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第十六章 神秘老妪
    最新网址:.

    天快亮了……”老妪说道:“少主你必须先治伤,止血。”

    “婆婆,……!”淳于飞慌道:“您这样称呼我,我……。”

    没有说话,老妪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些药粉,一一替他敷在伤口上,除了左肩和右后背伤痕较深外,其他并不严重。

    以单一伤痕来说并不严重,但若数十道伤口,不死也得重伤。

    老妪边敷边算,能数得清的,至少有一百一十九道。

    若非淳于飞经常经常深入一些深山老林,练就了一身强健的体魄,还有在四灵之地因祸得福,得混沌元乳浸泡。身体机能异于常人,肌肤复原能力较强,以及血液流失较慢,受伤这么久非昏死过去不可。

    “这药……”淳于飞只见伤口在收缩,一阵清凉,痛楚失。

    “当然是好药!天荷断续散。”老妪淡淡道,“十年方能制一瓶!当年小姐带我离家时,老爷给了我两瓶,以备不时之需。”

    十年方能制一瓶,如此灵药老妪用在淳于飞身上,表情淡然,丝毫不觉得心痛,乃是因为当年她答应老爷要好好照顾小姐,如今小姐走了,小姐的儿子就是她地延续,照顾好少主就是照顾小姐。

    天荷断续散涂抹完毕,天已经放亮。

    淳于飞显得有些僬悴,坐在墓前,远眺一片带有云气的昭阳城,望着司徒世家得府邸,心中万千感慨。

    “少主,你……?”

    “奶奶您这样称呼,可折煞晚辈了,如果您愿意叫我小飞吧”

    “小飞,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老妪没有再拒绝,轻声问道。

    淳于飞叹气道:“他们误会我了!”顿了一下又道:“误会我,没关系,他们还说我娘……”

    他说不出口,老妪也没追问,他说:“司徒伯男不会如此才对……”

    “是老爷放我走的!”淳于飞大略说了一遍事情得经过。

    老妪气愤不已,手中镔铁拐杖连连顿地,怒道:“这分明是诡计,你也真是。连这些都看不出来?”

    淳于飞没说什么,他看得出来,只是心地较善良而已。

    “等你伤好点了,我们就去司徒府上讨个公道,老身非让司徒伯男给我个交代!”

    “我们……”淳于飞自以渺小,何来公道?”

    “你不想把凶手绳之以法?”

    “不是!只是……我只是个平凡的人。”

    老妪懂了,她知道一个人的得生活环境,既定了他人生得目标。默认,不是那么容易排除心灵之外的。“平凡的人?平凡的人……”

    她边念边想办法,如何唤回眼前少主的信心和雄心。“平凡的人,小时候也有梦想吧?”

    淳于飞谈然一笑,没有回答。

    “一定有,你说说看!像老身,小时候想当一名行侠仗义,行道大陆,锄强扶弱得侠女,但现在人已暮年,却……!”

    说道此处,老妪摇头叹气,苦笑不已。

    淳于飞想了想,也说出来,“小时侯见着司徒世家如此威风,自己也想将来如此,能让娘亲过上有人服伺得生活……后来就搬走了。”

    “搬走以后……日子就苦了,我就想办法赚很多的钱来养娘,自己也有面子,还要救济象我这样的穷人……”淳于飞苦笑:“当时家里实在很穷,真希望有大善人突然来临,可是就是没等到。”

    老妪颔首,她知道他还会说下去。

    “但愈来愈大,希望也愈来愈小,忽然娘病了,那时我只想医好娘的病,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也算心满意足了。”

    “你的灵修……”

    “是意外,娘突然离世,在这个世上举目无亲得我,本想随娘而去,可是……!”淳于飞对老妪似乎十分信任,他将自己在四灵之地得诡谲经历大概讲了一番,但是将九修得事隐瞒了过去,他以为那是自己得梦,或是在危急关头得另一个自己。因为离开四灵之地后,那个叫九修得声音,一直没有出现。

    讲完后,他长叹道,“这算哪门子灵修?比别人抗揍一些而已。”

    老妪道:“这就是灵修,你知不知道你能扛住攻击,在出其不意得反击?我是说对付你得敌人。”

    淳于飞摇头:“我只挨过打,没试过打别人。”

    他说得一点也没错,自打他懂事起,他娘就教导他,要与人为善。所以无论遇见什么事他都是退一步。就如在司徒府得这几天,司徒皓轩斩他得那一剑,花园中甄家兄弟得挑衅,还是那晚得不白之冤,他都选择了隐忍。

    老妪很有兴趣地说道:“我现在告诉你,你得天独厚得身体素质,在大陆上并不多见,听清楚,”她加强语气:“利用你身体条件!如果再加上速度。知道吗?假以时日,在大陆上你必将一枝独秀。”

    淳于飞谈然一笑,并不以为然。

    老妪又道:“只要你将敌人当猎物就成了。”

    这点淳于飞倒没想过,他觉得人类绝不会有四灵之地里那些魔兽得实力。“人……毕竟是人”

    “人也是动物,以后你这样以为就可以了。”老妪道:“其实,有的人连禽兽都不如,就象想害你和你娘的人一样。”

    淳于飞叹道:“唉!他再也害不到我娘和我了!离开这里。我就找一个深山老林隐居一世,他害不到我了。”

    老妪又问:“你希望世上的人,都和你一样的遭遇吗?”

    “我不愿意。”

    “你想你走了,那个人又会害别人吗?”

    淳于飞登时如被抽了一鞭:“我想……”

    “你想什么?你想他只是要害你?那你娘呒?那些你没见到过得千千万万可怜人呢?你能看到,又能想到,广袤无垠的天元大陆上,有多少人家破人亡,饿死路边街道?”

    “我……我没办法。”

    老妪大吼:“有,你有办法!”

    “我……”

    “不要我我你你的,身为一个热血男儿自甘丧志,这算什么?”

    淳于飞不敢再说,脸红了。

    老妪咄咄逼人:“如果你甘愿平淡一生,庸庸碌碌地过下去?那你活着不是多余了吗?”

    淳于飞低下头。

    “为什么不尽己所能,闯一番大事!纵然头破血流,你也不遗憾了,为什么不多出一份力量,去当你以前梦中的大善人?多救一个象你一样的可伶小孩,你就值得了。”

    ,响起了前世的种种,淳于飞羞愧得无地自容。

    老妪这时才松口气:“你有这些能力,不要再怀疑自己,大不了从头来,老身永远和你在一起!”“世上可怜的人太多了。”她又道:“何况还有你的冤屈,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尚且小姐她……”

    “我娘希望我能做个普通人,平平淡淡,快快乐乐得过一生。”听到娘,淳于飞想到娘亲留书中的话。

    “小姐希望你能陪在她身边做个普通人,但是现在小姐不在了。况且……。”老妪看了看他,继续道:“小姐能将这方玉牌给你,必告诉你另外一些事,小姐是希望你自己做个选择,选择你自己你自己想走的路,不是吗?”

    “玉牌?” 淳于飞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衣领撕裂了一条寸许长的口子,挂在脖子上的玉牌显露了出来。

    “娘,孩儿该怎么做?”日光很刺眼,淳于飞却睁眼瞪去,太阳照天地,却照不到人们内心,为何施舍都给了恶人呢?“那些坏人是该绳之以法!”

    小白…‘梦魇’骑卫,无助的眼神,频死的哀嚎……在他的脑际盘旋。

    过了许久,淳于飞坚决地点头,他悟通了。

    “哇哈……”老妪得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她的战术终于唤回淳于飞人生观,收获自非比寻常。

    “好小子,有你的!”老妪喜形于色地淡然道:“有的人一生都悟不出正道,有的人突然被事情所刺激而悟出正果,你终于想通了,这将是你另外一个人生的开始。”

    “现在我还不确定,我要走怎样的路,做什么样的人!”

    老妪道:“现在你最希望做什么?”

    淳于飞:“帮助一些可怜的人。”

    老妪频频点头,意味深长地道:“你想帮助多少人?”

    “当然是愈多愈好。”

    “既然要如此,那你就得出名。”老妪眯眼道:“有名就有利,有利更能助人。”

    两世为人的淳于飞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尤其在这样的乱世。

    老妪自顾自地继续道:“在乱世中厮混,多的是不义之财,那些都是欺压善良百姓所得,你出名,只要报出名号,保证口到钱来。就象以前的老身,报出个名号,吃个千百金币,保证没问题。

    淳于飞还是有很多的不明白。

    “慢慢你就知道了,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了名就有了利,有了利就有了势。有了势,你的名利就会更多。”

    老妪像教导一个至亲晚辈一样,说个没完。淳于飞静静的听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妪走了,她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是听小姐的话平淡的混一生,还是轰轰烈烈的做一番事业。由你自己决定。”

    淳于飞在娘亲的坟墓前呆坐了一天。

    夕阳西下,淳于飞给娘亲磕了三个响头后,转身朝山下小径走去。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