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二七、飞翔
    ()    就在格兰芬多的球员们努力把盘子里最后一点食物快速清空的时候,姗姗来迟的罗恩终于到达了大厅,后面还跟着他的两个室友,西莫和迪安。

    “也太早了吧。”他嘟囔着把手上的杂志扔在桌上,在哈利旁边坐下来,看着桌上被重新补充上来的各种面包,“赫敏呢?”

    “去图书馆了。”哈利醒得早,是跟赫敏一起来到大厅的。然而女孩却在草草吃了一点煎蛋小香肠后,就带着面包走了,说是要去图书馆做作业。开学初除了严格的麦格教授,其实并不是所有科目都布置了很多作业,但哈利想及赫敏那满满的课程表,猜测是哪门选修课老师布置了大量作业,又或者她只是想去预习。

    罗恩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这可是星期天的早晨,没睡醒是正常的。然后他看着他的两个哥哥动作整齐地正把最后一口小香肠塞进嘴里,起身准备出去。

    快速回身,拽住了弗雷德的衬衫下摆,罗恩脸上的表情清醒了一些,问道:“去哪儿?”语气稍微有些不满,指着桌上的报纸,“你们居然什么没有告诉我!”他可是他们的弟弟啊!太不像话了!

    那是昨天的《预言家晚报》,家庭版刊登了整整一版“天才少年路德维希”的独家访谈,以至于大部分的青少年读者都没有去注意头版那条关于布莱克被麻瓜目击的新闻。而原本周末必定会晚起的罗恩之所以能够赶上早餐,就是因为一大早被西莫用这份报纸糊了一脸。

    上面提到了韦斯莱双胞胎和他们了不起的“小玩意儿”!虽然只在一版的最下面一小段提到了。

    “他们的愿望是用魔法给人们带来快乐!多么可爱的年轻人呀!”报社记着丽塔斯基特这样写道。

    同版的边侧栏也专门刊登了“ww”的小广告,关于他们的新产品恶作剧饼干。

    上周因为坩埚爆炸事件,韦斯莱夫人差点给他们俩寄来一封吼叫信,不过到底是被韦斯莱先生拦下来了。但从韦斯莱先生写给孩子们的家信来看,韦斯莱夫人绝对可以用“气炸了”来形容。希望昨晚看过这版报纸后,韦斯莱夫人多少平息了一点怒气了。

    但现在生气的是罗恩,他居然不知道他的哥哥们居然跟路德维希关系这么好!都合作一起注册商标、研究商品了!

    “哦!快别闹了罗恩小宝贝。”乔治把弗雷德的衣摆从罗恩手里扯回来,“我们就快赶不上看火弩箭了。”伍德已经满嘴面包地跑出大厅去追前面那群斯莱特林学生去了。

    “我们保证给你送圣诞礼物!”弗雷德朝他的小弟弟丢下这句话,跟乔治勾肩搭背地跑了,他们现在已经小小地开始赚钱了,并且有望在毕业前就攒够给他们的“easleys' wizard wheezes)”开一家实体店面的款。

    “等等!”罗恩瞪大了眼睛,彻底清醒了,转头瞪向哈利,“看什么?”他震惊的是乔治说的那句话。

    然而回答他的是哈利咽下了最后一口煎蛋,也起身了:“快点吃,去球场。”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也跑了。

    “等等我!”急急往嘴里塞了两块小香肠快速咀嚼着,罗恩用衣服兜了三块牛角面包起身去追哈利,无视了西莫在他身后喊:“去哪儿?”

    毕竟不是封闭式的球队包场训练,原本只一两个在用学校扫帚练习飞行的一年级学生外,因为几个斯莱特林的学生到来,看台上突然呼呼啦啦坐了不少对火弩箭感兴趣的魁地奇爱好者。也是因为路德维希在各个学院的人缘都不错,不少同年级跟他关系不错的学生都跟过来凑热闹了来了。厄尼斯特麦克米兰更是在扎卡赖斯史密斯询问能不能借扫帚一骑之后,跟着带着赫奇帕奇伙伴们一起起哄要骑一下火弩箭,要知道他可不是魁地球队的成员。

    德拉科马尔福在路德维希出声答应前用他没受伤的手臂卡了这个德国少年的脖子,逼着他闭嘴,不让他同意。看台上又是一阵大笑着起哄的声音。

    “马尔福大坏蛋!”“我们要火弩箭!”刚跑过来的韦斯莱双胞胎大笑着带起了一阵节奏,气得小马尔福狠狠地朝他们挥舞拳头。

    奥利弗伍德跟路德维希并不相识,一腔热血地跑来了球场,在一群赫奇帕奇学生三四年级学生中略显得尴尬,看见韦斯莱三兄弟和哈利之后显得松了一口气,跟队员们站到一起。

    带来的击球棍到底是没用上,三个斯莱特林男孩玩起了类似“护柱戏”的老式魁地奇,两人进攻一人防守,轮流骑火弩箭。没怎么认真拼胜负,但看台上也满满的各种喝彩声。很快也有学生带着扫帚来加入他们。

    看在大家都那么渴望的份上,作为火弩箭的所有者,路德维希也就玩两局,就大方地把位置让给伙伴们,拽着一脸不乐意的德拉科去旁边教那几个被挤到赛场边缘的一年级新生骑扫帚的技巧。

    到中午吃饭前,几乎每个人都尽兴了,连格兰芬多的球员们都感受了一把火弩箭的迅捷和灵敏。伍德一脸恍惚,已经忘了趁机去打听路德维希究竟打哪个位置,而哈利则在心里不断跟自己说“光轮2000才是最好的搭档”。

    要说有谁一点也不开心,那肯定是德拉科马尔福。他现在觉得手臂上的绷带碍眼极了,但他不得不维持着“我的手受伤了”的状态,看着所有人包括可恶的“疤头”都上天飞了一转,真的太难受了。

    不过,没等臭着一张脸的小马尔福憋不住怒火开始咒骂些什么,路德维希借着给他塞三明治的动作凑到耳边道:“你也想骑火弩箭吗?”他们都心知肚明,德拉科的手臂根本没事。

    悄悄指了指森林方向,路德维希小声道:“你要能做到一件事,我们就去禁林上面骑扫帚,保管没人知道。”

    德拉科很是心动地点了点头。

    午餐前,他们俩跟其他饥肠辘辘的伙伴们告别。德拉科跟路德维希因为在看台上一起吃了小精灵悄悄送来的三明治,现在可一点也不饿,找借口哄走了非常自来熟还蹭了路德维希一块三明治的克雷尔斯托卡,他们沿着草地上被人踩出来的小径往密林边上走。

    然而,随着一点点的进入森林,德拉科的谨慎让他隐隐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们要去哪儿?”他问道。这似乎是往围场走的方向,他已经看到了围场的栏杆。

    “你不是答应了吗?只要你能做到,我们就去密林上飞一飞。”路德维希满不在乎地回答道,“你昨天才夸那两根羽毛好看哩,今天你当面夸一下,巴克比克一定很开心。”

    巴克比克?小马尔福的思维有一瞬间没跟上,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围场中央那无聊地刨着地的可不就是那个把他“送”进校医院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路德维希!你疯了吗!”他愤怒地冲着路德维希大吼,但后半句话又不得不压低了声音,生怕被那怪物听到,“居然让我去骑那头畜生!”

    “‘疤头’都做得到的事情,”路德维希笑着瞥了德拉科一脸,“你肯定做得到。”不由分说地扣住了德拉科的手腕。

    德拉科一脸惊恐地想要挣脱,这时候激将法对他是没用的,但他完不知道路德维希的力气这么大,根本无法挣脱地,踉踉跄跄进了围场。看那锋利的爪子和土地上深深的刮痕,原本苍白的脸色又白了三分。

    巴克比克转过头,橙黄色的眼睛锐利地注视着两个接近他的男孩。它认出了路德维希,这个是那个总给他喂鲜肉的男孩。哪怕他上次揪了他两根羽冠上的羽毛,它也可喜欢这个好心的男孩了,于是张嘴嗥叫了一声。

    德拉科膝盖一软,不再去硬掰路德维希的手指了,反过来紧紧拽着路德维希的手臂。他不知道这时候转身逃走会不会激怒这个怪物,一瞬间他仿佛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墓志铭,又仿佛脑海里只是一片空白。

    “鞠躬,德拉科。”路德维希松开了德拉科的手腕,率先朝鹰头马身有翼兽弯下了腰,小声地替身他的好友,“鞠躬。”

    猛地打了个颤,德拉科赶忙松手,学着路德维希深深弯下了腰。他仿佛能感受到脖子后头那怪物打量着的眼神,令他毛骨悚然。

    巴克比克庞大的身子动了动,深深地盯着眼前这个金色的脑袋。它似乎认出来了,又似乎没有,锐利的前爪又在地上留下了几条划痕。

    “别动。”路德维希提醒似乎想要转身狂奔的德拉科。

    而就在这时,巴克比克低下了它的脑袋,它在回礼。

    “现在好了,德拉科。”得逞了的德国男孩笑了起来,“过来摸摸这漂亮的羽毛吧。”

    一刻钟后。

    “啊我要我要告诉我爸爸啊啊啊啊啊”

    紧张的德拉科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完成“朝鹰头马身有翼兽鞠躬然后摸摸它的脑袋最后骑上去”等一些列动作。脑袋一片空白的他只是按着路德维希的指示一步一步做,等回过神的时候,巴克比克已经飞过了禁林上空,扇动着它巨大的双翼朝着城堡方向飞去了。

    “哦,多么其妙的经历,确实该告诉马尔福先生。”路德维希笑着伏在火弩箭上,绕在巴克比克附近飞着,灵活地躲开鹰头马身有翼兽的飞行轨迹。

    可怜的马尔福家小少爷被吓坏了,紧紧趴在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背上,右手手臂早就从悬带里脱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城堡近了,德拉科就不再大喊大叫了,紧紧抿着嘴巴,灰蓝色的眼睛因为惊慌而睁得大大的。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他在内心里大声控诉着,却什么也不敢喊出来,生怕被人听见。明明说好的是去禁林上空骑火弩箭的!

    巴克比克绕着城堡塔尖,侧着身子几乎擦着砖瓦飞过,与它巨大的身形和翅膀相比,它的动作十分灵敏又带着一种优雅的美感。它旁边的路德维希也做出了漂亮的右旋接球动作,用指尖拂过了塔楼尖顶的装饰。

    “我可不知道我们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居然有恐高症。”骑在火弩箭上的德国男孩调侃着紧紧抱着鹰头马身有翼兽脖子不放手的伙伴,“放松点,德拉科,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飞到过这个高度。”

    “这、这个不一样!不一样!”德拉科喊道,铂金色发丝垂下来,被汗水打湿在额前。鹰头马身有翼兽振翅飞行时的上下颠簸跟平稳的飞天扫帚完不一样,而且那强壮有力的翅膀就在他的腿边扇动着,仿佛一个不留神他就会被刮带下去。而那光滑的羽毛让他完抓不住,更何况还被海格提醒过不能揪掉羽毛。

    “放松,你可以试着抓住布带,我把它系上去可不是为了好看。”巴克比克越过了天文塔楼后开始降低了飞行高度,路德维希避开它十二英尺长的巨大翅膀,飞到了稍微靠上的地方,“其实也不坏,不是吗?至少鹰头马身有翼兽没有夜骐那么硌屁股,不是吗?”

    “说、说得好像你骑过一样!”德拉科惨白着脸,伸手摸到了系在鹰头马身有翼兽胸口仿佛缰绳一般的布带,紧紧拽着。

    “诶嘿!我没告诉过你吗?”路德维希在扫帚上做了两个漂亮的轴旋转,“我祖父不让我养鹰头马身有翼兽就是因为它会跟我家那群夜骐打架。”骑动物飞行?他敢打赌,整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里,再没有比他更有经验的了。

    高度降低,巴克比克开始变作滑行,掠过了大草坪,飞向了黑湖。似乎是因为飞行平稳了下来,德拉科小心地直起腰,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但仍然紧紧地攒着布带。

    “这感觉不错嘛,德拉科。”突然一声快门响,带着了一丝烟气转瞬消失在疾风中。

    “路德维希!你哪里来的照相机!”注意到伙伴手里的东西后,德拉科一瞬间恼了,但是骑在鹰头马身有翼兽身上他根本不敢做太大幅度的动作。这要是在地面上,他早就伸手去夺了。

    路德维希大笑着,快活地朝他回喊道:“你之前说的对,确实该让你爸爸知道!我用这个记下来!”然后加速地抬起了扫帚柄,抱着相机做了一个抱球后翻转的动作。

    巴克比克似乎很喜欢这种在水面上滑翔的感觉,它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时不时地用爪尖刮触着水面,拉出起一条长长的水痕,一点点扩散开来。

    因为鹰头马身有翼兽在滑翔时不用特别扇动翅膀,所以没有上升时那么大的起伏后,趴伏着的德拉科似乎也终于放心下来。

    虽然比起骑扫帚的感觉差远了,他腹诽着。虽然依旧不敢太大的动作,但也努力放松僵着的身子,慢慢从巴克比克的身上支起身子。

    就在这时,巴克比克猛地扇动翅膀朝密林上空飞去,猛地一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又是一阵惨叫,小马尔福再一次地紧紧搂住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脖子,紧随着的是他损友的一阵大笑声。

    今天直到临近黄昏,德拉科到底是没能骑上火弩箭。他从巴克比克背上下来的时候几乎瘫软在地。而好心的鹰头马身有翼兽甚至趴在地上,方便这位脚软的乘客爬下来。

    脸色惨白满头大汗的德拉科是被路德维希搀扶着往回走的。走到大草坪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当然,一同恢复的还有他那破脾气。

    “你就是个疯子!龙燥脑疫!”德拉科靠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他很累了,但他还有力气对着他的室友大声骂着,“你在欺骗我!就为了看我狼狈的样子!是吧!你满意了吗!总有机会我要把你摔在泥潭里!狠狠地摔进去!你就是个大混蛋!超级大混蛋!”

    “你得知道,为什么海格教授能够同意我们在禁林上空飞过。那是因为我申请了课后帮你‘补习’。”路德维希一边对德拉科说着,一边朝布雷斯和西奥多摊手,“好了,我去告诉霍琦夫人,我们的找球手还在恐高。”说着,就丢下烂摊子不管了,任由德拉科在他身后咒骂着。

    跑出休息室的小斯古雷特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他打定主意晚餐去厨房吃,然后在那里呆到宵禁前再回来。

    德拉科马尔福对此真的只有愤怒吗?不见得。

    或许只有那根未来在他日记里夹了很多年的漂亮的羽毛才真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