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第五章 尔虞我诈
    周遭一片冷寂,适才吞噬两条生命的毒沼,仍旧静悄悄的,只有那“波波”冒出的气泡不断的破裂响动。

    四周恢复了宁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淳于飞内心感叹,就是自己出手也未必救的了‘只手擒天’朱一帆。

    倏然,黑影一闪,两条人影自暗中掠出,淳于飞一惊,仔细一瞧,这二人正是隐身暗处的无常二使。

    二人站身凝目望向刚才吞噬两条生命的泥沼,忽然放声狂笑,一身白衣的老二说道:“想不到‘只手擒天’,千里迢迢的赶来,却白费一般心机,到头来赔上一条老命,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一身素黑的老大接着道:“嘿嘿,这老小子来的是时候,为咱们破掉了一重障碍,省得你我两兄弟亲自涉险。”

    没经多少世事的淳于飞躲藏在石后,眼看二人如此狠毒,不但不为适才的‘只手擒天’朱一帆死去而悲伤,反而有幸灾乐祸之心。

    他暗忖道:“如若此地真有什么奇珍异宝,被这二人得到,真是老天爷不开眼,我等着看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如果真有什么奇珍异宝,我找机会伺机下手,不能便宜了这两个阴狠毒辣的小人.......”

    “哈哈~~”

    就在淳于飞想着如何下手伺机夺取宝物的时候,一阵大笑在在不远处的一块怪石背后传了出来。

    随着大笑声传出,怪石后走出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书生,这人穿着一身紫青色的绸缎长衫,右手拿着一把折扇,温文尔雅,如果不是眉宇间透出阴险狡诈之气,不失为一名饱学之士。

    他一现身,却不急的逃逸,俊脸上露出有恃无恐的神态。

    书生哈哈一笑道“无常二位兄弟,你们也太不够朋友了,到了我这一亩三分地,有了好买卖。连我们兄弟也不同通知一声,便独自跑来寻宝,嘿嘿”

    淳于飞见到此人出来,不禁神色一凛。。

    这个中年书生他认识,人称笑面书生金泰远,他是个笑里藏刀,心机狠毒,阴险叵测之人。

    无常二使的老大见到此人,不由得双眉一皱,心中暗骂:“妈的,真是邪门,笑面书生怎么也赶来了?他到不足为虑,但是他的靠山‘天蟒佣兵团’确是不好招惹,我得想个办法把这小子宰了,还不让他们团长怀疑到我们兄弟二人头上。”

    金泰远号称笑面书生,是因为其人笑里藏刀,诡计层出不穷,手段阴狠,工于心计。看着面笑,其实内心已经暗萌杀机。只见他满脸带着和煦的微笑,露出一口白牙:“二位来了,也不到我们团里,小坐一下,让为我们团长略尽地主之谊”

    无常二使也不是易与之辈,老二看了看四周:“咦!怎么不见贵团长?”

    两兄弟知道,笑面书生工于心计,一身修为虽然不弱,但是并不足为虑,较之他们团长‘擒龙手’顾景天,实在不是一个层次,他也是跟着“天蟒佣兵团”沾了不少光,才名声在外”

    金泰远似乎猜透二人见他独身一人,对他动了灭口杀机,哈哈哈一笑道:“白老二,少在自己朋友面前来这一套,你们兄弟为何来此?我和团长如何至此,大家都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我们团长有点事随后即到。”

    这些话说完,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让无常兄弟二人不敢造次,老大脸上带笑道:“金老弟,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按说这里的藏宝应该不止一件,我们兄弟二人怎么会如此贪心,本想着通知贵团长,但是又怕这里没有什么宝物,还烦劳贵团长白跑一趟,所以我们兄弟二人就先来,准备寻了宝物后就去贵团拜会,如果没有宝物,那就省的你们白跑一趟了不是!所以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嘿嘿...”

    金泰远心中中冷笑:“这番话哄鬼去吧,信你的话,我还叫笑面书生”想到这里他在怀中摸出一油布包出来,这包里是毒皇所制的,三步追魂散,顾名思义三步内就能让人毙命。

    这三步追魂散,是白色带着奇香的粉末,撒出后,能笼罩五尺方圆,只要吸入一点,便会头晕目眩,五脏六腑翻腾,七窍流血而亡。

    金泰远本身就是瞒着团长‘擒龙手’顾景天私自跑来夺宝的,他趁着所有人都关注刚才,“只手遮天”朱一帆和四翅天蜈打斗时,悄悄潜近隐身怪石之后,现在见只剩下他们三人,早起了杀心,想独吞奇珍异宝,所以先说团长随后就到,恫吓住二人不敢轻举妄动,在他们两兄弟放松警惕的时候,在用三步追魂散,将其诱杀。

    金泰远满怀杀机,脸上带着笑,手中拿着油布包,想对着两兄弟笑着说:“这里还真有宝藏,这就是我们团长在此地发现的,地阶灵武的残片。”

    灵武,配合灵力施展的灵技,灵武分为,黄,玄,地,天四阶。在天元大陆上修炼之人比比皆是,但是灵武大多是黄阶,就是一般的小世家,宗门。也不过有一两卷玄阶的而以,至于地阶的,那可是万金难求,大陆上出现一本都会引起轩然大波,相互抢夺。天阶的除非是隐世宗门,超级世家或许有那么一部,半部的,但,也都是秘不示人,怕招来强敌觊觎。”

    两兄弟听到地阶灵武,不由怦然心动,但是深知笑面书生,阴险狡诈,笑里藏刀,所以,没有见猎心喜,急与靠前,而是脸上带着警惕之色,双目紧盯着他,以防笑面书生耍什么花招。

    金泰远瞧见两兄弟的表情,“哈哈”一笑道,“二位不必对我有此戒心,如果我要谋害两位,大可以等我们团长到来,在现身不迟,我提前现身就是欲联合二位,一同寻宝,奇珍异宝有德者居之,谁得到什么就看自己的命数”

    两兄弟一想,也确实这样,如果等到擒龙手’顾景天到来,他们两兄弟就是再有胆量,也不能不要命的留下寻宝,听到这些话放松了警惕,带着好奇凑了过去。

    但闻“噗”的一声,一团白色烟雾弥漫,带着一股刺鼻令人晕眩刺鼻的香味,将两兄弟罩在其中。

    先探过头的白衣老二只觉得眼前一阵白雾升腾,鼻中已吸入一股辛辣刺脑的异香。他心知不好,才只大喝一声:“金泰远,尔敢...”话未说完,人已“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一身黑衣的老大,心思缜密。虽稍迟疑了一下,但也闻到异香,他心生警觉,在金泰远洒出毒粉之际,挥出了一掌,才倒在地上。

    但是金泰远在毒粉出手以前,已经晃身离开,无常二使老大的这一掌,丝毫未伤到他,将金泰远站立的地方击出一个大坑。

    金泰远见两兄弟倒地,已毫无声息,他仍守候在一旁,直待那“三步追魂散”消散殆尽,始缓缓地向前移去。

    他用脚分别将两兄弟翻了个身,只见二人皆是面孔扭曲极为惨厉可怖神色,好像在临死前的刹那受了无尽的痛苦似得,七窍中不断的流出鲜血。

    金泰远阴沉着脸,冷笑道:“就你们这俩个货色,还想分一杯羹,去死吧”

    藏身暗处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淳于飞,身上一阵阵恶寒,片刻工会为了还未到手的奇珍异宝,已经死了三个人,这些人的心机阴险让他惊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