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十六、魔药课
    ()    德拉科马尔福直到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魔药课上了一半的时候才出现在教室里。他一脸病恹恹地走进来,右臂包着绷带,还用一根悬带吊着。

    事实上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哈利想,他这是在假装自己是从某次可怕的战斗中生还的英雄。

    “怎么样了,德拉科?”潘西帕金森问道,“还是很痛吗?”

    “痛啊。”马尔福说,故意扮出一个勇敢的鬼脸。但哈利看见,在潘西的注意力回到坩埚上的时候,他对后排的克拉布和高尔眨眼。

    “坐好,坐好。”斯内普教授慢悠悠地说道。

    哈利和罗恩对视了一眼,如果是他们迟到了,斯内普教授绝对不会对他们说“坐好”的,他会狠狠地扣格兰芬多的分数然后关他们禁闭。但马尔福在魔药课上不管怎么样,却一直能够平安无事。大概是因为斯内普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不管什么情况他总是无条件偏袒自己学院的学生。

    “德拉科,这里!”第一排的路德维希回过头朝已经准备落座的德拉科挥舞着手臂,“院长同意了我们两个一个坩埚!”事实上真是哈利和罗恩误会斯内普教授了,因为上课前路德维希就专门去跟他们斯莱特林的院长打了招呼德拉科还在医务室作检查,可能会迟到,而且手臂受伤不方便处理魔药材料。

    其实德拉科并不算是迟到了太多,他只是没听到理论课的部分罢了,今天他们要制作一种新药剂缩身溶液,而这种简单的药水他早就把流程背得滚瓜烂熟了。

    “我听布雷斯说啦!你的魔药成绩超级好!快来快来!这样我就省事多了!”路德维希得了院长宛如蛇怪石化的一眼,莫名其妙被捎带上的布雷斯抖了抖,假装低头在书上看流程。

    德拉科淡淡地扫了一眼靠后排的罗恩韦斯莱和哈利波特,最终还是拎着他的坩埚朝着前排的路德维希走去了,他原本是打算借手受伤好好地使唤一下疤头和黄鼠狼,再顺便挖苦他们两句。

    此时,路德维希的坩埚已经架好了,材料已经码放好了,正准备切他的雏菊根,朝德拉科咧嘴一笑。德拉科回了他一声轻哼,也就放下背包,在他旁边坐下来了。

    “手怎么样了?”路德维希问,一边抓过一把雏菊根。

    “如你所见。”德拉科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他哼哼唧唧地闹了闹,庞弗雷夫人虽然不耐烦,但还是给他吊上了悬带。

    路德维希轻笑了一声,又低着头,继续用银质小刀快速地切着,动作熟练又精准,十分有节奏感。他抓放材料的动作看上去是那么的随性,可手下切出来的雏菊根长度误差却能准确到半毫米。银刃划过,无花果的外皮精准分离,一边切一边忍不住打起节拍的路德维希轻轻哼起了普鲁士荣耀进行曲。一旁的德拉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把量杯和缓和剂瓶子塞到他手里,扬着下巴命令道:“两盎司。”

    路德维希乖乖不唱了,接过量杯举到平视处对着光线小心地将液体倾倒出来。

    德拉科微微侧脸,视线扫过路德维希挽起来的袖子,落在了他光洁的右手臂上,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也只是抿了抿嘴角,什么也没问,接过了两盎司的缓和剂,低头准备熬制底剂。

    坩埚里的药剂逐渐变成了淡绿色,德拉科接过路德维希递过来的雏菊根和切碎称量好的毛虫,发出了一声满意的轻哼。环视四周,大部分的同学还在处理雏菊根或者在给无花果剥皮,作为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言传身教的教子,德拉科对他的魔药课新助手很是满意。不错,严谨的德国人,德拉科在心里这么评价着自己的新舍友,一边打开盖子,拿起了装着水蛭汁的瓶子

    “等等!德拉科!”路德维希猛地拽住德拉科的左手腕,“你不能这么倒!书上写着的是少许水蛭汁!”

    “那你一般加多少?”德拉科挑了挑眉毛。

    “一般书上写‘少许’我会加三量勺或者六滴。”路德维希想要拿下德拉科手里装着水蛭汁的水晶瓶,但德拉科嗤笑了一声用胳膊肘撞开了他的手:“闭嘴吧,斯古雷特先生。这个没有定量的,该加多少我心里清楚。”

    “可是”

    “闭嘴!斯古雷特先生!我的魔药成绩是级第一!”德拉科暴躁地回道,声音大得整个教室都听见了。哈利注意到斯内普只是挑了挑眉毛,却给前排小声笑了一下的西莫和迪安扣了两分。

    路德维希不说话了,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德拉科正在缓缓往坩埚里倒着水蛭汁的左手,德拉科并不为所动,认真地注视着坩埚里的情况。就在某一滴液体落进坩埚里的时候,液面产生了一个非常微小几乎被水泡破裂所掩盖过去的颤动,德拉科马上停手,放下水晶瓶,把锅内液体逆时针搅动了两圈半。

    抬头,德拉科就冲着路德维希翻了一个很不优雅的白眼,压低了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我教父是英国最年轻的魔药大师,我从五岁就开始学习魔药配方,你呢?”

    我导师是曾经统治德国且几乎横扫了欧洲巫师界的圣王,我七岁不到就把普通巫师等级考试的理论知识学完了,路德维希撇了撇嘴,在心里干巴巴地反驳道。

    就在这时,路德维希斜后方的纳威隆巴顿遇到了麻烦。在魔药课上,这个圆圆脸的格兰芬多男孩总是会被弄得精神崩溃,魔药是他学得最不好的课程,而且,由于他十分害怕斯内普教授,事情就十倍地糟。他原本也并不想坐得这么靠前的,可是唯一愿意在这门课上帮他的赫敏格兰杰偏偏坐在了第一排路德维希斯古雷特的后面,他也只好畏畏缩缩地提着坩埚坐到了赫敏旁边。他的药剂本来应该是一种亮绿色的酸性物质,此时却变成

    “橘色的,隆巴顿。”斯内普教授说道,用勺子舀了一点出来,再让它溅回坩埚里,以便大家都能看见,“橘色的。告诉我,孩子,有什么东西渗透到你的这个厚厚的头盖骨里去了吗?你没有听见我说,很清楚地说,只需要一滴耗子的胆汁吗?难道我没有明白地说,加入少许水蛭的汁液就够了吗?我要怎么讲你才能明白呢,隆巴顿?”

    纳威的脸成了粉红色,人在发抖,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先生,”赫敏忍不住插嘴道,“如果您允许,我帮他改过来行吗?”

    “我可没有请你炫耀自己,格兰杰小姐。”斯内普教授冷冰冰地说,于是赫敏的脸和纳威一样地红了。“隆巴顿,今天下课以前,我们要给你的蟾蜍喂几滴这种药剂,看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这样做会激励你好好地制作这种药剂。”

    斯内普教授走开了,剩下纳威在那里吓得六神无主:“帮帮我!”他对赫敏呻吟道。

    赫敏趁着教授去看拉文德坩埚的时候搅了搅纳威的坩埚,发现耗子胆汁和水蛭汁加得还不是一般多,她不仅需要帮纳威稀释还要加更多的别的材料进行逆调配。这时,前排的路德维希回头看了看纳威的坩埚,皱了皱眉,伸手从纳威桌上抓了三个无花果和一把雏菊根。

    等赫敏刚把稀释剂混合好找机会倒进纳威的坩埚时,一银碟切放整齐称量好的雏菊根和无花果就放在了她的面前。赫敏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路德维希狡黠的笑容。前排斯莱特林男孩眨了眨眼:“最好再加两克毛虫内脏,逆时针三十圈,我这边不方便帮他调,不过可以帮忙切一下材料。”他旁边的德拉科发出一声响亮的嗤笑,竟然也默许了路德维希帮助格兰芬多吊车尾的行为。

    赫敏格兰杰放下了手中正准备剥皮的无花果,微微有些脸红地接过了材料,一边小声道谢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正在后排检查罗恩坩埚的教授。她此时非常不好意思,因为上课前听到路德维希对布雷斯扎比尼说自己在魔药课上没什么天赋时,还自以为这个德国男孩的魔药学是弱项。专门坐到他的后面,一方面是想离所谓的天才近一些,一方面也是想把前面跟他一起上的几节课特别是变形课的脸面挽回来。可事实上,路德维希只看了纳威坩埚里的药剂一眼,就准确做出了逆调配材料用量的预估,这一点也证明了他的魔药成绩绝对不差。

    “你稀释的时候多加了两滴松油,格兰杰,没有人告诉你稀释时剂量的偏差会比调配时更影响成果吗?”德拉科回头撇了一眼坩埚杀手隆巴顿的药剂,轻蔑地冷笑道,赫敏的脸涨得通红。

    斯内普教授注意到了前排的动静,顺着过道朝前走去,他身后的罗恩恶狠狠地朝德拉科马尔福金灿灿的后脑勺比划着粗鲁的动作,他刚刚被斯内普讽刺“浪费太多时间在切东西上坩埚快要烧化了都不知道”,现在心情正差着呢。

    斯内普教授扫了一眼安安分分地盯着自己坩埚的赫敏,视线又在纳威正忙不迭往坩埚里扔无花果的手上停留了一下,走到了第一排前面,用勺子舀起了路德维希和德拉科的药剂,嗅了嗅,满意地点了点头:“最先完成调配阶段,为斯莱特林的马尔福和斯古雷特各加三分。”

    “这不公平!他们有两个人!”罗恩重重地把银质小刀拍在桌上,恶狠狠地瞪着教室前排,当然,比他发出更大抗议声音的迪安被斯内普扣了一分。

    趁着斯内普教授往教室后面走,路德维希转过身在教授背后朝着罗恩的方向做鬼脸,一手搭着德拉科的肩膀,一脸瑟地炫耀着自己的好搭档。

    一瞬间罗恩反倒哽住了,也讽刺不出什么话了。旁边的哈利噗嗤地笑了一声,赶紧低下头装作查看笔记,在桌子底下被自己愤愤的好友狠狠地踩了一脚。

    没过一会儿,斯内普教授说道:“现在,你们应该都加完各种成分了。这服药剂要煮沸了才能喝,药滚的时候收拾好东西,然后我们要试验隆巴顿的……”

    不少斯莱特林的学生大笑了起来,特别是西奥多,他笑完了纳威还朝路德维希做鬼脸。路德维希在斯内普教授朝后走的时候回敬了西奥多一个粗鲁的手势,然后被德拉科捅了一手肘。

    看着纳威流着汗使劲搅拌他的药剂,赫敏用嘴角向他发布指示,免得让教授看见。哈利和罗恩收拾好他们没有用完的各种配料,准备到教室角落的石制水槽里去洗手和勺子。起身时哈利看见路德维希假装弯腰捡掉在地上的勺子,正借着站起来给药剂装瓶的德拉科马尔福的后背作掩护,向脸色苍白的纳威作提示,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捅了捅手肘,示意罗恩看过去。

    临近下课,斯内普踱到纳威身旁,纳威正畏缩在他的坩埚旁。“大家都走拢来,”斯内普教授说,他的黑眼睛闪了闪,“来看隆巴顿的蟾蜍会怎么样。如果他做成了缩身药剂,他的蟾蜍就会缩成蝌蚪。如果他做错了,毋用怀疑,他的蟾蜍就会中毒而死。”

    格兰芬多院的学生害怕地看着,斯莱特林院的学生兴奋地看着,而路德维希则在他们院长的身后朝纳威挤了挤眼睛。

    “别想了,肯定死不了。”哈利听见他前面的布雷斯扎比尼侧头小声对他旁边正一脸兴奋准备看热闹的西奥多诺特说道,“这间教室里魔药学最好的三个学生就在他旁边。”布雷斯是把德拉科也算进去了,但是哈利说什么也不会承认他帮助了纳威,要说有那么一丁点功劳,也只能算是非主动地稍稍掩护一下了同样是斯莱特林的路德维希。

    这时,斯内普教授左手拿着蟾蜍莱福,将一把小匙放到纳威的药剂里去,这药剂现在已经是绿色的了。他灌了几滴到了莱福喉咙里。

    果然,片刻静寂,莱福大口喘气,然后轻轻的噗的一声,蝌蚪莱福便在斯内普手掌上扭动了。药剂或许不够完美,但它是正确的。

    格兰芬多的学生鼓起掌来,西莫忍不住小声欢呼了一声。斯内普教授一脸酸酸的样子,从长袍口袋里抽出一个小瓶子,倒了几滴在莱福身上,它突然重新长大,完变回了成年蟾蜍的模样。

    “格兰芬多扣五分。”斯莱特林的院长冷着脸说道,这句活抹去了格兰芬多学生们脸上的笑容,“我告诉你别帮助他,格兰杰小姐。下课。”

    等哈利、罗恩和赫敏爬上通向前厅的楼梯时,罗恩还在因为斯内普而愤愤不平。

    “格兰芬多扣五分,就因为那药剂对头!你为什么不撒谎呢,赫敏?你应该说就是纳威自己做的!或者推到路德维希身上啊!”赫敏没有回答。罗恩向四面看。“她到哪里去了?”

    哈利也转过身来,现在他们站在楼梯的顶端,眼看着班上其余同学在他们身旁走过,走向大厅去吃午饭。

    “她刚刚就在我们后面的。”罗恩皱着眉头说。他们俩停下来,在人群中四处找寻着赫敏的身影。

    德拉科马尔福和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并肩走过他们身旁,身后跟着的是扎比尼和诺特等人。德国男孩朝他们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其他几个斯莱特林男孩都仿佛没看见他们。

    “她在那里。”哈利说。

    赫敏略有些喘,急急忙忙地上了楼梯,她一手抓住书包,另一手似乎在把什么东西塞到她袍子的前襟下面。

    “你怎么做到这一点的?”罗恩问道。

    “什么?”赫敏说,和他们一起走。

    “前一分钟你在我们后面,现在你又在楼梯下面了。”

    “什么?”赫敏有点迷惑且慌乱的样子,“呃、我回去取东西。哦、不......”她的书包突然裂了一道缝。

    哈利并不惊讶,他可以看到她书包里至少有十二本又大又沉的书。“你干吗随身带这么多书?”罗恩问她。

    “你知道我要上多少课。”赫敏喘不过气似的说,“帮我带几本,行吗?”

    “不过”罗恩翻转她递给他的几本书,在看书的封面“今天你不用上这几门课呀。今天下午只有黑魔法防御术课。”

    “哦,是的。”赫敏含糊地说,但她把所有的书都放回到她自己的书包里去了,“我希望午饭有些好东西吃,我快饿死了。”抱着书包,她补充了一句,然后大步走向大厅去了。

    “你是不是觉得赫敏有些什么事没告诉我们吗?”罗恩问哈利,哈利耸了耸肩。

    赫敏真的是一副饿坏了的模样,要知道狼吞虎咽那可不是她平时的作风。要说大厅里还有谁吃得比她更快,那就是斯莱特林长桌上的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德拉科扬着他尖尖的下巴看着风卷残云一般地扫光盘子里的食物的德国男孩,挑了挑眉毛,“帮我给鸡腿去骨。”他倒是想在午餐时间说说话,但路德维希今天却急急地进食,并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

    “找布雷斯。”路德维希头也没抬,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凭什么又是我?”正在仔细替德拉科切牛排的布雷斯愤愤地瞪了路德维希一眼,后者然没把他放在眼里,正一手拿着南瓜汁,一手把土豆块往嘴里塞。

    最后是潘西切好了鸡腿肉递给了布雷斯,添到了德拉科的盘子里:“路德维希你吃太快了,赶着要去干什么?”帕金森小姐翻了个白眼。

    “去找......”路德维希顿了顿,含糊地说道,“去找教授讨一样材料。”路德维希一口气把南瓜汁喝尽,放下刀叉这才抬起头,用稍微优雅一些的动作擦了擦嘴角,就起身了,“黑魔法防御术课见!”说着就起身了。

    “喂,你知道教室吗?”西奥多朝路德维希的背影喊道。德国男孩抬起胳膊摆了摆,示意没关系,便跑出了大厅。

    德拉科微微皱着眉头,视线追着路德维希的背影一直到拐过大厅的门口消失不见,这才转回来,漫不经心地用叉子戳着布雷斯帮他切好的牛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