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其二十七章 万恶魔令现异界
    最新网址:.

    这真可谓奇人奇技,灵修一道,固然是源流庞杂,但追根结底,仍不外聚气纳灵,像他这几个皇阶的强者,都活了一百多岁,可没有见光接一顿臭揍,然后再出奇灵异技挫敌的。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掌法是九修暴揍昊天冥帝的奇学之一。那一缕异色掌风,是他们数次击打淳于飞头部,激怒了九修这个小煞星所为。

    这一来,五人一齐愕住,淳于飞几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竟在一日之间,陡增了恁高了许多灵力。

    至于这四个,惊异之情,兼而有之,第一是淳于飞的奇绝灵武之技,让他们猝不及防,二来他们吃惊的是这小子年纪轻轻,意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委实使人难以相信。

    在这种情形之下。真可谓“徒手捉剑猪”,两下害怕!淳于飞冒险以血肉之躯,承受击打凝聚体内灵力,固然是九死一生。但这四个灵皇。见识过他的奇招异身,心中也犯了嘀咕,觉得他这样的少年肯定不是一般人,身后必然有什么超然势力,也不由进退维谷。

    放了吧!不要三五十年,此子可能挟技自雄。无敌大陆,那这里哪还有自己立足之地。杀了吧!他背后的势力知道,说不定也是杀身之祸。

    青衣老人嘿嘿冷笑道:“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子弟,到此而来所为何事?”

    “我?孤苦飘零一少年,来这没事!”

    “哪你家住何方?”

    淳于飞本是忠实的孩子,正欲说出自己悲惨身世,但他究竟两世为人见多识广。眼前这几个老人,虽无法看他们的面目,但就凭他们这种待客和赴宴之法,以及刚才对自己出手狠毒,就足可证明不是好人。

    对坏人说实话,就等于找自己的麻烦,这个道理。他深深知道,况他流浪数月,所见的都是人间鬼恶的一面,想到这里,大声答道:“我家住在焱阳帝国!”

    青衣老人何许人也,观颜察色,焉能看不出他的面色,冷笑一声道:“此地即焱阳帝国境内,你家住在焱阳帝国还用你说,屁话!。”

    又是一阵阴笑道:

    “就算你是焱阳帝国那个超级宗门世家的子弟,老夫也未放在心上,将你诛杀在此地,神不知鬼不觉,老夫……!”

    淳于飞没有理会阴笑的人,对青衣老人道:“你真是‘飘渺宫’的人?”

    “老夫幽居此楼十余年,这还用问!”

    “那也不一定……”

    “胡说!难道老夫还会是假的不成?”

    “要使我相信你是真的,除非揭下你的面纱!”

    奇门三老微微一震,彼此对望一眼,似乎也灵机一动,因为他们觉得这老鬼的灵修,并不比他们三人高多少,相反地,反比昔年差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三人昔年曾与飘渺宫青衣长老交过手数次,对他的灵修灵武甚为熟悉,今夜出手之下,似乎不像‘飘渺宫’的路数。

    青衣老人又是一震,不由气极阴笑一阵。

    奇门三老绝越听不像,立即同声道:

    “老鬼若无不便,我兄弟也想一瞻丰采!”

    此刻,不但青衣老人心中焦急万分,就是暗道中的壤驷沁馨也不由暗骂:“好个不知死活的傻子!”

    但她这时心中,却又是惊喜参半,喜的是淳于飞竟有这般高绝的灵修,惊的是他追根究底,可能引起上一代‘飘渺宫’长老的杀机。

    就在这个时候。

    屋中突然发音乐似的异声,接着,“笃”地一声,碳烤魔箭猪肉的匕首柄端,颤巍巍地插着一块巴掌大的令牌,令牌上雕着一个似要吞噬一起的巨口,巨口的上端左右各有一颗滴血的獠牙獠牙中间,撰写着“万恶”两个大字

    令牌上上附一纸条,上面写着:令邀奇门三老,于明年祈神节午夜,到诡谲天赴离魂之宴。”

    ‘飘渺宫’长老和奇门三老乍见此令和纸条,不由猛然一震,面色大变。

    滴血“万恶”令和邀柬陡然出现以后,屋中的气氛,起了极大的转变!

    四老争强斗胜的心理,已一扫而空,每人一副灰败的面孔!

    淳于飞一愕之间,突闻一阵细微之声,在耳边道:“小子!还不快走!”

    淳于飞悚然惊醒,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提醒,但是保命要紧,也顾不得了许多。即刻猛聚灵力,涌身一跃,没想到竟跳起两丈来高,抓住壁上石孔,由石孔进入暗道,接着,一阵幽风来,只觉身如腾云驾雾,向外疾掠。

    ‘万恶魔令’随他异世再现,是巧合?还是命运使然?难道说这片大陆也要受到异魔亡灵的蹂躏,陷入万劫不复。

    他心想: ‘飘渺宫’长老和奇门三老那等绝世强者,见此天魔令牌,怎会如此悸惧?某非他们知道些什么?

    ‘飘渺宫’长老既然将壁上小孔击破、将自己吸人堂中,怎的不进入暗道将壤驷沁馨一鼓成擒?

    ‘飘渺宫’长老为何在自己家面蒙黑纱?

    壤驷沁馨既为,‘飘渺宫’小宫主怎地对‘飘渺宫’长老的事毫不关心,且无敬意?

    这一连串的问题,两世为人的他一时也想不出其中的关联来。

    万恶魔令?诡谲天!不知这诡谲天中到底是个什么所在?暗藏着什么阴谋?

    淳于飞一路只顾着想着这些疑问,丝毫没有注意是谁将他挟在肋下急飞,飞向何处……

    不一刻,已经来到一处荒山之上,此时已是月落鸟啼霜满天的黎明前夕,四周——片死寂。

    嘭”

    “唉呀~”被摔在坚硬岩石上的淳于飞发出一声痛呼。

    “你不能轻……?”

    话未说完,嘎然而止,他发现站在身边的人,并不是壤驷沁馨,而是在母亲坟前遇到的神秘老婆婆。

    淳于飞仰望着身边站立的神秘老婆婆,惊问道:“婆婆怎么也来到此地了?”

    老妪没有直接回答淳于飞的提问,带着苍老的声音悠悠道:“小少主,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去那里窥视,你可知哪几人是谁?”

    “‘飘渺宫’长老,奇门中的什么奇门三老的!你到底是谁啊,您怎么也在哪里?”

    “我!我是谁?!弹指一挥间,二十年已过。大陆上还有几人能记得我是谁……”一语未了,老妪转言:“小少主,看你身上仅剩遮羞之布,还是先换上这套衣服吧。”

    “呼~”凭空出现一套衣衫,落在躺在地上的淳于飞身边”

    老妪的话说完,淳于飞感觉身上有些发冷,仔细一瞧才发现,身上仅剩腰间一条仅可遮住下体的布条,不由大窘。他急忙起身,捡起地上的衣衫,手忙脚乱的穿在身上。

    穿好之后淳于飞自己瞧了瞧,身上的衣衫稍微有些宽松过长,他想,必是老妪将他后世晚辈替换的衣衫送给了自己,心里不由一暖。

    “虽然不太合身,但是尚可,总比赤身要强。”

    淳于飞闻言之下,不由一阵面红耳赤,他羞愧的答道:“老……老婆婆,谢谢您。”

    黑沉沉的四周,沉寂了一阵,那老妪低沉的声音又响道:“小少主,你说说看,为何会自会出现在哪里?”

    淳于飞答应一声,便站在老妪身边,将救壤驷沁馨,和到了赫连世家的经过,详细的敛述了一遍……。

    老妪道:“小少主,你可知刚才那四个人,俱是阶的强者,甚至那蒙面的人,已经有结丹之相,只差一步即刻可渡劫,进入灵宗之列。”

    “我开始并不知道要去哪里,是被沁馨妹妹……”

    “坏了,沁馨妹妹还在哪里。”淳于飞说到壤驷沁馨,猛然大叫,对着老妪慌声道:“婆婆,大恩容日后再报,我现在要去救沁馨妹妹!”

    淳于飞说完,对着老妪深鞠一躬,转身腾空而起,欲回‘飘渺宫’别院找寻壤驷沁馨.

    就在淳于飞跃入空中,飞出七八丈远的时候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股绝大的吸力将他拉扯回原地。

    老妪的声音随即传入他的耳内:“小少主,你那小女朋友没有危险。但是你要回去被抓必是十死无生,虽然你有奇学护身,未必能抵得住利刃加身”

    淳于飞听到老妪的话一怔,随即义正言辞,慷慨激昂道:“遇危既逃,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沁馨妹妹对我有知遇之恩,不嫌我衣衫破烂,身份下贱。一颗芳心许我,我怎能负她。若不去救,我心难安,如果沁馨妹妹有何不测,我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淳于飞的一番话,让老妪一愣,不仅多大打量他几眼,心中赞叹:“小小年纪,有如此胆量气魄,难能可贵。”

    “放心吧,你那心上人不会有危险”

    “婆婆您是如何知道,沁馨妹妹没有危险?”

    老妪没有回答淳于飞的问话,眼我远处,似在考虑着一件重大之事似的,荒山上一时又沉寂了下来。

    秋风呼啸中,淳于飞与老妪并肩立在荒山之上,风吹衣诀,呼呼作响……

    忽然,那老妪道:“小少主,我早年便已在你娘亲面前立誓,永远不将真相告诉与你,可……小姐突然暴毙。虽然我曾立誓,但,老身心里知道你是个至孝、至真、至纯的好孩子,遭逢小姐亡故,又遇诸多冤屈,心如死灰,有视死如归之念。”

    稍停了一会,老妪又说道:“也罢,老身虽早年立誓,不将你的身世说与你,但事逢异变,老身便破了对小姐当年的誓言,将你的身世告知于你。如若有什么天谴就让老身一身承担吧!”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