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第十七章 路见不平
    最新网址:.

    狂风暴雨,笼罩着大地!

    夜幕低垂,似欲吞噬整个世界——

    此刻,在焱阳帝国西北的荒郊野岭,一座山坡上的破败神邸之内,正坐着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索索颤抖。

    这是一个小乞丐!不论是谁,一眼就能看出。

    因为他那一身破烂的衣服,已经不足以遮体了,露出伤痕累累的肌肤,而且赤着一双脚,竟连一双鞋子也没有。

    虽在初秋季节,但他已显出不耐寒冷之态,分明是饥寒交迫,身体赢弱不堪。

    然而,这少年面上却有一股坚毅之色,虽然肌黄消瘦,但却掩不住他那俊逸挺拔之气概。

    此刻他已是数日未进饮食了,自尊心极强个性倔强的他,不愿沿门伸手乞讨,强自忍耐饥火的熬煎。有时去山上狩猎一些小猎物烤熟来吃,有时遇见一些善新的老人,自动施舍他些钱或食物,他就这样半死不活的度着暗淡的日子。

    这时,他狞视着狂风暴雨,小脸上显出悲怆之色,喃喃地道:“天那!这世道永远是这么凄凉和冷酷吗?难道我淳于飞就应卑贱如此吗?……”

    一阵狂风挟着暴雨,撒在他的小脸上,他打了个寒噤,但却未擦去脸上的雨水,又继续道:“娘,我好想您!”

    这少年正是经历了了殇母之痛,含冤受屈的淳于飞。

    他明知道那一夜是被人栽赃陷害,也知道很可能是缘由他搅了甄家兄弟的好事,而被他们联手设计。但他忍了,因为司徒伯男老爷对娘和他有恩,他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下人,使得司徒世家不合。

    在他心里永远记得母亲的一句话:“做人要学会感恩。”

    淳于飞经过神秘老妪的开导,在母亲坟墓前呆坐了一天,他想好了。自己既然又再世为人,那就试着扭转上一世的宿命,两世他偏安一隅,还没有真正的认识这个大陆。他要来一场所走就走的旅行,了解他所处的大陆,所处的世道,然后找出办法应对二十年以后的浩劫。

    淳于飞离开了生活十余年的昭阳城,他才知道现实多么的残酷。在他的前世记忆中,母亲的照料,司徒伯男的栽培,他和司徒菲儿相融以沫的爱恋,闹市遇见的生死兄弟小白,那三百兄弟……。如今再世为人,前世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切都是他所料未及的。

    数十日的流浪生活,让他对现在的大陆形式有了切身的了解。

    帝王,天元大陆亿万民众无上的主宰。神权,精神上的枷锁。王孙贵胄,权臣豪门,宗门世家权利的代表。巨富商贾,财富的象征。平民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栖,仍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生活。生活在社会最下等没有尊严的贱民奴仆,不但没有人身自由,甚至脸最起码的生命保障都没有。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写照在天元大陆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世,淳于飞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又有司徒世家家住的照顾,虽然不能说衣食无忧,但也能满足一日三餐无忧。

    他除了会一些打猎之外,不懂谋生之道,虽然有上一世的记忆,但在这一世毫无所用。因为这个一世和他前一世的的境遇完不同。做为一个,没有官府造册的下人来说。他走到哪里都会让人认为他是一个私跑的贱民奴隶。在这个乱世他这样身份的人,被抓住无非有两种选择,一是,被继续贩卖为奴,二是饿死于贩卖的途中。

    其实淳于飞也为这次远足做了准备,他在昭阳城外的深山里打了很多猎物,卖了不少银币。也准备了不少的食物。但是数月来他所见饿殍遍野,所遇即将饿死卖儿卖女的事。天性仁善的他,将自己食物,钱财俱散给了那些比他更需要的人。所以最后一无所有的他只能流浪乞讨度日,自己流浪十数日,也曾想过再打些猎物,可是方圆百里,别说一只小型动物,就是更大更危险的魔兽,都没见一只,原因无它,看到那些漫山遍野被波光的树皮,他就知道附近只要能吃的东西,都已经灭绝了。

    他想到了母亲提到的‘隐世峰’,父亲的部下,他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不解,他想要知道真相。一路行来一路打探‘隐世峰’的所在,但,他失望了,问了无数的人都没有听过‘隐世峰’这个地方。碍于现在的处境,所以只能隐迹露宿荒庙废宅之地。

    狂风越来越大,暴雨越来越急,他的衣服已经湿透,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

    蓦然——

    废宅传来一阵衣袂飘风之声,接着,掠进一个红色劲装的衣妙龄少女。

    这少女轻身灵技不俗,身形一掠不下十丈之遥,但她行色仓皇,娇叱喘喘。撩人遐思的娇靥之上,馀悸犹存。

    她手持一柄短剑,短剑上血渍未干,衣服已撕破数处。

    随后,一阵步履之声,自神邸闯进四个横眉竖眼的大汉,手持兵器来势汹汹。

    红色劲装少女这时才发现了陋屋中的淳于飞,一看他衣衫褴褛,蓬首垢面,不由小鼻子一皱,不屑地道:“哼!我道那个在这里,原来是个卖零碎绸子的!”

    淳于飞虽不知什么是卖零碎绸子的,他却知道对方一定是骂他。但他生性憨厚,对于红衣女子的言语并不在意,所以佯作未闻。

    四个随后跟进的大汉,进入神邸身形一分,将红衣少女团团围住。

    红衣劲装少女冷哼一声,将手中短剑挥了一下,娇靥上如罩寒霜,道:

    “上吧!小姑奶奶会叫你们知道‘飘渺宫’中人的厉害——”

    “啊!你是‘飘渺宫’的人?”

    四个大汉骤然色变,象泄了气的皮球。

    其中一个大汉道:“你是‘飘渺宫’宫主‘云邈圣母’的什么人?”

    “是她什么人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呵……小丫头嘴还挺硬,等一会大爷们让你尝点甜头,看你还硬不硬。”

    红衣少女,柳眉一挑,刹那之间,煞气陡现,冷笑一声,手中短剑疾挥,短剑闪烁银辉,挟着锐啸之声,向四个大汉猛扑而上。

    四个大汉也不是省油之灯,况且已有一个同伴死在红衣少女手中,回去无法交待,既然已经得罪了“飘渺宫”的人,拼也十死,不拼也是个死,是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拾夺了,来个斩草除根,让对死无对证。

    于是,四个大汉互换眼色,怒吼一声,抡起四般兵刃,猛扑迎上。

    这四个大汉,也都是附近灵修界小有名气的人物,手底都有两下子;四人联手,势道惊人,饶红衣少女不可一世,修为深厚,要想赢得一战,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一时之间,杀声震天,罡风如刃,招招都是向对方致命要害上招呼。

    数十招一过,红衣少女已略呈不支,动作渐渐迟缓。

    四个大汉劲猛力沉,又是舍命招呼,且因兵刃沉重,占了便宜,他们一见对方力竭,不由精神大振。

    其中使刀的大汉厉声道:“哥儿们,加点劲,将这小娘们生擒下来,先让你们快活个够,再——”

    红衣少女厉叱一声,短剑横扫直砍,带起刺耳啸声,仍作困兽之斗。

    蓦地一声大喝:“都给我住手!”

    五人微微一震,霍地收手,但四个大汉仍将红衣少女围住,同时向喝声之处望去。

    只见一个衣衫槛楼,蓬首垢面的少年,瑟瑟地站在石阶之上,刚才的喝声,分明是他所发。

    四个大汉和红衣少女,都看不透这个小叫化是何路数,刚才一声大喝,虽然灵力不见得十分充沛,但绝非毫无灵修之人所能做到。

    淳于飞打着一双赤足,走到五人之前,沉声向四个大汉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的四个人打一个女孩?”

    四个大汉一听此话,同时狂笑一阵,正待答话,红以少女怒叱一声,道:“滚开!谁叫你管本姑娘的闲事!”

    淳于飞也没有看她一眼,冷冷地道:“谁管你的闲事来,我是对他们四人说话!”

    红衣少女本是‘飘渺宫’的‘众妙之宝’,自小就被宫内的长者,娇宠维护,刁蛮任性已惯,那能受得了这种顶撞,立即娇叱一声,掠出包围圈,向淳于飞左肩拍了一掌。

    “蓬”的一声,淳于飞哼也没哼一下,身子飞出一丈多远,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红衣少女不由一楞,大为惊疑,心道:“听他刚才大喝之声,分明灵力已有基础,怎的如此不济?”

    她本是一个眼高于顶之人,但不知怎的,对这小叫化的惨死,竟生出不忍之感。

    使刀的大汉哈哈狂笑道:“飘渺宫的老妖婆杀人无数,两手血腥,怎地她的传人仅有慈悲之心了!嘿嘿!敢情是春心萌动发了情吧!哥儿们!上!”

    四个大汉再次一涌而上,出手之狠,使红衣少女也不免吃惊。

    又是数次交手招过去,红衣少女肩头已经着了一掌,腿上也中了一剑,鲜血直淌,湿透罗衫。

    但四个大汉,也没占到便宜,出掌的和那使剑的,也各中了她一剑,胸前各被划了一条半尺长的口子,连皮带肉,翻了起来。

    蓦地——

    又是一声大喝:“都给我住手!”

    这一次大喝,比第一次更加浑厚有力,五人惊然收手,一齐望去。

    这一下不由同时一楞,原来这大喝之声,又是小叫化所发。

    只见他好端端地走了过来,刚才红衣少女一掌拍在他的左肩之上,肩头衣衫已被击碎,布屑纷飞,但皮肉丝毫未伤。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