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书屋 > 穿越小说 > 伐谋 > 第19章 破局
    最新网址:.

    “快点救火啊”恒瑞当铺的王掌柜大声冲着伙计喊到。

    也不知是几时,恒瑞当铺后院居然起了大火,离着当铺近的百姓也都纷纷加入了灭火队伍帮着当铺一起灭火。

    一个人影闪到王掌柜面前,“这边说话。”

    王掌柜定睛一看,原来是圣姑回来了,说道:“事情办的可还顺利。”

    “有人通风报信了,于冲人呢?”林仙儿急迫的问道。

    “将近巳时那会,我还跟于冲带在一起,后来有伙计喊我去前厅,之后不怎么后院便着起了火。”王掌柜说道。

    “于冲肯定跟这着火脱不开关系了,我要马上出城了,计划失败尉迟清肯定会加强城内的巡查,对于外来面孔定会格外注意,于冲的事不急,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林仙儿自信的说道。

    “王掌柜的,你跟我有什么仇啊,要烧死我啊。”

    林仙儿和王掌柜寻声望去,这不正是于冲嘛。

    “你怎么回事?”林仙儿满心疑惑的问道。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啊,王掌柜巳时左右被伙计叫走,我便有些困意,刚睡着不多会,便被浓烟给呛醒了,感情你们要烧死我啊。”

    “别再打哈哈了,王掌柜也在查找失火原因,你先回去洗涮洗涮吧,看你这一身火场里出来的样子。”林仙儿说道。

    “圣姑,这……”王掌柜刚要说话便被林仙儿打断。

    “于冲过几日你来江云国一趟,我算着日子又该着给你解药了。”

    老子才不去什么江云国呢,去了还能回来啊,于冲心里想着,笑哈哈的说道,“还请圣姑赐我部的解药。”

    “这要看你的表现了,好了时日不早了,我还有重要事情。”说罢便要走。

    是怕封了城来不及逃出去吧,于冲接着笑嘻嘻的说道,“恭送圣姑出城。”

    “去去去,该去哪去哪吧,王掌柜赶紧将当铺恢复了。”

    于冲拜别了王掌柜无地可去,还是先回铺面看看阿福吧。

    “我说冲哥,你这是从烧砖窑里出来的啊。”阿福看见于冲被火熏黑的面庞不自主的说道。

    “去去去,赶紧给我打盘水来,我要清洗一番。”

    “得嘞。”阿福应声刚要去打水。“燕若小姐?”

    “于冲上来说话。”燕若冷冷地说道接着上了阁楼。

    后面还跟着菊香,左肩好似受了伤一样,微微的佝偻着左肩。

    于冲心想,兴师问罪的来了。

    “于冲你可知罪,谋刺城主可是杀头的大罪。”燕若凤眼怒视的说道。

    “燕若啊,我怎么会谋刺城主啊。”于冲委屈的说道。

    “巳时你为何不来,我和城主在道观等你到巳时二刻,要不是翟统领事先提醒,我可城主可能早已身首异处了。”燕若愤恨的说道。

    “真的跟我没关系啊,燕若你听我细细的跟你说。”

    “但凡让我查到有一个字说的是谎话,我便亲手了结了你。”

    “昨日下午,徐英突然派人让我给盛攸送一趟阿胶,我在盛攸的庄园撞到了林仙儿和一青年将军从内屋出来,显然也是刚见完的盛攸,那青年将军穿的铠甲像是我南暮的。”

    “青年将军?你且往下说。”燕若开启了分析。

    “我刚想找林仙儿打个招呼,只见林仙儿给我使了个颜色,便和那将军走出了庄园,我把阿胶给了盛攸之后,出来园子在不远的河堤之处听见了林仙儿和那青年将军的密谋。”

    “然后呢?”

    “只听得那青年将军要当城主,未来还要一统其他几国,还要让林仙儿当王后,林仙儿说了一句刘昊可同意,之后我便被寒刃给擒了,然后他们把我关在恒瑞当铺的内堂。”

    “好大的口气,想着一统天下,做他的美梦吧,刘昊可是江云国国主,他跟这事还有关联呢?”燕若疑惑的问道。

    “这个我便不知晓了。”于冲实事求是的答道。

    “那青年将军倒也好查,如果是故意穿上我南暮的铠甲,那查起来便也费些时日,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被俘的当天晚上我便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通过他们的谈话我基本认定他们是冲着城主去的。”

    “那你后来是什么脱离这里,去找的宋掌柜?”燕若盯着于冲的眼睛问道。

    “林仙儿他们涉及到刺杀城主,万分火急,无奈这当铺王掌柜几乎没有离开过我,我只能先寻找逃脱的方法,再寻机逃离。”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菊香听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王掌柜是将我五花大绑的,我看桌上有一盏煤油灯,并未盖上灯罩,这才想到逃脱之法,我趁着巳时前后,有外堂伙计叫王掌柜的出门,就赶紧凑近这煤油灯,烧断了绳子,为了掩人耳目,我便顺手点了他的屋子。”于冲娓娓道来。

    “你这泼皮倒也是激灵。”燕若笑骂道。

    “事关城主性命之事,于冲不敢马虎。”

    “不过这次城主可远没有你想的那样容易信任你,还得看日后的表现吧,还要再稳妥一些,毕竟日后城主可能要委以重任,轻易的被俘被困可是不行的。”燕若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了。”

    “你没有受到林仙儿他们的怀疑吧?”燕若问道。

    “这个不太好说,告诉宋掌柜口信之后,宋掌柜说我去了也不见得能赶上救驾还是先回当铺尽量避免怀疑,我就又回了当铺。”

    “宋掌柜做的还是比较妥当的,那我就先走了,你好生歇息一下。”燕若说道。

    “对了,林仙儿让我过几日去趟合尊教。”

    “估计也是为这事,他们肯定有所怀疑,马上就要成事了,突然有官军赶来支援,你还是想想到时候怎么跟他们说吧。”燕若说完便和菊香走了出去。

    南暮城东郊,尉迟浩府邸。

    “他还是出手了?”尉迟浩问道。

    “是的,父亲大人,叶源终于忍不住了,在北境驻军的探子回报,宫中昭令要驻军救驾的时候,叶源并未在军中,而是早早的去往了明轩道观。”

    “看来这叶源果然出手不凡啊。”尉迟浩捻起胡须慢慢的说道。

    “据说这次行动的还有合尊教的寒刃还有蓬华国的征东大将军卢锡月也在其中。”尉迟泓说道。

    “这叶源很像他老子叶茂生啊,都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之人,只不过他老子的这种性格是用在了抵抗外侵的战争中,这叶源却用在了为他老子报仇之中了。”尉迟浩说道。

    “这叶茂生是什么死的?”尉迟泓疑惑的问道。

    “说起来还是十年前跟蓬华的战争中,叶茂生力主越过边境线继续攻打蓬华的边陲城镇,给蓬华一个大的教训,而老城主尉迟凌则担忧孤军过于深入,容易中敌埋伏,这才连发五道金牌将叶茂生给叫了回来。”

    “那然后呢?”

    “叶茂生回来之后,越发的跟尉迟凌政见不和,加之有些老臣挑拨,尉迟凌终于龙颜暴怒,这才将叶茂生下了大狱。”

    “尉迟凌没有杀了叶茂生?”尉迟泓问道。

    “并没有,尉迟凌忌惮叶茂生的军功卓著,又有好多言官求情,便好吃好喝的在狱中供养了起来,直到半个月之后,叶茂生突然暴毙在大狱之中。”尉迟浩说道。

    “怎地,这是有人在狱中加害了叶茂生啊,尉迟凌那会不是没有要他的命吗,他有其他仇人?”

    “这个不太好说,当时叶茂生在军中可是威信极高,诸多言官屡次上表,参他主心不稳,易生二心提示尉迟凌不可过分相信武将,不过都被尉迟凌一一驳回。”

    “看来不一定是尉迟凌加害的。”

    “这个还有待考察,之后,尉迟凌厚葬了叶茂生,并且招叶源入北境驻军,常年驻守北境边陲,叶茂生的死在叶源心里也是种下了一个复仇的种子,叶源这人城府及深,羽翼未丰满之时从不表露自己的内心,若与这样的人共事,好过尉迟淞他兄弟二人百倍。”

    “那父亲大人,我们何不直接与叶源联盟,先将尉迟清铲除,再坐下来商讨均分南暮城之事。”尉迟泓说道。

    “叶源与为父还有一个共同点。”尉迟浩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共同点?”

    “那就是我想要的东西绝不与人均分!”尉迟浩一字一句的说道。

    尉迟泓听到之后,吓得跪了下来,“父亲大人雄心伟略,孩儿鼠目寸光了。”

    “无碍,起来,为父的天下以后就是你的天下,你怕什么,叶源有叶源的优势,我自当会谨慎利用,不过现如今尉迟清可能或多或少的对他有些质疑,尉迟淞尉迟泽虽没有兵权,但身份还在,我们都要好好利用。”

    “孩儿明白了。”

    “泓儿,你还需要帮为父办一事。”

    “凭父亲大人吩咐。”

    “你去上苑国悦来客栈把梦娘接回来,该咱们唱戏了。”尉迟浩邪魅冲着尉迟泓一笑。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