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22章 这个盒子太小了
    今晚陆风搞出这个生日会原本就有点奇怪,不过没人会去深究。

    除了江玉刚,谢启宁等为数不多的大佬,其余闻讯而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想攀攀关系,就那么简单。

    谢启宁向江玉刚投去了询问的眼神,后者皱眉,也着实不解。

    更多人的人都没有做声,这时候谁说话都不合适。

    生日会送来一个骨灰盒,这和过寿送去棺材是一样的效果。

    后面来的这些人不是来参加生日会的,而是来找麻烦的。

    沈慕雪也黛眉微蹙,聪慧的她也意识到了什么,只怕陆风这个生日会没这么简单。

    席位上的陈锋想站起来,却被刘思思给使劲拉住。

    男人冲动,女人心思想来都要细腻很多,这些人不怀好意,更不简单,不能乱说话。

    “你来我干嘛?”

    陈锋压低声音,一直就想找机会感谢一下陆风,今晚发生这种事,一肚子都窝火。

    台上的陆风笑容不改,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微笑,瞄了骨灰盒一眼,说道,“这玩意儿还真是一个很特殊的礼物,我很喜欢。”

    说着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继续道,“你们看看,这才别出心裁的礼物,哪像你们有些家伙,空着手来吃白食,随礼还有两百块分子钱的。”

    然而这样的一句玩笑话,在场的没人笑得出来。

    孙浩也跟着笑了,“既然你喜欢就好,来的时候我害怕你不喜欢,吓我一跳。”

    “来者是客,任何礼物都是一分心意。”陆风打了个响指,服务小姐又将酒给断了过来。

    陆风示意,孙浩从托盘里端起了一个杯子,两人走得很近。

    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叫孙浩的人来者不善。

    别看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这份笑容之下隐藏的却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干杯!”

    “干杯!”

    两个杯子轻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放下酒杯,孙浩唏嘘道,“我从小只有一个哥哥,他很宠我,什么事都会替我扛,小时候做错事的是我,挨揍的却是他,我们的感情很深。”

    陆风又抿了一口酒,没有说话,就看这孙子能玩出什么花招。

    之所以高调的搞出这个生日宴会,就是等燕京那三大家族来。

    只是让陆风没想到的是,首先走出来的是孙家的人,孙云还有一个弟弟。

    孙云的狠辣见识过,准确说是一个极度自卑扭曲了心理的家伙,这类人很怕,也很可悲。

    可怕在于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悲却是已经到了失去自我的边缘。

    一个人不能控制自己那颗心,完全让欲望侵蚀内心,注定是一个悲剧。

    世上没有圣人,也没有对错。

    但是一个人得学会如何控制自己,适应不同的环境,那样才能称之为人。

    “这么说你们兄弟从小就搞基,不知道你是攻还是受。”陆风放下酒杯,一脸浅笑。

    闻言,孙浩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瞬间又恢复了常色,“后来我哥哥双腿废了,他性情大变,但我知道他内心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如今,还死了。”

    “一个内心有痛苦的人,也许死了也是一种解脱,活着只会继续受煎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陆风顺口而言。

    孙浩摇了摇头,昂头吐出一口浊气,“可是我不想他死。”

    “但他已经死了。”陆风跟着又道。

    孙浩又笑了,“所以我想为他报仇,你说身为兄弟,该不该替自己的亲哥报仇。”

    “该!”

    “那就好。”

    两人的对话从一开始就没有那种争锋相对,也没有浓烈的火药味。

    但每个人都能听出来,这份看似老朋友的平静对话,是一场凌厉的交锋。

    这个让云海人不认识的孙浩,他有一个哥哥已经死了,而他哥哥的死和陆风有关,甚至有可能是陆风所杀。

    今晚来参加这个生日会的人,大多数都是打着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清楚陆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江玉刚,谢启宁,顾万峰等等,他们知道。

    这个平时看起来总是挂着笑容,开口就喜欢调侃的年轻人,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萧轻舞平静的喝着茶,旁边的豆豆却屁事没有,没心没肺的大吃特吃。

    至于沈慕雪,她也知道陆风是怎么样的一类人,见识过他的一些手段。

    但今晚这些人敢上门,就一定做足了准备,心里难免有着担忧。

    陈锋几个同事在愤慨的同时,心里充满了疑惑,因为他们所接触的陆风就是一个吊儿郎当,很好相处的家伙,和杀人绝对沾不上边。

    可是,今晚有人来了,这里边到底怎么回事?

    瞄了一眼那骨灰盒,陆风却摇了摇头。

    “不满意?”孙浩问。

    撇了一下嘴,陆风笑道,“是啊,你送来的这个盒子太小了,虽说人死一团灰,今晚你们这么多人,很明显一个盒子装不下。”

    “你很有底气。”孙浩眯眼。

    陆风耸耸肩,“做人嘛,总得有点信心,你说呢。”

    气氛,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在场的人还是没人说话,没人是傻子,在这种时候凑这个霉头。

    “各位,今晚有点不好意思了,原本想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喝喝酒,打打牌,该把妹的把妹,现在看来没这个机会了,咱们改日再聚。”陆风拱手抱拳,很随意的道。

    谢启宁又忍不住看了江玉刚一眼,后者摇头示意,然后站起来,“那好,既然陆兄弟有事,我们就不便打扰,改天再喝。”

    “陆兄弟,那次一定弄点好酒啊,今晚的酒不好喝。”谢启宁也站了起来。

    有了两位大佬带头,其余的人都陆续起身。

    谁都不是傻子,摆明要出事,好多早就想开溜,见没人带头,只要坐着。

    现在好了,有江玉刚两人带头,他们也好抽身。

    只是一行宾客还没走到门口,却别很多人给堵住了,没有让开。

    “问一句,你们谁有这个本事将在场的人都干掉?”陆风扫了孙浩一方的人一眼。

    三大家族怎么了,六侯家族又怎么了。

    这里是云海,今晚到场的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哪怕这是夜晚,谁敢将云海一批商人杀死?

    谁要是踏出这步,也许用不着陆风动手了,国家就会收拾他们。

    孙浩轻哼,在陆风刚说完就瞄向了江玉刚等人,“我们来自燕京,不闻不问,活得更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