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 第三十一章 魔眼鬼刃
    最新网址:.

    血,就如突来的骤雨,随着划弧飞坠的躯体,点点滴滴,参杂着秋雨洒落在荒地绿草之上,混染泼成刺目的艳红!

    十几个人,数个方向,不绝于耳的砰响!

    时间,就在众人坠落的瞬间停止,只有来自人身的鲜血,仍兀自汩汩地流入潮湿的草地,留下一团团暗红的血渍印染……天空更黑了,秋雨更急了,凄凉中带着一股冷意沁人脾肺。鲜血已经在血水的冲刷下,朝低处流去。空气中弥漫的血腥之气,随风飘散,引来荒山中几只觅食的异兽。

    良久似是确定草地地之上,不再有活人,贪婪的异兽双眼冒着饥饿的凶光,警惕的朝前移动。

    突然死人复活!

    一具尸体倏然探手,蓦地,黑光闪现,一只来不及逃遁的嗜血山狸身首分离!

    只见身首分离的嗜血山狸,身体四肢猛蹬,登时,枯草泥沙飞溅四射。

    一阵狂乱的挣扎,就像死人复活一样的突兀,嗜血山狸的尸身,渐渐停停止抽动,枯草泥沙落地。荒原再次恢复宁静。

    淳于飞蠕动着身子,辛苦地撑地而起,他的身上布满无数道交错的刀剑之痕。

    他似是被结痂的伤口牵痛,皱着眉头慢慢在湿凉的草地上盘坐而起,他右手握着漆黑如墨的黝黑长剑和暗夜如同融为一体,黑暗中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淳于飞轻嘘口气,看看了受伤的身体,不由的想到,婆婆的话“虽然你有奇学护身,未必能抵得住利刃加身!”

    他脸上带着苦笑,溜眼瞄看四周,然后斜睇着身旁业已断气的嗜血山狸,伤感地呢喃道:“唉~~人落险境被兽欺,我落到此等境界,就连你这只小小的猫狸之兽,也敢欺上门来?”

    休息了半晌,淳于飞终于万般疲懒地挣扎爬起,拄着黝黑的长剑,拖着蹒跚的脚步走向昏迷不醒的少年。

    当他经过血鹰队马匪的尸体旁边时,淳于飞胸口一阵颤栗,心中充满压抑恐慌,肠胃翻涌不止,干呕连连。心地本纯善的淳于飞,以前杀个家禽都感到不安,现一下下杀了十几个人,有些极度的不适应。

    好不容易,艰难移动步伐的淳于飞挨到少年身旁,闷声**着跌坐于沙地,双目不停的在他身手游走,查看他的伤情。

    良久,小淳于飞露出安心的笑容,右手轻轻一晃,手上黝黑长剑消失不见,再一晃手掌上,多出一各瓷瓶,倒出一颗丹药,他捏开昏迷少年紧闭的牙关,将丹药纳入少年口内。

    接着,淳于飞抬起头眯着眼睛,瞟了一眼雨停云散,露出的皎月,他只感觉到自己呼吸间,是一股寒凉湿润的清新之气,而身上凝痂的伤痕,正随着心跳,一松一紧地抽痛着。

    舔舔因失血而发干的嘴唇,淳于飞索性脱掉破碎血糊的上衣。

    上衣尽褪,淳于飞的脖子显露出一根乌色项链挂着一方玉牌,这只玉牌正是他父母留给他的遗物。

    经婆婆告知,这玉牌还有另一层玄妙,那就是这玉牌中藏有一个独立的空间。经滴血认主之后,淳于飞的精神力进入其内,他发现玉牌之内有一九层宝塔。

    这个玉牌别的玄妙不知,但却是个存放取物的好物件。淳于飞的一应用品皆放在一层的空间,一层具体有多大,因为淳于飞的精神力太弱,暂时还不能一窥豹。一层尚不明瞭,其上的八层他更是一无所知。

    也许有人会问,这生死一战,九修为何没有出现,让淳于飞经历九死一生。 就在前一日,淳于飞一路闲来无事,用精神力探究玉佩的奥妙,不想九修神识也随着进了去。

    九修的神识不光进到了玉佩内的塔楼之中,并且毫不费力的突破一层的无形能量罩,冲进二楼,到现在一直杳无音讯。

    淳于飞尝试无数次,想要冲破禁制进入更高一层,寻找九修,最后都无功而返…………!

    不见淳于飞任何动作,只见玉牌光华一闪 ,一个白玉大肚小瓷瓶出现在他的手上,拨掉瓶上的软木塞,将瓶中淡红色的药粉,倒在胸前的伤口上。

    淳于飞处理好前胸的伤口,却对背后二道自肩胛斜向腰际的伤势猛皱眉头,因为他根本看不见伤口,叫他如何疗伤?

    淳于飞转头看看昏迷中的少年,发现那少年的脸上已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呼吸也趋于正常,但是尚无转醒的迹象。于是,他干脆背过手,胡乱倒些淡红色药粉倒在自己背上,随便抹抹就算了事。

    光是如此,淳于飞额际就已因为背手牵动前胸的伤口,痛得滴落豆大的汗珠。

    随后,淳于飞服下一块和方才他喂给少年相同的莲叶,便打着赤膊径自盘坐烈阳之下运气调息。

    不知经过了多久……。

    旭日初升的阳光将淳于飞的影子拉得老长,他终于功行圆满的睁开明亮星目。

    此刻,他秀气斯文的脸上一扫方才疲乏苍白的神色,散发着焕然的光彩。就连他先前所受的刀伤,竟也只剩下一道道结了血痂的晶亮痕迹,伤势愈合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淳于飞精神奕奕地跳起身来,在胸前玉牌中拿出一套蓝色长衫换上,换过之后从外表几乎看不出,不过大半天之前他还伤重的躺在地上喘大气。

    他提着嗜血山狸俯身探视他费心救出的少年,这名少年正好悠悠转醒,于是,淳于飞愉快的招呼道:“嗨!老兄你好。”

    少年露出一抹深邃的笑意,哑声道:“你没事!太好了,我还在担心,你会为我所累,遭到毒手……。”

    淳于飞微笑道:“哇!这说明漠北十三鹰的马匪,的确有两下子。不过,他们还是被兄弟我给摆平,再也蹦不起来了!”

    少年闻言,颇为惊讶,他挣扎着坐起身来。

    淳于飞连忙伸手扶住他,轻松道:“没啥好惊奇的,老兄,我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我看,我还是先替你除掉这些破铜烂铁,再解开你身上的禁制!”

    少年苦笑道:“兄弟,别小看我戴的这副手镣脚铐,它可是由钢母掺杂少许紫金金英制成,一般寻常的刀剑还伤不了它。更何况,难喽!”

    淳于飞咂嘴笑道:“哎呦!他们可真是怕你跑呀!居然给你用上用这等的坚固镣铐。”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不过这手铐脚链,我应该有办法替你除去!”

    少年脸上稍微露出一丝宽慰,说道:“能除去这锁身镣铐,能自由一些,还得多谢兄弟。”

    淳于飞含笑道:“不用这么客气,这里潮湿阴冷,况且还有一地的死人,实在不是好地方,先离开这里在说!”

    他突然弯下身,背起少年,迈开大步便走。

    少年怔愕道:“兄弟,你这是干嘛?我自己可以走,怎么能让你背呢?”

    淳于飞头也不回的呵笑道:“老兄,你就甭跟我客气啦!你被那帮马匪折磨的只剩半条命,现在这副外强中干的空架子,还是靠婆婆留给我的‘续命丹’效用撑着,能多休息你就多休息。我背着你找一处干净干爽的地方,你就在我背上好生歇着,没啥不好意思的!”

    淳于飞自顾自地说着话,然不知道他背上之人正因为他的体贴,激动的双目微红,隐泛着泪光。

    走了几步,淳于飞突然道:“对了,我叫淳于单字飞,老兄你呢?咱们搅和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哩?”

    少年闭了闭眼,强忍下激动,低哑道:“小白,黑白的白。”

    “小白!咦……?你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我觉得你在发抖,如果你现在就会觉得冷,那太阳下山之后岂不要冻僵了!”

    小百紧了紧攀在淳于飞肩上的手,长吸口气,深沉道:“不,我不冷。淳于兄弟,大恩不言谢,我记下了!”

    淳于飞若有所悟,他淡然一笑,径自走去…………

    千里戈壁,秃山荒岭之上。一蓬篝火照亮黑暗的天际。

    那只倒霉的嗜血山狸,正架在熊熊的营火上烤着。

    “如何?”小混收回思绪,沉静地轻笑道:“准备好重获自由没有?咱们开始吧!”

    小白含笑点头,眼巴巴的望着淳于飞。

    倏然~~

    淳于飞的手上凭空出现一柄,墨玉为柄、黑蛟皮鞘,形式古朴的匕首。

    匕首长一尺三寸,柄长四寸,刃长九寸,墨玉柄的尾端雕刻着,长着两只角的小恶魔头像,小恶魔的两个眼睛,散发着妖异让人失魂落魄的光芒。

    小白目光一亮,脱口轻呼:“魔眼鬼刃!”

    淳于飞惊诧道:“你认识这东西?。”

    小白瞪大双眼,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以兴奋的口气,虔敬道:“老天!这可是杀手界的圣物。身为一个杀手刺客,谁能不知这柄魔眼鬼刃,又有哪一个杀手刺客,不希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柄旷古的刺杀神器!”

    淳于飞听到小白,对这柄他和婆婆都不知道来历的匕首,好像很了解似得,不由好奇的问道。

    “你是杀手?”

    小白斜瞅着淳于飞,不答反问道:“你猜猜看,大漠十三鹰为什么为什么千里抓我?”

    淳于飞呵呵揶揄道:“总不会是你跑去大漠吃上他们老大去了了吧?”

    小白啐笑道:“废话!我就是在不知道死活,也不会取跑他们地盘去杀他们老大!”

    淳于飞搔搔头,强忍笑意道:“好嘛!那你怎么知道这柄匕首的来历?”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