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魔妃太妖娆 > 第三章 方家小姐
    天刚微亮,公鸡尚未打鸣。骆遥却早已从被窝中爬起,单薄的被褥实在留不住热气,身着简单的米色麻衣,扎一个低低的马尾,鬓角的两缕刚及下颚处的长发缓缓落下,套上一双黑色的布鞋,走出院门,围绕着王大娘的小屋跑圈。

    早在二十天前,骆遥的身体已经大好,为了养好这副身子,连续二十多天坚持晨跑。

    刚跑玩两圈,就触了霉头。

    心情正佳的骆遥,却碰见村中出名的无赖汉李二根,李二根此人,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样样精通。听村上的苗媒婆说,李二根时常缠着她给他找个媳妇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他长啥样,尖嘴猴腮,天天做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自从前几日看见跟着王大娘去镇上贩卖干草药的骆遥,天天无事在村里瞎晃悠。

    李二根眼尖的看见骆遥。

    并疾跑上前堵住前方的路。

    骆遥斜了他一眼,转身回到王大娘家的院子。

    李二根看着骆遥将要关住院子的大木门,急忙的用手撑住。

    “滚。”,话一出口,顺势抬脚,裤裆一踢。

    骆遥看都不想看李二根那恶心的嘴脸,趁机关住院门,不理会门外的鬼哭狼嚎,以及毫无威胁力的狠话。

    “小遥,过来擦擦汗,看你跑的身子都湿了吧。”王大娘刚从内屋洗漱完,看见踏过屋门的骆遥,拿着热毛巾轻轻的擦着满脸通红的幼稚小脸。

    “有劳了,大娘。”骆遥笑嘻嘻的向着大娘道谢。

    “小遥,我刚刚听到院子外边好像有人在说话,没发生什么事吧。”

    王大叔端着早饭从厨房走出,悄悄的询问道。

    “没事的,村里野狗乱吠而已,我们先吃饭,今天不是要去镇上采买嘛。”

    骆遥含糊着糊弄过去,不想让他们担心自己。

    清晨的青峡镇,人声鼎沸,川流不息,一眼望去,两旁林立的酒肆茶楼,当铺作坊,迎风的旗帜飘扬,初升的太阳洒下淡淡的余晖,平添给红墙绿瓦的街道几分朦胧诗意。

    青峡镇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小镇,中间有一条两人宽的小河流,流向十里处的汴湖。镇上很少有流寇匪患,地痞流氓倒是有一些,因此城门口就只是简单低矮的栅栏依次序摆放着,也没有所谓的士兵把守。镇上分为东市和西市,中心是一座拱桥,名叫通安桥。桥的东侧就是东市。

    往集市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有一些摊贩,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还有杂技表演的。骆遥看的眼花缭乱,王大娘说今天是青峡镇一年一度的丰收节,前一天集市就挂满了红灯笼,看着着实喜庆吉利。每年丰收节,有很多人户家人出动赶集市采买,有些头脑灵活的商家会在中元节这天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像那种买得多便宜多的活动,十分受顾客喜爱。

    “老头,我打算给我家遥遥买套体面的衣服去,小姑娘家天天穿我老婆子衣服也不像话。”王大娘用手捏了捏骆遥的掌心,对王大叔说道。

    “这段日子幸苦小遥了,帮我们干了那么多苦活,这都是我们应该的。”

    王大叔瞅瞅了骆遥,看到她欲要拒绝的表情,连忙的说道。

    一家人一前一后高兴的走进东市一家出名的店铺,烫金字体诚衣铺镶嵌在黑色的牌匾上,一排排橱柜上,琳琅满目成衣的晃的人眼花缭乱。一进里屋,人头攒动,挤满了妇女孩童。

    “今天人太多,要不我们先去其它店铺瞅瞅,过会人点了再去挑选?”

    王大叔看见屋里人满人患,实在不想往里挤。

    “本店抢购前十名者,免费送一套同价位的成衣,先买先得。”

    适逢,站在门口的店小二扯着大嗓子卖力的吆嚯。

    王大娘一听,连忙扯着大叔的衣袖往里边挤。在人堆中,骆遥硬是被推搡挤进店铺的中央处的橱柜旁。

    “哎哟,这是谁家的野丫头,一副穷酸相,眼睛还长的这么古怪,怕是个瞎子吧,把老娘的衣服都蹭的起褶子了,离本夫人远点,身上这股臭味熏着本夫人了。”

    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大娘指着骆遥破口大骂。满头的珠钗随着她的晃动,发出叮叮的响声,翘起骚气的兰花指,拈着桃红色的丝帕,配上五颜六色的彩衣,着实像花巷老鸨的打扮。

    “老妖精”骆遥低声的叫骂,却不料老女人的听力不错。

    “臭丫头,你骂谁呢,你知不知道本夫人是谁?是你这乡下来野丫头的能骂的?”

    妇人顿时气急败坏,正打算用手扒拉骆遥,却不料骆遥见势躲开。店铺其他的妇女显然认出了破口大骂的泼妇是谁,都躲得远远的,更甚者直接走出衣铺,不愿招惹是非。

    王大娘见事态严重,连忙上前,拉住骆遥的左手,把她往身后一带,用力挤出勉强的谄笑,“对不起,夫人,小女不知礼数冲撞于您,求您大人有大量,宽恕小女的过错。”

    王大叔正准备上前帮忙,却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娇俏的笑声,骆遥悄悄的伸出脖子,身穿鹅黄色罗裳,高挑修长的身影撞入眼怀,女子身后跟着五六个丫鬟小厮,气派十足。

    “居然是方家大小姐,听说方小姐过不了几日将会被她家老祖宗接走,去仙山拜师学术。”旁边一小姑娘悄悄的对着左侧一身穿桃粉色的姑娘说道。当方明玉进屋后,吵闹声瞬息停止。

    “怎么,我一来,突然安静了呢,都没人吭声了?这是不欢迎本小姐?”方明玉玩笑般的质问道。

    “哎哟,方小姐,你简直折煞老夫了,您能光临小的衣铺,简直是寒舍的恩赐呀,方小姐,本店所有成衣给您些折扣如何?”一老头弯着腰,驮着身子,利索的从柜台出来,对着方明玉大献殷勤,显然这献媚的老头是诚衣铺的掌柜。

    “掌柜的,不必客气,本小姐只是临走之前,打算给家中母亲添置些新衣物。”

    方明玉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嘴上说着客气话,傲慢的神情却显示着方明玉的不可一世。

    方明玉带着随从不紧不慢的围绕着橱柜挑选,骆遥跟着王大娘两口子趁着方明玉进屋时就站在门边的右侧角落,这时走也不是,挑衣服也不是。

    骆遥瞅了瞅刚才打扮像老鸨的泼妇,却发现泼妇正在整理身上着装,想是准备去拍方明玉的马屁,骆遥心底想到。却不料马屁没拍成却拍在了马蹄上。

    泼妇整理好后,卑躬屈膝的向着方明玉走去,带着讨好的神情,脸挤成一朵菊花。

    向着方明玉说道“哎哟,方大小姐,你真是我们镇上出名的孝女啊,不仅人长的标致,这性格还很谦和,也不愧是青峡镇,不,碧狼城的第一美女嘞。”

    泼妇的话,成功的让方明玉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

    “你是哪位?有何贵干?”方明玉看了一眼打扮妖艳的妇女,眉眼中透露出几分嫌弃。

    显然没有一点眼力见的泼妇并没有察觉到方明玉的嫌弃。

    仍然兴致勃勃的回答道:“方小姐,妾身是青峡镇镇长的夫人,向你这样清贵的人物,妾身能跟您说上话简直是妾身上辈子积的福气。”

    “哦?原来是镇长夫人,恕明玉眼拙了。”方明玉挑了挑眉应道。

    “不敢不敢,方小姐以后可是神仙样得人物,哪是我等贱民莽夫能够攀比的,以后我们青峡镇还需要方小姐担待着呢。”

    泼妇一听方明玉的话,顿时笑得比门外摆放的秋菊还灿烂。

    骆遥本低着头,无精打采,一听见泼妇的话顿感恼怒,差点用眼神杀死她。

    “夫人,慎言,贱民莽夫可不是随便拿来用的,明玉的家人还在青峡镇呆着的呢,难道夫人觉得生我养我的母亲也是你口中的贱民?夫人,恕明玉多嘴一句,说话可不要带等字。”方明玉更加嫌弃这所谓的镇长夫人,满脑子的阿谀奉承,却口无遮拦。

    “对不起,方小姐,是妾身不会说话,妾身年纪大了,净说些瞎话,请方小姐不要将刚才的瞎话放在心上。”泼妇一听方明玉的斥责,抖抖索索的应声道,深怕被方明玉怪罪。

    “好了,刚才的话就当本小姐没听见,本小姐挑选好衣服准备走了。”方明玉懒得应付,直接招呼身后的丫鬟付账,刚走到门口,瞅了一眼门口衣着简朴的骆遥一家,转身离开衣铺。

    镇长夫人在方明玉离开后,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脸色惨白,配上艳红的嘴唇,活像死去的冤魂。受此一吓,泼妇带着已买好的衣服打包离去,不敢再惹事端。

    在方明玉和泼妇离去之后,诚衣铺再次热络了起来,骆遥安静的跟着王大娘看着琳琅满目的衣物,王大娘最后给骆遥挑选了一套淡青色简单的衣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