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遇唐怀柔
    此时天早已清明,周边阳光明媚。习枫身上被天劫所伤的伤势在天体决的治疗下好的七七八八了。神魂之中的刺痛感也并非那般强烈。习枫发现天体决不光能够修复身体的伤势,就连神魂之伤也能修复。如此逆天的修炼之法,当真是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真不知这天体决究竟是什么来历。”

    此时已经步入了御灵段,也意味着他能够踏足修魂一道。

    天体决本就是属于三修之法,三修之中无主无辅,可以说都是主。灵修一道习枫最先踏足,体修一道现在也是略有建树,九重炼气段的体修修为也为可观。唯在这魂修一道之上,毫无见解。

    灵修,在修者之中是最为普遍的。

    体修,是修者之中最为艰苦的。

    魂修,则是三修之中最为神秘。

    踏足御灵段,能够修炼魂修之法,习枫的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若真掌握了魂修一道,他的实力必然是大幅度提升。实战之中,若是能够供给对方的灵魂,这绝对是致命的。要知道灵魂可是最为脆弱的,其次便是灵脉。

    灵魂一旦遭到重创,是很难痊愈的。不是每个人都身怀天体决这等逆天之法。

    想象都让人激动啊!

    习枫的嘴角都快咧到裤衩了。

    趴在它肩膀上的噬魂花都看不下去了,用枝叶遮住小眼睛,实在不忍直视。

    “不过,老师未醒,这魂修一道我绝不能妄然踏入。”

    习枫的神情突然一变,心中一沉,“魂修一道最为神秘,稍有不慎神魂惧灭,即便身怀天体决也无济于事。唯有等老师醒来再作打算。”刚入御灵段,灵修修为根基不稳,何况体修尚还阻拦在御灵段之外。此时实在不适合再入灵修一道。

    习枫很清楚,如果自己无法把控住自己的欲望的话,那么自己早晚有一天被这欲望吞没。人应该牢牢抓住自己的心,若是对他放纵了,要不了多久,头脑也就失去控制了!

    “走了小家伙。”

    轻轻拍了拍小花的脑袋,习枫咧嘴一笑,从怀中踏出地图,踏步离开,边看边走。

    此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被噬魂花给带到了什么地方,先看看地图,自己的心里好歹有个底。渡劫的地方是在天启秘境至北的方向,无限接近真传区域。而此刻他的位置则偏离了渡劫的地方向西,相差足有近百里的距离。

    “啊!!”

    山林之中,一道呼声惊响,只听一名女子的声音极为羞愤。这道声音声音极具穿透力,如风一般迅速传开。引得山林间的野兽都阵阵长嗥,伴随着波涛般的风奔向远方。

    “流氓,我打死你一个流氓。”

    望着面前赤裸全身的少年郎,唐怀柔满脸通红,羞愤难当。一双如水般的眸子怒意升起。

    “卧槽。”

    习枫老脸一红,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当时在吞噬蓝海魔炎的时候,衣服被蓝海魔炎焚烧成灰,之后他虽然换了一身,但是在渡天劫的时候又化成灰烬了。想到这一路之上全身赤裸,大摇大摆。这等发丢人现眼的行径,他差点连死的心都有了。好在这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但问题是这该巧不巧的竟然碰到了唐怀柔,如果不是遇到了唐怀柔,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路上是裸装上阵。

    造孽啊!

    小花趴在他的肩膀上,窃声坏笑。

    习枫的脸都绿了,这货肯定早就知道,却一直没提醒自己。

    造孽啊!

    “师姐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真不知道自己没穿衣服。”

    习枫踏步上前,挥手解释。

    “你离我远点。”

    唐怀柔美眸一瞪,退后几步,一脸嫌弃。

    “好好,你别叫就好。”

    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喉咙里像是堵了酸涩的血块,这尼玛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还不把衣服穿上。”

    见到这家伙似乎是真不知道自己没穿衣服,唐怀柔心中的怒起倒是小了几分。不过她的脸上依旧是羞红一片,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儿家何时见过这等场面。唐怀柔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丝红晕,隐隐透出些羞意。这一慌一羞,如同霞映白莲一般,清素中顿添了几分明艳。

    “我没衣服了。”

    习枫差点没哭出来,他就两件衣服,全被烧了。

    “给你。”

    唐怀柔的脸都黑了,一脸嫌弃的从腰间的空间袋之中 取出一件衣服扔给了习枫,羞怒道。

    “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解释,小心你下面少一件东西。”

    习枫下体一寒,嘴角抽搐起来,这娘们可真狠啊!

    将衣物摊开,竟然是男人的衣物。

    习枫泛起了疑惑,这唐怀柔一个女儿家,为什么会随身携带男人的衣物?不过他也懒得去想这些,连忙急不可耐的将衣服穿上。丢脸是小,万一这女人恼羞成怒,真的让自己少一件物件,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哼!”

    唐怀柔满脸羞红,转过身去,她可没有看男人穿衣服的习惯。即便面前这个小男人的身体都被自己看光了...

    “师姐,这衣服还挺合身的。”

    习枫的嘴角抽搐,不敢直视唐怀柔,尴尬的笑了笑。

    听到习枫的声音,唐怀柔这才转身,她仰脸看去,面上便有些了薄怒。在明亮光线下,她的脸色因这怒意与羞意带上了红晕。虽是发怒,但却另有一番别样的风情,“解释吧!”

    “如果我说,我是突破的时候,衣物全都化成灰烬了,你信嘛?”

    习枫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解释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如此的不靠谱。。

    “突破的时候?”

    唐怀柔心中一沉,此地离那天劫之地并不远,

    这小子狼狈不堪,连衣物都化为了灰烬。莫不成那天劫是他引起的?

    她如水的眸子定格在习枫的身上,很快便摇了摇头,突破御灵段还真没什么资格引动雷劫,是自己想多了。

    “呵呵,九重炼气段突破到御灵段,你这动静可真不是一般大的大。”

    唐怀柔嘴唇微翘,冷哼一声,“不过,我勉强信你了。”

    习枫心中一凛。

    渡劫之时动静极大,三大势力的弟子基本上都惊动了。

    说真的他还真有些害怕被这女人给识破了。要知道他和这唐怀柔实际上并不熟。

    好在这女人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师姐大度。”

    习枫昧着良心,拍着马屁。

    不知何时,他也变得这般的不要脸。

    “少油嘴滑舌,若有下次,看我不收拾你。”

    紧握玉拳,跃跃欲试,唐怀柔玉脸一红,威胁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