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路德维希在霍格沃茨 > 三六、残酷的战斗
    ()    瓦吉姆伊万诺夫,金斯莱在纷纷的议论声中这才知道“黑矛王”的名,这个男孩拒绝了让助教带他去接受进一步治疗,在一名深蓝色袍子的女孩帮助下站了起来。他最后再看了一眼场上,似乎并不甘心,但最终还是扭头走上了看台。

    沿楼梯而上,一路上“鲜血”们朝他点头致意,他脸上也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朝他的同学们回礼。即使对于“王”来说,战败也是常有的事。更何况他的对手是“不败的查理曼”格瑞斯莱特从其他学生的态度上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们祝贺着、安慰着伊万诺夫,用更加崇敬的眼神去看着莱特接下来的战斗。

    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年轻巫师,瓦吉姆的决斗技巧已经相当出色了,但是还不够,他还不是格瑞斯莱特的对手。不过至少此时此刻,他用笑容把他的不甘掩饰得很好。

    最后,年轻的伊万诺夫站在了中央的栏杆边上,离两位不属于“这里”的观众不远,晃动的火光下依然能看见他深红的袍子上的更加暗沉血迹。

    随着场上的人数越来越少,场边、看台上,越来越多的学生站起来观战、喝彩,伊万诺夫在其中并不算突兀,但西尔维娅却多看了几眼,男孩的背影看上去似乎有些悲壮。她身边的女伴们在小声地议论着,更多的也是在赞扬着“不败的红心王”。

    英国的傲罗副司长则是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火光下表情模糊的男孩,他注意到了那个伤口的程度,暂时性的包扎根本不能让它愈合,甚至有着随时开裂的可能。伊万诺夫甚至没办法坐下,但是他却在强撑着,仿佛一定要看到比赛的最后一刻。

    “注意看,金斯莱。”邓布利多打断了男巫的思绪。方才关于圣徒的话题似乎就此终止了,他知道金斯莱能明白,圣徒们从没真正消失过,他们隐藏在幕后,总会有将爪牙伸进英国的时候在他们松懈的时候。

    场上的气氛更加热烈了,仿佛是早有预谋一般,六七个红袍的六、七年级学生用不间断的强击魔咒将格瑞斯莱特和他的搭档在混战中分隔开了。虽然他们为此付出了三人惨烈出局的代价,但在成功分开的瞬间,看台上响起了有节奏的掌声和长杖敲击的声音。只不过这助威的声音比起刚才双王对战的时候要显得漫不经心。但就在这时

    “海风呼啸”

    “冰雪刺骨”

    两个重叠的声音在场上响起的瞬间,演习场上从南侧刮起了一场暴风雪!一瞬间将场上所有学生卷进了其中,战斗变得更加困难了。外场四周在魔法防护内的火把甚至在这场“天灾”中摇摆不定,仿佛随时要熄灭,实战导师弗林斯教授不得不抽出魔杖确保场外环境的稳定。

    出手的是“黑叶”与“红钻”的首领,康奈尔贾曼与哈罗德马奇南斯,目标明确直指“红心王”格瑞斯莱特。

    强劲的寒风让场上的一切模糊了起来,但依稀能看出大雪压制了火焰,而融化的雪水则在地上结成了冰。

    非常出色的施咒,非常巧妙的搭配,干扰环境的咒语适用于大型的巫师战役,但却需要精准的魔咒控制能力,对巫师的精神承受能力也有着不小的考验,这可是傲罗特训中才有的一个重要环节。更何况两个少年还在维持着暴风雪的情况下与对手交战,他们无愧于“王”的称号。

    几乎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凌乱的敲击声和掌声逐渐变得统一。此时无论是什么班级什么“花色”的学生都用同一种调子呼喊着,助威。

    “咚咚咚咚咚咚”

    “呜喔噢噢呜喔噢噢”

    敲击声与呼号声在穹顶之下交织成一片,随着康奈尔贾曼的一个咒语割开了莱特斗篷的一角,场上的局势一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看台上的气氛也越来越热烈。

    混战中,离格瑞斯莱特最近的金发男孩是虽然不是第一个出局的,却是最惨烈的一个胸口上巨大的贯穿性伤口,鲜血甚至溅在了他曾经的“教父”的袍子上,他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毫无生机地倒在了地上。

    “埃尔维斯!”那个已在助教的治疗下恢复过来的“红心10”女孩惊呼了一声,原本她走上看台快到西尔维娅身边正准备跟女伴们打招呼,此刻赶忙又跑下了看台。

    联手击伤了埃尔维斯佐莫尔的并非是“黑叶”与“红钻”,而是两个趁乱偷袭的七年级“黑矛”,仿佛是为了给自己的“王”报仇。

    然而年轻的莱特却根本没有看倒下的同伴一眼,仿佛脚下那在冰面上晕开的血迹与他毫无关系,神情淡漠地继续用几乎无间断的攻击咒语逼迫着他此刻的对手康奈尔贾曼。而他的搭档,“红心随从”古斯塔夫维希涅夫斯基则是呼喊了一声:“卡莱瓦!”他五年级的“教子”卡莱瓦涅尔米宁迅速补上了莱特身边佐莫尔原先的位置。

    就在两个助教将重伤的佐莫尔带离演习场后,“红心王”与他的“随从”忽然换了位置哈罗德马奇南斯的寒风吹散火焰的瞬间,他们才注意到维希涅夫斯基在莱特的掩护下已经念完了咒语,借助了地面的冰雪,一瞬间丛生出无数的冰晶,如有生命般茂然向上延伸,一盾冰墙间隔在了双方的中间。

    格瑞斯莱特没有犹豫的迅速后撤回身,动作完没有停顿地顺势挥舞魔杖,速度极快地发射出了两道赤红色的魔咒阿尔斯特千荆棘!

    在魔咒击中那两个学生的瞬间,金斯莱就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恶毒的黑魔法咒语撕裂人体后并没有穿出,而是变化成无数的利刃在人体里炸裂开!

    一瞬间支离破碎的人体并没有就此倒下,却在那无数扭曲的利刃支撑下如同两个血淋淋的雕塑。看台上的助威声有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是“红心”们的欢呼声。

    血腥的场面让西尔维娅一时间忍不住低下了头,但她马上强迫自己紧盯着场上又再次回归原本位置的格瑞斯莱特,仿佛那样她就看不见几步之遥的血迹了。

    “莱特!”弗林斯教授的声音穿透了人群的嘈杂,他几乎在莱特出手的瞬间就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很明显他低估了他最引以为豪的学生的记仇程度,没能在第一时间咒语降低对两个学生的伤害。

    即使德姆斯特朗对使用黑魔法的态度再宽容,伤害同学依旧是非常严重的事。

    “是的,先生。”年轻的莱特没有回头,侧身闪过两个咒语,脸上还带着残忍的笑意,“死不了。”轻描淡写的语气,毫不掩饰自己对咒语控制的自信,他保证避开要害的同时把佐莫尔的痛苦加以十倍地奉还。

    冰墙的破裂只是一瞬间,但就是这短短的时间内“红心王”迅速放倒了两个对手,已经再次投入到与马奇南斯和贾曼的缠斗中去了。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最强王者”。

    然而一分钟不到,又一个令场上气氛出现停顿的事件发生了

    就在马奇南斯用一个盾护挡住莱特的两个攻击咒语的时候,一个幽紫色的咒语越过了他的肩膀击中了贾曼准备施咒的右手。山毛榉魔杖脱手飞出,康奈尔贾曼的表情显得十分惊讶,鲜血淋漓的右臂依旧半举在空中,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看台上一阵惊呼,没有人看到是谁发射了咒语,“黑叶王”的出局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康奈尔!”是之前那个偷袭者!马奇南斯回身愤愤地朝着那个“格兰戴尔之爪”发射的位置射出了一个范围显形和一个切割咒,但都落空了。失去了搭档的他却也没法继续追查下去,因为莱特和维希涅夫斯基两个人的进攻容不得他分心。

    事实上,他一直都能感受到那个偷袭者游走在附近,似乎从一开始就将他那不喜欢防御的好友看作是“猎物”。但在方才维希涅夫斯基使用冰墙的瞬间他分明感受到那个隐藏的“刺客”游走到了另一侧,却不知何时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出现在了他们背后。他有一种很糟糕的感觉,就是那个偷袭者其实一直在他们背后潜伏着。

    此时,看台上大部分学生都起身走到了栏杆边上。马琳娜趁机跟西尔维娅换了个位置,原先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姑娘此时正拽着西尔维娅的手一个劲“天呐、天呐”地叨念着。

    康奈尔贾曼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倒是显得满不在乎,他走出了场地拾起了自己的魔杖,用左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散着白色光芒的祝福咒语,制止了割裂的伤口继续被那个黑魔法腐蚀扩散,而后才转向焦急地站在他身边的助教,笑着请对方给自己简易包扎一下。那个助教在得到了弗林斯教授的首肯后没再继续要求贾曼跟随他去医疗室进行进一步治疗。

    包扎好伤口的贾曼一边扯下了发带,甩开头发,一边踮着脚尖说着:“抱歉抱歉”直直地穿混战的场地朝这边看台小跑过来,末了还回头冲着仍在场上奋力抵抗的友人喊道:“哈罗德!我在这边等你!别让我等太久哦!”看台上爆发出一阵大笑,哈罗德马奇南斯狼狈地躲过了维希涅夫斯基的切割咒,袍子一角甚至还冒着烟。

    贾曼没有走上台阶,而是站在场边朝看台上讨要自己的眼镜,那个一直替他保管着眼镜的三年级学生赶忙钻到栏杆下把眼镜递给他。旁边一个七年级的男孩抢过了那本厚厚的书也朝着贾曼扔了下去。

    “哎哟!”法国男孩接住了自己的眼镜但被书砸到了头,一边揉着金色的脑袋一边戴上眼镜朝上看,于是就看到了比他早一些下场的“黑叶随从”克里斯蒂安勒杜,胳膊上还涂着厚厚的烧伤药膏。

    “喂,康奈尔,到底是谁袭击了你?这么狼狈还是第一次见。”勒杜自己或许还更狼狈一些,但他依旧是这么调侃着好友。

    “我看看......”贾曼一边捡起地上的书,一边看向了那面已经不剩多少图案的墙,“只剩一个了,就是他,那个小丑。”

    “那个小丑?那是个新人吧?”勒杜惊讶地朝墙上那仅剩的一个黑色小丑图案,上面有斜斜地签着“l.s.s”字样,就他所知的几个常来参加决斗俱乐部的非“鲜血”学生里可没有人的缩写是l.s.s。

    贾曼耸了耸肩,转而向看台上举起了手伸着食指,一下子把原本正在紧张观战的学生们的目光都抓住了,他喊道:“刚才袭击我的是之前那个刺客”一瞬间,看台上爆发出一阵惊叹,“你们认识谁这么高”他继续说着,然后在腰边比划了一下,“不对大概这么高”他觉得不太妥,又举到胸口比划了一下,但似乎觉得还是不太对,“总之没我胸口高黑袍”他隐约是看见了一个身影,但是并不太确定。

    “是那个!是那个、那个!”古魔文与古炼金术特长班的尤里斯科特举着手里的袍子激动站了起来,身上棕黄色的袍子引得看台上其他身穿红袍的学生们纷纷注目,“咱们的小路易斯!我说了他比你弟弟矮!”他激动叫嚷着,勾着一脸烧伤药膏的谢尔盖科罗温的脖子,仿佛半分钟前嫌弃友人药膏难闻的不是他似的。

    “是路德维希。”坐在他另一边表情严肃的一个“黑金”男孩纠正道。

    “对对!就是他!他是咱们‘黑金’的人!”尤里显得特别兴奋,然而所有的“鲜血”们都用嘘嘘的倒彩声回敬他。

    “喂,斯科特,”倚着栏杆的勒杜饶有兴趣地朝“黑金”搭话,“那个‘刺客’是黑金的人?”他挑了挑眉毛,似乎不太相信。

    “他的袍子在这儿呢!”为了证明,斯科特把手里的袍子举得高高的。

    “三年级?”勒杜看着那崭新的样袍又挑了挑眉毛,若是三年级的新人,样衣袍子理应当在上学期末就发到入选特长班的学生手里了,没理由穿着黑袍参赛,这不合乎规矩。

    “呃,他是个新生。”尤里斯科特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而没等他继续说什么,看台下的贾曼忽然插话道:“嘿!真的有个破格入选的新生?看来塞拉没骗我。”他这个角度虽然看不见斯科特等几个坐的稍远的隔壁班学生,却是听得到勒杜与他们的对话。

    向来对特长班学生质量严格把控的弗雷米教授居然会在开学初就录入一个一年级新生,这个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这个新生竟然能在“王权争霸”中袭击了一个“王”还存活到了现在。但显然,克里斯蒂安勒杜更关心另一件事情:“塞拉?你今天在哪里碰见她了?”

    “我去图书馆还书......”不及贾曼陈述他的故事,看台上的一阵惊呼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回到了场上

    倒下的不是孤军奋战的“红钻王”马奇南斯,而是“不败的查理曼”的搭档“红心随从海拉尔”古斯塔夫维希涅夫斯基。

    人们甚至来不及看清弗林斯教授的身影,那个突兀地立在场地正中央的巨大冰块已经在一声“里外爆破!”下应声碎裂。脸色青白的维希涅夫斯基双眼无神地向后仰倒,被经验丰富的实战导师接住,马上施展了两个有守护和治疗作用的咒语,在两个助教的协助下迅速朝离得最近的这边外场撤来。

    “天呐,‘冰棺’!谁这么疯狂,把这东西放在场上!”不知道是谁在叫嚷着,看台上一片沸沸扬扬。

    绝对冰封,与先前维希涅夫斯基使用的变形咒冰晶延伸完不同。它不是一个咒语而是一个触发魔纹,因为绘制复杂而很少有巫师在交战过程中使用,却是伏击中杀伤性非常强大的武器,更多的是用在庄园防御阵的外围。一旦触发,除非外界强力破坏魔纹本身,被困的巫师只能在瞬间的急冻中窒息身亡,它也因此得到了“冰棺”的称呼。

    随着冰屑四散,愤怒的火焰猛烈地燃烧起来,从怒瞪着眼睛的莱特脚下想着四面八方延伸而开,无差别吞噬所以它们所触及物体。

    “埃俄洛斯!”马奇南斯急忙用疾风阻隔开火焰,热气流逼得他几乎睁不开眼,表情十分狼狈,“不是我,莱特。有人借了我的风势。”

    在刚才贾曼下场的瞬间,场上的暴风雪一瞬间减弱了很多,没有了搭档的协助,一直落在下风的马奇南斯几乎无力抵挡莱特迅猛的攻击。然而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多久,一股新的力量加入了场上。

    没有念咒声,看不到身影,一股寒冷的魔力混在海风中肆虐场上。虽然不及贾曼施展的暴雪的厚重,但那借助了风势的冰碴似乎让狂风变得更加锐利。

    马奇南斯对那个偷袭者协助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解,但没过多久,在莱特喊出那一声“古斯!脚下!”时马上明白了,是“刺客”在借势掩护伏击。那个魔纹刻在场地正中央冰面上,目标不是四处躲闪的他就是追击的莱特,甚至很可能并非是针对谁,而是伏击场上的任何人。

    “红心王”的那一声提醒终究还是晚了,触发的魔纹在他察觉到魔力流动的瞬间已经化作坚冰吞噬了他的搭档。

    转身举起魔杖,但莱特的动作还是比经验丰富的实战导师慢了一步,看着气息微弱的维希涅夫斯基被抬下场,无处发泄的怒火化作实焰将场上仅剩不到十人逼到了边缘。

    站在场地的正中央,格瑞斯莱特阴沉着脸却没有再出手进攻,他在等。马奇南斯几乎跟他同时停手。等最后一个肤色黝黑的“黑矛”男生将与他战得难舍难分的对手击出场外后,场上所有人都没再动。