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七、斯莱特林传统项目
    ()    晚宴结束后,路德维希被斯莱特林院长叫住了。

    “跟我去办公室,斯古雷特先生。”这位鹰钩鼻的教授看上去脸色十分阴沉,但路德维希知道他是德拉科的教父,而且从来不给斯莱特林扣分。朝德拉科他们挥了挥手,路德维希用嘴型说了个“一会儿见”,就先跟在院长身后出了礼堂。

    顺着楼梯往地下去,四周石砌的墙壁上燃烧着火把,路德维希一路打量着周围,听说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也在地下,那应该离院长办公室不远。

    厚重的木门开启后,是一间灯光昏暗的办公室,路德维希注意到四周的架子上有各种魔药材料和浸泡在防腐剂里的动物尸体。

    “哇,显性处理后的夜骐骨”路德维希看着架子第三排左数第二个玻璃瓶脱口而出,下一秒他突然想起来德拉科说他教父不喜欢别人随意插嘴,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

    “嗯?”伟大的斯莱特林院长在办公桌旁猛地转身,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位特殊的三年级学生,后者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咽了咽口水,“眼光不错,斯古雷特先生。”

    “呃,”路德维希被盯得背后发毛,但是他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解释道,“我的魔杖芯就是夜骐的尾筋,教授。”

    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教授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轻哼,绕到了桌前,拿出了一沓羊皮纸,把最上面的一张递给路德维希:“麻瓜研究学的凯瑞迪布巴吉教授批准了你的自学申请。她托我转告你,如果对课本有任何疑惑可以去二楼的麻瓜研究室找她,或者把问题写下来让同样选了这门课的同学带给她。请这在上面签字确认。”斯内普教授讲话的时候依旧面无表情,嘴部动作不大看上去有点像嘴角抽搐,使得他的脸上多少带有些类似厌恶的色彩。

    路德维希乖乖地接过了他的选课列表快速扫了一眼,用羽毛笔在羊皮纸的最下端认真地签上了名“路德维希施朗恩斯古雷特”。

    “需要加个信印吗,教授?”路德维希转了转食指上的图章戒指,抬起头问道。

    “不需要。”院长伸手把羊皮纸从路德维希手里抽走,放回在那一沓羊皮纸上,幽深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仿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声音低沉而压抑,“斯古雷特先生,如果你在霍格沃茨学习生活中有任何不理解的地方,可以来这里找我。你现在既然已经成为了斯莱特林的一员,那么我希望不要听到任何因为你在生活或者文化上的不适应而造成斯莱特林被扣分或者荣誉受损的事,明白吗?”

    “是的,先生!”路德维希打了个立正,挺直了胸膛,面带微笑地回答道,就差没敬礼了。

    斯莱特林院长发出一声似乎是满意的轻哼,甩了甩黑袍,从路德维希身边走过,在门口猛然转身命令道:“跟上。”

    路德维希小跑步地跟在了院长飞扬的黑袍后面,发现自己根本模仿不出他的气势,不禁吐了吐舌头。

    顺着昏暗的地下通道,转过了两个拐弯,他们停在了一堵空荡荡带着潮气的石墙前面。

    “荣光。”斯莱特林院长吐出一个词,只听得铁链转动的声音,墙上一道暗门缓缓打开了。

    通过一个低矮阴暗的通道,来到了一间开阔圆形的休息室,高耸的大理石柱支撑起拱顶,落地窗外是幽绿的湖水。拱顶上悬挂着许多蛇形吊灯,下方连接着正厅的还有四五个稍小的偏厅,摆着样式古老的圆桌或书桌。一年级的新生们被级长聚集在休息室主房中央的壁炉旁,等待院长的入学训话,而德拉科他们就在壁炉正对的落地窗下一张书桌旁,潘西朝路德维希招了招手。

    路德维希跟在气压逼人的斯莱特林院长后面,迎着众人的目光,昂首挺胸地装模作样,趾高气扬地走进了休息室。冷不防院长一个转身,路德维希一个急刹车站得直直地一动不敢动,仿佛大气也不敢出。

    “我觉得你也需要听一听,斯古雷特先生。”斯内普院长阴森森地扫了他一眼。

    “好的,教授。”路德维希微笑着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他听见潘西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余光瞥见坐在桌子上的布雷斯扭开了头,肩膀在颤抖。

    斯内普院长朝新生们走去了,路德维希小心地挪了两步,然后小跑到潘西旁边,一屁股坐在德拉科旁边的空位上,抬头对上了院长犹如石化光线一般的眼神,赶紧坐正了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噗……”斯莱特林三年级首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然后一群人围在桌子边低头嗤嗤地笑了起来。路德维希依旧面带纯然的微笑,暗地里却伸脚去踢德拉科。

    在接下来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咆哮的新生训话,劈头盖脑地将一年级的小鬼头们训得体无完肤,仿佛一桶冷水兜头淋下来浇灭了这些小霸王小公主们的气焰,让他们不至于在开学第一天就骄傲自满。

    “作为一个斯莱特林,时刻牢记你们与伟大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共同荣耀!”

    当斯内普院长的最后一个尾音在石柱间震荡,最后消散在了空气中时,新生们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而在场的其他年级学生大都是等待挑战年级首席的精英们,他们都习惯了斯莱特林院长一贯的作风,此时都露出了明了的微笑。现场响起了突兀的唯一掌声来自路德维希一脸崇敬的斯古雷特先生。

    院长的眼刀甩了过来,德拉科听话的教子马尔福先生迅速抄起达芙妮手里厚厚的《拨开迷雾看未来》狠狠地给了路德维希一下子。

    路德维希挂在了椅子背上,休息室瞬间静下来了。

    诺特先生和扎比尼先生斜着眼睛行注目礼表示默哀,帕金森小姐翻了个白眼,而格林格拉斯小姐则心疼地拍了拍自己的新书。

    这时,斯莱特林院长往休息室正中央一站,用魔杖一指头顶上的吊灯,一瞬间变强的光线照亮了四周的墙壁高高的挂毯上是整整一百条斯莱特林行为守则。

    “牢记。”吐出这两个字的斯莱特林院长转身,袍边滚滚地消失在了公共休息室的入口,留下了一屋子惊呆了的斯莱特林新生。

    “院长从来不扣斯莱特林分,”德拉科抱着双臂倚着靠背,看着走向新生的七年级首席,“但是,他会罚抄守则,五十遍是最轻的情况。”路德维希嘴角抽了抽,又抬头看了看那密密麻麻的挂毯。

    这时,高尔和克拉布从石门外进来了,怀里抱着从厨房里拿来的点心和饮料。德拉科用下巴指了指壁炉旁的沙发,他们心领神会地过去把几个一年级的新生赶走了。于是德拉科大摇大摆地起身,拽起路德维希就往那边走。

    一些不安分的一年级新生已经开始跃跃欲试地掏出魔杖互相比划着,发射几个恶作剧的咒语。

    似乎是觉得偏厅的书桌边比混战中心的沙发边更安,达芙妮和潘西朝男孩子们挥了挥手就没跟过来了。而德拉科一屁股先把离壁炉最近的位置占了,路德维希坐到了他的旁边,四处打量着休息室,而布雷斯则是挑了侧面那个单人沙发,又从不知哪里摸出了一份预言家日报看了起来。

    “扎比尼先生,要不我们俩先来练练手?”西奥多坐在沙发扶手上,看了一会儿那些连多毛咒都念不准的一年级小鬼们的胡乱斗殴,百无聊赖地朝布雷斯建议。

    布雷斯头也没抬地说道:“没看见我在养精蓄锐吗?虽然注定次席位置不保了,但我还是想输的帅气一点。”说完,抬头向路德维希挑了挑眉毛。

    “为什么你老是这么肯定你就会输给我啊!”路德维希长叹了一口气,“我才是在这里担忧今晚没宿舍睡觉呢。”

    这时,布雷斯放下了报纸,探身过来,细长漂亮的眼睛在壁炉的照应下闪闪发亮,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道:“我有个远房表兄在德姆斯特朗,所以我知道和你的差距,斯古雷特家的准家主。”

    “呃,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路德维希也压低了身子探过去,他有些不好的预感。被压着大腿德拉科扬了扬眉毛,而扶手上的西奥多则是向后倾了倾身子,想要听清他们的对话。

    “他知道的一切。”布雷斯露出一个标准的“坏小子扎比尼”式微笑,“包括他近距离亲眼所见你召唤恶灵骑士和撕裂学校空间防御阵的细节。”

    “哦,天,我猜到是谁了,你表兄是不是姓扬克的那个混蛋。”路德维希揉了揉额角,“他的话你只能信一半!”

    “是的,这我知道,这是我信了的部分,他还说了,”布雷斯眨眨眼,“如果惹你生气了就说我也有个中国未婚妻,你就会原谅我。”

    “他胡说!那只会让我更加恶狠狠地把你揍一顿。”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路德维希一把抢过布雷斯手里的报纸,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哟,路德维希,那么说布雷斯前一句是真的?”西奥多吹了声口哨,“我也想听听你被开除的细节。”

    德拉科揪住路德维希的后领,把他从自己腿上拽开,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却猛地抬头盯着一个正朝这边走来的一年级新生,挑了挑眉毛。

    “晚上好,先生们。我叫本杰明希格斯。”男孩紧绷着脸,站到了德拉科的面前,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一旁朝他微笑的路德维希。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马尔福。”德拉科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一边嘴角,“我是斯莱特林三年级的首席。你是什么?”

    “我会是一年级的首席。”本杰明扬起了下巴,俯视着沙发上铂金色头发的三年级。

    沙发后面的高尔“咔吧咔吧”地掰了掰手指,德拉科轻轻抬手制止了他,斜眼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那就证明给我看。”

    “我会的。”本杰明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壁炉边。

    “哟呵”三年级的男生们一起发出赞叹一般的吁声,西奥多晃了晃脑袋道:“好一个骄傲的小鬼头。德拉科,要不一会儿我们去教教他,他哥哥当年是怎么在斯莱特林混的?”

    “他会学会什么是尊敬的。”德拉科冷笑道。

    “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他有点像一年级时候的你,德拉科。”布雷斯故意逗逗自己的好友,“一样的傲慢,无礼。”

    “闭嘴,扎比尼先生。首先他们家没有马尔福的权势,就更别提实力上根本没有可比性。”德拉科双手抱着胸前,脸上浮现出骄傲的微笑。

    “哦哦,听见没,骄傲的马尔福,”西奥多用手肘戳了戳布雷斯,“今晚为了一个男人跟希格斯家的少爷针锋相对,真是斯莱特林的特大新闻!”

    “都给我闭嘴!”德拉科恶狠狠地瞪了两个笑得前俯后仰的男孩一眼,根本没有作用。

    “什么?德拉科你喜欢男人?”调侃对象之一的路德维希完在状况外斯古雷特先生一脸讶然地问道,“我可以申请换宿舍吗?我可是有未婚妻的男人嘶”

    “你也闭嘴好吗!”德拉科给了路德维希一个肘击,“他们是在夸你长得漂亮像个姑娘!明白了吗!”

    “嘶谢谢我也觉得我自己挺漂亮的。”路德维希弯腰捂着肚子,侧着头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西奥多爆发出一阵大笑,差点从扶手上摔下去,而布雷斯缩在沙发里用一本杂志盖住脸,但抽搐的身子暴露了他此时笑得有多剧烈。两个大块头站在德拉科背后憋笑抿得嘴唇发白,连德拉科也没绷住,忍不住笑弯了腰。

    “嘿!别笑!有什么不对吗?”看着伙伴们笑得喘不过气,最后连路德维希也没忍住笑了起来。

    “诶哦!别自己也笑得像个傻瓜!你这个没有智商的打人柳!”德拉科终于直起腰,“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要像个姑娘一样梳这种头发。克拉布家主形容你是个看上去非常干练又有风度的少年继承人,你现在让我觉得你是个长发飞舞的西非大猩猩。”德拉科看了一眼身后拿着魔杖尽职地提防着失去准头的魔咒飞过来的文森特克拉布。

    “别这样,德拉科,路德维希比大猩猩漂亮多了!”西奥多揉着下肋笑着调侃道。

    “这半年留的,”路德维希倒是毫不介意地甩了甩自己长长的马尾,露出一个幸福的傻笑,“我的花儿认为长发能衬得我更加潇洒!说起来,马尔福先生不也是长发吗?德拉科你觉得你父亲像个姑娘?”德拉科一瞬间噎住了。

    “他没有扎马尾辫!”斯莱特林三年级首席恼羞成怒地狡辩道。

    男孩子们又在沙发上笑成了一团。

    十点半之后,休息室里斗殴的新生少了之后,空空荡荡零散的都是准备在午夜前挑战首席的其他年级学生。

    “嗨,男孩子们,我看你们一个晚上都在笑,你们聊了些什么?”潘西走了过来,路德维希给她让了个位置,她就紧挨着德拉科坐了下来。

    “换个话题,潘西,”布雷斯强忍着笑意说道,但嘴角仍然忍不住勾起,他旁边西奥多已经嗤嗤地笑起来了,“不然明天首席周围的位置都得空着,我们都会死于非命。德拉科今晚快被我们逼疯了。”

    “现在没什么人,布雷斯,路德维希,你们不该来展示一下吗?”德拉科翻了个白眼。

    路德维希起身,朝布雷斯鞠了一躬:“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挑战你,三年级次席,布雷斯扎比尼先生。”

    “哦,乐意至极,亲爱的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先生。”布雷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稍等一下,”路德维希突然转向德拉科,“我再确认一下,德拉科你真的不喜欢男人?”

    “不!喜!欢!”德拉科咬牙切齿地吐出了几个字,“你可以放心滚了,斯古雷特先生。”潘西咯咯地笑了起来。

    来到休息室的中央,两人手持魔杖相对而立,布雷斯笑了笑:“手下留情,给我点面子哟,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偏了偏头,微笑道:“放轻松,这只是一场友谊赛。”

    布雷斯耸了耸肩,几乎毫无先兆地猛地一挥魔杖,一道魔咒直直射向路德维希“门牙赛大棒!”

    “天呐,布雷斯这个白痴。”潘西无奈地扶着额头。

    路德维希轻松地偏头闪过,连脚步都没挪一下,迅速回了一个魔咒“塔郎泰拉舞!”

    “是两个白痴。”德拉科补充道。

    于是第一个魔咒奠定了这场对决的主基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魔咒都是一年级新生都会的恶作剧咒语,如咧嘴呼啦啦之类的,他们甚至几乎没用到缴械咒。

    毕竟是三年级里和首席德拉科不堪上下的扎比尼家的小子对战德姆斯特朗的转学生,几个高年级的首席次席也饶有兴趣地踱着步子来到了战圈外围观看。一击一躲,一击一防之中,双方都是堪堪躲过对方的攻击。虽然只是些小咒语,魔咒纷飞看上去惊险无比,更让一年级新生中那些凭借运气并非准度留到最后的“精英”们张大了嘴,赞叹不已。

    事实上,布雷斯却发现自己跟对手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路德维希对魔咒精准的控制远在他之上,发射的位置是故意能让他刚好躲开的地方,而他像是料到了自己魔咒的角度,精巧地躲过。对战之中看似险象环生,实则只有对战双方和外围一些真正注意观战而又有实力的人才看出其中只是单方面的压制,就像此时六年级首席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路德维希,七年级首席在他一记精准地擦着布雷斯肩膀恰好飞进两个二年级学生之间空地上的石化咒时,忍不住微笑点头。

    侧身躲过一记多毛咒,路德维希注意到几乎整个公共休息室的人都围了过来,而对面的布雷斯已经开始有些小喘气了是时候结束这场战斗了,用平和的方法。

    “火烤**辣”布雷斯弯腰躲过了这个咒语,身后却响起一个新生的惊呼,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

    正是这个间隙

    “漫花飞舞。”路德维希的魔杖里喷出一股鲜红的花瓣雨,紧接着一声“万弹齐发!”

    布雷斯几乎来不及反应,那花瓣就如锋利的刀片朝他刮卷过来。

    就在那花瓣飞至他眼前的时候“魔咒消。”路德维希轻轻挥了挥魔杖,用了一个咒立停,花瓣一瞬间失去了指向,纷纷飘落在布雷斯身上和休息室墨绿的地毯上。

    “呼”布雷斯跌坐在地板上,长吁了一口气。

    “决斗时不该分心,”路德维希笑着伸手把他拽了起来,“绅士扎比尼先生。”刚刚那个飞向人群的咒语被四年级首席的盾咒挡住了。

    布雷斯起身拍掉了身上的花瓣,朝路德维希感激一笑,事实上一方面路德维希在隐藏实力,另一方面也是给足了他面子。

    “兰花盛开。”布雷斯从魔杖顶端摘下了一束花,送给了那个一脸内疚的一年级女生,“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分心了,亲爱的姑娘。”在场大部分人都为坏小子扎比尼失去次席位置而感到惋惜,也为新来的德国男孩险胜而表示祝贺。五年级的女首席发出了一声赞扬般的叹息,朝路德维希抛了个媚眼,路德维希朝她礼貌地笑了笑。

    西奥多第一个带头鼓掌,潘西笑嘻嘻地上去吊着布雷斯的胳膊伸手帮他摘掉头上的花瓣。此时,路德维希走向了壁炉边沙发上的德拉科,一瞬间议论纷纷正准备散去的人群安静了他要挑战三年级的首席?

    不只是围观的人群这么想,就连德拉科也在路德维希面带自信微笑朝他走来的一瞬间,下意识地想要去抓魔杖。

    他有这个实力,德拉科想。

    布雷斯和德拉科的实力差不多,甚至在刚开始的时候在德拉科之上,他愿意屈居次席的一方面是马尔福家族势力更强的缘故,一方面也是他自己比较低调。

    但是对于路德维希,德拉科为一瞬间生出的危机感而有些恐慌,他看得出来,这个德国男孩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

    然后出乎了众人的预料,路德维希一屁股坐在了潘西刚刚呆着的位置上,伸手勾过了德拉科的脖子“哦耶!德拉科是我的啦!哈哈哈!”

    众目睽睽之下,三年级首席抬手给了新上位的次席一拳,休息室又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