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十七、他和她
    ()    城堡外的草地上依旧带着重重的湿气,南瓜地里已经结起了不少大南瓜。离栅栏最近的南瓜上,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蜗牛正缓缓爬过。

    所谓找教授讨要材料,其实并不准确,路德维希是打算直接找鹰头马身有翼兽讨要材料它身上的羽毛。

    除去那高大的身姿和坚硬的喙与爪让人惊叹,鹰头马身有翼兽还有着一身美丽的皮毛。头颈处的羽毛向着后半身延伸生长,逐渐过渡成为光亮顺滑的皮毛。而无论是羽毛还是皮毛,在阳光下总能折射出不同的色彩,第一眼看上去是低调的深灰色,可是随着微微的转换角度,一层青铜色逐渐透出来,反射着金属的光泽。个体的不同,羽毛的颜色也略有不同,柔和的栗色或是红白相间的边羽都十分的好看。而巴克比克则在脖颈处长了一圈带着带着白色斑点的翎羽,头上的羽冠更是光鲜无比。

    大约是梦魇给路德维希了灵感,他打算做一个捕梦网,送给他的未婚妻。

    他不怕噩梦,但他希望他的花儿能够夜夜好梦。

    源自印第安欧及布威族的捕梦网,并不难做,便是迷信的麻瓜也能模仿出来。但真正想让好梦祝福生效,却并不简单。部落的巫师先用柔韧的树藤编作圆形的框架,这象征着每晚划过天空的月亮。动物的筋或是细长的皮革包裹着框,继而编成图案规则的网,紧绷在框上,这便是过滤掉噩梦的“力量”,其中的每一道编织工序,都灌注进了祝福的咒语。如果想要更进一步锁住美梦,便要在网上特定的位置上串入彩色的珠子。而从网沿垂坠下来的羽毛,则引导着一切美好的梦境从网中流下来,落在枕头上。

    他打算亲手收集齐织梦网的材料,既然暂时出不了校园,那他只能把主意打在禁林上了。

    藤枝的材料他还没想好,但羽毛的材料,眼下这就有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友好、忠实、骄傲,拥有美好品质的鹰头马身有翼兽自身便带着这种积极向上的魔力,算不上顶好,但制作前的准备不嫌多,才有更多的选择余地。而网本身,他有个初步的想法他想用独角兽的尾毛编织。不会像筋和皮革一样带上任何一丝血的气息,圣洁而神圣。霍格沃茨的校史上有提到,而他也从西奥多得到了一定证实,禁林里确确实实有独角兽。虽然没向真正的目击者德拉科求证,也没能从醉得嚎啕大哭的海格教授嘴里打探出消息,但他已经接近了。

    除了暂定的羽毛,收集其他材料他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他不确定校长或是院长对校园的契约权限是多少,他们的感知会否覆盖到广茂的森林,这需要小心地调查。

    反正他坚信,只要做得没人知道他就不算违反校规。

    然而,眼下海格教授并不在他的小屋里,巴克比克也不在,极可能是在围场那边,毕竟对于一只野兽来说,它肯定更爱自由活动而不是被铁链拴着。

    这就有些苦恼了。路德维希坐在小屋门口的台阶上翻着手里的纸包,这是出门厅后叫索利送来的,而依依不舍的小精灵又被他赶回厨房帮工去了。围场的距离不算远,但除非他用飞天扫帚,否则下节黑魔法防御术很可能会迟到。

    他决定再等一会儿,离开前再把准备好的牛肉留在海格教授门口。反正禁林边的空气让人舒心,多呆一会而更是舒服。毕竟一直听德拉科抱怨根本没毛病的手臂和海格教授,让他觉得十分幼稚。

    他有些后悔跟布雷斯提海格教授的血统了,因为布雷斯知道了,潘西就一定会知道。而潘西知道了,德拉科就不可能不知道。马尔福家族接下来会拿这个做什么文章他不在乎,但如果真的把海格教授开除了,他真的觉得可惜。毕竟看过了往届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材和考试内容,他觉得还是这位喜欢教超纲内容的“危险”教授更合自己口味。同样,他也不觉得德拉科会乐意去遵从无趣的教学进度花一个月时间去学习傻掉牙的霍克拉普,有眼睛都看得出来鹰头马身有翼兽比那群肉蘑菇酷多了。德拉科真是太幼稚了。

    花儿喜欢成熟的男人,路德维希默默叨念着,他可是个稳重的大男孩了。

    而此时,带血的牛肉很快吸引来了别的生物夜骐。

    这种骷髅一样的黑马在树林边张望着,而路德维希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它们,一大一小两只,更远处的森林里还有一只正在朝这边走近,蹄子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也有可能,不是血腥味,而是他把它们吸引过来的。

    他可是个斯古雷特。

    血脉里的气息是无法改变的,而并不是所有的生物都喜欢他身上的这股魔法气息。昨天晚上在等海格教授回小屋之前,他就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让巴克比克真正放下戒心接受投喂。也庆幸鹰头马身有翼兽本就是一种友好的生物,极其容易亲近。像独角兽那种,哪怕是未成年不讨厌男性生物的小独角兽,他也需要一定的外力帮助,才有机会在不触怒的基础上小心接近。

    “乖孩子。”路德维希跳下台阶,走向领头的那只雌性夜骐,轻声说着。

    夜骐很温顺地接受了路德维希的抚摸,并低下头在男孩手上进食,尖牙几乎蹭过他的手指。白的眼珠配上那尖锐的獠牙,看上去凶残可怕。但这是路德维希见过的最温顺的夜骐了,因为哪怕是被驯化的夜骐,在进食时多少也还带着野生的残忍,他心中对海格教授更敬佩了几分。

    分食完了路德维希手上的牛肉,夜骐们并没有离去,大约是男孩的气息让他们很是适应。而路德维希更是十分有兴致地抚摸着他们那紧贴着骨骼的柔顺皮毛。

    “走吧,带我去黑湖上看看。”打定主意后,他熟练地跃上了夜骐的后背,将膝盖卡在它翅膀关节的下面。

    他不好贸然进入禁林,但校规并没有禁止他从高空俯瞰一下森林不是?

    不过,带着夜骐也就不好往围场方向找巴克比克了,因为它们会打起来。

    路德维希最喜欢的作家并不是吉德罗洛哈特,那只是些饭后的小消遣,纽特斯卡曼德才是他最敬佩的魔法动物学者。小时候读过《与你翱翔》之后他就对鹰头马身有翼兽一直念念不忘,但由于斯古雷特家养了一大群夜骐就像家里养了猫的父母禁止小孩带流浪狗回来,沃尔夫老爷子只要听见路德维希提别的大型坐骑都会暴跳如雷,跟别提养一只了。

    但真正比起鹰头马身有翼兽,他还是更喜欢夜骐。

    疾风吹拂着他乌黑的长发,原本压抑着的焦躁的内心此刻也飞扬了起来。

    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路德维希的嘴角微微勾起。

    而此时,在遥远的东方,已是夕阳西下的时间。山上的日落较晚,此时也是红霞满天。

    断崖边状如盘虬的松树梢上,轻薄的罩衫随风而动,浅红的襦裙更几乎融入了云霞之中,连那随风而动的雪白发丝也沾染了黄昏的色彩,飘飘然,恍若遗世独立。

    然而

    白皙的小手突然快速从袖子里扯出一张丝帕捂住鼻口。

    “啾、啾。”连着两下。

    就算喷嚏打得再斯文,也完破坏了此时这仙云渺渺的气氛。

    “呜嗯......”用手帕揉了揉鼻子,嘟囔着,“是谁在叨念我啊?”她的体质可是轻易不会生病的。

    “花儿姐!”师妹墨流嚷嚷着,沿着石阶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姐夫的信!”头发短短的小姑娘高高兴兴地扬着手里那已经超出信件概念的厚重的信封,这是墨家小小姐那个德国小未婚夫寄来的。

    墨夜明将帕子收回到衣袖里,脚尖点过细细的树梢,轻飘飘地落下来,落在墨流面前。接过来,熟练地拆了火漆印撕开信封。

    短发的假小子也想凑过去看,被墨家的小小姐弹了脑门。

    “这么积极作甚?这次可没有糖果点心。”她还能不知道墨流的小心思。路德时不时给她寄来的德国点心分量不是一般的多,大半也都分给师弟师妹们了。

    墨流倒也不羞赧,嘿嘿笑着一边抱着师姐撒娇,坠着花儿的胳膊一起到了树下的石凳边,非要挤着一起坐了,就是打算偷偷瞄。她是知道的,她这“小姐夫”写信用的可是一手工整的正楷,花儿姐还用“行文还不如个外国人”训过墨流那个捣蛋鬼。说不定洋鬼子姐夫这次又写什么傻瓜情诗了呢?她就瞄一眼、就一眼......于是,又被弹了脑门。

    墨夜明三两眼扫完了前两页的信件,确定这封信是一周多以前寄的,应该刚好跟她寄给路德的信件错开来,依旧是些琐琐碎碎的事情,包括开学前的准备和一些身边发生的小事儿。路德写信就是这样的,每次都恨不得把自己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抖一股脑地告诉她,一封信恨不得写得板砖厚,幸好龙隐山的信使和山下的邮递员已经习惯了。

    但就是这种琐碎,有时候让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信。罗里吧嗦可不是她的作风。

    随手翻两下,刚瞥见最后页似乎又有什么小诗,但她来不及细看,忽地抬头,望向一个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将信件收进袖子里的暗袋里,赤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锐利。

    “小,回兰苑,《剑书章六》我晚上检查。”踏着栏杆向下一跃,淡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半山的平台上。留下身后小姑娘一阵哀叹:“诶诶诶诶......花儿姐!”这可不是墨流专门跑腿过来想要的结果!

    一只色彩斑斓的幻影大鸟拖着长尾在虚空中一闪而过而过,发出一阵高昂的啼鸣,那便是“西宫”胃土雉。

    与幻影相伴的墨夜明正轻盈地越过了山下的泉亭,绣鞋无声且快速地掠过了屋檐,恰恰在华瀚阁前的学堂顶上截住了那个入侵者。

    素手出袖,信纸为刃,一瞬间爆发的剑意生生逼停了来者。

    “这次也很快呢,子期哥。”墨夜明落在屋脊上,双手笼回袖子里。

    “一番生二番熟嘛。”青年略有些尴尬地笑道。“小花花不愧是神童,”他抬起下巴指了指东边,他是从那边闯进来了,“看来是你‘西宫卫’更快点呢。”

    “那是五爷爷懒得理你。”墨夜明微微一笑,礼貌十足,但眼神冷冷冰冰,“毕竟我也是‘二回熟’嘛。”上次这家伙独闯华瀚阁,可是作为墨家“白虎”的她亲自与之交手。

    青年赶紧作了个揖,态度十分谦逊:“这次可不敢了,不敢了,上次多有得罪。”上次他那也是跟狐朋狗友们打赌,来闯一闯墨家的藏书阁,虽是没输,但也没讨到好就是了。不过也正是如此,也认识了眼前这位“白虎”。嘴角刚勾起一丝笑意,看见墨夜明的冷脸,他赶紧再把表情绷紧了,又作了个长揖:“这次真地不是专登来搞事的,我就是借过一下。咳、那话怎么说?‘借个道儿’?对,路过、路过。”忽略他那改不掉的南方口音,字正腔圆倒勉强算有诚意。

    龙隐墨家与九龙向家也算是世交,按理来说这位向大少爷也算是客人,通告一声也算便利。可偏偏这家伙总是不走正门,跟个贼似的讨人嫌。

    而向子期这家伙讨人厌的当然也不止这一点,这不,看着小花儿表情缓和下来了,他便厚着脸皮凑过来了。一边叫着“小花花”一边弯腰凑近,竟还伸手想要捏人家小姑娘的脸!

    “嘣”地一声,一击中了下颌。

    “哎!嘶痛、痛、痛、痛......”向子期捂着下巴向后仰着退了三步。

    看上去,墨夜明人小力气小、用的还是左手,但偏偏就是左手上......

    “唉......”她揉了揉自己的小手,实际白白净净丝毫没伤,但细细嫩嫩的指头上戴了枚与她并不相衬的戒指,乌黑的荆棘裹着一枚金黄色如同蛇眼的宝石。

    正是这枚妖精打造的龙眼晶戒指,差点没崩了向家大少爷的下颌骨。

    “对不起哦,富贵哥哥。人家可是被吓到了呢。”故作柔弱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的道歉,却是狠狠又捅了向家大少爷一刀向富贵,字子期,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他自己的大名。凭什么堂弟可以叫富海富川,自己作为本家的大少爷如此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偏偏要叫这么个土财主一样的名字!

    “乖妹,叫我子期哥哥。”向子期心口一刺,捂着还疼得发麻的下巴,讨饶道。

    “子期哥哥。”小花儿从善如流改了口。

    然而没等向子期暗中一口血咽下去,却听墨家小小姐摸着自己受伤的订婚戒悠悠地道:“说起来呀,为什么子期哥偏偏来龙隐山庄借道,莫不是又逃了相亲?”

    快别说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往墨家跑。苦着脸,不得已,向子期又深深作了一个揖。他从外衣内侧口袋里摸出了什么,扔给墨夜明。有借有还,他倒是知道小花儿对什么有兴趣,这不正带在身上。只可惜他自己还没玩够,就给出去了。

    略微沉手,但被墨夜明轻轻接住了。

    是一把枪。

    见墨夜明略有些惊讶地扬起了眉毛,向子期笑道:“你那个secret不简单,看稳点吧。那班德国佬可不是什么好,天才死得更快点。看看他搞的什么东西。”

    路德维希搞出来的这种魔纹枪械,一直保持信件交流时不时还通电话的墨夜明固然是知道的。而路德维希和格林德沃的关系,她更是很早就知道的,所以向子期说的会被圣徒利用,她倒是不需要担心。若是路德维希留在德国,或许还更安一些,偏偏转学去了英国,她暗中叹道。

    “这个东西,”花儿举枪瞄着向子期,“管制得很严,不是?”比起枪械本身,她更好奇向子期是怎么搞到的,按路德维希那边向她透露的情况,英国的巫师政府似乎还没引进这种武器。无论是还在商谈,还是这两周内刚刚商榷完毕,向子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这种管制武器弄到手。看来他在向家、以及向家在港城的权力似乎更进了一步。

    “嘿嘿,不要小看了我嘛。”向子期摊了摊手。

    哦,那就是他自己的渠道了。墨夜明微微敛下眼神,上掐了一决,身旁忽地掠过了一只大鸟的影子,手上多了一支一尺长的黑羽。

    西宫的毕月乌,向子期眼中一丝了然。

    “‘附耳’会引你去见‘天高’。”墨夜明悠悠道,黑羽飘进了向子期的手里,“记住‘天阶引流,繁星西落’,只有一刻钟。”她知道向子期是想走墨家内部的捷径穿过龙隐山。然而后山的幻阵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幻的,哪怕是墨家弟子也没有几个人能硬闯过去。但作为西宫的掌印者,花儿却是能推算出口诀的。

    “只有一句?”向子期一脸震惊。

    “关键点都告诉你了,到阵前这算不出来,等着被捉回去相亲吧,富贵哥哥。”没等向子期说什么,她将手里的手枪掷回去,“有心了,太沉。先欠着吧。”在向子期难以置信的眼神下,她亮出了手心一把精致得更像是工艺品的袖珍左轮,迅速又收了起来。她都忘了这是路德维希去年还是前年送给她的了,从来没用过,今天也是恰好在她的袖袋里。

    “好心人,好心人。下次报。”站在屋顶上一脸无奈地拱了拱手,向子期便追着先前乌鸦消失的方向去了。

    望着向子期离去的背影,墨夜明重新抽出袖中的信件。羊皮纸质量极好,承载了一次剑意也没有破损。信上依旧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她心中却隐隐有一丝不安。

    路德昨天、不、前天晚上应该就已经分院了。特意交代过不希望他进那两个学院,应该问题不大。路德维希可一点没有忠厚老实的品质,不太像能赫奇帕奇的,但进入拉文克劳应该没问题吧?

    “希望是我多心了。”小姑娘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