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短兵相接,密林初战
    “卡丽娜,你是帝国的公主,不要给你母亲脸上抹黑,坚持下去!你一定能爬到最高点,拿到今天的午餐!”

    “只剩一点了卡丽娜,去体悟自然,与自然互相依存,自然才能给你无限的反馈。”

    “你要半途而废吗?卡丽娜,记住,自然界的残酷只是在磨砺你生存的本领,你现在要去的地方,那里的残酷是真正毁灭你的灵魂与身体,将你完全吞噬的骨头都不剩!”

    当老师这种事,相当容易让人上瘾的。

    作为旅途中获得乐趣的回报,庄毅尽心尽力带着卡丽娜不断逃亡,甩开一波又一波追兵,避开了数次围剿。

    他们依然没有翻越魔岭山脉,而是顺着山脉延展的方向,用半个月的时间行进到了山脉北侧。

    算算他们每天行走过的距离,此时已经快进入魔岭山脉北部,前进路线的选择也多了一些,让敌人的围剿变得越发困难。

    就算擅长山地作战的精锐步兵,每天行进的速度也只有一百多公里;但庄毅泡在精灵圣水中几十年,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更是一块蕴含了无限潜力的海绵。

    现在的他虽然还没机会去挖掘自己武道天赋,但耐力和体力已经远超普通高手。

    如果不是这些追兵有小型飞艇群不断对着山林投送兵力,庄毅早就扛着卡丽娜逃出魔岭山脉附近,兴许现在都冲出阿瑟帝国的西南行省了。

    几次短兵相接,也让庄毅知道了这些追兵的来头——帝国南方正规军第十三军团。

    卡丽娜对第十三军团一无所知,当然,庄毅有的也只是四十多年前的古老情报,那时候的阿瑟帝国南部好像只有两个常规军团驻扎,哪像现在,只是南方军团,番号就已经到了十三。

    果然,阿瑟帝国变得相当强大。

    逃亡的第十六天,魔岭山脉西南方向的山林中,庄毅和卡丽娜昨晚的宿营点。

    一艘鸟式魔法飞艇悬停在森林上方,两侧落下了四条索绳,十多名身着皮甲的弓手快速顺着绳索溜了下来,围绕宿营点附近展开搜寻。

    很快,林中响起了一声哨响,这是发现了足迹的意思。

    十多名弓手快速跑动,朝着发现足迹的方向追随了下去,哨声开始此起彼伏,庄毅和卡丽娜前进的路线已经确定。

    魔法飞艇主舱室,四五个参谋聚在那被标记了各种各样记号的地图上,迅速标注出了庄毅和卡丽娜可能前行的路线。

    在一旁的座位上,有个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静静的坐在那,穿着的是阿瑟帝国高阶将领才能穿戴的魔防战甲,金色的镶边透露着一股昂贵的气息,战甲内部刻画的魔法阵,能够抵御大部分中阶及中阶之下的攻击魔法。

    这身战甲就是身份的象征,更何况这个人胸前还佩戴着三种截然不同的高阶勋章——代表帝国高阶将领的山岳玫瑰勋章,代表了高阶武道强者,剑士公会认证的大剑师勋章,还有帝国制式荣誉侯爵勋章。

    有爵位在身的军团长,在军部都拥有不小的发言权,更何况,这人看起来不会超过五十岁,比起军部那些糟老头子,可以说是相当年轻了。

    斐奥·林顿,现任阿瑟帝国南方第十三军团军团长,二十年前崛起的帝国新星将领,阿瑟帝国将军之中个人实力排行前十的强悍武者。

    他的勇猛,他的坚毅,仍然让帝都中的名媛们津津乐道。

    而斐奥·林顿本身就是一个军中的传奇人物,在阿瑟帝国军官百分之七十都是贵族出身的今天,他一个平民出身的剑士能走到如今的位置,绝对是他个人实力最好的证明。

    他很强,只是坐在那闭目养神、一言不发,就有一股威压,让船舱内那几个参谋讨论声都不敢太大。

    那把斜靠在男人身上的双手大剑散发着嗜血的气息,那张沧桑且带着几分倦容的脸庞却让人不敢直视;而等斐奥·林顿睁开双眼,目光之中划过的土色光芒,是高阶武者最好的证明。

    “找到了?”他用沉稳的男低音询问着。

    一个年轻的军官迈步向前,皮靴和地板的碰撞声十分带感,“将军,捕捉到了对方前进的轨迹,已经大概确定了对方此时可能所在的范围,我们已经从空中准备组建包围圈了。”

    “嗯,”斐奥·林顿应了一声,“加派兵力,多组建两层包围圈,让后面支援更多擅长森林和山地地形的小队过来。”

    年轻军官忍不住提醒道:“将军,现在投入的飞艇,已经是我们三个军团能调动的极限了。而且,第七和第九军团今天也已经对我们发来问询,他们是亲大王子派,如果我们再调兵进入西南方向,会被他们抓住把柄。”

    又有个参谋转身过来,笑着说了句:“林顿大人既然已经亲自来了,他们肯定逃不了了。”

    “我从不会轻视任何的对手,对方能把拥有几千兵力、几十艘飞艇的你们甩在身后,肯定不是简单就能对付的角色。或者说,你们一直在为他们让路?”

    斐奥·林顿面色有些不善,拍马屁的那个大叔顿时尴尬的笑了笑,低头不敢多说话。

    一旁,有位穿着长袍的魔法师匆匆而来,手中拿着两张还沾着些许魔力的纸张。

    “林顿大人,帝都给的急信。”

    “慌什么?”斐奥·林顿一眼扫了过去,那个魔法师也是吓的一哆嗦,将两张纸小心的递给了向前来的年轻军官。

    “帝都方向怎么说?”

    “大王子殿下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他今天联合几位大臣冲进了军部,逼问有关卡丽娜殿下乘坐大飞艇失事的原因。上面还提及,似乎大王子已经获知了现在卡丽娜殿下依然活着的情报,正试图派人接应,让我们做好应对……”

    “没有军部的命令,他们无法调动军队进入魔岭山脉,”斐奥·林顿把两张纸接了过去,皱眉看了一阵,将这两张纸揉成一团。

    轻轻一震,两个纸团竟化作细小的纸屑,在他那粗壮的指间划走。

    “南岸那边有消息吗?那几个俘虏还没开口吗?”

    “将军,还是没什么太大的进展,几个年轻士兵的供词很一致,关键就在于道尔夫那个老狐狸身上。我们始终无法在他口中得到有关那个庄毅·莱恩的确切情报,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不过似乎,对方是个自然、植物系的魔法师,所以比较擅长森林环境。”

    “你见过一个魔法师能带着一个人翻山越岭逃过我们这么多次追捕吗?”

    “这个……没见过。”

    “所以说,永远不要轻视我们的敌人,”斐奥·林顿缓缓闭上眼,继续闭目养神,“今天必须要决出一个结果,找到他们,盯紧了,我去亲自收拾掉这个巨大的隐患。”

    几个参谋同时应声,然后低头继续忙碌。

    那个省得斐奥·林顿器重的年轻军官挑挑眉,扶着腰间的佩剑,回地图旁加入了讨论。

    很快,一艘艘中、小型魔法飞艇朝着森林的某片区域聚集,开始交错搜寻。

    ……

    “似乎又追上来了,牛皮膏药,甩不掉啊。”

    一颗大树的树冠中,庄毅和卡丽娜坐在浓密的树窝中,听着头顶飞过飞艇的些许噪声,略微有些皱眉。

    “中午的训练该怎么办?”卡丽娜小声试探着。

    “今天放假吧,总不能一直压榨你,多少也要劳逸结合嘛,”庄毅轻笑着说了句,一旁的卡丽娜如释重负,几乎要开心到尖叫。

    魔法飞艇飞远了些,庄毅抓着她的胳膊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你要自己走一段吗?”

    “还是庄你带我吧,”卡丽娜小声说着,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少许不安和忐忑。

    “来吧,”庄毅笑着点头,随手拿了两根女士腰带出来,兜住卡丽娜的后背,在胸前打了个结扣。卡丽娜扶着庄毅的腰身,低头贴在庄毅背上,轻轻的呼了口气。

    这么奔跑起来确实比之前方便又省力。

    “庄,这几天追捕我们的家伙似乎变厉害了。”

    “应该是把之前那些没用的换走了,”庄毅笑着说了句,“阿瑟帝国擅长山地作战的军队应该不多,或者说,想杀你的那位,控制的军队都不擅长森林地形。”

    “我其实听人说过,三皇兄他的势力在南方多一些,而大王兄和北方边境的几大家族关系密切。”

    庄毅点评了句:“这其实应该是你母亲故意引导出来的局面,可惜,你母亲没想到自己会累到病倒。卡丽娜,帝都归你哪个哥哥掌管?”

    “一位老师似乎说过,帝都的三大力量,分别是帝都守卫军、宫廷魔法师团、女王亲卫军团,都是直接听从母亲命令的,谁都无法调动他们,而且我出来时,亲卫军团已经封锁了王宫,除了我之外,几位哥哥似乎都无法接触到母亲。”

    “你母亲还是防了你几个哥哥一手啊。”

    “嗯,”卡丽娜心事重重的应了句。

    不过逃亡的这半个月,庄毅每天在她耳旁说这些,卡丽娜已经不再去回避皇室操戈这个话题,也能说出些给他们两个当前处境提供帮助的情报了。

    庄毅耳尖轻轻晃动了下,身形迅速折返,跑到一棵树下静静的站着。

    卡丽娜屏住呼吸,抬头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看到了上方缓缓飞过的魔法飞艇。

    “不同方向?”庄毅皱眉嘀咕了一阵,该不会,这些家伙已经发现了他们昨晚的宿营地,根据之前他们的脚力,判断出他们现在可能所在的方位了吧?

    庄毅揉揉鼻尖,“我们估计有麻烦了卡丽娜。”

    卡丽娜额头抵着庄毅宽阔的后背,低声说着:“庄,如果我们逃不出去的话,就请你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做吧。帝国可以没有卡丽娜这个公主,但帝国不能现在就失去她的女王。”

    “放心吧,有我在,你一定能平安回去。”

    庄毅把她往上托了托,“就凭我森林之王的本领,这些只知道在上面飞来飞去的家伙怎么可能发现我们。与其想这些,不如好好想想,以后划那块地给我当领地!”

    自信的一笑,庄毅马上就要继续朝着前方背叛,但他右手中指突然传来轻轻的刺痛,庄毅视线的余光也捕捉到了一抹寒光。

    嗖嗖嗖!

    斜前方,几根铁箭呼啸而来,庄毅右手迅速上撩,手心攥着的树枝瞬间‘膨胀’!

    逃亡半个月,终于短兵相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