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五、戈德里克的帽子
    ()    大雨从天空浇下来,即使是施了一个防雨咒,但雨点砸在身上的感觉依旧令路德维希感觉自己被淋得浑身湿漉漉。

    在猎场看守鲁伯海格的带领下,一年级新生们默默地走在泥泞而又狭窄的小路上,两边是黑黢黢的密林。路德维希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时不时捞起一个滑倒的新生,或是给他们上一个温暖咒。

    磕磕绊绊地终于来到了小路的尽头,那是一片巨大湖泊,在大雨下显得漆黑而沉重。

    “看远处就是霍格沃茨”鲁伯海格的洪亮的声音穿透了雨幕。

    “噢”新生们稀稀拉拉地回应着,事实上,他们现在除了雨水,什么也没看清楚。

    “一条船不能超过四个人!”高大的海格指引着新生们登上湖边停泊的一排白色的小船。

    “啪”一个男孩滑了一跤,趴在了路德维希的不远处,挣扎着想要从泥潭里爬出来却踩在了自己的防雨斗篷上。路德维希上去把他拉了起来,伸手替他扣紧了几乎松开的斗篷扣。

    “我们为什么要走这样的路!”男孩抱怨着,附近好几个新生都赞同地点了点头,猎场看守显得有些尴尬。

    “因为这是霍格沃茨的传统,先生。”连个谢谢都没给我,路德维希一边腹诽一边微笑着说,“你们脚下,是四位创始人走过的路,也就是霍格沃茨的建校之路。”

    听到路德维希的话的新生们都不再嘀嘀咕咕,抬起头看着他,稍远一点的几个小心地围过来,这个高个的男孩让他们很有安感。

    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只一个头的小脑袋们,路德维希有些好笑没有一个人读读学校介绍或者问问家长吗但他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应该非常温柔的微笑,说道:“千年前,四大创始人按照罗伊娜拉文克劳梦境中的指引,历尽千辛万苦,翻过了崇山峻岭,战胜了无数凶猛的野兽。最终他们来到了暗潮汹涌的黑湖边,乘坐一只魔咒加护的白色小船到达了那个被密林环绕的山坡上,建立起他们的梦想一所教育和保护小巫师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

    “噢”新生们的声音里充满了崇敬。

    “虽然我们现在走过的路已经不复当年的艰险,但作为第一次进入霍格沃茨的学生,我们正用这样的方式缅怀着四位伟大的创始人。”路德维希在新生们崇拜的眼神中加了一句。

    “上船吧,孩子们。”海格举起提灯催促道,然后给了路德维希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路德崴格。”

    “这没什么,先生。”路德维希把那个摔了一跤的小倒霉鬼扶上了船,朝海格点点头回应,“我希望您叫我路德维希。”他稍稍纠正了一下读音。

    “你可以叫我海格,小路德维希。”海格高兴地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差点把他拍到水里去。

    随后,路德维希轻松地跨上了小船,坐到了那个一身泥浆的棕发男孩身边,在他身后,几个新生似乎为谁上船而起了争执。最后上来了一个戴银边眼镜的男生和一个圆圆脸的女生。

    “都上船了吗?那我们出发吧!”海格话音刚落,小船边向着黑湖对岸驶去。

    “我叫本杰明希格斯,十分感谢你。”棕色短发的男孩一本正经地朝路德维希伸出手。

    哦,希格斯家族,长子特伦斯希格斯上学期刚毕业,同父异母的兄弟,有意思。路德维希回握住了他的手:“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路德维希斯古雷特,来自巴伐利亚。”

    本杰明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但还没等他说什么,一旁带着眼镜的男孩凑了过来:“我叫艾尔文菲尔德,你好像知道好多!你也是来自魔法世家吗?是你的父母告诉你听的吗?你应该提早学过不少魔法吧?”

    “你好,艾尔文。”路德维希笑着回应他,一旁本杰明正在怒瞪着这个没有礼貌的男孩,“抱歉我不是新生,我是三年级的转校生。”然后他抬手给艾尔文沾满了水珠的眼镜来了个防雨防尘咒。

    “哇!你好厉害!”一瞬间清晰的视野令艾尔文感叹着托着眼镜四处张望,“这个魔咒可以教给我吗?真的非常实用!”本杰明一脸厌恶地看着他,扬起来的下巴让路德维希想起了德拉科。

    啧,德拉科他们应该已经在城堡里面享用晚饭了吧?我却在这里当保姆带小孩子们在风雨里郊游路德维希腹诽着,面上依旧带着和煦如春风的微笑。

    “低头”行驶到悬崖下面的时候,海格喊道,路德维希不得不弯下腰,常春藤幔帐拂过他的脑袋。他猜一个人一艘小船的海格应该已经趴在船上了。

    “唔、谢谢您,斯古雷特,”一个细细柔柔的声音在他脑袋边响起,“我现在很暖和。”大概是刚刚路上得到了一个路德维希随意赠送的温暖咒。

    穿过隧道口后,路德维希坐直了身子,朝那个一脸羞赧的女孩笑着眨了眨眼睛:“不客气,可爱的小姐。”毫无意外,那个圆圆脸的女孩羞红了脸。

    下船后,他们在海格的带领下攀上了石阶隧道,最后到达城堡阴影下的一处平坦潮湿的草地。一路上新生们嘀嘀咕咕地交流着,很快就像是达成了一个共识一样,都紧紧跟在路德维希后面。而本杰明则是挺直了他的胸膛站在路德维希旁边,因为清洁咒的作用,他现在看上去一点也不狼狈。

    海格在巨大的橡木门上用力地敲了三下。

    大门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面色严肃的女巫,朝海格点了点头:“谢谢你,海格教授。新生交给我就好了。”

    “好的,麦格教授。”海格拍了拍站在最前面的路德维希的肩膀,拍得他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然后从麦格教授旁边经过,走进了大厅右边那个几百人嗡嗡讲话的门后面。

    麦格教授扫视了一番一年级新生,她那严肃的神情让他们心生畏惧,都下意识地缩到了路德维希后面。然后她看向了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先生?”

    “是的,教授,我就是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很荣幸见到您。”路德维希朝这位可敬的女巫鞠了一躬。

    麦格教授点了点头,带着他们经过了礼堂的门口,走向了大厅尽头的一个屋子里。房间很小,新生们都湿漉漉地挤成一团。

    “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麦格教授说着,扫了一眼路德维希,后者正在给他身边一个一身雨水瑟瑟发抖的男孩施展快干咒,“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院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因为你们在校期间,学院就像你们在霍格沃茨的家。你们要与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在学院的宿舍住宿,一起在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度过课余时间。”

    “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男女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希望你们不论分到哪所学院都能为学院争光。”麦格教授敲了敲魔杖,她身边的桌子上出现了一沓温暖的干毛巾,“斗篷脱下来放在桌上,一会儿会有人帮你们送回宿舍。过几分钟,分院仪式就要在校师生面前举行。我建议你们在等候时,好好把自己整理一下,精神一些。”

    她扫了一眼发梢和裤腿都滴着水的新生们,又看了一眼正指挥新生向后传递毛巾的路德维希,像是满意了似的,点了点头:“等那边准备好了,我就来接你们。”麦格教授说道,“等候时,请保持安静。”然后她转身出了房间。

    麦格教授一离开,新生们都忍不住开始嘀嘀咕咕,路德维希就像是着几十个孩子的爹一样,尽职地接过他们滴水的斗篷放到桌子上,然后给他们施加几个快干咒。

    “嘿,这位先生,先把你的魔杖放下。这个咒语你们以后上课会学到的,别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随便模仿你还没学到的咒语,你会把你朋友的头发点着的。”一个因为快干咒而头发乱蓬蓬的男孩悻悻地放下了正指着旁边女孩小辫子的魔杖,望向路德维希的眼睛亮晶晶的。

    “斯古雷特,”一个顶着毛巾的男孩扯了扯路德维希的袖子,问道,“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该去哪所学院去呢?”

    一瞬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几十双充满了紧张和好奇的小眼睛都直直地望向路德维希,艾尔文挤过来问道:“我听说是要做一个测试,是要考研我们有没有学过魔咒?还是要对着我们施魔咒?”

    一瞬间好几个一看就是麻瓜出身的新生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连本杰明这样出身巫师世家的孩子也都紧张地握紧了自己的魔杖。

    路德维希无奈地叹了口气,从不说起分院仪式似乎已经是霍格沃茨家长们一致达成的共识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别担心,他们不会逼着你们用魔咒的,毕竟英国未满十一岁是不能拥有魔杖的,所以我相信你们中的大部分都没学过魔咒。”他听见几个新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他们不会让你们还没接受正统学习就测试,这点你们不用担心。即使是凭实力分班的德姆斯特朗也是在大部分学生三年级后开始考核的。”当然,也有极少部分在三年级之前就能破例进入特长班,就像我才一年级就破格进入特长班的路德维希自豪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放松下来的新生们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而艾尔文依旧穷追不舍地问:“那会是怎么分院呢?他们怎么知道我们适合哪个学院呢?我听说有一种药剂会让我们把一切都说出来,他会让我喝然后问问题吗?”

    “你说的那是吐真剂,他们不能在学生身上用这个!”反驳他的是本杰明,一脸鄙夷地看着他。

    “这是个不错的猜想,艾尔文。但本杰明说的没错,吐真剂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属于魔法部管制药品,没有巫师联合会议,咳,英国叫‘威森加摩’,没有他们的批准,不能随便使用的。霍格沃茨的分院方式嘛”路德维希拖长了声音,成功把所有新生的注意力都抓到了自己身上,然后露出狡黠一笑,“你们一会儿就知道啦。”

    就在新生们兴奋地交头接耳的时候,不知哪个新生先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大家抬头惊奇地看见他们背后的墙上突然蹿出二十来个幽灵。

    这些珍珠白、半透明的幽灵滑进房间里,饶有兴趣地看着惊恐的新生们缩在一起,呃,惊恐的新生们像小鸡仔似的往一个高个子男生身边躲去。

    “别怕,他们是城堡里的幽灵,他们是城堡的守护者,不会伤害你们的。”路德维希无奈地安抚着那群紧张地往他身边蹭的小脑袋,还有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吓得紧紧抱住他的腰。

    “哟!新生们!”一个胖乎乎的修士飘下来朝他们微笑着说,“我想你们是在准备接受测试吧?”

    “是的,先生,”路德维希拍了拍几个离他比较近的僵硬的脑袋,微微欠了欠身,“请原谅他们的无礼,他们第一次来到霍格沃茨,有点紧张。”

    “哦!你们会习惯的!霍格沃茨欢迎你们!”修士说道,“希望你们能分到赫奇帕奇!我以前就读那个学院。”忠贞善良的赫奇帕奇,连幽灵都是如此的和蔼可亲,路德维希朝他点点头。

    就在幽灵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新生时,麦格教授回来了,他们又排着队从墙壁上穿出去了。

    “现在,排成单行,跟着我走。”麦格教授对一年级新生说着,看着新生们都跑到路德维希的身后去了,无奈地加了一句,“斯古雷特先生,你比较特殊,请站到队伍最后面去。”

    “好的,教授。”路德维希转身给那群脸色有些发白的新生们一个鼓励的笑,用口型说着“别担心”。

    他们排着队伍走过门厅穿过那扇豪华的大门进入了富丽堂皇的礼堂。四张长桌上都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学院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长桌旁,在桌子最前端给一年级新生留出了空位。桌子上方有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映衬着礼堂顶上那施了魔法的天空。大厅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路德维希一眼就看见了居中的那个白胡子老人哦,混账老头的老情人他这样想着,加深了脸上的笑意。

    新生队伍沿着礼堂正中央的过道向前走去,路过西奥多和德拉科身边时路德维希跟他们击掌又撞了撞拳,转头就看见了那个车站上碰见的瘦弱男孩正在格兰芬多长桌边惊讶地看着自己,路德维希朝他露出灿烂一笑,点了点头。

    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了教师席前面,让他们面对体学生排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而路德维希站在最外边,拉文克劳长桌的前面。烛光摇曳,几百张注视着他们的面孔像一盏盏苍白的灯笼。幽灵们也坐在学生们当中闪着朦胧的点点银光。

    麦格教授把一只四脚凳轻轻放在了一年级新生面前,又往凳子上放了一顶尖顶巫师帽。那顶传说中是从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脑袋上摘下来的帽子,打着补丁显得破旧无比,脏兮兮。

    帽子咧开了一条大缝,忽然唱起了歌,用那的声音,唱起了四个学院。路德维希对此并不感兴趣,他在盯着教师席最中间的邓布利多校长,仔细观察着,从半圆形的眼镜,到长长的胡子。

    片刻,听到长桌上的学生们都开始鼓掌,路德维希收回了眼神,也微笑着鼓掌。听说只用戴上帽子就能分院,很多先前忐忑不安的新生都松了一口大气,感激地回望了路德维希一眼,而路德维希则笑着朝他们点点头。

    接着,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道:“我现在叫到谁的名字,谁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听候分院。”

    一个接一个的新生被点到名字,站着的学生越来越少问题特别多的艾尔文菲尔德去了拉文克劳,本杰明希格斯毫无意外地去了斯莱特林,圆圆脸的苏珊瑞尔去了赫奇帕奇,头发乱蓬蓬的克雷尔斯托卡还跑来给了路德维希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才在一阵哄笑声中在格兰芬多长桌上落了坐。

    等杰西卡扬被分进拉文克劳后,邓布利多站了起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霍格沃茨在两百八十七年之后又一次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转校生!现在让我们欢迎三年级的路德维希斯古雷特!”

    校热烈的掌声中,路德维希朝邓布利多露出一个异常灿烂的微笑,然后在万众瞩目之下,走上前去,朝教师席鞠了一躬,戴上了那顶戈德里克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