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穿越小说 > 伐谋 > 第18章 骨刺
    最新网址:.

    “卢锡月,他来干嘛?”寒刃冷冷地说道。

    “寒大哥,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既然你们要帮我成就霸业,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叶源朗朗的说道。

    “陈芝麻烂谷子?叶将军可知两年前他卢锡月在蓬华杀害了我合尊教多少教徒。”寒刃恨恨的说道。

    “欸,寒大哥此言差矣,那会我们几方并未达成联盟的关系,这卢锡月乃蓬华国征东大将军,对于你我的大事还是助益良多的。”

    “是啊,大师兄,既然我们决定先帮助叶大哥拿下南暮城,我们就不必对叶大哥的决策做出质疑了,叶大哥事成之后,咱们合尊圣教不也可以发扬光大了吗?”林仙儿补充道。

    “仙儿,你这还没过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罢了罢了,都是为了成就大事,就这样吧。”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卢锡月便身着便服来到了厢房之内,撇了一眼寒刃,对着叶源说道,“叶公子,妥了。”

    “那南安可是答应大事办成之后,承认我叶源是新的城主了。”叶源有些激动的说道。

    “只要你此次能让我将尉迟清的尸首带回蓬华国,国主南安认可你的政治地位,其他的事情容日后慢慢的谈,为了你这事我可是费了太多的口舌了。”卢锡月表功道。

    “还是卢大将军好能耐。”叶源捧场道。

    “什么能耐不能耐的,老匹夫尉迟浩一直在背后鼓动言官旁敲侧击国主南安,想着联合起来对付这尉迟清,国主又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承诺的再多,拿不到实惠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卢锡月娓娓道来。

    “哈哈,还是卢兄一针见血啊,寒大哥,我看可以开始了。”

    “看我的吧。”寒刃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尉迟清的厢房内。

    “这于冲怎么回事,这都巳时两刻了,他还过不来。”燕若焦急的埋怨道。

    “是不是他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尉迟清也似乎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那么简单了。

    “按照翟大同领的建议,如果于冲在两刻之内还是不能到访的话,我们要及时撤离道观,恐生其他事端。”燕若道。

    “嗯,翟统领说的是,回头我再处置这个于冲,燕若我们先走。”说罢二人起身便开门往外走。

    出门刚走不几步,尉迟清突然看到有个戴黑色面具的魁梧男人向他二人疾步走来。

    燕若心想坏了,急忙拉着尉迟清向道观的后院而去。

    寒刃心道,杀了这二人有如砍瓜切菜般简单,倒也不着急追赶,只要不出自己的视线,想让他二人可劲的跑,猎物不反抗反而引起不了自己的欲望。

    眼见二人转身便入了后院,寒刃急忙跟上,不想竟然被一名身材颀长的年轻侠客阻挡,这人手持一柄长剑,正是菊香。

    “来者何人还不速速退下。”菊香大声喝倒。

    寒刃哪里管他说些什么,眼见目标马上就要消失不见,急忙一个俯冲,手腕轻轻一挽,手里竟然多出了一把银色的爪子,随意的向菊香下路一滑,并不敢恋战。

    谁知菊香也是身形极为灵敏,抖的剑尖一挑,搁开了寒刃的银爪,又刺一剑,这剑直奔寒刃的太阳穴。

    寒刃一看碰到高手了,自己要再拼命往前肯定就被菊香一剑毙命了,猛然一停,向后跳了一步,“好小子,功夫果然了得。”

    “承让承让。”菊香笑着说道。

    寒刃深知必须速战速决,此次如果行刺不成,那么日后再想行刺尉迟清,几乎是不可能了。

    心想着便将自己毕生所学的绝招一一对着这菊香使了一番,谁知这菊香功力竟然不输他江云国第一杀手寒刃,短时间内,寒刃并没有能力将菊香击杀或者击倒。

    菊香的能力心里自然明白,自己基本到了极限了,再拆几十招,必然不是这蒙面人的对手,小姐和城主应该已经离去,自己也要尽早逃命为上。

    寒刃十分不情愿的从腰间掏出信号爆竹,向空中发射。

    菊香又拆了几招,体力和招式渐渐用老,这蒙面人又要叫人前来,急忙撒下青粉,跳上道观屋顶逃离。

    寒刃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便走了,拿着银爪对着菊香逃走的方向按了一下,一只银色的如同爪子般的暗器正好打中了菊香的左肩。

    刚放完暗器,合尊教的其他高手来了四五人,寒刃道,“赶紧给我搜。”

    “大师兄,那人还追不追?”

    “不必了,他中了我的暗器,应该活不成了,我那银爪之上都喂了剧毒,神仙难救,赶紧把尉迟清给我找出来。”寒刃愤怒的说道。

    他们所在的后院位于道观较为偏僻的地方,平日里鲜有道士和施主到访,所以打斗之声并未引起道观太多的关注。

    “大师兄,快走,尉迟清有救兵往这边来了。”说话的正是林仙儿,寒刃见她已经带上了面纱,心中大概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

    “可这尉迟清跑了,难道这次杀不成了?”寒刃遗憾的说道。

    “来不及多做解释了,此事应该已经败露,就连叶大哥也要奉命缉捕杀手了。”林仙儿解释道。

    “我们走。”寒刃咬牙说道。

    叶源厢房之内。

    “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此番刺杀天衣无缝了吗,怎么他尉迟清的救兵这就到了?”卢锡月疑惑的问道。

    “此事定然有人走漏了风声,卢大人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的参将已经接到昭令,包围这明轩道观严加排查,命我来追缴刺客,可真是讽刺啊。”叶源长叹一声说道。

    “罢了罢了,还望叶公子下一次一定不要让我失望,我这回去也没脸见我们国主了,跟他娘的尉迟浩一样了,承诺了做不到。”卢锡月说罢忿忿离开了厢房。

    不消一刻的时间,参将便将明轩道观里外封锁,叶源骑着一皮白马,缓缓的向道观走来。

    “没出什么纰漏吧。”叶源小心的问道。

    “属下办事,将军放心。”参将答道。

    叶源正在一一排查,不料翟江儿竟然亲自带队到了明轩道观。

    “翟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啊。”叶源奉承道。

    “还是叶将军到的快啊,怎么样,有什么线索。”翟江儿问道。

    “城主出现在我的地界,宫中竟然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叶源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叶源故作埋怨状。

    “好了好了,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想必是城主心中烦闷,便乔装出宫透气来了。”翟江儿打起了哈哈。

    “翟大人,你看,只有这后院人迹罕至的地方出现了打斗的场面,虽然没有留下血迹,你我都是习武之人,应该能看出应该是有人拼死保护城主撤离。”

    翟江儿蹲下身去,看着地上留下的痕迹,心想,打斗真是激烈啊。

    “翟大人,这屋顶之上有几滴血迹,极为细小,可能是暗器所伤。”叶源说罢,二人便运气跳上了屋顶对血迹一一查验。

    “那么城主后来去哪了?”翟江儿问道。

    “据我的参将来报,在这后院柴房处有一密道,我也派人追了出去,想必一会便回来了。”叶源看着这密道心里暗暗骂到尉迟清你可真是狡猾啊。

    翟江儿则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想暗杀城主的人太多了,但有我翟江儿在,也没那么容易。

    随后,翟江儿又对着叶源道,“叶将军,既然出现在你的地界,你就负责追查下去吧。”

    “好的,翟大统领。”

    两人回到厢房等消息。

    “报~~~”

    “讲。”叶源道。

    “属下顺着密道追了过去,出口处有威鹰护卫驻守,他们告诉属下,城主已经安回宫城了。”

    一丝极为失望的表情略过了叶源那张清秀的脸庞。

    叶源急忙道,“城主恩泽众民,定能逢凶化吉。”

    “那叶将军,这里便交给你了,我先行一步了。”

    “送翟大统领。”

    “不送。”

    金殿之上。

    燕若仍然在跪在地下不敢起身。

    “你先起身吧,燕若,我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尉迟清说道。

    “都怪属下办事不利,要不是菊香拼死拖住,城主要出了事,燕若万死不足以谢罪。”

    “你且去找于冲,细细查问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良酒肆的宋掌柜也没有说清楚,怎么就灰头土脸的找他报信去了,这于冲不来道观是去哪了。”尉迟清眉头微锁。

    燕若知道,要是尉迟清眉头微锁,便说明对于冲产生了动摇,就有如在心里种下了一根骨刺,每时每刻都会感觉到,燕若心里也对于冲有所怀疑,难道是于冲故意泄露的消息。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