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十二、怪兽与事故
    ()    前一天下过雨,草地上还带着水汽,地上的泥土松松软软,鼻腔里是淡淡的清香。

    沿着下坡路前往禁林边猎场看守的小屋,路德维希一路都踩着轻快的节奏,怀里抱着那本毛茸茸的《妖怪们的妖怪书》。德拉科悄悄看了他一眼,路德维希依旧是大敞着领口,领带胡乱地挂在脖子上,动作永远是那么随性,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古老家族出身的少爷。

    以前,德拉科总是不喜欢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他是年级首席,他是马尔福家的继承人,他理应当站在所有人的前面。比起西奥多和布雷斯,他更喜欢让高尔和克拉布两个大块头时刻跟在自己身后。

    但此时,路德维希在身旁蹦蹦跳跳,身后传来西奥多和布雷斯就塔特希尔龙卷风队暑期联赛的表现而斗嘴的声音,德拉科感觉到无比的放松和惬意。

    “那哪里是特兰西瓦尼亚假动作!他是真的准备揍上去!我就说施乐真的不适合当个找球手!替补的瓦加兰都比他强!”西奥多对球队的新找球手十分不满意,但布雷斯却认为只是没过磨合期。

    “我没记错施乐以前也曾近为法尔茅斯猎鹰队效力过吧,德拉科?”布雷斯问道,德拉科却像是在走神一样,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道:“哦,其实我也不怎么看好他,他在猎鹰队只是个替补,飞矛杯那次还把神箭队队长的鼻子撞歪了,虽然没算他犯规。”

    恰巧路德维希回头望了一眼,布雷斯看向他。然而德国少年只是耸耸肩:“不了解,英国球队我只认识普德米尔联队。”布雷斯泄气了。

    “路德维希,你打什么位置?”德拉科忽然问了一句,他现在才忽然想起来,他居然还不知道路德维希在德姆斯特朗打的是魁地奇哪个位置。虽然单是特别了解魁地奇、能够对各种战术侃侃而谈,并不能代表这个人就能打好球赛,可德拉科就是莫名地笃定,路德维希有着相当不错的魁地奇水平。

    “我只是个替补哟。”路德维希嘿嘿一笑,“‘鲨鱼小子’,德姆斯特朗最具潜力的球队,去年登顶了学院杯冠军。只是很可惜,决赛没我的份儿。”因为他已经被开除了,“我们的找球手是威克多尔克鲁姆,就是保加利亚国家队那个史上最年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可能!”德拉科愣了一下,脱口而出的是否定。但随即却又觉得也并非不可能,路德维希在德姆斯特朗二年级也才读了一半。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路德维希把问题给绕过去了他并没有回答具体是哪个位置的替补。

    “他真的是替补。”身后布雷斯突然插嘴道,嘴角扬起坏坏的笑,“不过是万能替补,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顶替任何队员。校内循环赛还担任过解说。”

    “天啊,扬克那混蛋怎么什么都跟你说。”路德维希回头瞪了布雷斯一眼,这可不是第一次拆台掀他底牌了,“他怎么没告诉你他去年校内赛借了我的光轮2000然后被一个游走球揍趴在球门上折了我的扫帚还让我骑着准备拆的光轮1700去替补他?”路德维希的语气有些愤愤,一句话下来几乎没有停顿,就连德拉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行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小屋门口。

    “你们怎么都不知道等等我?”潘西追了上来,气呼呼地将手里沉重的书扔进布雷斯手里,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奇怪地问道,“布雷斯你不是没选神奇动物保护课吗?”

    布雷斯把书随手推给西奥多,摊了摊手:“空气不错,正好出来走走,达芙妮呢?我记得她也没选。”

    “刚陪她妹妹一起去温室,现在应该去猫头鹰棚路上。”

    “噢!可爱的小阿斯托利亚!早知道我就该等达芙妮一起离开大厅!”布雷斯感叹道,潘西很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你可以滚了,扎比尼先生。”

    事实上,布雷斯也并没有留多久,因为越来越多的学生来到了小屋门前,而鲁伯海格带着他那条叫做牙牙的猎犬正从小屋里出来。

    挥手告别准备去黑湖边散散步的布雷斯,正巧看见哈利波特跟他的两个好友从斜坡上下来,但看上去格兰杰和韦斯莱两人之间依旧僵持着。

    虽然神奇动物保护课是一门选修课,但因为选这门课的学生不少,所以依旧只有两个学院一起上,很不幸,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

    “来吧,快点快点!”海格教授朝同学们招手,看上去特别高兴,“今天可有好东西款待你们!马上就要上精彩的一课!大家都到了吗?好,跟我来!”德拉科撇了撇嘴,眉毛锁在一起。

    走了大约五分钟,在海格教授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片围场似的地方。

    “大家都到这道篱笆边上来!”海格教授高声说道,格兰芬多的学生都往前凑,而德拉科却挥挥手示意选了这门课的斯莱特林学生们都站得稍后,“对,这样!站到你看得见的地方!现在,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书本”

    “怎么打开?”德拉科拖长的声音冷冰冰的,灰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屑甚至是厌恶。

    “嗯?”海格有些茫然。

    “我们怎么打开书本呀?”德拉科哼了一声,又说了一遍。他手里的《妖怪们的妖怪书》被一根绳子紧紧绑住。其他同学也把这本书拿出来,不管是格兰芬多的学生还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他们都书捆好了,用皮带或者绳子,还有用大夹子甚至把它用两本厚重的书固定在书包里的。

    “没、没有人能够打开这本书吗?”海格说道,看上去有些沮丧。

    见此景,德拉科嘴角反而浮起了一点点的笑意,而就在这时,路德维希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摸摸它的书脊。”

    “什么?”德拉科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样,摸一下。”路德维希用他手上的妖怪书做了个示范,像是抚摸一只猫一样,顺着它的书脊捋了下来,书本颤抖了一下,马上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乖乖地翻到了他想要翻到的那一页,就像它真的只是一本再正常不过的书一样。

    “你最好脑袋里同时想着页数,这样更快。”小声地告诉德拉科诀窍,在海格教授注意到他之前,路德维希又把手里的妖怪书合上了。然而,周围的同学可都看见了,潘西更是忍不住问道:“路德维希你刚刚怎么做到的?”

    好吧,这下海格教授也注意到了,毕竟路德维希手里的怪物书没有捆扎起来,还能静悄悄地躺在他手里。

    “哦!路德维希!”海格看上去很高兴,“可以告诉大家你是怎么做到的吗?嗯,我可以给你加加分什么的,我现在有这个权利。”

    “呃、好吧,教授。”路德维希松了松肩,用力甩了两下手里的书。被激怒的妖怪书又开始张着它的大嘴想要咬人了。而这次,路德维希路德维希换了一种方式,他用左臂钳制住怪物书,右手像是给宠物挠背脊一样,挠了挠了那毛茸茸的书脊。

    “喔!太棒了!就是这样!挠挠它!”海格教授看上去十分激动,“我要给你加分!等等,你是,哦!斯莱特林加五分!为路德维希第一个打开了课本!”

    罗恩发出了响亮的嗤声,他到不是在嗤路德维希,他只是觉得海格一口气给斯莱特林加太多分了,旁边的赫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哈利虽然不希望斯莱特林加分,但海格看上去十分开心,他也就认认真真地跟其他同学们一起鼓掌,并朝着路德维希露出友好一笑,毕竟谁都打不开那本咬人书不是吗?

    这是海格作为教授的第一节课,哈利他们都希望他能上好第一节课,这样他以后上课就会更有信心了。

    但是,很明显,德拉科马尔福一点都不希望这个粗人成为自己的教授之一。

    “路德维希斯古雷特,你给我安分一点。”德拉科看上去并不高兴,而他根本没打算翻开他的书。

    “五分啊!德拉科,这一个问题比麦格教授一节课都值钱。”路德维希笑着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但对方轻哼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现在你们都打开书的第四十九页,我去把今天的神奇动物带过来!”海格教授说着,黑色的小眼睛看上去亮晶晶的,“你们会喜欢它的!”他转身进了林子,学生们都看不见他了。

    “梅林啊!邓布利多怎么会同意让这种蠢人来教这门课。”德拉科脸上满是讥讽,声音不算大但是所有的同学都听清楚了,“我父亲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哈利忍不住喊道:“闭嘴,马尔福!”

    “哦”德拉科脸上的讥讽更深了几分,侧脸示意身后的高尔和克拉布,两个大块头会意地跟上来站在他的身后,眼神扫过一旁的路德维希。然而德国男孩却朝后倾了倾身子,用没抱课本的那只手在嘴上比划了两下,然后低下头做了个默哀的动作,大概是在说他要低调。

    德拉科心里的火又向上蹿了一截,哼了一声,迈步走到哈利波特的面前,借着半个头的身高优势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眼前瘦小但眼里满是坚定与怒火的男孩。

    突然,德拉科惊恐地指着哈利波特的身后,怪叫道:“哦看呀摄魂怪!”不只是哈利,旁边的同学们都被吓了一跳,迅速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科大声地笑着退了回来,带着几个斯莱特林伙伴一起带上兜帽然后装成摄魂怪的模样朝哈利波特做各种难看的鬼脸。

    而路德维希已经悄没声地退到了正在嘻嘻笑着的潘西旁边。

    德拉科与哈利波特针锋相对,这点早在霍格沃茨特快上路德维希就知道了,但他不打算掺和进去。如果路德维希希望自己导师有一天能从那个自我囚禁的狭小牢房里走出来,他觉得从邓布利多校长这边入手会是个很好的选择。那个词花儿是怎么说的?对,“心中的白月光”嘛。所以,首先他不能跟哈利波特关系太差。

    这时,一个格兰芬多女孩突然指着围场对面尖叫起来:“哦哦哦看!”

    海格教授牵着一头奇怪怪兽朝他们走来,它有着马的后半身和鹰的前半身,那锋利的前爪足足有半英尺长。

    “鹰头马身有翼兽!”海格快乐地吼道,向他们舞动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摇晃着链子,把这头怪兽带到了篱笆前,大家都退后了一些。“来跟巴克比克打个招呼!它可漂亮了,是不是?”

    德拉科此时已经收起了刚才得意的笑容,扫了一眼那个怪物,重重哼了一声,朝文森特和格雷戈里打了个眼色,走回来拽着路德维希站到了这两个石柱般的“屏障”后面,瞪着。

    路德维希滑稽地举起一只手投降,然后指了指德拉科:“绿的。”再指了指哈利波特的方向,“红的。”一摊手,“‘当红与绿的产生纷争的时候会有危险’,我得听我的花儿对我的开学告诫。”

    “这就是你说的‘从不相信占卜’?”德拉科揪着路德维希本来就不平整的衣领。所有人都该服从他,可他唯独拿路德维希没办法。

    “我当然不相信占卜,”路德维希一脸无辜,“但我得听我未婚妻的话呀,德拉科。”

    “你这个没脑子的西非大猩猩!”

    旁边的潘西嘻嘻笑着过来打圆场,一边拉住了德拉科的手臂:“路德维希可比猩猩漂亮多了,谁不想要这样听话的男朋友。”站在女孩的角度来看,潘西可以说是非常羡慕路德维希的未婚妻了。

    “嘛,”路德维希露出了一个帅气的傻笑,再一摊手,“等你有未婚妻就会明白了,德拉科。”

    猛地被这句话一噎,德拉科甩开潘西的手,抄起手里还没解封的妖怪书对着路德维希的脑袋就砸过去:“你就是个热恋期的白痴!”然后气冲冲地走到一边去了。什么德国少年天才,那就是个满脑子粉红泡沫的大傻瓜!喜欢看洛哈特的作品,他连洛哈特那个大傻瓜都不如。洛哈特能让女孩迷得昏头转向,他能被女孩迷得昏头转向。超级大傻瓜!

    “了不起!”西奥多溜过来,凑到路德维希面前调侃着,“除了疤头,我还没见过谁能把他气成那样。你不会是格兰芬多派过来的卧底吧?”他嬉笑道。

    “哼,我本来该是个赫奇帕奇!”路德维希故意气哼哼的样子,西奥多笑得更大声了。

    路德维希才不担心真正激怒他的室友呢,他知道德拉科的脾气来得快又消得快,稍微有点记仇,但只要在下次翻旧账之前弥补回去就是了。德拉科的脾气可比又记仇又易怒的格瑞斯好多了。

    这时,海格教授问道:“谁第一个来?”

    作为回答,体学生都往后退着,就连一直在努力捧场的哈利、罗恩和赫敏也觉得害怕。那怪兽正在愤怒地摇晃脑袋,展开强大有力的双翼,它似乎不乐意受到束缚。

    “没有人吗?”海格问,露出请求的神色。

    哈利看见路德维希原本是举起手了,但被西奥多诺特给拽回下去了。那个消瘦的斯莱特林男孩把一脸不解的转校生向后拉扯了几步,凑到耳朵边不知道在说啥。

    十有**是海格的坏话。

    “我来。”哈利说,总得有人站出来。

    他身后有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拉文德和帕瓦蒂都低声道:“哦,不,哈利,想想你的茶叶!”

    哈利不理她们,他爬过那道围场的栏杆。

    “好样的,哈利!”海格叫道,围场那边的体学生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赫敏紧张地拽住了罗恩的袍子,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恶意地眯起来。

    在哈利鞠躬的时候,巴克比克看上去依旧十分愤怒,激动地呼扇这它巨大的翅膀。德拉科笑了出声,文森特和格雷戈里也附和着“嘿嘿”笑。

    “后退,哈利!后退!”海格挥着手臂示意哈利赶紧离开,但出乎意料地,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只是用爪子刨了刨地面,然后突然弯下它有鳞的前膝,身子往下沉,明显不过地是在鞠躬。

    格兰芬多的同学们都兴奋地鼓起来掌,海格教授紧张地搓了搓手,看上去十分高兴地给哈利加了分,随后又抱起哈利,让他试试骑一骑这头强壮的大怪兽。

    德拉科看上去失望透了,他还以为这个看上去攻击力十分强大的怪兽会给疤头一爪子。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德拉科哼了一声,偏头看一眼路德维希。在鹰头马身有翼兽腾空的那一刻,后者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打呼哨或者欢呼,这让他心情好了不少,虽然他直觉路德维希做得出来给格兰芬多喝彩的事情。但此时这个好动的德国男孩正在跟西奥多低着头嘀嘀咕咕些什么。

    海格是第一次上课,没有经验。他没有趁着这个时间讲解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知识点,只是带着大家在原地等着。足足五分钟,巴克比克飞过了霍格沃茨城堡还在黑湖上盘旋了好几圈,这才载着哈利回到了围场。

    “干的漂亮!哈利!”在欢呼声中,怪兽落在了围场中央,蹄子下扬起了尘土。

    “太棒了,哈利!太棒了,巴克比克!”海格把他抱了下来,忍不住把他拉到一边,有些紧张地低声问,“我的课怎么样?”

    “非常棒,教授!”哈利笑着回答,似乎还沉浸在刚才腾空的快感中。

    “这很容易,”就在哈利和海格讲话的时候,德拉科推开了挡在他前面的两个同学,一脸讥讽地越过了围栏朝着巴克比克走过去,“要是波特能做到的话,我知道那一定特别容易。”

    “德拉科?”潘西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变调。

    正在给西奥多展示他的蒙古靴刀的路德维希这才抬起头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

    “我打赌你一点也不危险。是不是?”德拉科一脸讥讽地对那头怪兽说,“你不危险吧,你这头丑陋的大畜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拥堵在胸口,他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不!德拉科!”路德维希把手里的靴刀迅速回鞘,扔给西奥多,“你才是个大白痴!”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翻过了栏杆,同时抽出了他的魔杖。

    但是,还是迟了一步,巴克比克已经扇着翅膀腾起了前爪。

    银灰色的巨爪落下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带着金属的光泽。德拉科的脸上终于现出了恐慌,然而这时候的害怕太晚了。他抬起纤细的右臂想要阻挡,霎时间,铁爪划开了皮肉,鲜血喷涌而出。学生们都尖叫着远离围场躲开。

    “塔耳塔罗斯之链”

    一瞬间,数十条漆黑的锁链从地面钻了上来,紧紧地缠绕着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四肢与翅膀。

    怪兽鸣叫着,挣扎着想要冲开束缚。路德维希已经冲过去,迅速拦腰抱起德拉科就往回跑去。

    “庆幸你不是个姑娘吧!”危机时刻路德维希竟还能从牙缝里挤出这种玩笑话,他可不抱除了未婚妻以外的女孩。

    海格终于反应过来,在黑链消失之前,用手上的皮套与铁链去拴住巴克比克的脖子。

    “我要死了!”路德维希把他放在院场外围时,德拉科呻吟道,“我要死了,它要杀了我!”血液已经快速地浸湿了他的袍子,甚至流到了草地上。

    “忍着点。”路德维希撕开了德拉科的袖子,露出血淋淋的伤口,鲜血还在不住地往外涌,被掀开的皮肉显得十分狰狞,从深度上来看,十有**还伤到了骨头。近旁的学生们都惊慌地散开。

    示意附近唯一没被吓退的西奥多过来帮忙按住德拉科因为疼痛而颤抖的手臂,路德维希用魔杖指着那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口中念起了一段音节古怪的咒语,一道黑紫色的光逐渐笼罩在杖头,肉眼可见的,血渐渐止住了。紧接着,路德维希从腰上的袋子里扯出了一大块纱布和两卷绷带,熟练且快速地将伤口包裹起来。

    德拉科面色依旧惨白,额角满是汗珠,嘴里嘟嘟囔囔地咒骂着。

    “海格教授,可以麻烦您送他到校医院吗?”路德维希转头对着一脸担忧和自责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问道。

    “不要碰我!”德拉科咬着牙,挥着左手拒绝海格伸向他的手,疼痛让他的嘴唇发白,眼神发直。

    “听着,德拉科,我抱着你根本爬不上那个坡!”路德维希扳着德拉科的肩膀,更何况他根本不想抱,“你现在必须赶紧去见校医!”

    德拉科妥协了,海格教授轻而易举地抱起了这个纤细的男孩,就像抱着个布娃娃。

    “西奥多,带所有斯莱特林回城堡,我跟德拉科去校医院。”以斯莱特林次席身份向四席下达命令后,路德维希转身朝海格教授的背影追去。文森特原想追上去,但最终还是作罢,担忧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们应该开除海格!”潘西眼里都是泪水,缩在一棵树旁,看上去被吓坏了。

    “那是马尔福的错!”格兰芬多的迪安托马斯愤愤地喊道,格雷戈里愤怒地掰响着手指,朝他走过去。

    “安静!”西奥多喊道,“体斯莱特林列队!课程已经结束,返回公共休息室!”然后看了一眼路德维希离去的方向,眼里多少有些担忧。

    有几个激进的男孩还在嚷嚷着,但在西奥多的带领下斯莱特林们还是安静而迅速地排成了队伍,往城堡方向去。

    “他不会有事的,潘西,别担心。”西奥多只能这样安慰着,“路德维希已经给他做了治疗不是吗?”悄悄用袍子一角擦去手上不小心沾上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