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三十、想养狗
    ()    “乖孩子。”路德维希顺着大黑狗脑袋顶上的长毛,听见它喉咙里的发出了友好的呜呜声,笑着就顺势在它身边坐下了。

    大狗因为男孩突然的动作后退了两步,但随即又在他召唤的手势下凑了上去,让男孩顺着它那纠结成了一团的黑毛,眼里已经没有了提防。它把鼻子凑到男孩脖子边嗅了嗅,但在看到那个红发男巫举起魔杖的瞬间又重新拱起了背,龇开嘴露出白苍苍的大尖牙,发出低沉地咆哮。

    “哦,别这样。格瑞斯不会伤害你的。”路德维希赶忙安抚地拍了拍大狗的脖子,转而皱着眉头看着他的监护人,“放下你的魔杖,格瑞斯!这只是只大了点的狗不是狼,你吓到它了。再后退三步!”看着格瑞斯板着脸又退了三步,奥兰多终于是忍不住“嘻嘻哈哈”地笑出了声,因而也收获了特别记仇的莱特家主的一记瞪视。

    “你可真棒,瞧这皮毛,好好打理一下的话,你一定是世界上最帅的狗狗。”路德维希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梳开大黑狗脑袋边纠结的毛,然后又揉了揉它的耳朵根,。它似乎也听出来男孩在夸奖他,高兴地“嗷呜嗷呜”叫了两声。

    路德维希微微一笑,将右手放在大狗的脑袋上。他的手没动,但狗狗自觉地蹭着他的手心。

    “别动,让我来看一看契主追踪!”他倒要看看这是谁的狗,怎么这么脏兮兮地跑到了打人柳下面来。

    一股暖流由头而下,大黑狗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地竖起了背上的毛,但并不是攻击的意思。它后退了半步坐在了自己的后腿上,歪了歪头,像是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孩,淡色的眼睛里透露的依旧是友好的光。

    “没有反应?”奥兰多的笑声一瞬间收住了,直起腰皱了皱眉头,带着骨戒的手指动了动,他在戒备,“野狗可进不了霍格沃茨的范围。”他对霍格沃茨学校地下庞大的防御阵的好奇心一点也不比路德维希弱,要不是格瑞斯拦着,别说是只趴在边缘研究,他恨不得开始着手拆解。

    “不,奥兰多,或许它进去的时候还有主人。”路德维希推断道,脸色沉了下来。大黑狗似乎是因为听懂了某个词而委屈地垂下了尾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手轻轻抚过它背上两道狭长的伤痕似乎还没完愈合,路德维希的眼神暗了暗,伸手说道:“来,握手!”大狗乖乖地把爪子放在了男孩的掌心里,咧着嘴伸着舌头“呼哧呼哧”,仿佛所有的不开心都一扫而空,尾巴摇来摇去。

    但路德维希的眼神却比刚才更加凝重:“来,另一只,握手。”握住大狗的两只前爪,眼神扫过它的腹部,那里和背部一样,也有着大大小小的擦伤。再看他手上的爪子,指甲更是磨损弯曲得厉害,像是一只穿越了重山峻岭的搜救犬。路德维希猜测,或许它是哪个学生曾经养的不受宠的狗,一路跟来了霍格沃茨,却没想到早已对它不耐烦的小主人竟然解开了宠物契约,还狠狠地驱赶走了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它会掉进那棵可怕的打人柳下的密道里,要知道,别说是人,就是动物也不愿意接近那棵暴躁的树。

    “真是劣质的恶作剧啊。”金黄色的眼睛里满是冰冷,但并不是对着眼前可怜的大狗。路德维希松开了两只狗爪子,一手揉了揉它的耳朵,一手抽出了魔杖。在看到黑狗因魔杖明显的畏缩了一下模样后,那眼神又冷了三分,但他的声音还是非常温和:“别怕,我来帮你减轻一点伤痛。”

    一边安抚着,一边轻声吟唱着冗长的咒语,细长的魔杖尖端笼罩着一层白光,连路德维希抚过大狗伤口的左手上也弥上了一层珍珠白。

    这是祝福,纯净的月光祝福。

    在古老的诗歌中,比起强烈的日光,柔和的月光往往是能够包容一切、治愈一切的光芒。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甚至是被诅咒的生物,月亮总会宽恕他们。

    啊看,这力量;听,这声音。

    奥兰多半眯着眼睛逆着那朦胧的光源注视着那个拥有着金瞳的男孩,就仿佛透过他看见那个在《卡沃书》中被称为“他用这只沾满了无数鲜血的手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圣洁的奇迹”的诺亚斯古雷特。

    闭上眼睛,不被光明所眷顾的死灵法师开始轻轻地和唱着月的咒语。声音中的魔力在被魔法阵封闭的空间内相互碰撞着,逐渐变得统一。

    路德维希嘴角勾起了一点点的笑意,他的吟唱逐渐跟奥兰多的声音融为一体,即使对方没有使用魔杖,但魔法之间的共振令到这个咒语的效力增强。一时间,微光照亮了房间的所有角落,同时也抚平了他心中的那一丝怒意。他微微眯了眯眼。

    月光,世上最纯净的光,这让他想起他的花儿她叫夜明,一如她的名字,纯净得如同月光般完美无瑕。

    那时,她喜欢猫,而他想养只狗“我们以后,房子里养小猫,院子里养大狗。”十岁的他拉着花儿刚带上戒指的手,用还不熟练的中国语这样认真地说着。

    只是很可惜,那年他们在暴雨中捡来的小猫却没能在它的幸福中活够三天。

    没关系,路德维希这样想,如果她一直不愿意忘掉那只小白猫,那他们还可以养只小黑猫或者一只小花猫。

    而今天,他很高兴他拯救了一只可怜的大黑狗,花儿一定会夸奖他的。

    很早以前,早到他还没遇见他的花儿以前,他就在想,如果他要养一只狗,那一定是一只帅气的大黑狗。它会有黝黑光亮的皮毛,明亮的大眼睛,敏捷的身姿,和锋利的爪子。

    他知道他的外祖父曾有一只漂亮的短毛波音达叫做奥德丽,而陪伴他母亲成长的黑斯廷斯则是一只帅气的大黑背。

    老沃尔夫的书桌上永远有张照片,上面是他的“独子”十八岁时的模样。俊俏的猎装“少年”背着双管猎枪,手里甩着一把十字弩,正笑着看着相框外面。“他”的脚边,一只威猛的德国牧羊犬正绕着主人的腿欢快地吠叫着。

    路德维希总想要只属于自己的狗,一只能陪着他玩耍的狗,一只比奥德丽威猛、比黑斯廷斯更加帅气的大狗。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得到一只狗。

    吟唱进入了最后阶段,路德维希的思绪缓缓收回。魔杖尖端的光芒随着咒语的停止而逐渐暗淡消失,大黑狗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上结痂甚至有些化脓的伤疤已经长上了不会发痒的粉嫩的新皮肉,原本纠葛在一起的尾毛也变得蓬松了起来。它高兴地追着自己的尾巴转了两圈,然后猛地扑到那个治愈了他的男孩身上,伸出舌头要舔。

    “哎哟,别闹!别闹,狗狗!你敢舔我就让格瑞斯揍你哦!”路德维希故作凶狠地拍开了肩膀上搭着的爪子,一边命令道,“坐下,坐好!”看样子是受过训练的大黑狗马上听话地坐在自己的后腿上,咧着嘴“呼哧呼哧”地盯着男孩。

    “你可真棒,真棒......”揉着大狗的耳朵,路德维希喃喃道,似是对大狗说着,又像是自言自语,“跟我走吧,好狗狗。我带你回霍格沃茨,让那个赶走你的混球知道他究竟错过了什么样的好伙计。”他喜欢这个聪明的大狗。

    “路德维希少爷......”格瑞斯皱着眉头想上前说什么,但大黑狗警惕地停下了动作,盯着这个红发的男巫。

    “格瑞斯,我说过了它怕你,别靠近!”路德维希愤愤地朝他的监护人喊着,格瑞斯被噎了一下,但还是又向后退了两步。小路德维希转而对着隐藏在四周的小精灵吩咐道:“索利,给我拿些肉过来。”

    “噗哈哈哈哈哈......”奥兰多忍不住嘲笑起了格瑞斯,虽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不会放过任何可以踩低对手的机会,“连个狗都不如,哈哈哈哈......”他笑得直不起腰。

    “马上就有吃的,看你瘦成什么样。乖狗狗,我叫你什么好呢?”路德维希不再去理会格瑞斯,他摸了摸大狗那乌黑的皮毛,然后想起了他的矛隼,“我有一个怀特(white)了,叫你布莱克(black)怎么样?”大狗抖了抖耳朵。

    格瑞斯嘴巴动了动,正想说什么,却被奥兰多抢先了:“布莱克?我可爱的小路德维希,你是希望你一喊你的狗,然后霍格莫德外围的几百只摄魂怪都跑过来吗?”他笑着,还装模作样地去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沃尔夫斯古雷特老先生在开学前再三强调路德维希在学校期间一定要注意安,在逃犯布莱克被抓到之前去霍格莫德的周末一定要跟同学结伴而行。然而,老先生不知道的是,他这个不省心的孙子,开学第二周就独自偷跑出校园了。在两个“监护人”的协助下,至今瞒着这位忧心忡忡的老爷子。

    路德维希回头对着奥兰多翻了个白眼,眼里写着一个意思“逃犯布莱克可没有你危险,奥尔特加先生”。他又转回来,看着眼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大狗:“那好吧,总不能让你跟一个杀人狂同名。不过我不想叫你施瓦兹,这会让我想起某个老麻雀。叫你努瓦赫怎么样?或者尼格鲁姆?你选一个?”

    “路德维希少爷。”格瑞斯插话进来,语气有些不耐烦。但很明显,路德维希没注意到,他侧着头问:“你有什么好建议吗,格瑞斯?”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拍了一下手掌,大狗抖了抖耳朵,“就这个了!波洛的黑斯廷斯,福尔摩斯的华生!我叫你华生好了!唔、还是约翰吧,听着更亲切些。”说着,他一手放在了黑狗的头顶上,大狗拿不定他想干什么,似乎有些想退缩。

    “路德维希少爷!”莱特家主朝着小斯古雷特走过去,被打断施展契约咒语的男孩皱着眉头望着他,“我想,您应该还记得,霍格沃茨的学生只允许养一只宠物。”大狗迅速后撤了两步,弓着背朝着这个红发的男巫“汪汪汪”地吼叫着。

    其实按照霍格沃茨明确的校规,学生只能在猫头鹰、猫和蟾蜍之间选择一只作为宠物。但事实上,学生们私下也会养其他的小动物作为宠物,例如茸爪蛛、雪貂之类的。只要不是危险动物,老师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路德维希的矛隼怀特被归在了信使里面,因为没有对学校的猫头鹰造成实质伤害,被算在了安范围内。

    “哦哦、别怕,约翰,别怕。格瑞斯你在干什么!”路德维希赶忙站起身,伸手压着大黑狗的脑袋把它推到自己身后,“可怀特并不住在校园里,根本不能算是我的宠物。”他狡辩着。

    “如果您一定要坚持,那么您可以养一只狐狸或者什么别的,而不是一只来路不明的野狗。”路德维希抬起头,视线正对上了格瑞斯鲜红的眼睛,马上意识到,他的监护人是认真的。

    “可是,约翰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狗。”小斯古雷特噘着嘴低下头,脚尖碾着地板,真像是一个在向家长讨价还价的小孩,而不是一个十三岁少年。

    “哈哈哈哈哈!你听上去就像是在嫉妒一只野狗,小莱特!”奥兰多插嘴道,放肆地大笑着。

    几乎同时,格瑞斯的魔杖尖一亮,快得几乎无法让人反应地射出了一个咒语。大黑狗因此猛地煞起了身的毛,龇着牙皱着鼻子弓起背。而奥兰多不过原地摇摇晃晃地转了一圈,轻轻松松躲开了那个因为防御魔纹的阻挡而偏离的恶咒,随即把双手举到脑袋边,做了个“爪子”的动作,笑着说:“我要是能变成一只可爱的小猫咪,我一定要跟着小路德一起去学校呢。”半眯着的淡棕色眼睛里却没有多少真正的笑意,毫不畏惧地与莱特家主对视。

    双方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但低着头的小斯古雷特却毫不在意,他正在心里盘算着揍晕格瑞斯然后把约翰偷运回宿舍的成功概率有多少。

    打破平衡的是一声尖锐的爆鸣声,一个热乎乎的大纸包落到了路德维希手里,里面装了至少有十个刚出炉的烤鸡腿。马上就该是中午饭的时间了,索利没有带来生肉,而是带来了已经做熟的鸡腿。

    饿坏了的大黑狗狠狠吸了吸鼻子,肉食的气味马上就让它把对格瑞斯的警惕和仇恨丢到天外了,欢快地摇着尾巴叫着,在斯莱特林男孩的腿边讨好地蹭着绕来绕去。

    好吧,暂且把其他事情都放一放,填饱约翰的肚子是最要紧的。这样想着,路德维希从纸袋里掏出了一只鸡腿递到大黑狗的嘴边。大狗张嘴一口咬住鸡腿就想吞,但无奈鸡腿还是有些大,它只好用爪子按住,然后三两口吃完了肉,连带着又把骨头嚼碎了也吞下去,还舔了舔爪子上沾上的油,赶忙又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它未来的小主人。

    第二只鸡腿、第三只鸡腿......整整喂了五只鸡腿,大黑狗每次都吃得干净得连骨头都不剩,仍是意犹未尽地盯着路德维希手里的纸包。

    路德维希想了想,又掏出一只鸡腿,并没有就这么递给他的约翰,而是在手里晃了晃,而大狗的眼神直勾勾地粘在鸡腿上,左晃晃,右晃晃。

    一抹恶作剧的笑容浮现在他的嘴角:“来,约翰。”晃着手里的鸡腿,引逗着约翰追过来,然后在他的腿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喂给它。大黑狗有些着急地“呜呜”叫唤着,可鸡腿就是吃不着。这时,小斯古雷特忽然喊道:“约翰,去!”

    漂亮的抛物线!香喷喷的鸡腿!

    约翰一个猛窜,漂亮的一跃咬住了!完美落地!然后啃起了它的鸡腿。

    很显然,大黑狗并不认为这个帮他治疗又给它食物的男孩是在欺负它,这不,又摇着尾巴凑到路德维希面前讨鸡腿来了,似乎还玩得很开心。

    闹闹腾腾地在这栋破旧的老房子里跑了好几圈,路德维希算是玩开心了,而大黑狗又吃到了三个鸡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路德维希忽然把油乎乎手伸出来,格瑞斯会意地甩给他了一个清理一新。慢了一拍的奥兰多愤愤地把手帕塞回到口袋里,跟格瑞斯互瞪了一眼。当然,一条悬浮在半空中只比格瑞斯慢了半拍的毛巾都被他们俩忽略了,索利无声无息又把它收起来了。

    “好了,游戏时间该结束了。”路德维希掏出他的怀表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略有些傻气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