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十三、梦魇的祝福
    ()    “梅林啊!这孩子是怎么了?”海格几乎是撞开校医院的大门闯进去的,庞弗雷夫人看见他怀里那个面无血色的男孩,赶紧挥挥魔杖让一直哼哼唧唧的德拉科平躺在最近的一张床上。

    “是、是巴克比克。”海格结结巴巴地回答,没说到重点。

    “他被鹰头马身有翼兽攻击了,夫人。被前爪割裂了手臂。”紧追在后的路德维希说道,看着庞弗雷夫人迅速熟练地拆去绷带检查伤口,“我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但是没做愈合处理,看上去似乎伤到了骨头,我不敢肯定。”

    鲜红的伤口外翻着,又深又长,庞弗雷夫人掀开纱布的时候,德拉科甚至疼得忍不住喊了出来。

    “处理得很及时。”庞弗雷夫人快速检查着伤口,微微点了点头,确实伤及了骨头,“一个‘祝福’,‘梦魇的祝福’。”她肯定道,转而深深地看了路德维希一眼,“请你在外面稍等一下。”她认出了这是那个德姆斯特朗来的转校生。

    说着,她拉上了遮帘。

    看这位治疗师夫人的反应,路德维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到,“梦魇的祝福”是被算在代价类魔法里的治疗术。而所谓代价类魔法,就是需要施术者支付或者献祭一定代价来达成目的的魔法,其中很多由于代价十分残忍,被认为是邪恶的魔法,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所指的“黑魔法”。

    但这怎么说也是个“祝福”,应该不算是“黑魔法”吧......大概?路德维希不确定地想,少有地有些心虚。

    他摸了摸鼻子,拽了拽一旁不知所措几乎连话也不会说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的袖口:“海格教授,我们到外面等着比较好。”话音未落,屏风后面就传来德拉科带着哭腔的叫喊,海格浑身一抖,浑浑噩噩地跟在路德维希后面出了校医院。

    这是海格教师生涯的第一堂课,他整整一个夏天都在不断地琢磨着该怎样去做。高兴又忐忑地盼望着,他害怕会失败,却又期待被认可。神奇动物保护课是他曾经最爱的一门课,而即使是在被霍格沃茨开除以前,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这门课的教授,从未奢望过。

    可这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他吸了吸鼻子,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咕哝似的哽咽,僵硬地站在走廊正中央,显得不知所措。

    没一会儿,斯莱特林的院长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头,快步地朝这边走来,黑色袍子在身后翻滚,远远地都能感受到他的低气压。

    校医院当然是不可能缺少药物储备,但他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还是拎上了药箱。此时并没有看门外的海格一眼,倒是视线扫过了路德维希,但在学生问好前,他已经推门进去了。

    这时候,走廊那头才出现一路小跑着但也没能追上院长的布雷斯扎比尼和文森特克拉布。

    “我和达芙妮在楼梯口碰上的呼西奥多带其他同学回休息室呼文森特先派小精灵去通知马尔福先生了,我就和潘西她们去找了院长呼”布雷斯看上去还没喘过来气,满头大汗,稍长的头发一缕一缕贴在额前,“潘西要来但她状态不太好达芙妮留下陪她回休息室呼德拉科现在怎样了?”路德维希掏出手帕想要递给他,却发现上面不知何时竟然沾上了血迹,只好又收回去了。

    “抱歉,大概是抱着德拉科的时候沾上了。”路德维希说着,布雷斯摆摆手,用袖子抹了一把汗,但路德维希注意到他们俩看见血迹时的神情,决定还是等一会儿再检查自己口袋是不是已经被血渗透了,“别担心,那位治疗师夫人正在给他治疗,他只是有点失血过多,不是什么大问题。”忠心的小克拉布绞着手指,依旧一脸担忧,没有说话。

    事实上,庞弗雷夫人的医疗技术非常好,没一会儿,她就打开了门:“斯古雷特先生,请你过来一下。”她的表情十分严肃,让文森特和布雷斯都有点不安,以为德拉科伤得很严重,但路德维希却知道这是冲他来的。

    路德维希看了布雷斯一眼,道:“可以稍等一下吗,夫人?我想请我的同学帮忙请个假。”庞弗雷夫人点点头,转身又进去了。

    “古代魔文你不去上了?”布雷斯有些惊讶地问。

    “我本来就申请了自修,就差一个考核。”路德维希耸了耸肩膀,瞥了一旁的海格一眼,确认这位教授应该没有心思听他们说话,压低了声音问,“教授们对黑魔法什么态度?不是伤害性的那种。”

    布雷斯的表情更加惊讶了:“你用了什么?呃,一般不是太大的,只要不闹到明面上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像荆棘丛生魔鬼蔓藤这些个恶咒,只是用用没什么,但是伤害到同学的话,被教授发现就是重罚了。

    “一个‘梦魇的祝福’。”路德维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别那么悲壮,磨蹭着还不想进医疗室。

    布雷斯是没听过这个咒语,即使是个祝福,配上“梦魇”这个词,就不像是什么好咒语。顿了顿,他才说道:“‘惹怒火龙也不要惹怒医疗师’。”这句俗语还有下半句,就是“前者疼一下,后者痛一生”。虽然现在巫师界已经有完备的医疗体系,也不存在医师的暗中报复什么的,但是对治疗师的尊重是永远不会变的,毕竟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出什么样魔法事故。

    “我当然知道。”路德维希抿了抿嘴角,他刚才已经从庞弗雷夫人脸上看出了愠色。可这不能怪他,“梦魇的祝福”的代价对于他而言几乎微不可查不算是代价,就是因为太过于习惯,随手就用出来了。而且这个咒语还是他从德姆斯特朗实战课的助教那里学来的,作为吟唱最短的祝福类咒语,在实战中的运用可比其他圣洁无害的祝福要广泛得多。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天生的预知感,能做到预判吟唱的巫师少之又少。

    深吸一口气,开学第一天就惹恼了霍格沃茨唯一的校医,路德维希一副准备就义的模样就要进入医疗室。但布雷斯轻轻拽住他的袖子。

    “德拉科非常讨厌海格。”他瞥了一眼旁边的海格,在路德维希耳边悄声说,“这个......这位教授很可能有部分魔法生物血统,有些太粗鲁,并不聪明。”他原想说粗人,但还是改口了。

    “我听西奥多说过了。”据说德拉科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海格教授的禁闭处分差点在禁林里遇险,里面或许有夸张的成分,但遇到危险应该是真的。不过,魔法生物血统这一点,路德维希不但不讨厌,相反还很感兴趣:“海格教授有至少一半‘遗族’的血脉,我可以肯定。”他低声对布雷斯说出自己的推测。而且他能看出来,虽然不是返祖是直系亲属的遗传,但海格教授的另一位血亲血脉里肯定也有一定巨人的血统。教授是一名混血巨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德姆斯特朗还有血族的教授。

    布雷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路德维希指的是巨人。在日耳曼传说中,巨人是最早出现的种族,被神族杀灭了始祖后,其遗民分散在了世界各地。但实际上的巨人并没有丝毫其传说中的先祖的勇武,他们天生愚钝且残忍,在现代巫师普遍的观念中,是低下的种族。

    居然是混血巨人诶!布雷斯想了想巨人的体型,一边想着跟潘西他们分享这个消息,一边又生出了新的疑惑,体型相差那么大的夫妻......究竟是怎么生出小孩来的?

    不过,路德维希可不好再继续磨蹭了。

    就在他推开校医院门的时候,差点跟黑着脸大步走出来的斯内普教授撞个正着。目送着院长离开后,路德维希探头进去,果然看见靠门边第一张病床上,半拉开的遮帘后面躺着的是德拉科。脸色很不好,右手打着绷带,但从他没有再呻吟着喊疼来看,应该恢复得还不错。路德维希朝他的室友挤了挤眼睛。

    然而,还没等路德维希跟德拉科说上什么,庞弗雷夫人就把他叫住了:“斯古雷特先生,请过来一下。”

    吐了吐舌头,路德维希乖乖地走了过去。布雷斯和文森特在他身后探头进来,然后凑到德拉科的病床边去了。

    “虽然那是一个治愈咒语,但那是黑魔法,斯古雷特先生。”庞弗雷夫人严肃地说。

    那只是一个需要代价的祝福而已,路德维希腹诽着,表面上乖乖巧巧地点头。

    “你应该明白黑魔法索要的代价是很大的,它甚至可能在你睡觉的时候要了你的命!”梦魇是贪婪的,在睡梦中偿还代价的时候若是失去了控制,施术者甚至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抱歉,夫人。别担心夫人,我知道代价是噩梦反馈。事实上我以前在德姆斯特朗的实战练习中经常用它。”路德维希斟酌着说着,努力让自己显得不像是个在狡辩的坏小子,“那只是手臂划伤,比我之前日常训练可要轻得多。”路德维希说完,朝一脸严肃得女巫露出灿烂一笑。

    然而回应他的是庞弗雷夫人更加严肃的脸。

    整整一刻钟,这位严肃认真的医疗师女士认真地给他讲了三个梦魇失控的例子,其中一个就是用“梦魇的祝福”治疗了四个伤者的巫师,结果当晚扭曲地死在了自己床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夫人。”路德维希赶紧说道,装出一副后怕的样子,“当时情况紧急,我也就想到了这一个咒语。围场离城堡太远了,而海格教授看上去又不会治疗咒语,同学们都吓坏了,所以我觉得我作为斯莱特林次席,总得负起责任吧?我不能确定德拉科的伤势,如果随便用速速愈合可能会使他的伤口更糟糕,所以这个是我当时最好的选择。”止血、控制伤口恶化以及减弱痛楚,同时不会强行活化已经受伤的肌肉组织,也不会把受伤的骨骼封闭在内,祝福咒语是最好的选择。而路德维希确实后悔了,他就不该节省那一点点时间,换成月光的祝福他现在也不用站在这里挨训。

    看着眼前笑得有些讨好的转学生,庞弗雷夫人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把路德维希留在她的办公室里,罚抄“我再也不随便使用‘梦魇的祝福’”一百遍。她没有说死不再允许路德维希使用那个咒语,毕竟在紧急的情况下,也不失为一种应急的手段。但是,她需要保证学生不是在无知的情况下滥用代价类咒语,毕竟,失控的代价永远是惨痛的。

    唉,早知道就不请假了,他现在宁可去上古代魔文课,路德维希只能认命地拿起羽毛笔,乖乖抄了起来。

    医疗室内,布雷斯和文森特原本是正准备问德拉科的情况,但德拉科却指使着他们俩把带有隔音效果的遮帘完拉开。三人谁也没说话,仔细地听庞弗雷夫人办公室里的动静。

    声音听得不真切,但多少听到了点消息。

    “梦魇的祝福,那是什么?”德拉科看向布雷斯。

    深色皮肤的男孩摇了摇头:“不清楚,但至少是个支付代价的咒语。”德拉科抿了抿嘴角。

    布雷斯确认德拉科没有问题后,就赶着回去上古代魔文课。留下文森特听德拉科的指示,去厨房找家养小精灵给马尔福先生送信。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小马尔福恶狠狠地说着。

    但在庞弗雷夫人出来的时候,他又躺回到枕头上,哼哼唧唧地抱着手臂。而在海格小心翼翼地进来询问的时候,他更是整个人瑟缩进了被子里,痛苦地呻吟着,仿佛命不久矣。吓得海格在离开的时候甚至不敢往回看,大胡子后面几乎惨白着一张脸。

    在第六次听见德拉科哼唧着喊疼的时候,庞弗雷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别装了,马尔福先生。你的伤快好了,最迟明天一早拆开绷带就能好了。”往自己办公室方向瞥了一眼,她好脾气地继续说道,“你最好别再哼哼唧唧了,今晚有个人比你更疼还不能用止痛药膏。”她知道德拉科的伤口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疼,一方面是用了止疼药膏,另一方面则是在愈合过程中,那个祝福还在持续生效。

    德拉科愣住了,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等路德维希把一百遍抄完,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他倒是想抄快一点,但是庞弗雷夫人给他的笔不一般,大概就是专门用来罚抄写的,只要握上去就会写得特别慢,还不得不写得特别工整。

    他花了将近十分钟,才用一个改了两个字符的疾驰咒配合冥想的思维加速才把抄写速度提上来,避免了晚上还被留下来禁闭。

    不过当他恭敬地把羽毛笔和抄写好的羊皮纸交还给庞弗雷夫人的时候,他觉得这位夫人应该早就把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了。但不管怎么说,她的目的达到了,路德维希现在满脑子都回荡着“我再也不随便使用梦魇的祝福”这句话,根本停不下来。

    惹怒火龙也不要惹怒医疗师。

    路德维希揉着太阳穴走出来,对上德拉科的视线,咧嘴笑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了?”德国男孩的语气依旧欢快,还凑过去作势要捏捏德拉科的手臂,被用左手拍开了。

    在路德维希看来德拉科那点伤根本算不上什么,甚至连躺在校医室里休养都不需要。不过他还记得西奥多和布雷斯说的话,德拉科讨厌海格教授,所以他最终也没有去揭穿眼前这个装作重伤的小少爷。

    还没闲聊几句,庞弗雷夫人就拿着一瓶药剂出来赶人了。

    “你应该知道无梦药水对它是无效的。这是提神剂,至少能让你明天上课精神好一些。”

    其实连提神剂都不需要,但路德维希还是乖巧地接过了药瓶,郑重地感谢了庞弗雷夫人的好意,然后逃也似的溜走了。

    德拉科看向了门口,在庞弗雷夫人给他重新挂上遮帘的时候,问道:“那是一个黑魔法,夫人?”

    “是的,‘梦魇的祝福’。它虽然是个黑魔法,但是祝福类的魔法总是无害的,不会和普通的医疗手段冲突,你康复得很好。”庞弗雷夫人倒是误会了德拉科语气里的担忧。

    “它的代价是什么?”德拉科追问道。

    “别担心,马尔福先生。”庞弗雷夫人把帘子挂好,掀起来一点,看着德拉科道,“代价是施术者承担,你朋友也清楚这点,他只是今晚会睡不好觉而已。”

    “那生死水为什么无效?”在帘子合拢之前,德拉科半支起身子有些急切地问道。

    “如果能生死水或者无梦药剂能抵消代价的话,那这也就不算是黑魔法了。”庞弗雷夫人叹了口气,放下了帘子。

    德拉科盯着雪白的遮帘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