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保送燕大数学系
    下课铃一响,郑建军拿着书就匆匆的回办公室了。

    等他一走,教室里就立即吵闹了起来。

    周佳佳拍拍许游的肩膀,一脸好奇的问道:“哎,老杨叫你什么事啊?去了一节课。”

    许游笑着道:“肯定是好事啊,不过和你没关系。”

    “骚情的劲儿吧。”

    周佳佳乜了他一眼,撇嘴道:“我还不稀罕听呢,哼!”

    说完,他把许游侧着的身子推正,表示不想看见他。

    许游只是笑笑,没打算把自己要保送燕大的事说出来。

    毕竟很打击这群学渣……

    本来叶锦也很好奇,想要开口问的,可见许游不想说,也就不开口了。

    收拾了数学书,拿出下节课要上的语文,许游等待上课。

    下课十分钟的课间,只是为了让学生稍微放松一下脑子,好更有效率的上下节课。

    所以就算学生觉得不够用,野不够,也没办法,铃声一响,就得坐在座位上听课。

    张海峰拿着厚厚的古诗文解析书走进来,腋下还夹着一卷试题。

    把书“啪”的一声放在讲台上,再把腋下的卷子递给朱萸,张海峰道:“这节课测试你们对六十四篇必考古诗词的理解与背诵情况。”

    说完,又补充一句:“下课前五分钟交,禁止各种形式作弊,一经发现,当场打死!”

    话音落下,他从袖口里抽出一根细竹棍,“呼呼”的耍了两下,一脸跃跃欲试的笑容:“我上学的时候,书背不过,老师就会用这个打手心,你们争取一下,让我也体验一下打手掌的乐趣。”

    “想得美!”

    “就这尺寸,也敢当众耍棍?不知所谓!”

    “收起来收起来!”

    大家表示就算你想,但我就是不给你机会,气死你,略略略~

    从高一开始,就被老师耳提面命的叮嘱背诵必考篇目,三年下来,就算没法倒背如流,但有提示的默写,还是不在话下。

    当然,这种标准是对普通学生,像刘慎等三五七人的超然存在,不能按常理推断,一般来说,给他一个空,他能编出一本小说……

    朱萸作为发卷子、擦黑板专业户,手法很快,几下就数出了合适的份额分发给第一排,然后再往后传下来。

    哗啦啦的一阵纸张的抖动声后,教室里安静下来。

    不过片刻,大致浏览过试卷的学生就骚动了起来。

    “WTF?!”

    “呃……这波骚操作,秀的我短暂性失忆!”

    “皮特张,可敢下马一战?!”

    看着各种直击心灵深处的提问,大家一齐表示:我怕是学了个假语文吧?

    或者,老师的书真跟我们的不一样?

    看看、看看,这问的都是特么啥东西!

    管鲍之交的正确姿势_________。(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水鱼之交的具体细节_________。(出师表。)

    斗气化马的相马常识_________。(马说。)

    “爱谁谁”的文雅说法_________。(岳阳楼记。)

    ……

    这老师怕是个魔鬼吧?

    大家一口老槽憋在心口,简直要爆炸……

    看到学生都一副幽怨的小表情看着自己,却也拿自己没办法的无奈样子,张海峰就开心。

    用小竹棍敲敲讲桌,张海峰催促道:“赶紧写!”

    写?

    怎么写?

    来来来,笔给你!

    在大家看着试卷抓耳挠腮的时候,周佳佳一骑绝尘,已经填写了五六个空,其速度之快,怕是斗帝也只能在后面喊一句:可敢下马一战?!

    “啦啦啦,我只是个高三的小姐姐……”周佳佳落笔如飞,行云流水。

    相对于周佳佳的一骑绝尘,许游也不慢,紧跟其后。

    和这俩一比,叶锦的答题速度就是龟爬,不说其他,就斗气化马一题,就让她觉得自己的脑洞被张海峰无情的嘲讽了……

    大家低着头吭哧吭哧的答题,张海峰则来回走动,查看学生的答题进度。

    一节课的时间,没什么感觉,就要结束了。

    张海峰看了眼时间,剩五分钟下课,就敲敲讲桌,道:“每列的最后一个,起来收卷子。快点!”

    被骚气满满的提问方式,秀的头皮发麻的学生很干脆的交卷,再也不想多看一眼,怕瞎!

    整理好试卷,张海峰心满意足,笑着道:“表现都不错,做题很认真,先表扬一下。”

    大家心里mmp,你出的那玩意,以我的脑洞,怕是在书上都找不到答案吧?

    下课铃打响,张海峰拿着东西离开,大家立即起身回家,或者往食堂跑,去晚了,就吃不上饭了。

    回到家,饭桌上,许游把自己要被保送燕大的事跟老爸老妈说了。

    陈书高兴的一个劲儿摸儿子的头,嘴里念叨着:“儿子真棒。”

    许覃也一脸激动,扬眉吐气似得叫道:“得庆祝,必须得庆祝!”

    儿子能被保送燕大,除了自己的基因优秀之外,肯定是祖坟冒了青烟,得回老家祭祖。

    等两人激动过后,许游道:“不过选什么专业,我比较拿不定主意。”

    许覃直接道:“还想什么,直接报数学啊。”

    陈书也点头道:“穗穗也说,你适合学数学。”

    “……她给你们说的?”许游问道,心里觉得李谷穗已经挖好了坑,站在边上等自己跳下去就要盖土……

    陈书点头道:“你表姐跟我们仔细分析过,最后我们也觉得,你继续学自己擅长的数学,会更合适。”

    许覃也在一边说:“数学是一些学科的基础,你深入学习,对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的。”

    “……也是我表姐说的吧?”许游看着老爸问。

    许覃点头道:“我觉得你表姐说的很有道理啊。”

    “……我自己考虑吧。”许游不想说话,低头吃饭,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深入的学习数学,怕都是想害朕吧?

    看到儿子比较纠结犹豫,陈书和许覃就不再多说什么,专业什么的,他们也是建议,最后还是得看儿子喜欢什么,以儿子的决定为准。

    ……

    接下来的几天,许游在赵亮、杨守余、郑建军、老爸老妈(背后小魔鬼李谷穗)的一众建议下,实在不堪其扰,最终决定,报燕大的数学系!

    于是一帮人都高兴了。

    唯独当事人许游心底哀伤,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

    有赵亮帮着处理,程序走的快,学校把资料递上去没几天,消息就来了。

    于是在这天早上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办公楼的电子屏上就同步更新了标题。

    热烈庆祝高三七班许游同学保送燕大数学系!

    不仅如此,校长立即打电话叫后勤老师去买烟花和制作横幅。

    必须得庆祝!

    排面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