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63章 装疯
    金风知趣的退出了门外。

    “超哥哥,我有变老了吗?”周筝筝故意问道。

    “没有!你还是那么漂亮,而且比以前更稳重了。”

    “超哥哥骗人,我肯定老了很多!”

    “都怪我连累了你,”林仲超突然收起笑容,“接下来,我不会再让你有委屈了。”

    “嗯,我相信!”周筝筝用力的点点头。

    林仲超醒过来的消息虽然对外面是封闭的,可是到底还是让周瑾轩知道了。

    周瑾轩和林莜次日就过来了,看到林仲超真的醒来,大喜望外。

    林仲超想下床,周瑾轩跪着说:“太上皇身体要紧,只管躺着就是。”

    林仲超说:“那岳父岳母快快请起。”

    周筝筝说:“爹,娘,你们若不赶紧起来啊,超哥哥可躺着不安心呢。”

    林仲超还不习惯这个太上皇这个身份,总觉得他还应该是太子,昏迷前他就是太子。

    “这些年,国家大事有劳岳父和瑜恒弟弟操心了。”林仲超感激极了。

    “太上皇好起来,才是大茗朝之幸事。”周瑾轩说,“就是不知打算何时宣告天下?”

    林莜说:“这是喜事,哪里能藏起来不让人知道呢?”

    林仲超看着周筝筝说:“我听阿筝的。”

    周筝筝说:“父亲,母亲,你们想到哪里去了?女儿只是在想哪天是个好日子,可以把这样大的一个好事告诉全天下的百姓,让大家都跟着一起高兴呢。”

    林莜说:“那应该照个道士算卦,测个好日子。”

    “我可不信这些。天天都是好日子。不如,就明日吧。”周筝筝说。

    林策过来,大家都相互行了礼,周筝筝说:“皇儿,你来的正好。我觉得,你父皇醒来这件事,明天可以对外宣布了。”

    林策也不问原因,“是,母后。”林策对周筝筝是十足的信任。

    月明星稀。

    林枫在御花园捉蝴蝶,蝴蝶飞得那么快,林枫还是一扑就抓住了。

    有脚步声响起,林枫抓着蝴蝶扔在了地上:“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不玩了。”

    “对人不满,你对蝴蝶出什么气?”那苍老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林枫回头,一个长发高高盘起的妇人走过来,那妇人面容并不老,可是头发却已经霜白。

    林枫认了出来,惊叫出声:“你是杜灵灵?”

    杜灵灵点点头,青白干裂的嘴唇抿出一个阴笑来:“林枫,你果然是在装傻!”

    林枫说:“是不是在装傻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周筝筝和林仲超都不会再对付我。因为我连被他们斗倒的资格都没有了。”

    杜灵灵说:“林仲超都昏过去那么多年了都没有放弃,现在他醒过来了,什么都是他的了,你却要放弃?”

    “你也说了什么都是他的了,现在的我还有什么资格跟林仲超斗?”林枫双手叉腰,冷笑道:“杜灵灵,你不错嘛,听说你被关冷宫很多年了,想不到你现在可以在御花园溜达。”

    “周筝筝不会管我了,因为我在她眼里连敌人都没资格。皇宫的任何地方,只要没有守卫我都可以去,只是,不能出宫。”杜灵灵恨得只咬牙,“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很好。没有人看得起我。我是林燃的续弦,原本,他们理应叫我一声太太后。可是,就连周筝筝这个贱人都是直接叫我名字。根本没有人尊重我。我现在做什么都是自己动手,吃饭也要自己去御厨那里拿,穿的衣服每三个月一件,多了都要我用簪子换。连个服侍的宫女都没有。”

    林枫说:“看来你比我可怜德多了。至少,周筝筝给我配了专门的宫女,每日给我拿食盒面料,吃穿用度都不需要愁。”

    “可是你不会那么容易满足的。金风从来不是容易知足的人。”杜灵灵坐下来,抚摸自己一头白发。

    一只蝴蝶停在杜灵灵头发上又马上飞走了,杜灵灵气呼呼地站了起来:“畜生!竟然嫌弃我!”

    “刚刚还是你说不要把气出在蝴蝶上的。”林枫讥笑道。

    “林枫,你还是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对付林仲超吧。我知道的,你绝对不会自甘平庸,你不是池中物。”杜灵灵生气了,因为身体颤抖头发一摆一摆的就像个吊钟,看上去滑稽极了。

    林枫眼神幽暗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道:“你真是蠢,难怪你会被打进后宫。我刚刚被放出来,周筝筝难道就放心我?肯定会派人跟着我。”

    杜灵灵吐了吐舌头,果然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人躲藏于大树之后。

    “原来你还是有计划的。”杜灵灵大喜:“我没找错人。”

    “你想投靠我?”林枫一脸不屑,“你太蠢,我没有考虑要收下。”

    “可你现在没有人帮你。唯一帮你的周云萝还在天牢。”杜灵灵一拍脑袋,“对了,我刚刚想问,既然你可以出来,周云萝也一定可以。为何她不出来?”

    “她已经出来了,被周筝筝抓起来了。之前周筝筝一直隐瞒消息而已。毕竟周云萝是周筝筝的堂妹,如果死在周筝筝手里,会影响周筝筝仁慈的太后形象。”林枫分析说,“周云萝这个贱人,好像狗皮膏药一样天天缠着我,要不是那天我趁着她睡着了偷偷离开,哪里甩得掉她?我都出来了,她能呆的下去吗?”

    “所以,现在只有我可以帮你,你我互相帮助,抱团一起,不是最好的利用吗?”杜灵灵说。

    “是吧。”林枫也是赞同的。

    “那现在我们就是搭档了?”杜灵灵很高兴,忽然发现就算过了中年,林枫依旧很英俊。

    “是,不过,你要听我的。我不会听你。”林枫缓缓说道,暗示这层关系没有平等。

    杜灵灵点点头,“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又有人肯管我了。”

    小时候有父兄管,嫁人后有林燃管。

    林燃把她打入冷宫后,再也没有人管她死活。

    自由是很自由,可是不幸福。

    说来也奇怪,怎么林枫失去了自由不幸福,杜灵灵有自由了还是不幸福?

    原来,幸福和自由关系不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