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来自型月的召唤
    沈河那个得意。

    果然想要让阿尔托莉雅接受不列颠毁灭的事实,靠嘴炮是不够的,还得靠攻略。

    想他当初玩了一款吾王的攻略游戏时,整个攻略过程就是喂食,喂食,喂食,带出去买狮子玩具,喂食,以及补......补魔。

    当看见沈河牵着白呆毛王的手出现,崔斯坦目光中的悲伤,都变成了喜极而泣的那种悲伤。

    阿尔托莉雅这才反应过来般的,缩回了手。

    “咳咳。”她轻咳了两声,“崔斯坦卿,如你所见,这个国家的危机,已经解除,你......御主。”

    “怎么了?”沈河转过身,发现阿尔托莉雅的面色微变。

    “我感受到了某种召唤。”阿尔托莉雅也有一些不知所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英灵召唤,那边毫无疑问有着属于我的物品......是圣杯战争。”

    “这怎么可能!”

    沈河大吃一惊,同时还有些愤怒。

    他这连小手都没捂热,就有人来挖墙角?

    “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发现这里与之前的世界,建立起了某种联系。”阿尔托莉雅解释道,“崔斯坦就是我通过这种联系召唤而来的。”

    “你之前,有没有被召唤过?”沈河微微皱起眉头。

    他开始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说起来,此前也忽视了,为什么圣杯能够在这个世界中召唤出属于型月世界的阿尔托莉雅。

    “没有。”阿尔托莉雅摇头,“我的记忆中,自己只是刚成为不完全的英灵,就被召唤到这里。”

    “这么说......”

    沈河沉思了一会,此刻正在通过圣杯战争体系召唤阿尔托莉雅的,毫无疑问,就是型月世界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卫宫切嗣。

    型月世界和漫威世界一样,拥有错综复杂的世界线。

    同样来自型月的女帝和两仪式,就处于不同世界线。

    而女帝所在的世界线,也应该和阿尔托莉雅此刻面临的召唤世界线不同,换句话说,去女帝的世界,和去阿尔托莉雅的世界,并不一样。

    “王。”崔斯坦忽然开口,“如果针对王的召唤,我想我也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契机。”

    “的确。”沈河眼前微微一亮,“圆桌骑士的传说与亚瑟王息息相关,圣杯召唤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理论上......亚瑟王的剑鞘召唤出圆桌骑士中的某一位,也是有可能。”

    “既然如此,此次圣杯战争,就由我替代王参加。”崔斯坦对阿尔托莉雅微微行礼。

    “好。”沈河答应下来。

    反正是不可能让阿尔托莉雅参加的,自家的英灵,怎么可能又送回去给别人当从者。

    “御主。”阿尔托莉雅却向前一步,“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得到那个圣杯。”

    “......”

    沈河望着面前的阿尔托莉雅。

    知道现在的她,恐怕还没有放弃用圣杯拯救不列颠。

    不过......

    如果是第四次圣杯战争。

    沈河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位紫发小女孩的身影。

    心情有点沉重。

    他未穿越之前,还说不上是型月世界观的狂热粉丝,只是喜欢里面塑造的一个个角色,但单单论剧情,唯一难以释怀的,只有一个人。

    远坂樱。

    居然让可爱的小萝莉受到那种虐待,对于沈河而言,仅此一条就足够让他愤怒。

    而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也就意味着,那种折磨已经持续一年了。

    “好吧。”沈河的心里已经做了决定,“我会帮你,但我们能滞留的时间有限,先让崔斯坦替代你回应那边的圣杯战争召唤,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陪你过去。”

    召唤到战斗开始,还有一小段的时间。

    到时候再靠旅行道具卡片,前往那边。

    型月世界......

    也时候,去尝试探索一下,型月的圣杯为何会出现在其余的世界,还有那个自称为墨菲斯托的家伙。

    沈河做出了决定,阿尔托莉雅也没有什么意见。

    崔斯坦在一片光华中消失。

    而沈河则开始坐着这个世界残留的事情,诸如操控巨龟钻入地底,摆脱背上的大山,然后将整个帝都顶起,再进行新的规划建设。

    等做完这一切后,沈河才有时间,回到城堡中,为所有人介绍这两位新的伙伴。

    “艾斯德斯,和阿尔托莉雅。”沈河站在城堡的餐厅高台上,高举着酒杯,“迎新晚宴搞起来,美食、美酒、节目,一样都不能少!现在,上菜!”

    薙切绘里奈为这一次晚宴,可是提前一天就开始准备。

    所有的美食都用魔法维持,此刻女仆们一个个端到餐厅上,分享肆意,所有人都活跃起来。

    “噢噢,这里难道是梦境?”阿尔托莉雅更是看直眼睛。

    在属于亚瑟王的战争时期,她甚至做出过偷偷潜入厨房这样不符合王者身份的举动,现在看着这么多的美食,真的有一种换若梦境的感觉。

    “不,这分明是战场!”

    艾斯德斯已经先她一步,闯入那巨大的长条餐桌旁。

    阿尔托莉雅这才反应过来般的,也紧跟着冲了上去。

    为食物而战,可是为王者的天职。

    沈河就站在高台上,望着下面热闹的场面,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虽然不如最初四个人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宁静安逸,但也别有滋味。

    “御主。”

    贞德对着沈河招手,她的脸颊被食物塞得鼓鼓的。

    “来了,给我留点哇。”沈河直接迈开腿跑过去。

    他发现阿尔托莉雅带了个好头,即便一时吃不完,也把美食全抢到自己的大盘子上。

    再这样下去,晚宴都要变成抢食大战了。

    明明美食管够的......

    在这样少有的热闹场面之后,两位新从者也很快和众人熟络起来。

    艾斯德斯和御坂美琴·alter酒足饭饱,直接跑到训练场上去切磋,还带着御坂美琴和一方通行等人观战,阿尔托莉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贞德坐在一起,似乎在讨论食物上有一定的心得。

    “虽然早就知道。”沈河望着这两人,“但你们真的很像啊。”

    同样的金发,相近的气质,以及同样甜美靓丽的面庞。

    这两人互相看了看。

    “这么一说。”贞德掩嘴笑道,“阿尔托莉雅看起来就好像我的妹妹一样。”

    “为什么我是妹妹?”阿尔托莉雅嘟囔了一下,“明明是我的年岁更大些。”

    “但我看起来比你大呀。”

    “即便按照历史,也是我历史更早一些。”

    “都说了,我看起来比你大些。”

    “那只是因为我的外表固定在十五岁。”

    “真好呢,我家里其实有个和你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妹妹。”

    “我......”

    阿尔托莉雅的脸蛋红通通的,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索性闷头解决盘子里的美食。

    贞德倒好像一副取得了胜利的模样,甚至把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分了一些过去。

    阿尔托莉雅立即就妥协了,拉着贞德的小手感激不尽。

    沈河看了眼自己压根就没抢到多少食物的空盘子。

    再看了看这两人面前堆成小山的美食。

    算了,她们高兴就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