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后挣扎,白猿
    随着李淳风一番痛斥,在场所有和尚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而那十余名道士则各个激动到无以复加,要不是李淳风告诉他们浮屠经三个字,他们岂会出手?

    几位高僧彼此用心念交流一番,其中少林方丈向李淳风道:“太史令公,此皆汝一家之言,可有证据?”

    李淳风面色一动,似笑非笑道:“自然是有的。”

    他小心从怀中掏出一块布帛,将其摊开,向众人展示:“这就是昔年伊存所授,景庐亲手所书《浮屠经》的孤本,一直都保存在黄梅东山寺中。诸位高僧慧眼如炬,想必不至于分不清真伪才对。”

    是真的!

    只是看了一眼,所有和尚就都知道了,此经绝对是真的。

    随之而来的,便是深深地恐惧和忿恨!

    能来参加辩经的和尚,都是博学经书之辈,无一不对老子化胡一说了如指掌。甚至在场中有些高僧,曾经都参与过焚烧《浮屠经》各种抄本及其他形式存世的证据。

    这是佛门竭力想要隐瞒的过往,随着佛门不断扩张壮大,历代高僧一边大肆攻讦老子化胡乃道门污蔑,一边悄悄焚化有关《浮屠经》的一切记载。

    相比起佛门假借老子之名传教,这才是最致命的一点!

    与其说佛门想掩盖老子化胡的真相,倒不如说是佛门在掩盖历代高僧一直都在说谎的真相!

    前者是会让佛门低道门一头,但后者若一个处理不当,被有心人利用,很可能会引起中土所有人的排斥,因为没人会去信仰一个谎话连篇的教门。

    后者,比前者更为严重!

    这就是在场所有高僧心中此时的恐惧和担忧,他们越是恐惧,就越是对保管此经书不力的禅宗愤恨到了极点!

    这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你禅宗瞒着世人没有将它彻底销毁也就算了,可是任由一个后辈带着此经书到处跑是怎么回事?

    几位高僧表面个个面色凝重,默不作声,其实早在用神念彼此传音,商议对策。

    此事必须要立刻解决,一刻也不能拖。

    首先,绝不能承认此经为真!

    其次,要不惜任何代价,迅速销毁此经书,断不能让其公诸于世!

    只要这个孤本被销毁,再来个死不承认,凭借佛门数百年来积累的声誉,老子化胡,就会依旧是道门的污蔑之言。

    至于佛门突然出手皇帝会怎么想,在佛门数百年声誉,往后数百年兴衰的大问题上,他们已经完全顾不得了。

    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能阻止这件事发生的机会,为了佛门声誉,高僧们大多都有舍身的觉悟。

    “污蔑我佛,还敢以假经示人!”一位老僧怒喝,突然一步跨出,下一刻人已到了李淳风身侧,一把向其手中的经书布帛抓去。

    与此同时,佛门前排的数位高僧竟齐齐出手,攻向李淳风!

    最后的挣扎,陆恒不屑摇头,对此情景他和李淳风早有预料,慧能的横插一杠纯属意外,这才是佛门得知《浮屠经》被道门得到后该有的急头白脸的样子。

    早有准备的李淳风自不会陷入其围攻之中,他长袖一卷,手中经书布帛已不见了踪迹,同时,一抹银光自他另一只袖中倾泻而出,瞬间将冲来的老僧一剑斩成两半!

    “保护陛下!”陆恒先是高喊一声,然后身形一闪,挡在就要随众去抢经书的圆测身前,一拳轰出。

    根本没有多余的前奏预演,大战一触即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大战早在陆恒和李淳风的计划中,而且因为少了神秀,使得二人更加放松。

    李淳风剑光如瀑,他竟凭借一人一剑硬生生抵挡住十余高僧的攻击,而且还游刃有余。

    其余十余道士在大战开始的第一时间便纷纷站出,挡在其余僧众面前。

    佛门僧众似乎也早早得到了场中激斗的十余高僧吩咐,十分默契地和这十余道士对峙,双方都并未出手。

    虽然大战已起,但此时辩经现场并没有太多混乱。这一是因为场中人的战斗都控制在高台范围内,波及范围不大;二是有禁军维持秩序,百姓在之前和慧能那一战时就已开始撤离,如今已所剩无几。

    场中,圆测见陆恒一拳来袭,一边飞速后退一边以神识布下层层防护,但在陆恒这一拳下,一切虚妄皆无所遁形,他所布下的层叠虚空幻境甚至不能让陆恒这一拳滞怠半分。

    眼看这一拳就要落在身上,圆测目光平静地看着陆恒,突然双手缓缓推出。

    嗡!

    刹那间,陆恒只觉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拘禁于半空。

    “去!”圆测口中轻喝,双掌齐齐向右边一拨,陆恒顿时感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要将他的身体向右拉扯,他浑身气血轰然爆发,顿觉浑身一松,周边空间发出仿佛如镜面破碎的声音。

    然而就是这一耽误,圆测身体再度飞退数丈。

    陆恒就要上前一步,突然若有所觉,猛地抬头,就见不远处一道庞大的雪白身躯正从屋顶之上纵跃而来,前一刻还在数里之外,下一刻就已到了眼前。

    这是一头浑身长满雪白色长毛的巨猿,其身躯犹如一座小山般庞大,但偏偏如此庞大的身躯,在屋顶之上纵跃而来时,连一片薄薄的瓦砾也不曾踩碎,可见其灵活敏捷。

    这白猿从半空翻滚坠地,头颅下垂,圆测后掠的身躯正好落在它的头顶之上,被它高高托起。

    白猿一双碧幽幽的眸子盯住陆恒,陡然双手捶胸,向陆恒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嘶吼。

    白猿的出现,让现场所有打斗之人都不禁放慢了动作,骇然看向这边。

    “是它……”有和尚认出这白猿来历,顿时一喜。

    还有的老僧看着白猿,面露疑惑:“它怎么变成这样了?”

    显然,很多和尚都认得这头白猿。

    白猿如小山一样高峨的壮硕身躯,以及它以往那战无不胜的骄人战绩,也给了和尚们极大的信心。

    “啊!”

    突然一声惨叫响彻此方,却是一位高僧因为分神被李淳风抓住机会,斩于剑下!

    这一声临死前的惨叫,让所有高僧心中一凛,更加疯狂去围攻李淳风。

    而陆恒这边,白猿咆哮着向陆恒发起冲锋,一拳向陆恒横扫而来。

    “缺了灵智,只是畜生而已。”陆恒摇头,浑身气血之力瞬间爆发,竟不躲不闪,径直一拳向白猿迎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大吃一惊,那白猿的一只拳头,足有人的半个身躯那么大,而陆恒站在白猿脚下,个头甚至还不超过它的小腿,如此悬殊的体型,他哪儿来的勇气要和白猿对拳?

    下一刻——

    轰!

    磅礴的气血之力疯狂碰撞到一起,无形气浪顿时以他们为中心掀起一圈涟漪,劲风猎猎作响。

    “吼!”白猿痛苦怒吼,口中竟血沫喷涌。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白猿庞大的身躯竟在这一拳之威下,踉跄着向后急速退去,而陆恒却纹丝不动。

    最震惊的要数此刻立于白猿头顶上的圆测了,他深知白猿的力量有多恐怖,可此刻国师居然只凭借纯肉身的力量,就能击退白猿!

    圆测心中凛然,手中法印连连变幻,白猿怒吼连连,竟再次向陆恒扑了过来。

    “自找苦吃!”陆恒瞥了眼白猿头顶之上的圆测。

    之前看似是他和白猿纯肉身力量的对决,但其实白猿使的是蛮力,而陆恒使的是罡劲,两者自不可相提并论。

    陆恒的罡劲轰击入体内可没那么好受,也就是白猿体型庞大,不然只是刚才那一击,就会让白猿瞬间失去战力。

    此刻白猿吃了暗亏仍不管不顾冲上前来,陆恒眼神微眯,决定不再留手。

    眼看白猿一巴掌拍了过来,陆恒疯狂运转内力,一拳轰出!

    这一拳轰出的同时,陆恒的手臂周边环绕着六枚拳头虚影,几乎同时重重打在白猿身上!

    一声巨响下,白猿巨口一张,鲜血夹杂着内脏碎块,如倾盆大雨般倾泻而出,而它庞大身躯也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出去。

    轰隆!

    白猿庞大的身躯重重跌落在地上,它挣扎了几下,似乎想要爬起来,但最终都没能成功。

    “嗷呜……”它发出痛苦虚弱的呜咽声,但嘴一张,便有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吐了出来。

    于此同时,陆恒一边疯狂运转洗髓经,抵消着全力运转大成七伤拳所带来的负荷,一边看向飘于半空,目带悲色看向白猿的圆测。

    另一边,李淳风再杀二僧,而和尚们也被彻底杀红了眼,人虽减少,但战力不减反增。

    白猿已进入弥留之际,瞳孔都开始消散,陆恒见此情景不但不喜,反而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东西怎么会死?

    不应该啊……

    他看向虚空盘坐的圆测,眼中杀机闪动,一指向他点了过去!

    轰隆隆!

    这方天地似乎都凝聚成为了一根巨大的手指,向圆测碾压而来,让圆测根本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这就是入微级别武道宗师的手段,以天人合一之境使得周遭空间形成一种类似于域的存在,这并非幻境,而是势的压迫。

    大势所趋,扫清一切阻碍!

    圆测疯狂运转神识,手中迅速结印,一团氤氲在他指尖迅速成型,隐隐可见其中高山长河,大海荒漠。

    他以神识凝虚,化为一片虚幻世界,来阻挡陆恒这浩瀚一击!

    然而就在圆测即将推出这一击时,陆恒突然手掌伸出,五指猛地弯曲。

    呼呼!

    瞬间,圆测手中所凝结而出的氤氲世界不受控制地向陆恒飞去。

    圆测先是一愣,继而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自嘲笑容。

    自从见到慧能禅师的神念化身被疯狂吸收的那一幕,他就知道国师掌握着一门专破佛门神通的邪魔之法。

    他已经再三谨慎了,可和尚除了神通和武功之外,还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最终,还是要死在这门邪魔之法上。

    不愧是灭佛之人啊……

    下一刻,陆恒那通天一指硬生生轰击在了已毫无防备之力的圆测身上!

    一指之下,圆测浑身经脉尽断,骨骼噼啪响个不停,不一会儿就口吐鲜血彻底瘫软在地。

    这边的战斗落下帷幕后,另一边,围攻李淳风的诸僧再无心恋战,就纷纷施展遁术逃走,有两个跑得慢的,被李淳风一剑一个枭了光头。

    领头的高僧们一走,剩余和十余道士对峙的和尚们自然无心再留,纷纷就要退走。哪知这时禁军中传来一声断喝:“将这些妖僧给我拿下!”

    轰隆隆!

    数千禁军顿时列着整齐军阵,持戈向诸僧逼近,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此时,陆恒已走到了奄奄一息的圆测身前。

    “阿弥陀佛……”圆测见到陆恒,表情无喜无悲,“技逊一筹,让国师见笑了。”

    陆恒打量他一眼,道:“你的白猿是怎么回事?”

    “国师留贫僧一命,就是为了问这个吗?”圆测缓缓地道,每个字都说得很艰难。“贫僧也有一惑,希望国师能够解答,不知可否?”

    “一问换一问,很公平。“陆恒淡然道,一指点出,为其恢复了些许生机。

    “多谢。”圆测嘴角又汩汩冒出鲜血,他稍稍调息,看向陆恒道:“当日与国师于乾元殿初见,国师一口道出五百年前的天降石胎,想必国师是以为,这白猿便是当年的石胎吧?”

    圆测艰难笑了笑,道:“这石胎诞出的先天灵物于佛前渡化数百年,早已魔性尽去,一身修为也是不俗,故被我佛门委以重任,陪我师傅去取经。”

    “只是可惜,它只陪我师父走到了西昆仑,便被一位当世大魔给捉去了。在其被捉之前,它拼死分出一缕本命真灵,化为它的样子,想要继续完成取西经的重任。”

    “只是可惜,它毕竟不是真身,且一心只想回到其本尊身边去。所以,我师父为免其遭那位当世大魔毒手,不得已抽出它的灵慧,让其彻底恢复兽性。也就是国师现在看到的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