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强迫症(诚挚感谢盟主往事后期空记醒、寒叶飘零呀)
    “三把扫帚”小酒馆中,喝完了所有黄油啤酒的艾伦站起身来想要离开,一转身在酒馆的一个阴暗的角落中看到了卢多?巴格曼的身影。

    巴格曼正压低声音,飞快地对妖精们说着什么,妖精们都交叉着手臂,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就在这时,巴格曼的眼神和艾伦对到了一起,便站了起来。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艾伦听见巴格曼生硬地对妖精们说,然后匆匆走来,那张娃娃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哈里斯先生,我想再次祝贺你在对付那条树蜂时的出色表现。”巴格曼说,“真是太棒了!”

    “谢谢。”但艾伦知道,巴格曼想说的绝对不止这些。

    果然,巴格曼提出了单独对话的邀请。

    “不知我能不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哈里斯先生?”巴格曼热切地说,“你们俩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方便?”

    赫敏和卢娜同时看了艾伦一眼,离开了酒馆。

    巴格曼快速地冲着妖精们的方向扫了一眼,他们都斜着黑眼睛,默默地望着巴格曼和艾伦。

    “绝对是一场噩梦……”巴格曼便压低声音说道。

    “巴格曼先生,您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艾伦看了看在酒馆外面的卢娜和赫敏,有点着急。

    巴格曼顺着艾伦的目光看去,笑得暧昧:“佩内洛?克里瓦特小姐在阿尔巴尼亚抓捕逃犯的时候杀了不少人。她在拘捕犯人时,在反击自卫中使用了远远超出必要的手段,虽然最后被判定为合法,但是现在魔法部内部,再加上你知道的,她性格上有点……呃……神经质?这对她的名声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魔法部里非傲罗武力部门很多人谈论起她的时候,都认为她是个喜欢杀人为乐的黑巫师,你身边这两位的情况......刚出差回来的克里瓦特小姐可是正在假期呢!”

    艾伦听到他的话,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笑了出来,自己家几个女孩儿关系如何,这都不关他的事情,倒是佩内洛要回来了,这着实是个好消息。

    “巴格曼先生,您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艾伦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巴格曼不由得加快了语速:“关于三巫争霸赛,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给你一个恰当的提醒……我对你产生了好感……你对付那条巨龙时真是勇敢!……没关系,你只要说一句话。”

    “谢谢你了,不过我自己已经有办法了。”艾伦礼貌地拒绝,望了一眼远处的小妖怪,“倒是您,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找哈里斯家族帮忙。”

    “谢谢。”卢多?巴格曼看起来很失望,嘟囔了几句,匆匆走出小酒馆。妖精们都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

    回到了霍格沃兹,在湖畔进行水下训练的人不再仅仅是克鲁姆一个人了,先是芙蓉、哈利在艾伦和赫敏的协助下进行水下训练,除了掌握泡头咒外也传授了他俩一个适合在水中施放的魔咒,随着时间推移,金蛋再也不是一个秘密了,六个勇士齐齐聚集在湖边,在大冬天下水练习的场景引来了不少小巫师们旁观,而艾伦并不下水练习的行为也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很多人认为他会利用凤凰形态直接过关。

    芙蓉和赫敏之间的友谊也在一次次的训练中日渐加深,这一日,赫敏将一个抱枕拍得松松软软,闻着抱枕上清新的气味,看着整个房间被她整理得干净整齐,满意地露出了小门牙。

    就在这时,门被拍响了。

    “芙蓉,加布丽。”赫敏惊讶地看着门外一大一小对着她笑得灿烂的漂亮姑娘。

    她的目光定在了加布丽身上。

    加布丽手里提着一个笼子,里面关着一只浅黄色的仓鼠。

    “很可爱,对不对?”加布丽注意到赫敏的目光。

    赫敏看着仓鼠那对大门牙不自然的笑笑了:“是的……”

    加布丽以为赫敏很感兴趣,便把笼子举向了她:“看到这些黑色的小东西了么?是它的便便哦。”

    面对这天真烂漫的加布丽,赫敏的嘴角扯了扯,假意喝彩道:“太棒啦!”

    芙蓉和加布丽的到来不仅仅是让房间增添了光辉,还增添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赫敏看着坐皱的床铺、散落在地上的仓鼠粪便、被踩脏的地板,僵硬地端出了一些零食来招待她们。

    就在此时,赫敏身上的感知印记一热,艾伦的声音传来:“赫敏,我刚听金妮说她把芙蓉带进你宿舍了?我有事找她,方便我现在去找你吗?”

    赫敏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宿舍,回复了艾伦。

    很快,门再度被拍响。

    赫敏拉开门,艾伦微笑地看着她。

    “不请我进去吗?我瞬移过来的,停留在门口恐怕不是个好主意。”

    赫敏连忙让开,艾伦看到了芙蓉和加布丽,连忙打招呼。

    “艾伦,你手上提的是什么?”芙蓉盯着艾伦手中一个绿色的罐子问道。

    “这个吗?”艾伦晃了晃手中的罐子,“我从斯内普教授那里要来了一些腮囊草,我想回去把它们制作成比直接服用更能发挥作用的药剂,免得你和哈利在比赛中的泡头咒失去作用。”

    艾伦将罐子递给了芙蓉,芙蓉好奇地看了看,还给了艾伦,艾伦随手把罐子放在了床脚。

    “我妈妈想邀请你这周末到霍格莫德共进午餐,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时间。”艾伦对芙蓉说道。

    “当然有时间。”芙蓉连连点头。

    得知消息的芙蓉无心继续呆在这里了,她使用“清理一新”将赫敏的房间清理干净后,向赫敏和艾伦告辞,带着加布丽离开了格兰芬多女生宿舍。

    艾伦以为像芙蓉这样娇滴滴的漂亮妹子一定不会做家务,没想到芙蓉因为照顾加布丽,对于做家务还是十分擅长的。

    通知了芙蓉,艾伦也没有停留的必要了,于是也瞬移离开了赫敏的宿舍。

    在他们都离开宿舍后,赫敏立马跑到刚被芙蓉用魔法整理好的床边,一把把被子扯了下来,反转了下准备铺床。她并没有打算使用魔法,而是享受亲自动手这一过程。

    突然,听到门外艾伦的声音,赫敏慌张得一下子扑倒在了床上。

    “我刚把鳃囊草忘在你这了……嗯?你这是在干什么?”艾伦问道。

    赫敏有点儿羞涩地把身子侧翻过去,游移不定的视线不和艾伦接触:“我刚巧要休息了。”

    “你在重新铺床吗?”艾伦问道。

    “抱歉,芙蓉整理的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赫敏说着说着,结巴起来。

    “那你重新铺是因为……”艾伦疑惑道。

    赫敏起身蹲坐在床上,面色为难地道:“说出来你会认为我疯了。”

    “你说不说都会有这个危险。”艾伦调侃道。

    “好吧,你看!”赫敏两腿一伸从床上跳了下来,“被子的商标不该在床头的左上角,应该在床尾右下角才对。”

    艾伦点点头:“这不算很疯狂。”

    赫敏耸耸肩:“我只是在帮你热身,这才是开始。”

    艾伦瘪瘪嘴无奈地笑了笑:“好吧。”

    赫敏这时指着她被子上的那些图案:“你看到这些小花了吗,应该朝上不是朝下。”

    说着,赫敏用手指着床头的方向:“因为床头的位置,是太阳的方向……”

    意识到自己在说着什么理由的赫敏突然整个人卡壳,愣在那里好几秒,她伸出的手指缩了回来看着艾伦:“你觉得我真疯了,是不是?”

    艾伦看向赫敏的目光充满了宠溺:“事实上我觉得你更可爱了。”

    赫敏满脸的不可置信变为笑容,连连挥手招呼着艾伦:“真的?那来吧,我教你怎么把毛巾折出尖角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