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十八、衣柜里的博格特
    ()    虽然心里惦记着下午的课程,但跟夜骐玩疯了的路德维希还是迟到了。

    他沿着楼梯往上跑向黑魔法防御术教室的时候,正好撞上卢平教授带着班同学往下走。

    “飞得挺开心的,斯古雷特先生?”卢平教授看上去并不生气,还朝气喘吁吁鞠躬道歉的路德维希眨了眨眼睛,很自然地伸手揽过了这个一脸惊讶的德国男孩的肩膀,没让他靠墙停下而是随他一起下楼梯,“我在办公室窗口看到了。期待你这堂课的表现。”说着他拍了拍路德维希的后背,松开手臂,放开了这个一看就不太安分的学生。

    路德维希稍稍落后两步,松了口气,回头张望了一眼。这堂课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德拉科带着一群斯莱特林的学生走在后面。贴墙往楼梯上挤过去也不是不行,不过,刚巧旁边也是认识的人。收回了视线,他朝身旁的格兰芬多男孩伸出了手。

    “你好呀,哈利。”

    哈利波特笑着跟他的第一个斯莱特林朋友,也是第一个外国朋友小小击掌了两次,这是近来男孩之间流行的打招呼手势。

    “罗纳德韦斯莱?”路德维希胳膊越过哈利,跟罗恩握了个手,昨晚他们没来的及相互介绍。

    “叫我罗恩就好了。”红发的男孩略有些羞赧地说着,耳朵尖开始发热。

    于是,这个斯莱特林的转学生,非常自然地跟教授身后的这群格兰芬多学生融成了一片,顺便认识了西莫斐尼甘和迪安托马斯,还有上午魔药课被他帮助过的纳威隆巴顿。转过楼梯半层的时候,卢平教授略有些惊讶地朝身后瞥了一眼。

    乱糟糟的格兰芬多队伍后面,是斯莱特林的队伍,至少排头在德拉科身后的几位都两两站一起较为整齐。德拉科自然是早就看见路德维希了,只是罕见的,对于某个家伙跟格兰芬多同学打招呼时他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不满。不过当两人在楼梯半层上下交错的时候,路德维希朝他笑着挥手还挤了挤眼睛,他别过头“哼”了一声。

    从罗恩和西莫嘴里,路德维希弄明白了,这堂课是实践课,这让他稍稍期待了起来。而卢平教授的目的地则是一楼的教员休息室。

    在教授开门的时候,纳威终于稍有些扭捏不安地朝前面的路德维希道谢。他在魔药课上总会习惯于向赫敏求助,但今天路德维希自愿帮助他挽救了莱福的性命,这让他十分感激,现在终于找到了道谢的机会。

    路德维希退了半步,大笑着揽住了这个微胖的格兰芬多男孩的脖子,而罗恩稍有些不平地抱怨道:“偏心!我就不信斯内普没看见你......”而他一瞬间噤声了,因为他看见了休息室里的人斯内普教授。

    教员休息室是一间长长的、放满了不成套的旧椅子的地方,而此刻,只有一位教师在那里斯莱特林的院长正坐在其中一张低矮的扶手椅上。这个班的学生进来时,他抬头看了一眼,乌黑的眼睛里有亮光闪过,唇边挂着讥讽的微笑。罗恩祈祷他刚才什么也没听见。

    等所有同学都进来,卢平教授关上身后的门。这时,斯内普教授突然说道:“别关上,卢平。我还是别看的好。”他站起来,从学生中间踱过,黑袍在他身后飘动着。到了门口,他突然又转身说道:“卢平,可能没有人警告过你,”他的视线朝纳威隆巴顿瞥过去,路德维希略有些心虚地把扣在纳威肩膀上的手放下来,“这个班级总有些同学需要你紧紧地盯梢着。我劝你别叫他做任何难做的事情,除非有人在他耳边低声发出指示。”

    卢平教授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他虽然不知道上午魔药课发生了什么,但他猜到斯内普是在针对小隆巴顿。但是,他恰巧也看见放下手马上站得笔直的路德维希,男孩的表情透露着一丝心虚。他还没去找他的斯莱特林同伴,站在一群校服内衬和领带是金红色调的格兰芬多同学里十分的显眼。

    开学初的教员会议上,唯二被邓布利多校长特别交代的学生,其中之一就是“需要被盯梢的斯古雷特先生”,这是为了防止这位小天才再次“由于教员的疏忽被学校不得不开除”。而昨天海格课堂上的教学事故,作为教学内容里有“防范魔法生物伤害”一项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卢平今天上午也从海格那里知道了确切的始末,以及猜测这个不安分的转学生并不像庞弗雷夫人说的那样是出于紧急情况使用了梦魇的祝福。他用了黑魔法,而且是两个还有一个极可能是“地狱之链”。

    卢平教授朝斯内普教授耸了耸肩,表情分外得无辜,略有些夸张。后者狠狠地摔上了门。

    “需要别人的提示,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毕竟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都是在摸索着新、不了解的东西。”卢平教授一边说着,一边招手,让同学们跟他一起走向休息室的另一头,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旧衣柜,那是教员们放闲置的袍子的地方。然而随着卢平教授的靠近衣柜突然摇晃起来,砰砰地碰着墙。

    “不用担心。”卢平教授镇静地安抚道,因为这时有几名学生被吓得跳回去了,“里面有个博格特。”

    但多数同学仍然觉得需要担心。纳威向卢平教授看了一眼,目光里是恐怖,而西莫躲在迪安身后偷偷看着那现在摇晃不已的柜门把手。

    “博格特喜欢黑暗、封闭的空间,”卢平教授说,脸上带着微笑,“衣柜、床底下的空隙、水槽下面的碗橱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藏在祖辈的老钟里面。这一个是昨天下午搬进来的,我请示校长,问教员们是否可以不去惊动它,让我的三年级学生有一些实践机会。

    “所以,我们必须向自己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博格特是什么东西?”教授的目光看向了纳威和哈利那边。

    而不远处的赫敏忽然举起手,说道:“它是一种会变形的东西,”赫敏是一边举手边开始回答的,这也算是她的一种课堂习惯,毕竟除了她,班上少有其他同学会预习,“它可以呈现为它认为最能吓唬我们的任何形象。”罗恩原本小声嘟囔了一句“她什么时候进来的”,但马上被纳威后面的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我自己也不能说得更好了。”卢平教授说,赫敏很得意。

    “所以说......”卢平教授忽然顿了顿,视线仍旧瞥向了那一侧。罗恩和哈利脸上怪笑着,合力把纳威的一只手举了起来。

    “哦,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纳威?”卢平教授笑着,仿佛没看见哈利和罗恩的手,以及一旁笑翻了的西莫,点名了两股战战的纳威。

    “不、我......”纳威不敢辩白,他生怕再给这位新教授留下什么糟糕的印象,只好听着身后某位同学的提示,一句一句跟着回答,“它们、它们喜欢......恐惧,害怕......快、快乐的情绪,笑声、对它们是......是致命的。”他结结巴巴地重复着。

    他身后站的不是谁,正是路德维希。也正是这个斯莱特林的小恶魔,刚才在赫敏回答的时候一直在怂恿着纳威举手。纳威没举手,但是他的朋友们显然赞成这个提议,把他的手给抬了起来。

    “回答非常好。”卢平教授笑着,视线把那片几个调皮的男孩都扫了一遍,但并不生气,继续道,“那么现在,如同赫敏的陈述,衣柜里面的这个博格特还没有呈现为任何形象。它还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吓住门外边的人。谁也不知道博格特独处时是什么样子,但是等到我把它放出来的时候,它就会马上变成我们每个人最害怕的东西。”他在“每个人”上加重了语气。

    “但这也意味着,在开始以前,我们对于博格特来说,有着巨大的优势。”卢平教授说着,他的视线扫了一遍班同学,忽然又在刚才那群还没收好笑意的男孩中点了一人,“你发现这种优势了吗,哈利?”

    赫敏就在不远的地方踮着脚,她的手又举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被点名回答问题很让人困窘的,但哈利不能不回答。罗恩抚着胸口一脸庆幸,而纳威似乎还没平复好刚才回答问题时快速的心跳,但神色已经放松了下来。

    “哦、因为我们人多?”这个问题不难,他不需要提示,尝试着回答,“它不知道应该变成什么样子,是这样吗?”

    “一点不错。”卢平教授说,赫敏放下了手,看上去有点失望的样子,“跟博格特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要人多,它就糊涂了。它应该变成什么样子呢?是没有脑袋的尸体,还是食肉的鼻涕虫?有一次我就看到一个博格特犯了这样的错误想要同时吓两个人,于是把自己变成了半截鼻涕虫。一点也不吓人。”

    学生们都小声嗤笑了起来,但也有人仍旧在担心着,思考自己最害怕的是什么。

    “击退博格特的咒语是简单的,但需要意志力。正如纳威刚才说,”纳威抖了一下,但马上微微笑了起来,“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而今天你们必须做的只是用咒语强迫它变成你认为可笑的形象。”卢平教授讲话的时候会带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总能让人特别安心,“我们先不用魔杖就来说一下这句咒语。请跟我说……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班齐声说,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理解这个咒语的真实效果。

    “好,”卢平教授笑着摆摆手,“很好。但是,恐怕这只是容易的部分。你们知道,单说这句咒语是不够的。那么现在,路德维希!”

    学生间爆发出了笑声,起哄的是哈利他们几个格兰芬多的男生,七手八脚地把他们后面的路德维希推到前面去了。而后是斯莱特林那群学生,他们在鼓掌,西奥多更是幸灾乐祸地用手指吹了两个响亮的呼哨。

    “不、教授......”不等小斯古雷特说什么,人群后面爆发了一声欢呼。

    “了不起的天才!”“一个打十个!”是文森特他们,德拉科没喊,但出主意的绝对是他。

    “下一个就是你!”路德维希回头喊道,原想比划个手势,但想起这是教授面前,只能狠狠地挥了挥胳膊,朝一脸笑意的德拉科龇了龇牙。

    “好了,路德维希。”卢平教授把手搁在路德维希肩膀上,问道,“第一件事,说出来,世界上你最怕什么?”

    路德维希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没有说话。

    “没什么,说出来吧,”卢平教授快乐地说着,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反正我们一会儿也看得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乐的笑声,衣柜晃动了两下。

    “我不知道,教授。”路德维希微微回头,老实地回答。他的同学们又给了他一阵善意的大笑。

    “不害怕夜骐......难道是火龙?火蜥蜴?总不会是独角兽吧?”卢平教授笑着猜测道,确认路德维希自己是真的不知道,他继而道,“那我们只好让博格特来猜了。那么,在心里想好一件有趣的事情。准备,一、二、三。”他最后提醒道,然后用魔杖,点开了衣柜的锁。

    不管是哈利还是德拉科,不管是斯莱特林的学生还是格兰芬多的学生,都在探头探脑地好奇着这个德国男孩害怕的是什么

    柜门缓缓地打开了。

    路德维希心里一片平静,火龙也好,甚至是猫豹和囊毒豹也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

    但他之所以不担心博格特,不是因为他没有害怕的东西,他有,并且回想起来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印刻在骨子里的战栗那是斯古雷特的炼狱。

    只不过,让他描述出来,他可做不到。怎么说,说他怕一扇门吗?再者,他也在好奇,博格特真的能窥伺到他内心的“秘密”吗?

    此时,门吱吱呀呀地完打开了

    却是一个一脸皱纹的小老头探出了身。他眼窝深陷,目光却炯炯有神,细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满是结疤魔杖。

    金色的眼瞳一瞬间收缩,还没等那个干瘦的老巫师从衣柜里面出来,路德维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朝自己身上套了两个不一样的魔纹加护,速度非常快几乎让人看不清地以一个漂亮的侧翻加后蹬,迅速闪到了教室的侧面。在卢平教授惊讶的眼神中,他像狩猎中的豹子一样俯低着身子,魔杖护在胸前嘴里飞快地不知道念着似乎也是加护类的咒语。

    整个动作完成甚至不到两秒时间,却把在场所有的同学都吓了一大跳。

    “呃……”然而路德维希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站直了身子,脸上一瞬间满是空白,然后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肯定,“滑稽滑稽?”

    魔咒从他的魔杖尖端飞出去,鞭子挥舞一般的声音响起,穿着白色袍子的老巫师脚下一个踉跄,迅速换上了一身粉红色满是五彩星星的袍子,上面缀满了繁复的蕾丝边,很有圣诞节期间邓布利多教授的穿衣风格。巨大如同奶油蛋糕一样的粉色帽子几乎遮住了老巫师的脸,他手里还拿着一只尖端带着星星的魔杖,顶端时不时冒出一两个亮晶晶的五彩泡泡。

    卢平教授大笑了起来,路德维希尴尬地捂住额头。

    然而如此有趣的场景,却没有一个同学因此而发笑,因为没有一个人真正回过神来因为他们看见的路德维希忽然消失了,出现在魔咒真正发射的位置。真正的路德维希站在以他最初站位对称的位置,教室的另一侧。

    “呃、我没想到会是我家老头子,呃、我是说……”德国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见他拿着魔杖我就条件反射……”

    “哈哈哈哈……非常、非常精彩的幻象术。”卢平教授笑着拍着巴掌,倒是没有介意路德维希刚才的过激反应。他现在非常理解邓布利多校长为什么要特别叮嘱要“盯紧”这个学生了,这样的应激反应,有在德姆斯特朗教育的原因,大概也有一部分是家庭教育的原因。他认为刚才眼前博格特变成的老巫师应该是教养路德维希长大的老沃尔夫斯古雷特。

    终于反应过来路德维希是怎么回事的学生们都大声哄笑了起来,房间中央的博格特抖了抖。

    路德维希一脸尴尬地走向人群的后面,西奥多伸手过去和他击掌:“干得漂亮,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狠狠地拍了上去,痛得西奥多抽嘶了一声。

    德拉科拍了拍他的肩膀,路德维希黑着脸一直走到房间的最后面,靠着大门站着,而还有不少同学们在回头张望他。包括几个新认识的格兰芬多朋友,都在笑嘻嘻地看着他。

    “相当精彩的演示,但我们刚才都没看清楚他真正击退博格特的瞬间。”卢平教授摆手让大家冷静下来,然后点了刚才捣蛋纳威的最后一个男孩,“罗恩,该你了。”

    “哦、不!”罗恩的笑脸垮塌了,一脸恐慌。他深切知道自己怕什么,但被哈利推着后背推出去了,房间中央霎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毛蜘蛛。

    在所有人都去注意恐惧的罗恩时,路德维希微微垂下了眼睑,遮掩了金色眼瞳里真正的神色。

    一个走出了狭小牢房,手里拿着魔杖的盖勒特格林德沃。

    是的,那一瞬间,路德维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种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那确实是恐惧。

    身体的动作就是本能,完不需要去思考的生存本能,被恐惧所激发出来。他甚至清楚地明白那只是一只弱小的博格特,但是思维却跟不上动作。

    好吧,至少他现在知道了,自己还是害怕导师的,害怕那个曾经领导圣徒杀戮无数的老头子。

    不过也庆幸,这里没人见过格林德沃,没准儿邓布利多教授来了也不一定认得出来他那副干巴巴的模样。这样想着,他忍不住撇了撇嘴。

    不过,倒是证明了“斯古雷特的炼狱”真的是只有“辉煌”才看得见。也是,一个连梦魇都不如的区区博格特又怎么可能看得穿他。

    路德维希细细地抚摸着自己的魔杖,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眼里冰冰冷冷。但下一秒,他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把魔杖插回进了腿上的魔杖套里,靠在门上,仿佛在神游,就像个完成课堂作业后懒懒散散的普通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