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四、列车上的摄魂怪
    ()    在各种插科打诨的闲聊中,时间是过得非常快的。而这几位英国巫师家族的少爷小姐比路德维希想象中要好相处得多。中午的时候,克拉布和高尔小心翼翼地又找过来了,于是在德拉科轻哼的默许中,两个大块头也进了宽大的包厢,一起分享了丰盛的午餐。

    路德维希非常喜欢马尔福夫人制作的牛肉卷,而大家似乎都对他带来的东方馅饼很感兴趣。

    “路德维希,你就这么喜欢亚洲的东西吗?”布雷斯拿起一个,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之后惊讶地发现里面包着香气扑鼻的酱牛肉。

    “这是我对我未婚妻深深的思念……不许笑!”路德维希有些恼火地从布雷斯手里抢走了最后一块扎比尼夫人制作的精致鱼糕,而包厢里其他人都笑作了一团,“听着,我在圣诞节前都吃不到了!”

    “我打赌你这一个暑假都在折磨你的小精灵,为了吃上正宗的中国菜,是吧?路德维希?”潘西抬起头,眼角晶莹地闪着笑出来的眼泪。

    德拉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一拍手掌,说道:“我想起来了,你生日在三月,对吧?我记得你在那之前就离开德姆斯特朗了吧?那就不只一个暑假了,而是整整半年啊!”伸手拿起第二块馅饼咬了一口。

    “开玩笑!我八岁就认识我的‘芙幽莱(fiore)’了。”德国男孩故作一脸愤愤,“但是,会做中国菜的是我祖父的管家小精灵!”整个包厢又乐成了一团。

    最后,在所有人热切的眼神和潘西堪比蛇怪的眼神中,高尔颤颤巍巍地把最后一大块帕金森大小姐亲手制作的肉松饼塞进嘴里,然后在所有人同情的目光洗礼下艰难地咽了下去,潘西这才满意地松开了他的领口。

    午饭后,格林格拉斯姐妹来邀请潘西去她们包厢,于是女孩子们和男孩子们暂时告别了。而在这之后,在校女生间人气颇高的扎比尼先生表示他要出门走走,顺便去找找那两个他暑期在爱琴海度假时巧遇的拉文克劳女孩。

    午后的时光总是惬意的,窗外开始飘起了雨,男孩子们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就在路德维希努力想要咬掉一只踢着他腮帮子的巧克力蛙的脑袋时,有人敲门了。

    趁着克拉布起身开门,路德维希三口两口咽下了那只被嚼碎的倒霉巧克力蛙,然后被甜腻得喘不过气来,不得不在德拉科的闷笑声中接过了递过来的茶水。

    门外是一个瘦瘦高高已经换上斯莱特林校服的男孩,他眼窝有些深,加上脸上没什么肉,使他看上去有些像个骨架子。

    “这就是潘西提到的那位忙着跟表妹约会的西奥多诺特。”德拉科懒洋洋地介绍道,“这位是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未婚妻的路德维希斯古雷特。”

    “闭嘴德拉科,哦哦,很高兴见到你,斯古雷特,我是西奥多。”男孩一屁股坐到了德拉科旁边,瘫成了一团。

    “你可以叫我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家的少爷抬眼瞪了一脸坏笑的马尔福少爷,然后抬手召来了茶壶,“你看上去累坏了,来杯茶吗?”

    “哦!劳驾,谢谢!”西奥多支起身子,接过了递过来的杯子一饮而尽,忍不住开始抱怨,“我真不知道小女生有这么烦!我的天!多亏了潘西她们,不然我这会儿都脱不开身!”正如潘西午饭时对着德拉科他们嘲笑西奥多所说的,这小子被母亲逼着要和二年级的堂妹一起指引作为今年的新生准备入学的表妹,事实上也是暗示这个小表妹以后可能会成为他的妻子。

    “得了吧,你乐在其中吧,听说她长得挺漂亮的?”德拉科打趣道,“来,路德维希,告诉他那个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花’今年几岁?”不等路德维希说什么,德拉科就笑嘻嘻地告诉诺特家的少爷,“十岁,连进魔法学校的年纪都还没到。”

    西奥多诧异地望向路德维希。后者露出了一个有些傻气的微笑:“实际上三年前她就和我订婚了,她那时七岁。”西奥多的嘴里可以塞进一颗鸡蛋了,经过一个上午的相处,此时他已经完对那种讲话声音细细又娇娇滴滴哭哭啼啼的生物产生无法磨灭的恐惧了,这一瞬间路德维希在他眼里简直可以跟苦修徒划上等号了。

    在西奥多的强制转移下,话题由粉嫩的女孩子变到了魔法界各路新闻上了。

    听着德拉科和西奥多大谈特谈魁地奇欧洲联赛,甚至高尔和克拉布都能偶尔插上两句,而几乎整整半年都在各种强度堪比奥罗考评的训练中度过的路德维希在这一瞬间才觉得自己跟英国的未成年巫师们脱节了。

    他连保加利亚国家队击败布列塔尼航海家队的消息都迟了整整一周才知道呢!德国男孩面色不改,暗中忿忿地踢了一脚车厢壁。

    这种时候,也就只能保持表面微笑了。

    列车继续向北行驶,天空原来越阴暗,而窗外的雨点越来越密集。

    “我感觉应该快到了,”布雷斯扎比尼敲门进来了,“嗯?你们还没换上校服?”

    “等你啊,布雷斯。”德拉科斜靠在窗边假惺惺地挥手道。他刚刚提议去找找“疤头”的麻烦,但是因为路德维希看上去不太感兴趣只好作罢,此时正无聊得想要挑点事儿。

    “哦,虚伪的马尔福。”布雷斯跨进包厢门,正准备给德拉科一拳的时候,走廊上的灯一闪一闪地灭了。

    “哦?”西奥多探头看了看门外,布雷斯在路德维希身边坐下,高尔把门又关上了,“坏了?”

    “管它呢,大概快到了。”高尔和克拉布对德拉科的话赞同地点着头。

    似乎是为了回应德拉科,火车发出“吱”的一声,一直盯着茶杯发呆的路德维希突然抬起头:“它熄火了,我们到了?”

    “不对,还没到时候,”布雷斯皱着眉头说道,路德维希也凑过去看了看他掏出来的怀表,“虽然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停下来了。”

    窗外狂风呼呼暴雨不断,火车慢慢地在铁轨上滑行着,突然间颠簸了一下就完停下来了。德拉科透过被雨点砸得一片模糊车窗向外望了望,抱怨道:“什么都看不清楚!”

    一瞬间,所有的灯都灭了,整个车厢里漆黑一片。

    “嗷,德拉科你踩到我了。”西奥多的声音。

    “抱歉,是我。”一个重量压在路德维希肩膀上,是布雷斯起身了,似乎是想要看看窗外有没有亮光,“火车出故障了?”

    “啧,”德拉科的声音里透着烦躁的情绪,“破烂货,真不知道资金被他们拿去干什么了。在这种鬼天气里坏在半路上!”

    “不对。荧光闪烁。”路德维希掏出魔杖,“有什么东西上车了。”他能感觉到。

    光芒照亮了包厢,西奥多有些惊讶,布雷斯倒是一脸淡然,两个大个子的脸上写满了紧张。

    “看,”一脸不耐烦的德拉科先发现了窗子上的冰花,“窗户结冰了,我感觉变冷了。”

    “是摄魂怪。”路德维希的声音有些低沉,大家这才注意到他脸色非常不好,“霍格沃茨用它们守门?”

    “不是的。我想应该是为了检查车上有没有逃犯,路德维希你应该听说了,就是那个从阿兹卡班越狱的超危险级逃犯。”说着,西奥多小心地看了德拉科一眼,西里斯布莱克是马尔福夫人的堂弟。

    这时克拉布突然尖叫了一声,包厢推拉门上似乎映上了一个漆黑的影子,正站在门外,散发着寒冷和绝望的气息。

    “没有哪个学生会把逃犯藏在包厢里。”路德维希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然后把魔杖换到了左手上,起身把手伸进袍子里去摸后腰皮带上那个空间袋,在其他人有些惊异的眼神中,扯出了一沓整齐的小纸片,看上去并不是羊皮纸。

    包厢里更加冷了,门把手似乎缓缓地动了。路德维希数也没数,扬手任由纸片四处飞舞,猛地手臂横扫一挥

    “‘太阴幽冥,速现光明。’”

    陌生的语言振动着包厢内几乎凝固的空气,那些小纸片像是一瞬间有了生命一般,“唰唰”地射向了推拉门和窗户,散乱地贴在了门缝和窗缝上,紧接着犹如一只无形的手在上面写字一般,纸片上一点一点浮现出古怪的象形文字。

    路德维希双指并拢,猛地向下一压,纸片上的图案像是燃烧一般地透出金红色的光。

    一瞬间寒冷完褪尽了,微光下,路德维希的脸严肃得可怕。

    好一会儿,包厢里安静得几乎听不见呼吸声,紧接着路德维希“呼”地吐了一口气,松下了肩膀,跌回了座椅上。

    “抱歉,我对摄魂怪过敏。”德国男孩对着惊呆了的同伴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它们总让我想起些不舒服的回忆。把它们关外面你们不反对吧?”

    “没人会喜欢摄魂怪,”布雷斯揉了揉自己的胃,“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只想说干得漂亮!”他旁边的克拉布仍旧一脸惊恐地盯着推拉门,但幸运的是门口的黑影已经走了。

    德拉科悄悄把他的魔杖塞回到袖子里,转头正对上笑得一脸轻松的路德维希,挑了挑眉毛:“你学过东方巫术?”

    “只学过一点,都是我美丽的‘芙幽莱(fiore)’教的,她真不愧是我爱的女人不许笑!”可惜没有人理解他的一往情深,男孩子们都放肆地笑成一团,就仿佛刚才摄魂怪没有来过一般。

    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车上的灯又都亮了,晃动了两下之后,火车又缓缓地启动了,“哐哐哐”地碾压过铁轨驶向霍格沃茨。

    外面的走廊上开始有人走动的声音了,布雷斯起身从行李箱里抽出了他的校服,提议两个人去看看潘西她们的情况,西奥多响应了他。路德维希打了个响指,那些紧紧贴在门缝上的“符咒”一瞬间燃烧殆尽。

    “带上斗篷,布雷斯。”德拉科慢悠悠地说道,“我猜一会儿你们是没空回来了,我们直接去她们包厢汇合。”布雷斯点点头,扯出了斗篷挂在手臂上,跟在西奥多后面出了包厢。

    门关上之后,德拉科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对面的路德维希,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而然未觉的路德维希正把缩小的行李箱还原到正常大小,找出自己的素面学生袍。

    “我在想,”德拉科垂下眼帘,转了转手里的魔杖,“你会不会是个拉文克劳。”真正和路德维希面对面相处,他反而差点忘了,这可是那位“德国最具潜力少年炼金术师”。

    “哦,不,德拉科,”路德维希拍上了他的箱子,然后把它拎到地上,“你不能因为我多学了两个东方咒语就把我跟书呆子归到一类去。”他不讨厌书籍,但他讨厌不能被实现只能落在文字上的空谈。

    看着德拉科耸了耸肩,路德维希微微叹了口气,继续道:“比起学院,我更担心我以后会不会跟一年级小鬼一个宿舍。”

    “听着,”德拉科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冲着路德维希扬了扬眉毛,“你如果入了斯莱特林,你可以跟我一间宿舍。”

    “嘿,德拉科,你要把你的舍友抛弃了吗?”路德维希一边扣上学生罩袍的扣子,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他懒得脱掉原本身上的袍子,直接把较为宽松的学生袍罩在了黑色长袍外。格瑞斯的挑衣服品味不差但是特麻烦,藏在花纹里的繁复的扣子实在太多。

    “我没有舍友,而且我的宿舍比级长宿舍还要好。”德拉科自豪地朝路德维希扬起了他的下巴,“马尔福的特权。我保证它不会比德姆斯特朗特长班的宿舍差。”

    “确实挺心动的,”路德维希抬起头,朝得意洋洋的马尔福少爷摇摇头,“但我坚持赫奇帕奇。”

    列车终于到达了霍格沃茨站,站台外面依旧寒风不停冷雨不断。德拉科带着高尔和克拉布去找布雷斯他们乘坐马车去,而路德维希则是要跟随一年级新生一起乘船渡湖。

    “哎,抱歉。”

    站在站台上,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路德维希转身就看见一个比他稍矮的黑发男生,微笑道:“该道歉的是我,我不该停在路中央。”我可是善解人意的赫奇帕奇呢他这样想着。

    “你是个男……唔……”旁边一个红发男孩有些诧异地盯着路德维希的长发,然后被追上来的褐发女生捅了一手肘。

    路德维希冲他们笑了笑,相比之下,眼前这个瘦小的男孩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嗯?你看上去不太舒服,要来点巧克力吗?”路德维希说着翻了翻口袋。

    “不、谢谢了,我已经吃过了。”男孩面色有些尴尬。

    “经历的苦难越多,摄魂怪的影响越大,勇敢点,你是个格兰芬多,不是吗?”路德维希扫了一样他胸口绣着的金红狮子章纹,“喏,给你这个好了,涂在你的额头上和鼻子下面,或许会好受一点。”他一边递过去,一边做手势解释。

    “唔,谢谢。”男孩有些呆呆地接过了一支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翠绿色的透明液体。

    “你是一年级新生?呃,我是说你看上去不太像……”注意到路德维希的衣服上并没有任何学院标志,那个头发乱蓬蓬的女孩子忍不住插|进来问了一句。

    “我是个转校生,小姐。”路德维希露出了无害的微笑。

    “一年级的新生来这里路德崴格路德崴格斯古雷特在哪儿”远处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先生我在这儿马上就来”路德维希回头应了一声,然后朝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笑了笑,“开学典礼见。”

    转身戴上兜帽,向远处雨幕里一个小山般的影子跑去,路上随手用魔杖敲了敲一个正在犹豫要不要冲进雨里的一年级新生的脑袋,给了他一个防雨咒,路德维希的心情是如此的轻快霍格沃茨!我来啦!

    可惜,他没看见身后那个被德拉科叫做“疤头”的男孩因为涂抹过多风油精而被辣得瞪大了眼睛差点流眼泪的样子。

    “真奇怪,我从来没听说过霍格沃茨有转学生。”被德拉科称为“泥巴种”的女生说道,“哈利你还好吧?”

    “得了吧,赫敏,刚刚一个活生生的就从你眼前过去了。”被德拉科嘲笑为“黄鼠狼”的男孩说道,“他人还蛮不错的,希望是个格兰芬多。呃,哈利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挺好的,嘶”尽管涂在他眼眶边上的奇怪魔药比冰块还要冰凉,甚至让他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但“疤头救世主”哈利却感觉自己比在列车上的时候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