腊梅,偏生要摘冬天的第一朵腊梅。他直接赏给了从门口路过的小乞丐。

    知晓他喜欢小马驹,还自己跑去深山老林训马,送到府上时,他直接当场剁了马,吃了马肉。

    每日自己但凡跟哪个女子多说两句话,她都会知晓,然后派人去府中警告该女子,离他远些。

    真叫他厌烦。整个京城都知道他还未成亲,便有个未婚妻极其彪悍不要脸,将来肯定是个妻管严。

    他恨极了。

    后来,有一日与她庶姐尘双相识,尘双大方温柔,单纯又知趣。便多说了几句,心中也确实存了几分欣赏。

    随后她便回府与庶姐大打出手,当时他也追了上去,眼睁睁看着她偷鸡不成蚀把米,与姐姐一同跌进湖中了。

    虽然他并未看清到底是她推庶姐失手跌下的湖,还是庶姐推她,反正他什么都没说。

    只下水救了她姐姐。

    对尘缘也更厌恶了。

    醒来后虽然不再缠着他,但父皇也让他过来看看。

    此时人就站在身边,他们却一路无话。

    身旁女子若是平时听他这么说,早就眼泪哗哗的了,但此刻只翻了个白眼看着面前小和尚。

    “小和尚,我叫尘缘,是不是跟你佛门有缘啊?哈……”尘缘眼睛亮晶晶的。

    身后白衣少年冷笑一声:“能推姐姐入湖,就你这么心思歹毒的女人,还入佛门,入地狱还差不多。”语气极其恶毒。

    尘缘转头看了他一眼:“到底我有没有推她,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选择救了尘双,那一切就够了。”尘双因为被他抱了,失了贞洁,家中已经在准备将尘双送入皇子府做小。

    小和尚看着他们吵架,听说了尘缘的名字,便眼睛一亮,竟是一步一步跟在她身边,等着破了缘法,便回山做和尚。

    尘缘也不在意,反正她只是个过客,将一切拨乱反正,她就算圆满。

    “当街勾搭男人,我要退亲!心思恶毒,不敬长姐,别想我娶你!”白衣少年指着她鼻子,见她漫不经心并未反驳,气得更厉害。

    袖子一甩便走了。

    只是身后没有那声意哥哥,让他有些空落落的。

    真是疯魔了,让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都气出病了。

    “你信不信我会杀人啊?”尘缘有心逗逗小和尚。

    小和尚看了她一眼,却认真的摇头:“你眼睛干净清澈,身上没有杀孽,且有功德之光哦。”

    尘缘笑了,她一笑万花盛开好似夏日都变得凉爽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