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血咒
    三日后。

    裴子幸又来到了那个小黑庙。

    说是小黑庙,是因为这个庙不像其它东南亚寺庙一样金碧辉煌,而是灰扑扑的,只有一个小小的佛殿,没有开灯,有些许蜡烛照明。

    从门外看去,简直就是一个阴森的小屋。

    裴子幸知道这庙也不靠香火钱过活,进门就走到角落里安坐着的僧人面前问道:“我听朋友说,你们这请的佛牌很灵验?”

    僧人抬眼打量了他一身名牌休闲服一眼,也没有多说话,起身就往后间走去。

    裴子幸微笑着跟上。

    这庙别看门脸不大,推开后院的门后竟然还有一条十多米的长廊,一边临着小院,一边有四五间房间。

    引路的僧人将裴子幸带到了其中一间就转头回去了,另有人上前接待。

    房间四周的墙壁都挂着密密麻麻的佛牌,仅仅单面墙上就至少有上百条,而且款式各不相同。

    圆、方、三角等等形状都有,小的只有一两寸,大的有女孩子的手掌大小,全部都包有硬塑料的外壳,大多镶着金边。

    一旁的长几上还有许多不同材质的挂绳或者项链,可以随意搭配。

    不得不说,泰国确实将佛牌这种邪物做得很有卖点。

    如果忽略它的功效,仅就造型而言,挑一款合适的当装饰品携带也挺好看的。

    接待的僧人落后裴子幸半个身位,并不啰嗦,只在裴子幸的视线在某个佛牌上停留较久时才会迅速而简短地进行着介绍。

    裴子幸也时不时询问几句。

    按接待僧的说法,这佛牌上塑造的神佛各不相同,因此不同的佛牌给人带来的福运也是不太一样的。

    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人在挑佛牌,而是佛牌在挑人。

    如果缘分二字到了,那么就算有再多不同的佛牌在你面前,你也会听到其中属于你的那块在呼唤你。

    裴子幸暗自撇撇嘴。

    这些佛牌最便宜的也要上千块人民币,那可不是得起劲地呼唤你么。

    他自踏进庙门的那一刻就一直在压抑体内的灵力,不让一丝一毫散出,这会儿当然也不敢去试探究竟哪一块附有夭折小童的灵魂。

    只能闭着眼睛挑了一块,嘴中还念念有词:“这个好,这个够凶!哼哼,我跟你说,我就是要力量强的,否则我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你们这里来请。”

    “额,客人是想要能立竿见影的?”僧人一副了然的模样,伸手向前引导着,“那不一定是看上去凶就好,请来这边看看。”

    裴子幸哦哦应声,凑了过去。

    “这边都是特制的佛牌,制作工艺极其复杂,里面的材质不仅有药草、香灰还有高僧的指甲、毛发等舍利,个个都是精品。只要你回去诚心供奉,必定心想事成。”

    “好!就这个。”裴子幸随手挑了个深褐色陶土材质的佛牌,根本没有询问价格。

    僧人小心翼翼地拿起,然后微笑着问道:“客人既然能特地找来我们这个小庙,肯定知道这佛牌里有什么吧?”

    “那当然,对了,你还要教我怎么养小鬼的方法,我从来没弄过这个。”裴子幸大大咧咧地回道。

    僧人细细交待了一些喂养、供奉的注意事项,以及一些禁忌。

    裴子幸掏出厚厚的钱包,爽快地把钱付了。

    接着眼睛一转,又探身上前低声问道:“你说我只要按规矩来做,到时这小鬼就真的能够被我驱使着去做一些事情吧。”

    “这里头是夭折孩子的可怜灵魂,你好生喂养供奉,就是在给自己积福,那么自身的气运自然也会跟着好转。”僧人并不明确表态,模模糊糊说道。

    “我是说做某件具体的事情。”

    “请问是什么事情?”

    “我被一个女人带了绿帽子,还骗走我一大笔钱!”裴子幸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买佛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能报复她!你直接告诉我能不能做到?”

    “这……”僧人有些迟疑。

    “我朋友可是说只要来你们这,就一定能心想事成……难道我买了你们这里最好佛牌也还是不行?”

    “你朋友是?”

    “我朋友在华夏娱乐圈也是名人,姓名就不好告诉你了,总之他说自己来你们这里求过,非常灵验。”

    “麻烦你先去大殿稍等片刻,我去请示一下。”僧人终于松口。

    裴子幸表现粗豪,一看就是个不怕花钱的主儿,而且理由充分、情真意切,自然没有让人生疑。

    在佛殿等候了十分钟左右,他便被再次请入了后院。

    这次是在后院角落一个独立的黑色小屋中。

    “这位是我们庙里法力最高的坤大师,客人你有什么心愿可以直接对大师明言。”

    屋内盘腿坐着一个黝黑干瘦的男人,剃着光头,但并未着僧衣。

    他先双手合十施礼,然后示意裴子幸坐在他对面。

    “听说你是想要报复仇人。”这个所谓的大师并不会说华夏语,叽里咕噜说了一句,然后由站立一旁的接待僧翻译。

    “对,一个女人。一个竟敢离开我的女人!”裴子幸恶狠狠地说道。

    “那你是希望她回心转意?我可以施法让她重新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一辈子都不会离开。”

    “不,她这种破鞋我才不会要了。我现在就想报复!”

    “那你希望报复到那种程度?是单纯的走走霉运,还是患上难缠的疾病?”

    “我希望她受尽折磨,然后死掉。”裴子幸已经双眼布满了血丝,状若恶魔。

    大师深深看了他一眼。

    “我可以对她施以血咒,只是这样需要耗费我的精血,价钱会很贵。”

    “钱没有问题。不过这血咒能有什么效果,可以跟我先说说么?”

    “这血咒杀伤力极强,而且并不需要让中术者吃下什么东西便可直接作用。一旦施咒,中术者便会定期吸引周围阴气入体,不但恍若恶鬼缠身,而且身体会日渐虚弱,最后会在极度恐惧中折磨至死。”

    裴子幸抚掌大笑:“好!好!就这个血咒!”

    “先别急,一般的法术可能只需要对方的性命或者生辰,最多需要对方的随身之物。”大师沉声说道,“但是这血咒嘛,一定要对方身体上的东西,比如指甲或者头发。”

    裴子幸听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叠的信封。

    然后用一张餐巾纸隔着将信封中东西拿了出来。

    “这个可以么?”

    大师一愣,半晌后才苦笑道:“当然可以。”

    餐巾纸上是一根毛发。

    蜷曲的毛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