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三四、男孩过去的故事
    ()    “这里是......”仿佛从天而降落进了一个高大的厅堂,四周日夜燃烧的火把在冰冷粗糙的墙面留下黑烟的痕迹,若不是身边无数年轻的面孔,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武斗场。

    “这里是德姆斯特朗,确切地说,是‘魔咒实战及其运用特长班’的演习场。唔,也就是俗称的‘黑魔法特长班’,他们更喜欢自称是‘鲜血’。”邓布利多解释着,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他们站在场地外缘的看台上,不断有穿着深红色长袍的学生从他们身边经过,正高声议论着即将开始的“王权争斗”,不少人手里都拿着一根北欧巫师特有的长杖。

    “感谢西尔维娅穆勒小姐愿意与我们分享她的记忆。”邓布利多说着,朝金斯莱身边那个有着浅棕色波浪般头发的女孩笑了笑,当然,记忆中的她没有做出回应,正出神地望着什么。

    金斯莱顺着她的目光,马上就看见了人群中那醒目的红色长发,那个男孩的五官比起附近的同学要更加清晰。很明显,他是她的目光焦点。

    “格瑞斯莱特。”金斯莱说出了他的名字,目光在那个红发男孩的身边搜索着,很遗憾,他没有看见一个黑发的男孩。

    “是的,他现在是连任第二届的‘红心王’。”邓布利多的目光望向了被魔法光斑投射出各种图案的高墙,那里随着更多的学生由四周看台上走下而不断地显现出更多图案。

    金斯莱随着邓布利多的目光望去,马上辨认出了那些图案:“扑克?”以花色为底,上面的数字对应着着一张牌,但是没有a,也没有国王、王后和侍从。

    “是的,一张牌代表着一个‘家族’,我想这大概是他们的一项传统,由高年级指引低年级。”邓布利多示意金斯莱朝场边看,恰逢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揽着一个比他稍矮、脸庞还显得有些稚嫩的男孩走上场,墙上显现了两个并排的红色菱形,上面有各有一个‘3’,“如果你翻翻霍格沃茨的历史,你就会发现在‘骑士时期’,斯莱特林跟格兰芬多也曾经盛行过类似的‘教父制度’。”霍格沃茨的老校长笑了笑,“布斯巴顿也有这样的制度,不过似乎仅在新生入学的第一学期起到指引作用,这一点上与赫奇帕奇的开学一对一指引非常相似。”似乎从金斯莱的眼里察觉到了些许的惊讶,邓布利多耸了耸肩,夸张得有些滑稽,“在教师席上坐了这么久,我总得从底下找点儿乐子看看。”

    这时,看台上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一群红袍的学生簇拥着什么人从入口通道进来了。

    那是一个有着典型古斯拉夫人相貌的魁梧男孩,虽然才刚满十七岁,但已经开始蓄须的他显得比同伴们要成熟得多。

    “‘大卫’!‘大卫’!我们的帝王!”

    “乌拉!我们的王!”

    伴随着看台上的欢呼,男孩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昂首大步走出通道,矫健地跃进了场地。随着他扬手将披在肩上的毛皮斗篷扔向看台,墙上映出了第一个‘国王’的形象黑色矛头的“大卫”。紧随着他上场的是黑矛的侍从和几个小牌。

    女孩记忆中的那个英俊的红发男孩冷冷地看着,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微笑,眼神里带着冰冷与蔑视。他低声跟他身边的友人说了什么,拍了拍他身边另一个金发男孩的背,然后与友人一同步入场地。

    “‘查理曼’!胜利与皇权同在!”

    “‘卡尔大帝’!我们的荣光!”

    正如同邓布利多说的,墙上映出了红心王的图案,它的旁边是红心侍从。这时,那个金发的男孩朝场边一个女孩招了招手,随着两个“红心10”的显现,他们站到了莱特的另一边。他大约是莱特曾经的“教子”。

    两个“王”的入场让人群开始振奋,到处都是学生们谈论的声音,而这似乎是个讯号,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入场。

    金斯莱也注意到了,除了深红色袍子的学生,还有穿着棕黄色镶边袍子或黑色袍子的学生进入了演习场,墙面上显现出了黑色的小丑图案。

    “那种阔袖袍子是‘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的学生,被称为‘黑金’。那是路德维希希望进入的特长班。”那个从看台上跳下场地的“黑金”男孩赢得了不少的喝彩声,他笑着朝看台上的朋友们挥手,甚至招呼着同班的同学一起下场,“黑袍子的不是特长班的学生。”

    “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路德维希希望进入的特长班”金斯莱咀嚼着这个消息,他的情报里,这个德国男孩应该以自己是“黑魔法特长班”的学生而自豪。

    入场的棕袍学生变成了三个,他们举起魔杖,把墙上代表自己的那个小丑图案变成了三把不同的剑。还有一个穿深蓝色长袍的,邓布利多解释说那是“魔法药剂制作实验特长班”的学生。

    “还有谁需要领牌?到这里来!”场边的一个穿着修身长袍,带着龙皮护手的中年男巫用了一个声音洪亮,吸引了场上、看台上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鲜血’的实战导师,贾斯汀弗林斯先生。”邓布利多说着,声音里带着笑意,“注意看,金斯莱。”

    果然,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从边上一群围观的高年级学生中挤了到了教授的身边,指着自己说着什么。

    弗林斯教授看了一眼这个还不到旁边那个东欧男孩腰高的小毛毛头,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将一张黑色的小丑牌交给了男孩,又额外叮嘱了几句。

    “那是路德维希斯古雷特?”金斯莱有些惊讶地问,那个男孩的个头看上去还不到入学的年纪,但邓布利多的点头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男孩没有像其他拿到牌的人一样用漂浮咒将牌扔进墙里,而是猛地一个转身,如同掷飞刀一样甩手,小小的卡片“倏”的一声飞过了人群的头顶,没入了那面满是图案的墙中。

    很显然,这个动作吸引了西尔维娅的注意力,她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小男孩身上。金斯莱此时也看清了男孩在火光照耀下亮晶晶的眼睛确实是路德维希那双金色的眼睛。

    小路德维希没有上场,而是再次穿过人群,在通道口拦住了几个穿着棕黄色长袍的学生,似乎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把一直搭在自己手臂上的一件棕黄色长袍交给了其中一人。

    那是一件“黑金”的制服长袍。

    “魔纹修饰与炼金术的导师伊凡弗雷米在这一天、也就是开学第一天的上午,破格批准了刚入学的路德维希进入‘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这在他的任期内是前所未有的事,所以他交给了路德维希一件特长班的长袍,表明了自己的肯定态度,并决定第二天向校长报告并正式将他录入特长班。”邓布利多笑了,有些狡黠,“但是很明显,就在这天的晚上,有个比他态度更加坚决的人抢在了他的前面。”贾斯汀弗林斯第一次动用副校长的特权,直接将路德维希斯古雷特录入了自己的班级。

    金斯莱瞪大了眼睛,但邓布利多在他开口前继续说道:“看吧,金斯莱。如果我是这里的实战导师,哪怕会得罪同事一辈子,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让他成为我的学生。”霍格沃茨的校长开心地笑了,但笑容里带着些神秘。

    是的,德姆斯特朗教学水平最高的两位导师就在第二天当着所有教职人员的面决裂了。而一年多以后,在路德维希斯古雷特的开除表决会上,弗雷米先生则是动用了他在学校里更好的人缘关系,投出了比弗林斯先生多的赞成票颇有些“我看上的学生绝不能在你的班级里毕业”的意思并在当天晚上毫无意外地收到了对方正式下的决斗书。

    也就是这一分神的功夫,那个黑色的小毛毛头钻进了人群里,消失在了金斯莱的视线里。当然,更准确来说是西尔维娅穆勒没再去注意他了。

    “嘿!马琳娜!也来看‘混战’?”那四个刚在门口被路德维希拦下的“黑金”学生登上看台朝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孩一边下意识地抹了抹鬓角,一边朝西尔维娅身边那个金色短发的女孩打招呼。

    不过,很显然,对一个“鲜血”的学生来说,这是个愚蠢的搭讪话题,而且用词方面也不太恰当虽然“鲜血”们也喜欢用“开学大混战”来称呼一年一度的“王权争斗”,但这个词从一个外班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翻一翻白眼。

    叫做马琳娜的女孩一点也不想理这个很明显在向她献殷勤的笨男孩,她挽起女伴的胳膊,眼睛盯着场上,看也没看那个男孩一眼。

    男孩有些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办,扭头去看他的同伴们,但他的同伴们显然没把他当回事儿。那个拿着袍子的男孩这时忽然趴到了栏杆上,冲着下面喊:

    “谢尔盖!谢尔盖!看这里”

    第一个报名参加“魔咒实战及其运用特长班王权争斗战”的“黑金”男孩抬头望向这边,笑着朝朋友挥了挥手。

    “看这个!”离金斯莱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男孩一脸兴奋地扬了扬手里那件属于路德维希的袍子,“是我们那个小后辈的!就是弗雷米先生说的那个!他上场前交给我的!”

    “什么!”叫做谢尔盖的男孩看上去也有些惊喜,也大声喊道,“他在哪儿?”两个穿着棕黄色袍子的男孩在“鲜血”的场地上大声叫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多照顾他一下!”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他穿着黑色袍!”

    “那么多的黑袍、窝怎么知道照顾内一个!”谢尔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回喊着,一不小心就带上了家乡的口音,附近不少的学生都小声地笑了。

    “我看看”男孩放下了挥舞的手臂,在场上搜寻着,但很明显他没找到目标,“我找不到!可能藏起来了!你注意看看!他比你弟弟矮!”

    “窝弟弟才八岁!尤里你开玩笑不要太过分!”随着谢尔盖这一声,四处一片哄笑。连弗林斯教授也有些无奈地笑了,摇了摇头。

    “我没有”然而尤里还没喊完,就被他的同伴拽住了胳膊制止了。

    一直在注意他们的西尔维娅也下意识地顺着那个表情有些严肃的棕袍男孩的示意方向望去。

    那是一个头发修剪得极短的男生,坐在看台较高的地方,颇有些俯视他人的感觉。他有些冷冰冰地看了几个棕袍男孩一眼,非常公式地微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

    很明显,这个红袍男孩的身份不低,而且在“黑金”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迅速噤声的几个棕袍男孩都朝他点了点头,尤里更是躬了躬身子,然后安静迅速地在女孩们的身后一排落坐了。马琳娜发出一声讥讽的笑,声音不小,很明显,她刚才也只是假装盯着场上,还是有注意到几个男孩的举动。那个最初跟她打招呼的男孩显得更加沮丧了,朝着几个同伴翻了个白眼换作谁都会希望在跟喜欢的女孩搭话时身边不是围着那么几个蠢笨的伙伴。

    西尔维娅的目光又回到了格瑞斯莱特的身上,一边竖起耳朵听离她四排座位远的几个女孩对“红心王”隐隐约约的议论。

    她喜欢那个帅气又耀眼的男孩,显而易见。

    但金斯莱的眉头却在皱紧格瑞斯莱特,作为德姆斯特朗同届毕业生中的第一名却没在德国魔法部任职,作为格林德沃的死忠却在加入圣徒不到一年就决意退出,而他正是路德维希斯古雷特的代理监护人。

    这个年轻人,让他十分在意。

    没过多久,弗林斯教授看了看怀表,然后示意场边不参战的学生们都到看台上去,似乎今年的赛事即将开幕。

    从附近学生的嘈杂的议论声中,经验十足的傲罗总能捕捉到他需要的信息金斯莱很快就明白了,这只是开学一年一度的实战比赛罢了,只不过相较于特长班日常的实战练习和每周的晋级赛规模更大且更自由,校都能参与。虽然被称为“王权争斗”,但四位王牌是在上一学期末就已经被推举出来的,并非是比赛的胜者,也不是必须要参加比赛。今年已经上场的两个“王”是德姆斯特朗公认的实力最强的两个学生。虽然两人在场地中央有一次短暂的交谈,但很明显,他们并不对盘。金斯莱听见了“伊万诺夫”这个东欧巫师的大姓,马上就想起了那个因为公然反抗格林德沃而被屠杀的家族。这两个男孩确实有着仇视对方的理由。

    而看台上那个很有压迫感的男生,则被称为“凯撒”,也就是“红钻”的王。

    这时,后方看台上突然响起了几声惊呼“红钻王”跳过他前面两排的看台,绕过了走道,在众人瞩目下跑向了入口处。那里有一个刚进来的男孩,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正顺着楼梯上来,似乎正在犹豫着坐到哪里去。

    “康奈尔怎么才来?”短发的男孩扑上去用胳膊勾住友人的脖子,方才那神色冰冷的男孩此时正笑得眉宇飞扬。

    “哦、哦,哈罗德。”被叫做康奈尔的男孩还没来得及扶正被友人撞歪的眼镜,鼻梁上和手上就是一轻。下一秒,哈罗德就把他的书跟眼镜随手抛给了旁边两个三年级的新“鲜血”了,然后推着他的背往楼梯下面走。

    “等等、等等......”康奈尔向后倾斜着阻止着友人的动作,哈罗德松开手,插着腰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但似乎是故意的。

    康奈尔一甩手,袖子里的魔杖落入手中,自然地给自己眼睛施了个咒视力矫正,毫无疑问。

    哈罗德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知道他的好友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于是拽着康奈尔的袖子就顺着楼梯往下跑。而这个金色卷发的法国男孩则同样笑着,跟上友人的步伐,一同跑下看台。

    这时,终于反应过来的学生们爆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并且在两人进入场地的瞬间达到了声浪的最高点“四王出征”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墙上显现出了并排显示出了黑叶与红钻的国王形象。

    “啊‘凯撒’‘亚历山大’啊啊啊啊啊啊”马琳娜右手边的姑娘高声地喊着,癫痫似的上下跺着脚,金色短发的姑娘翻了个白眼,撇着嘴朝西尔维娅这边靠近了些。

    在热烈的气氛中,争霸赛很快就开始了。而几乎就在代表开始的信号从弗林斯教授的魔杖尖端发出的同时,已经有人出局了。当第一个失败者被一个有着很明显破坏力的炸裂咒击中右肩飞出场外的时候,金斯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但弗林斯教授没有任何表示,场外离得最近的一个助教上前把那个流血不止的男孩拖到了安区域进行简易治疗。

    这就是德姆斯特朗的教育,他们尊重强者,也从不回头怜惜弱者。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已经出局的人身上,当然不只是因为早早出局的人实力不怎么样,也是因为此时场上的学生密度非常大,几乎是每一秒都有人在倒下。

    “‘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哦天哪!马琳娜快看!康奈尔要束头发了!”可怜的姑娘马琳娜,即使她想躲开,她那个狂热的女伴却根本没给她机会,正抓着她的胳膊疯狂地摇晃。

    对上了好友无奈的眼神,西尔维娅捂着嘴笑了,然后把目光也转移到了“黑叶王”的身上。这个有着蜷曲的金色长发的男孩站在战斗区域的边缘,笑着看着同学们的混战,时不时朝这边飞来的魔咒被他的搭档拦了下来。如果说刚才披散长发戴着眼镜抱着书的康奈尔有一种特有的温柔气质,那么此时正将所有头发束到脑后的他就仿佛一把去除了华丽剑鞘的利刃,引人注目。

    在他的旁边,“红钻王”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在很随意地防御着。然而“束发的黑叶王”似乎是一种讯号,附近的学生们开始往旁边绕开。因为没有人想在“王权争斗”一开始就对上实力强劲的对手。

    然而,这只是大部分人,而不是所有人的想法。

    “红钻王”突然毫无征兆地出手了,一道锐利的某咒飞向了不远的地方。

    击空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然而魔咒像是碰到了什么看不见东西似的,微微波动的空气中显现出烧焦的黑袍一角。

    几乎在同时,他的搭档侧身闪躲,松开了没来得及束起的长发,几缕被割断的头发缓缓落在了地上,康奈尔眼里有一丝的惊讶和赞赏。

    一个偷袭者。

    没有得手的同时暴露了自己,然而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四周炸开了黑色的烟雾,黑袍戴着兜帽的偷袭者消失在了烟雾与人群中。

    “海风呼啸”面带愠色的哈罗德用一个咒语驱散了场上所有的烟雾,但偷袭者早已重新隐藏了自己。就这短短的几秒,附近又有四个学生出局了,不知是败在了那个胆大包天的偷袭者手里,还是被其他学生趁乱袭击了。

    与友人不同,“黑叶王”显然兴致勃勃,他重新束好了长发,但并没有把魔杖抽出来,而是将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呼哨。

    “哈哈都睁大眼睛看好了今年有一个刺客”男孩高喊着,看台上响应着他,气氛依旧热烈。

    那个偷袭者一定是路德维希斯古雷特!金斯莱这样想着,看向邓布利多,然而老巫师却笑吟吟地注视着场上,没有回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