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第八章 九死一生
    他的如意算盘本来打得挺好,奈何天不遂人愿,就在笑面书生翻过那正在翻涌激荡的红色血潭之后,那时,挡路的石闸,因为有人陷如潭内,故已自动隐没。他正沾沾自喜经过甬道进入到这白色石室内,便遇上了这对三足独角怪鸟。

    这两只怪鸟,正是守住这四灵秘穴第二道门的异兽,名为三足金乌,而守护第一道门死在淳于飞手中的异兽,叫地狱魔蛟。

    地狱魔蛟守护的第一道门,三足金乌守护的第二道门,两道门户合称为天地囚牢。

    三足金乌,乃是吸收太阳精华,孕长而成。至刚至阳,铁羽钢爪,独角似剑。行动更是迅快狂猛无比。

    笑面书生虽灵修不弱,但在这滑入镜面的玉洞内,却是不易施展,况且三足金乌就是灵皇阶的强者,也未必讨的了好,没用多久,他的一目已经被其中一只,三足金乌啄了去,成了独眼书生。

    他久战之下,此刻已经是心疲力竭,气短神恍,无意间,滚身躲避,猛然倏见,白光之中仰面之上,悄然立着一名满身血红之人,这时除了空中的三足金乌发出尖厉的叫声外,便是他的气喘吁吁之声,四周仍是静荡荡的,静的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笑面书生只剩一只独目,朦胧的望出,看得不甚真切,他不由得大骇,胆寒狂叫:“你..你..你是谁?是人...人..还是..鬼?”

    淳于飞闻言之下,正待回答,闪目间,两只三足金乌,长喙急伸,已悄无声息的朝着他俩而来。

    淳于飞惶急之下右闪纵越,窜出三丈开外。人在空中出言示警”小心.”

    笑面书生蓦闻对方示警,他虽然神智有些恍惚,但仍然瞧出部分情形,闻警之下,不由得贴地急滚,手掌上扬,对空霹出一掌。

    他出手虽快,却仍迟了一分,一掌之下,只将一头三足金乌击开,另一只长喙已啄入笑面书生大腿内。

    但闻,笑面书生高亢凄厉的长嚎一声,身躯已被带入半空之中。

    另一只被击退的三足金乌,翱转半圈后飞在半空,三只利爪分别抓住他头,手,胸。两只三足金乌展翅迎面错飞之间,已将笑面书生尸分两截,一蓬血雨从空而降,撒落在地。

    这原本是翣那间发生的事情。

    淳于飞看到笑面书生,就这样的死去,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叹,立身后紧盯着空中叼着半截尸身的三足金乌,神戒备。

    两只三足金乌不断的在空中抢夺,不一会笑面书生消失无形。

    看着这一切的淳于飞,心慌神乱,不由的凝神狂吼:“大哥,别看热闹了,赶紧出手收拾了这俩怪鸟吧。”

    “怎么出手,我在你的脑袋里,只不过是你精神识海里的一股精神力,哪有手?”

    九修的声音在淳于飞的脑海出现,他心中急道:“就如你..我..你刚才杀死水中异兽一样。

    淳于飞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刚才潭水中,杀死地狱魔蛟的一幕。

    “什么你我的,我就是你脑海中的幻念,想出手也出不了,你这破身体又不行,我也够倒霉的,老头怎么把我囚在你这个废物的身体里!!

    “行,我身体破,我废物,你牛,你厉害,那就等着怪鸟把我吃了,你在回你那什么九什么的地狱去吧!”

    淳于飞说完身体靠着白玉墙壁,两眼一闭,脸上带着绝然的刚毅,闭目等着两只三足金乌朝他过来......

    就在这时,两只三足金乌,在空中盘旋一圈,调整角度,对着淳于飞俯冲而来。

    “你这人,怎么比天天揍的那俩小子还死皮不要脸!!”

    此刻,两只三足金乌双翅呼扇,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已然将至,淳于飞的眉宇间,蓦然闪现出一道精光,犹如他长出了第三只眼一般。

    随着光眼的闪现,淳于飞双手形随意动,双掌连挥,依葫芦画瓢使出在水中的灵武,击向朝淳于飞扑过来的金乌。

    这掌劈昊天的灵武,虽然借着淳于飞刚进阶的灵修施出,却也是威力惊人,较之在红潭中威力倍增。

    只见狂风呼啸,地裂壁崩。空气激荡中,墙壁羊脂般的白玉纷飞,当先一只金乌,已被他震出数丈开外。

    后至金乌歪身斜翅电一般的闪开,自右侧急冲而至,如钩的黑色长喙猛向淳于飞的侧身啄来。

    淳于飞宛如木偶一般,面无表情双眼紧闭。身形闪电般的望左侧横跃,

    “嗤啦~~~”三足金乌的长喙啄住了淳于飞的衣袖,撕扯了下来。

    淳于飞行动如电,急转侧身,两掌已化出根跟指影,仿如利刃般,已将三足金乌划出了数道血槽!

    黑毛纷飞中,三足金乌,犹如未觉痛楚一般,鸟头前伸,顶端那雪白闪亮如钻的独角,已经插在淳于飞的大腿上。

    意识之中感到一阵剧痛,他精神识海中的九修感同身受“哎呀~~"一声。只见淳于飞左掌瞬间罩上一层惨白之色,对着三足金乌的鸟头劈下。

    但闻,“噗~”三足金乌的铁喙钢首的头颅,已被淳于飞的一掌,击得粉碎。

    “好弱,我的小火火竟没把它的怪头烧掉”

    双目紧闭,面无表情的淳于飞,一击奏效,而他视乎对自己的这一击,极其不满意,不断摇头。

    忽地,左侧身后,一阵尖锐啼叫,一股劲风,已向他背后猝然袭到。

    淳于飞急忙回首转身,连挥数掌,身借发出的掌风,硬生生的滑退数步,和见到同乌惨死,拼命冲来的三足金乌一丈左右的距离。

    倏然,剩下的那只三足金乌展翼翔空,振声尖锐长叫,身上的黑羽倒竖,在红中盘旋两圈后,身上的无数黑羽,如同千百箭矢一般,夹着呼啸的破空之声,向淳于飞身罩来。

    “咦”掌控淳于飞身体的九修不由感到意外。

    措手不及下,只得侧身急闪。但是无奈淳于飞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阵阵剧痛传入脑海,九修感到一阵不适,身形一缓,身上已被数十根黑羽击中,遍布前身。

    九修不适的感觉越发强烈,靠在白玉墙壁上,定睛瞧向空中的三足金乌。只见它仍在空中盘旋,两只眼睛红光闪闪,因适才羽毛射出,此刻那怪异的身上,只见瘪沥不平的黑褐色肌肤,显得丑恶以及。

    三足金乌因为身上黑羽失去不少,双翅急挥,不停的上下呼扇,将身形稳在空中。一双泛红的双目紧盯着淳于飞,它见淳于飞还能移动,身体发出初刺目的金红之光,头上如钻的独角倏然消失不见。

    “噗~~”

    “咔嚓”

    两声轻响传出,淳于飞的身体靠着白玉墙壁,低头垂颈双臂瘫软无力的下垂。细看之下,就会发现,他的身体心口处出现一个血窟窿,血如泉涌。

    一时,偌大的玉石室内,只有凝在空中金乌抖动翅膀,发出的”呼呼”风声,此外一片寂静。

    不久,空中金乌见淳于飞一动不动,收翼落在地上失去生机的同伴身旁,哀鸣不已。

    “桀桀~~~”

    蓦然~~一声诡异笑声自贴在墙上的淳于飞处传出。

    一层如同磷火一般惨白的冷焰,带着彻骨的寒芒点燃了淳于飞的身体,笼在磷火寒芒中的淳于飞缓缓抬起了头,他失去生机的脸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

    在同伴身边悲鸣的金乌,闻声,双翼急挥,赤红的双眼紧紧盯着诡谲的淳于飞。

    淳于飞抬头后,右手自气海处反掌上提,待到胸口处时,挥掌外翻,一股无匹的劲力带着森森磷火寒芒,朝着金乌席卷而去。

    三足金乌竟似知道厉害,双翼一阵急摆,已倏然升高数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